绝恋十六年第16部分阅读_绝恋十六年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绝恋十六年第16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绝恋十六年第16部分阅读
剧烈的痛在安德鲁额际蔓延,浓稠的血滴落而下,根本分不清到底是她的,还是他的。  她根本毫无所觉,拼命地用头去撞他。  “压住她,别让她伤害自己!”米修冲了过来,下一刻,针筒迅雷不及掩耳的插入她的上臂。  期间她还是不合作的扭动,宛如发狂的又吼又叫。  渐渐地,药效发作,她变得安静且温驯,米修立刻上前替她止血,以及包扎伤口。  她虚软的倒在床上,安德鲁想要抱紧她,但她却整个人后退,然后躲在毯子下面不时发抖,纤细的手臂垂在身体两侧。  “恶魔……恶魔……恶魔……”她低叫着,用恐惧惊慌地眸子戒备地看着他。  “你给她打了什么?”他挥开欲替他包扎伤口的米修,随意的用手抹去额上的血。  “安神用的,可以让她使不出力气来。”米修看着她,怅悯、无力感充斥他全身。  “恶魔……恶魔……”她却只是不安的反覆说着同样的话语,一遍又一遍。  安德鲁只能看着她,一边低喃着连他也自觉多余的话语。“不会有事的,我不会伤害你的。”  “没用的,她的心神封闭,根本听不见。”米修是旁观者清,从医学上来说,这就是自我封闭,她现在对外界根本不会有反应,灵魂和肉体已经被狄克的死给分裂了开来。  她现在叫嚣,挣扎,自残,完全是神志丧失情况下的无意识行为。  安德鲁灰色的眸子只余下一片死寂的挫败。  “治好她,你能做到的。”  米修烦躁地搔了搔头发,沉吟一会儿。治?他何尝不想治好她,但心病还需心药医,能救他的那个人现在已经死了。  “我恐怕她一辈子都会这样!”当伤害到了连灵魂都可以放弃的时候,已经没有人可以治好她了。  安德鲁忖度他的话,半晌后,终于解读他的言下之意,倏地沉下了脸,眼底蓄积山雨欲来的风暴。  “不,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你都要治好她。”他凶狠地揪起米修的衣领,额上为止血的伤口让他看起来狰狞无比。  米修眼神一暗,他不是神仙,他无法去救一个没有灵魂的女人,但有一件事,是他能做的。  他看着安德鲁,深沉地吐出一句。“我只能保证她安然的生下孩子。”  “我不要孩子,我要的是她,我只要她恢复健康。”他野兽般的发出低鸣,看着她这副模样,他已经无力去奢求什么了,只要她好起来,只要她能够恢复原来的样子。  “只要她自己不肯面对现实,那么谁都没法救她。”米修硬下心肠将事实摆在他眼前。  “不!!我不相信!!”安德鲁揪紧的手上青筋暴起,他咆哮着,他不愿相信这是事实。  “该死的,你看看她的样子,她疯了,你明白吗,她疯了!!”米修反手抓住他的手,他知道他无法接受,但这是事实,而造成这个悲剧的,就是他,还有他。  “她没有疯,她只是病了……只是病了……”安德鲁甩头,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真的好爱她,爱得如痴如狂,他愿意用一切去换取,哪怕只是她浅浅的一笑,但为什么上天总要夺走他想要的东西,他只是想要一个女人的爱,为什么连这么微小的请求,上天都不愿意施舍给她。  看着她空洞无神的眼睛,看着她不止一次的伤害自己,他的心被刺得千疮百孔,视线缓缓移向已经被药力征服而昏睡的她,他只能轻轻地抚着她的发,他又一次伤害了她,伤得已经没有挽救的余地了。  心里的痛像是无尽的深渊,引得他不断的坠落。  他后悔吗?  不知道。  虽然她的崩溃,让他心痛如绞,但他心里那股近乎偏执的病态,依然告诉他,他要她,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只要她属于他,他宁愿日日夜夜被这种痛纠缠,直到坠入地狱的那一刻。  人人都说他冷酷无情。  一连串低低闷笑不由自主滑出他的口,痛苦的声音带着三分自嘲,他若是无情,又岂会受这焚心之苦……  “香……”他拥她入怀,让她的脸颊贴在他的胸口,“即使在你眼里我是恶魔,我也放不开你……这颗恶魔的心,这一生一世都只为你而跳动……让我们就这样彼此折磨,互相纠缠直到死吧……”  “安德鲁……”米修说不出安慰他的话,,这个男人爱得太深,深得饱受情爱的折磨。  良久之后,安德鲁才放开她,将她轻柔的放置在床上,细心的替她盖上薄被,深深地凝视了她好一会儿,他才转首看向米修。  “她这样的身体,安全生下孩子的几率有多少?”  米修叹了一口气,“她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现在可以用少量的安神剂减缓她发病时的伤害,但等胎儿逐渐大起来的时候,她的激动很可能导致她流产,如果不当的话,就会因流产而大出血。”  “把孩子拿掉!”没有任何犹豫,安德鲁直接说道。  米修震了一下,“难道你不想要这个孩子吗,是不是因为……”  安德鲁抬手打断他的话,俯下身子,轻吻着沉睡中的悠,“我不许有任何威胁到她生命的事,一丝一毫都不许有。  “安德鲁,我可以保证……”  “我不要你的保证,我只要她平安的在我身边,她的身体那么虚弱,怀孕对她来说太辛苦了,趁着现在,拿掉它。”他说得平稳无波,对他来说,她才是最重要的。  “你真的打算这么做?”身为医生,他当然知道这个做法是最好的,慕容悠的身体情况不容乐观,怀孕只能是负担,趁着现在胎儿还小,以他的能力,可以保证绝她绝对不会有任何损伤。  安德鲁冷然地点头。  “即使以后,你都不会有孩子?”米修追问,以慕容悠现在的状况,他可能一辈子都没法碰她。  “无所谓!!”  “真的不后悔?”他不死心的问,即使不是在他自制的情况下拥有的,但毕竟是他的骨血,更重要的是,那是他和慕容悠的孩子,他最爱的女人的孩子。  “有她足够了。”他心意已决。  沉默了好久,米修叹道,“好吧,过几天我会替她做手术。”看他不再说话,他默默退出房间。  轻关上门的那一刻,米修依靠着墙,点燃一根烟,袅袅的轻烟,迷蒙了他的双眼,突然他眼中闪出一道精光,掐灭了烟之后,他步下楼梯,并掏出手机。  “我是米修。”他对着手机说道,“我要你做一件事,不管你是贿赂他们,威胁他们,警告他们,还是杀了他们,不管什么方法,不管多少代价,我都要你把那套设备弄到手!什么?犯法?”他嗤鼻笑道,“我犯的法还不够多吗,不在乎再多加一条。总之你照我的话去做,我要那套设备,是一定要得到,明白吗?还有,我要那个老家伙,对,没有他不行!”他静静聆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就算要用绑得就把他给我绑来,没错!!好,我等你消息。”说完,他挂了电话,走到楼梯弯角处的时候,他意味深长的看着那扇紧闭的门扉。  安德鲁,欠你的,我终于有机会还你了。  三天后,发生了一件震惊医学界的事情,国际各大报纸都纷纷刊登了这条惊人的消息。  世界著名的人类基因学专家XXX博士神秘失踪……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请勿转载![十六年前卷:第三十六幕 往事(二十)]  这是一间极为干净的房间,雪白的墙砖,雪白的地砖,没有一丝丝的污垢在上面,干净的即使是食物掉在地上,都能马上捡起来吃,而不用洗一下,入眼的一切都是雪白的,仿若通往天堂的门扉。  只是,在墙角一隅的角落里却堆满了猩红色的纱布,像一座殷红的小山,不断从上掉落的血红色纱布继续在最顶端堆积着,鲜红色的液体渗出棉制的布料汩汩的往外流着,仿佛永远都会流不停。  偌大的空间里,不时传来空气被压缩的声音,一起一伏,夹杂着嘀嘀的声响,随着不停堆积成山的棉布往上看,能看到一张简陋的床,以及天花板上一盏常用于手术的无影灯。  灯下,有两个忙碌的身着白色衣袍的身影,看形貌,一个是男人,而另一个则是窈窕的女人,但不管哪一个,似乎都专心着手上的工作,一刻都未放松,即使看不清他们的脸,也知道此刻他们的表情都是极为凝重的。  室内唯一的床上,正躺着一个男人,他青灰色的脸庞被雾蒙蒙的氧气罩遮去了一大半,但依稀可以看到他脸上有着一道道血痕,确切的说几乎是皮开肉绽的,那些伤痕看上去已经被处理过,但仍显得触目惊心。  他的气息微弱,即使带着氧气罩,呼吸也看来相当的困难,如果不是氧气罩上那一团团白雾,或许没有人看得出他其实还活着,还在努力的呼吸。  他正在接受手术,但除了他之外,没有人能确定他是否能熬过这第六次手术。  是的,第六次,从十天前,他被人从冰冷的湖水里救起开始,这已经是第六次手术了,而每一次都命悬一线,但隔不了多久他又会被送上这简陋的手术台,手术的时间也一次比一次长,一次比一次更危险。  他快死了。  但,每次在生与死的那一刹那,他又挺了过来。  呼吸,他一直拼命地在呼吸,他用呼吸诉说着求生意志,更是告诉别人,不要放弃他,而他更不会放弃。  然而,这一次他的胸腔由于肋骨断裂而插入肺叶的关系,大面积的积血,鲜血大量的涌出,无论怎么止,都止不住,这也是那些沾血的纱布为何会堆积成山的原因。  突兀地,昏迷中的他重重地咳了一声,下一刻,塑料透明的氧气罩沾上了猩红的血色,不断从空隙中渗出,沿着他嘴角滑落。  “糟了,血进入气管了!!”正在用吸血机回收多余血水的罗马斯大喝一声,一双蕴满疲乏的褐色眼睛立时瞪大,由于戴着湖绿色的塑料帽子和口罩,他的容貌看不太清楚,但从脸颊紧绷的肌肉看,他早已惊骇地无以复加。  一旁同样身着白袍的阿洛拉,也在同一时刻倒抽一口凉气,更是夹杂着几许哭呛,“不行,我止不住他的血。”她不停的甩着头,带着塑胶手套的双手用棉布紧紧地按压着不断涌出的鲜血。  “shirt!!”罗马斯咒骂着,他回头看着身后一台台记录着各项指标的仪器,那些数字不断的跳动,而每一个数字都在快速的下降。  突然,空气里响起一阵急速的‘嘀嘀!’声,闻声,两人同时看向心电图仪器上那代表着心跳起伏波动的绿色线条,它正夸张的舞动着,快速而杂乱,就像在风中飘动的丝带,愈演愈烈。  ‘嘀————’在眨眼间,那条刚才还在激烈舞动的绿色线条寂静了下来,变成了一条毫无生命里的直线。  “不!!!”阿洛拉哭叫着,“你还不能死,你还不能死!!”  惨烈的哀嚎声在白色的空间里响起,引起阵阵的回声,而一旁的罗马斯惊骇的看着仪器上所有的生命指数都归为零。  他振颤的退了几步,抬起手,他看着沾满鲜血的手,下一刻,他狠狠地捶向血白的墙壁,顺时间,瓷砖经受不住地重击而龟裂,鲜血滑落而下,让这雪白的世界变得不再雪白  *  听说,当人在死的那一瞬间,会看到一片最美丽的花海,微风轻拂,璨花碧草,随风波动,蓝天白云浮现出一座七彩的虹桥,一切切都显得入梦似幻,身在其中,只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温暖。  他是谁?  他现在死了吗?  为什么他会看到这绮丽的风景,他站在一片花海中,只记得前一刻是冰冷的,黑暗的。  他似乎正在努力着什么?而最终他无法支撑下去了,放弃的念头一起,黑暗和冰冷便消散了,而他看到得便是这一片人间仙境。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