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十六年第15部分阅读_绝恋十六年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绝恋十六年第15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绝恋十六年第15部分阅读
“悠!!”  此刻,安德鲁和狄克早已忘记了先前的对峙,眼里的只有惊恐,他们慌然的看着她的举动,几乎是同一时刻的想要扑上去制止她。  “别过来!!”她食指轻扣,威吓他们,泪水迷蒙间,她看向狄克,他脸上的慌恐,让她不忍,但她不想让他再有危险了。  “放下你的枪,我保证我不会伤害狄克。”安德鲁苦楚地吼道,他僵直着身体,视线紧紧地盯着她扣着扳机的食指,心几乎快要被撕裂的。  她冷笑了一下,“你的保证,我不会再相信了。”相信他而付出的代价够大了,大得让她已经无法再承受下去了。  “悠,别这样,我们可以离开的,可以的,放下枪,放下!!”狄克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了,他想靠近她,但又怕会刺激到她,她在干什么?他是来救她的,难道她不明白吗?  “你以为你死了,我就会放过他吗?”安德鲁类似野兽般的咆哮着,他开始激她,她这么做无非是为了狄克的安全,既然如此,他就以此来要挟她。  “你不会!”她像是了然了一切,悲呛地哽咽了一句。  “那为什么,你还……”  她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因为这是威胁你最好的方法。”  在安德鲁还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只见她迅速将狄克拉了过来,两人并列于窗前,她突然推开窗,冷风灌入,在室内呼啸,冰冷刺骨的寒风,让安德鲁瞬间明白了一切。  他怎么忘记了,她是个聪明的女人!  他抿紧的嘴角弯处一个嘲讽地弧度,“你真残忍。”眼里的哀伤让他看起来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灵魂,这个世界上,她是他唯一的弱点。  “残忍!”她尖叫道,“比不上你的残忍。”她握紧手里枪颤抖着,他的伤害,是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梦魇。  “悠,把枪放下,你会伤了自己的。”狄克也明白她这么做的理由了,但那把比着她太阳穴的枪,让他胆寒,他有预感,她不是说着玩的,如果安德鲁有一点妄动,她真的会开枪的。他走近一步,但她却不让自己靠近她。  他真的慌了!!  她依然没有放下枪,反而食指弯曲的更厉害,只要在稍微一用力,枪里的子弹就会贯穿她。  安德鲁眼见此景,惊骇地退了一步,又一步,直到退到房门口,“你想要什么?”她眼里的毅然,让他快承受不住心里的恐惧了。  她用力低住太阳穴,深得让枪口都陷入了皮肉里,“撤走下面所有的护卫。”  安德鲁看着她疯狂的举动,只好妥协,掏出怀里的行动电话,拨了一串数字后,他刻意按了免提键,然后朝着话筒吼道,“把所有都人撤走,一个都要不留,马上!!”  电话的听筒里清晰的传来一声抽气声,“是!!BOSS!!”  接着,窗外便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狄克看着楼下的人影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不能慌,此刻他不可以有任何的慌乱,但她手里的枪,让他无法冷静下来,现在的他只想让那把枪离开她的太阳穴,他摸向腰间的皮袋,然后悄然打开,取出烟雾弹。  ‘轰!’的一声,偌大的房间里烟雾迷漫。  狄克一把攫住慕容悠的腰,在她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低叫道,“搂紧我!!”  她愣了一下,然后抱住他的腰。  狄克迅速掏出攀绳,将一端扣紧金属的窗框,接着他一手搂紧她的腰身,一手将抓住绳子,跳出窗外,她只觉得刺骨的冷风扑面而来,然后是急速的下坠,她下意识的靠紧他。  狄克的左脚腕转动了一下,将绳子绕在其上,同时左手也重复了一下这个动作,顿时下坠的速度减缓,随着他缓慢的轻翻脚腕和手腕,两人的身体慢慢的向下滑动。  很快,他们到达了地面,双脚一立定,他就夺下她手里的枪,将它抛得远远的。  “雷!”她惊叫,那是唯一可以克制安德鲁的方法。  他凶狠地瞪着她,不发一言,搂紧她的大手用力一紧,语气却颤抖而微弱,“不准……我绝对不准。”说完,他死命抱紧她,他需要感受她的存在,只有这样他才可以让心里的恐惧消失。  “雷……”  猛地,他放开她,拉起她的手,就往外冲,“我们走!!”  两人冲到城堡空旷的场地前,却发现刚才退下的护卫开始从城堡里涌出,来不及思考,狄克扔出一枚手雷。  轰然的响声和火光瞬间烧红了半边天,他拉着悠的手,迅速窜入黑暗的森林中。  另一边,安德鲁从窗外看着两人消失在黑暗中的身影,十指紧扣着窗框,灰色的眸子闪出若隐若现的红光,痛楚和怒恨在心间翻滚,让他开始急促的喘息。  “安德鲁!!”房门外,米修看着逐渐被风吹散的烟雾,发现只有他一个人,听到他如兽吼般的喘息声,脑里立刻警铃大作,急忙冲上到他身旁,“冷静,不可以放他出来。”  安德鲁狠戾推开他,灰眸里的那抹红光开始凝聚。  米修大惊失色,知道就快阻止不了了,心下一凛,大吼道,“听着,安德鲁,她怀孕了,她怀了你的孩子。”  这一句,让安德鲁瞬时一颤,理智顿时清醒,红光渐渐消散,他急抓住米修的胳膊,“你再说一遍!!”  “她怀孕了!”所以之前他才会在门口说麻烦了,因为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  安德鲁颤抖的身子,她怀孕了!!她怀孕了!!  看到他恢复理智了,米修松了一口气,“抱歉,我刚才就想告诉你的,但是……”  安德鲁突然悲苦的一笑,“是在地牢里我强暴她的时候有的?”  米修瞥开眼,点了点头,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不知道怎么告诉他。  孩子的确是他的,但又不算是他的,只能说是在另一个人格出现的情况下有的,按照他的个性,这是他绝对不想要的。  “听我说,你现在不要去想这些,你该想的是她,她的身体很虚弱……”米修顿了一下,抿了抿唇,“加上这么剧烈的运动,会流产的。”  话落,他只感觉到一阵狂风扫过,下一刻,安德鲁就不见了踪影。  *  硕大的圆月银光四射,高耸的树被风吹的呼呼直响,摇曳地枝叶仿佛魔鬼的手,让奔跑的人影加快了步伐,他们知道不能停下来,绝不可以现在停下来。  慕容悠看着那只紧扣着自己的大手,温暖得让她感受不到寒风的冰冷,她看着他的背影,只有一种冲动,就这样跑下去,被他握着收,就这样跑下去,永远都不要停。  猛地,她感到腹部一阵刺痛,痛得像针在扎一样,她不由地喘息了一下。  狄克敏锐地察觉到她的呼吸有些不稳,“怎么了?”他停下脚步,担忧地问道。  她摇首,抬起脸,想告诉他没什么,但一阵晕眩袭来,让她几乎站不住脚。  “悠!!”他急忙搂住她,这才发现她的脸苍白的吓人,甚至额角沁住细细的汗珠。  她深吸了一口气,好让腹部的刺痛缓和一下,“不要停下来,他们很快会追上来的。”   “你快晕倒了。”要不是怕开车容易引来追兵,他也不会从森林走,因为开车的话,山路只有一条,但森林里却不容易分辨方向,也不容易被追上,  “没什么,只是肚子有点痛,好多了,没事,我没事了。”她挤出一个虚弱的笑容。  “我们休息一下,这里森林很大,他不会知道我们往哪个方向走。”他拭着她额上的汗,脱下身上的衣服披在她身上。  “不行,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  “听我的话,你的脸色很差。”月光下,她的发白的脸泛出一丝青色,手也是极为的冰冷,就连呼吸也弱了不少。  “这里还是安德鲁地盘,我们不能放松警惕。”再还没逃出这片森林之前,他们仍然处于极度危险中。  “我抱你!”知道她不可能妥协,他只好将她抱了起来。  她点头,搂紧他的脖颈。  他温暖的气息围绕着她,带着一抹安心,让她突然觉得很累,或许是只有在他身边的时候,她才可以如此安心,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靠着他沉沉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脸颊上一串细碎的吻,让她从睡梦中转醒,她费力地张开眼,“雷……”她环视四周,才发现象是一个山洞,不远处还有一个篝火,里面还有几根斜插的树枝,上面串着鱼。  “吵醒你了?”狄克扶起她,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我们在哪?”  “是个天然的山洞,你睡了一天了。”他轻柔地拂开她脸颊上的发丝,将她搂得更紧。  “我们离开森林了。”她终于逃离安德鲁了吗?  “嗯,你放心,这里很安全。”他抱着她走了一夜,穿过森林后,就看见了这座山洞,怕再走下去,他会支撑不住,就决定休息一下,刚巧附近有个瀑布,下游是一个湖泊,他便在那捉了一些鱼,取了点水。  “那就好。”她松了一口气。  “饿了吗,鱼快烤好了。”  她摇头,觉得头很沉,但未免他担心,她不能说,“不饿,我想喝点水。”  他用树叶盛了一点水,递给她。  有了水的滋润,她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好多,腹部似乎也不再痛了。  “还要吗?”他接过她递回的树叶。  “不了。”  “再睡一下,你的脸色还是很差。”她精神似乎好了一些,但脸上却依然苍白。  “你有睡过吗?”她问,走了一夜,他比她更累。  他点头,事实上,他根本没睡,时刻都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他不能再失去她了。  火光让山洞里温暖如春,烤鱼的香味也慢慢渗透了整个空间,一时间两人都不再说话,只是依偎在一起,享受着这睽违了很久的温馨与甜蜜。  但……有些事终究发生过,只是他们都可以不去想它而已。  慕容悠沉醉在这短暂的幸福里,脑中却无法不去想它,在平静之后,噩梦像海浪般席卷而至。  “雷……”她闭上眼,颤抖地呢喃着他的名字。  “嗯?”  “对不起……”  他的身体明显的僵直,“傻瓜,对不起什么?”  她抬起头,看进他眼里,为什么他这么平静,他的平静只会让她难受,她并不是为了自己失去贞操而难受,而是他,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忍受自己的女人在眼前被强暴的事,她想知道,在他平静外表下,到底在想什么?  “我是不是很笨!”她紧咬着下唇,忍住泪水,“对不起,对不起!!”她哽咽着,泪水不受控住的滑落。  “悠,忘了它!!”他低哑的叫道,“那不是你的错。”是他的无能,才害她受到了伤害。  “本来,我想在新婚的那天晚上,给你我最宝贵的一切,可是现在……”她哭笑着,“你常说我很传统,每次约会的时候,我都拒绝你,其实我只是想在那天把一切都交给你,因为我觉得那样才是最有意义的,可是……”  “够了,不要再说了。”他将她哭泣的小脸按在胸口,“别再说了,也别再去想它,忘了它。”  “忘!?怎么可能忘得了。”她推开他,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不要欺骗自己,你很清楚,这件事情,我们永远都忘不了。”她止住泪水,抽泣着,闭上眼,她像是下了某个决定,“我不能嫁给你。”  狄克猛地一震,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再说一遍。”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