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十六年第13部分阅读_绝恋十六年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绝恋十六年第13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绝恋十六年第13部分阅读
血腥的灰色眸子,慕容悠早已得到了答案,手腕上刺入骨髓的痛,都无法消弭她内心涌起的恐惧,那是连灵魂都为之惊颤的恐惧,一点一滴,最后汇聚成巨浪,淹没了她的灵魂。  她无法挣脱开被钳制的手,或者说,她根本已经丧失了反抗的能力,只能睁着一双眼睛,等待着恶魔的惩罚。  “安德鲁,住手,那是你爱的女人,你会后悔的。”米修虚弱而嘶哑的喊声,在寂静的牢房里响起,他拼命的想要站起来,怎奈腹部的疼痛愈演越烈,让他不得不紧咬牙关在原地喘息。  安德鲁像是被刺痛了,紧握她手腕的大手,捏得更紧,狂笑四起,整个人坠入一种疯狂的状态,“爱!?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爱,只有掠夺,只有掠夺才能得到一切。”没有人爱他,包括她在内。  慕容悠看着他狰狞的脸孔,扭曲的五官像是地狱来的魔鬼,残暴而血腥,她惨白着一张脸,手腕上的痛让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双脚几乎离地的被他紧紧地拽着,无法挣脱,也无法呼喊。  冰冷是她唯一的知觉,恐惧是她唯一的感知,在她痛得几乎昏厥过去的时候,背后突兀地感到一阵暖热。  “放开她,安德鲁!!”惊爆的吼声随即响起,透着些许孱弱和嘶哑。  那仿佛是一曲天籁,让慕容悠坠入黑暗的意识瞬间清醒过来。  “雷!”她狂喜地转首,狄克那张青筋迭起的脸孔在她眼里闪现。  下一刻,她的腰间一紧,被他紧紧地搂在怀里,温暖像有一种魔力,让她的恐惧渐渐消散,她喜极而泣地在心里呼喊,他还活着,他还活着。  狄克蹒跚不稳的站直身体,巨大的手掌牢牢扣住安德鲁拽紧她手腕的大手,他的身体还很虚弱,意识也不是很清楚,他在迷蒙中听到了安德鲁狂肆而阴冷的声音,努力张开眼睛,看到得就是他几乎弄断悠的手,愤怒让他从地上一跃而起,即使现在气弱体虚,他也不准任何人伤害她。  “你没有资格命令我!!”暴怒在安德鲁眼中窜起,他挥开狄克的大手,猛地一扯,慕容悠的身体落入他的怀里,他迅速地抬起脚,飞踢而去,正中狄克的腹部。  痛恨,嫉妒,让他疯狂。  经受毒品侵害的狄克身体早已虚弱不堪,在这一击下,像只破布娃娃,飞摔了出去。  “不要!!”慕容悠惊恐的大叫。  摔倒在地的狄克捂住腹部,抬起首,嘴角溢出血丝,混沌不清的意识在这一刻被剧痛袭扰,眼前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放开我!!你放开我。”被安德鲁扣住腰身的悠,奋力挣扎,又撕又咬,散乱的黑发沾着泪水在空气里飞扬。  她的痛哭的模样更是激怒了安德鲁的理智,他抱着她上前,抡起脚朝着狄克趴伏在地的身体猛踢,直到狄克从嘴里吐出的血飞溅了一地,也没有停止,那狠辣的神色让人颤入心底,眼里猩红渲染得更深。  他狂肆的笑着,他的脚踏在狄克的脸颊上,碾来碾去,像是在蹂躏一只垂死的蚂蚁。  “住手,住手!!我求你停止!!”慕容悠哭吼着,从狄克嘴里不断飞溅出来的鲜血让她的心撕成了一片片,她用指甲扣掐住安德鲁的手臂,求他停止。  “你现在会求我了吗?”安德鲁嘴角勾出一抹残忍,用手扣住她的下颌,用力之猛,几乎将她的颌骨捏断。  “唔……唔……”由于被他扣住下颌,她说不出话,泪如涌泉,沾湿了她的发,也沾湿他的手。  “你只要敢掉一滴眼泪,我就会杀了他,记得吗?”他凑近她,吻去她掉落的眼泪,他脸上带扭曲五官的笑,每扯动一次嘴角,都像是吞噬人灵魂的妖魔。  她点头,拼命隐忍住眼泪,他残酷的话让她的心揪紧,逼迫自己停止哭泣。  他像是在玩弄她,也像是在折磨她,笑得阴森无比,“可惜,你不听话,总是喜欢忤逆我,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她惊恐地看着他,知道他话里有话,他在暗示她什么。  “我真的很爱你,知道吗?”他抹去她的泪痕,眼里流露着一种疯狂,“我本来打算疼宠你一辈子的,可是你不爱我,你说我该怎么办。”  她摇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眼里的他是全然陌生的,说得每一字都让她发颤。  “你现在很怕我,对吗?”他问得很轻,眼里却是透着狂风暴雨。  “唔……唔……”她摇头,拼命地摇头。  “嘘……”他用手指抵着她的唇,然后说道,“你猜我会怎么惩罚你?”  她被他眼里的残忍震得僵直了身体,甚至不敢去听他接下来要说得话。  他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脸颊,然后猛地扯住她的头发,让她仰起头,“得不到你,毁了你或许更好!!”  头皮突然传来的刺痛,让她不得不闭上眼睛,她喘息着,说不出一句话。  眼见此景,被踢得五脏几乎移位的狄克紧紧拽住安德鲁的裤脚,虚弱地喊道,“放……开……她!!”他全身都仿佛被踢碎了,连动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但只要他还活着,他都要力拼到底。  安德鲁瞥向他,用力扳过慕容悠的脸,迫使她看向趴伏在地上的狄克,嘲讽地说道,“瞧,这就是你爱得男人,他狼狈的模样比一只蟑螂好不到哪去,你到底爱他什么?”  她张开眼睛,看着脸上沾满血水的狄克,她想伸手去碰触他,可是却办不到,只能用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眼里流露的是深切的爱意和心痛,眼泪悄然落下,一滴接着一滴。  她好后悔接着这次任务,痛恨自己的自信,如果不是这样,他就不会遭受这样的对待,她现在生不如死。  她用唇语诉说着世界上最美妙的三个字:我爱你!  仿佛是感受到她的爱恋,狄克混沌地眼眸逐渐清明,他看着她,惨白地脸扯起一抹虚晃的笑容,蓝色的眼眸里洋溢着他回应。  我也爱你,至死不渝。  明知道不该如此,但情难自禁,四目相接,两人仿佛眼中只有彼此,没有恐惧,没有伤害,只有她和他。  “真是让人的感动的爱情。”森冷的话语打破了这美好的天与地,让世界又一次坠入了最深沉地地狱。  两人的视线同时看向他,他们心底只有一个信念——没有人可以分开他们。  他们爱恋的表情,让安德鲁的喉间溢出残酷地笑声,冷得让人发毛。  他看着狄克,是憎恨,也是嫉妒,更是愤怒,为何!为何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是属于他的,为什么老天连一丝一毫都不分给他。  魔性从他心底涌出,吞噬着他仅剩的一丝理智。  他要毁了他们。  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突兀地,身体里有个声音在呐喊,他极力去抗拒,极力去排斥。  他伸手抓着自己头发,脸部扭曲,全身在抽搐。  他的身体里像是有人在做争斗,让他全身痉挛起来,但他的手没有放开慕容悠,紧紧地拽着她。  “安德鲁,撑下去!!”突然,墙角的米修大叫着,惊恐的看着他,只有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骇然的对着铁门吼道,“来人,来人!!”  他的吼叫声传遍了整个地牢,但是却阻止不了安德鲁的变化。  那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事情,安德鲁的身体像是起了某种变化,灰色的眸子不再是被渲染的红,而是彻底变成了红色,银丝扬起,他舔弄着嘴角,魔魅地让人发怵。  地牢的铁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有远而近,他突然间扯开笑容,没有笑声,只有狰狞恐怖的脸孔。  一群身穿黑衣的保镖在听闻米修的吼声后,冲了进来,“BOSS!!”他们恭敬地立于一旁,看着牢里的一切,哑然无声。  “把米修带下去!!”  听到这声命令,黑衣保镖即刻上前搀扶米修,但却被他一把推开。  “安德鲁,你冷静一点,那不是你,你不能够丧失理智,不能够把‘他’放出来。”他几乎是用爬得,爬到他身边,扯着他的裤角。  “拖他出去!!”  “是!!”黑衣保镖钳制住米修的身体,硬生生将他扯离安德鲁身边。  米修像是在惊惧什么,大喊道,“安德鲁,你会后悔的!!求你,安德鲁,清醒一点,她是你爱的女人,你会后悔的。”声音直到他消失在门口也没有停歇。  “BOSS!!还有什么吩咐?”  安德鲁抬手指向狄克,“把他绑起来,绑在木桩上!!”他像是在策谋什么,眼神里满是残忍的意味。  “是!!”他们即刻朝狄克走去。  “放开我,放开我。”已经遍体鳞伤的狄克无力反抗,只能任由他们将他拖回牢笼里,五花大绑地成十字型固定在牢里的木桩上。  “安德鲁!!”他低吼,不明白他想干什么,但是有种寒意在他四肢百骸蔓延开来,他下意识的看着慕容悠。  黑衣保镖将狄克牢牢捆绑后,又在安德鲁的指示下锁死了牢门。  “BOSS!”他们来到他身边。  “你们可以滚了!!”安德鲁未曾看他们一眼,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怀里颤抖地慕容悠身上。  “是!!”  “从外面把铁门锁上,谁都不准进牢房。”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命令道,嘴角的残酷越扩越大。  他们颔首,迅速退了下去,铁门轰然关上。  阴冷的地牢里又恢复了平静。  安德鲁松开钳制慕容悠的手,让她得以自由。  一获得自由,她急忙逃离的远远的,她的心在莫名的恐惧,在颤抖,在叫嚣,她奔向关押狄克的牢笼,可是门被锁死了,她无法接近他。  “悠!”在看到她奔向自己,狄克奋力想挣脱困锁的铁链,但却是徒劳无功。  慕容悠向牢笼里伸手,她有种预感,有中即将被吞噬的预感,她下意识地在向他求救。  黑影笼罩在她头顶,她回头,就看到安德鲁面无表情的站在她身后,他双手抓住牢门的栏杆,将她困在他身下。  那是一种被魔物攫获住的感觉,黑暗,看不到一丝光明。  她下意识的颤抖着,转过身,背部紧紧贴着栏杆。  安德鲁没有看她,视线落在狄克身上,“狄克,我真的没想到,过去游历在女人堆中的你,会这么纯情。”他突然说道,口气像是在谈论天气。  听到他的话,慕容悠全身一僵,她想开口阻止,却被他的手捂住,发不出声音。  “你想说什么?”狄克怒视着他,心里却在发颤。  “我没想到她会是第一次,否则我会更温柔一点。”他讥笑道。  这一句,让狄克彻底懵了,他空洞的看着颤着身体落泪的慕容悠,但她躲避了他的视线,只要是男人都会明白他话里的含义,心瞬间被撕裂,他几乎想上前嘶咬他,怒吼道,“你强暴她!!!”怒意像翻江倒海袭来,让他不顾的一切想要杀了对方。  “啧!啧!!”安德鲁轻摇手指,更用力钳制住怀里的慕容悠,“你错了,我从来不强迫女人。”他低头看向她,看到了她眼里的恳求。  慕容悠飞洒着眼泪,摇着头,看着他,求你,不要说,求你不要说。  他冷酷的扯起嘴角,不再看她,“是她自愿的,自愿和我上床的。”  “胡说,你胡说!!”狄克狂吼,他不相信,他一个字也不相信。  “为了救你,让你活着,她主动爬上我的床,用她美丽的身体来换取这一切,这么爱你的女人,我真是羡慕你。”  狄克颤抖得发不出声音,他看着慕容悠,用痛苦的眼神在看她,“为什么,为什么!!”  慕容悠哽咽着,她想挣开唇上的大手,求他不要生气,不要难过,但是她做不到,也说不出口。  她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不想他知道,不是因为他会嫌弃她,而是他会自责,他会因自责而发疯的。  “老实说,她是碰过女人的当中,最能让我销魂的一个,当我进入她,占有她的时候,那种感觉,让我无法忘怀,还有……”  “不要再说了,混蛋,王八蛋,我要杀了你!!!”狄克打断他的话,蓝色的眼睛湿意一片,该杀的人是他自己,他竟然连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还要她用身体去换他的活下去的机会,他是个废物,是个窝囊废。  “不想听了,那真是可惜了,难道你不想听听,她哪里最敏感吗,那可是我花了好几次才找到的地方,真的不想听。”他像是故意的,用一种惋惜近乎残忍地语气述说着。  “住口!!住口!!”声声透着狄克撕裂心肺的痛,他看向慕容悠,她的眼泪滚滚而落,炙热地烧痛了他的灵魂。  “为什么这么傻,你这个傻瓜,你这个蠢女人!!”他在骂,眼里却在哭泣,更是在骂自己。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