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十六年第12部分阅读_绝恋十六年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绝恋十六年第12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绝恋十六年第12部分阅读
订购的,黑色镶金的上好徽木,价格昂贵的乍舌,大的离谱,却讽刺的与这间属于恶魔的房间极其融合,仿佛它合该放置在这。  她的衣物和饰品全都是重新添购的,她带来的东西全都被他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连渣滓都没剩下,美眸微转,视线落在同样黑色镶金的巨大衣柜上,那硕大的体积几乎可以塞得进一头成年的公象,里头放得全是她的衣饰,鞋子,配件,四季皆有,估计就算她每天换一套,没有个几年绝对是穿不完的,而另一边是同样款式的饰品柜,举凡珍珠、玛瑙、钻石、水晶,或是有色宝石,几百种不同款式的项链,戒指,手镯,都能透过玻璃看到被专业的陈列在黑丝绒上,简直就像是卡迪亚珠宝珠宝展览馆里的陈列柜,价值多少,已经无法用数字去计算了。  看到这,她不想去思考那代表了什么,因为毫无意义,她根本不需要,在她眼里,在贵重的东西,都没有脖子上挂的这枚戒指珍贵。  下意识地,她隔着丝质的衬衣摩挲着挂在颈间的戒指,思绪更是一片纷乱,安德鲁从来没问过这支戒指的来历,但是她感觉到他知道这支戒指是谁送的,但他不曾要求她拿下来,只是每次和她上过床后,或是在她习惯性的摩挲下,都会在那该死珠宝柜子里添上一枚比它更大,更璀璨的戒指,让人猜不透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虚软的撑着梳妆台站起身,走向床边,不想再去深究他的行为,只想趁着他出去办事的时候,找个地方休憩一下,这张床绝不是能够安心休息的地方,除了履行交换条件而陪他上床之外,她没打算接近它,她抽开床头柜的抽屉,取出一本书,打算到外头的花园看会儿书,不经意间,余光瞄到了另一边柜子上的银色包装纸,那是空得,成年人光是看到包装就知道是什么东西。  她扬起笑,苦涩,复杂皆有之,微眯双眼,怔怔得看着它,没有太多遐想,更多的是疑惑,那是避孕套,无论安德鲁在床上对她有多狂肆,他都从来没有忘记过要带上它。  她是最近才知道的,因为和他上床的时候,她都像条死鱼一样的任他摆弄,甚至闭眼承受着,从来没有去注意,直到她问米修索取避孕药的时候,偶然间,她才发现,她根本不会因为某人的纵欲过度而弄出人命来。  这又是为什么!?  她甩了甩头,把这些疑问都抛之脑后,不管他做了什么,她对他都不会有任何改变,恶魔永远是恶魔,即便她已经成为了恶魔的女人,也同样如此。  她拿起书,将银色的包装纸,扔进垃圾桶,每看到它一次,她身体上属于恶魔的印记就加深一分,它让她觉得无比的刺眼。  *  深夜,WFP武器库内,几十个守卫昏趴在各个角落,还有一部分女性警员被用胶带封住了嘴,捆绑坐在地上,只能咿呀咿呀的叫着,钛合金大门上的热感报警探头,已被塑胶炸弹炸得支离破碎,只有几根黑焦的电线冒着浓黑的烟丝,武器架上至少有两位数以上的弹药和枪支被洗劫一空,手榴弹、烟雾弹、闪光弹、地雷的放置仓库,早已狼藉一片,重型武器库的小钢炮,浮游炮也被取走了各两支,数百种不同型号的子弹连着子弹匣被扯得满地都是。  很显然,这里被打劫了,而且损失惨重。  通向WFP军用飞机场的山路上,一辆橄榄绿色的吉普车飞驰着,山路险要,峭壁横生,它就这么弹跳着一路急驶,速度之快让人不禁怀疑车子是不是在空中腾飞,向着硕大的月亮前进着,这景象让人不禁联想到斯皮尔伯格的经典之作《ET》宣传广告里的画面,只不过自行车变成了吉普车,虽然看不清车上坐的是什么人,但隐约可以看见四个身影,他们挺直而坐,全副武装,车影飞梭下,很快便消失在月色下。  ☆  凌晨五时,虽然还是一片昏暗,但橙黄色的光芒交织于天边,衬托出城堡漆黑的轮廓,秋风吹起,有些清冷,站在阳台上的慕容悠下意识地拉拢身上的羊毛披肩,她吐出几口白雾,遥望着远方,等着日出。以前她没有这样的嗜好,而现在,她渴望阳光的温暖,那种煦暖着皮肤的感觉,让她无比眷恋,是因为现在她生活在黑暗里吗?她不可置否地扯出一抹淡笑,她只是不喜欢在安德鲁的怀里迎接曙光,在他怀里,就连阳光都会变得灰暗,甚至失去温度。  渐渐地曙光开始乍现,金色的光迅速染遍了大地,眼前铜黄色的树林也变得璀璨起来,宛如黄金打造的雕塑,清冷的秋风也变得暖和起来,她闭上眼睛享受着暖烘烘的热度,满足地溢出轻叹,她贪婪地嗅闻着阳光的味道,这是一日中她唯一能感到轻松的时候。  耳畔突兀的传来几声急躁的脚步声,她张开眼,看向声源,堡垒最左边的塔楼下,几个黑衣男人正交谈着什么,神色似乎有些惊异,其中一个听完从塔楼里出来的人说的话后,就急匆匆地走了,过了一会儿,他又急奔了回来,手里还拎着一只银色的箱子。  看到此,她的心猛然咯噔了一记,那座塔楼正是地牢所在,这座城堡的设计仿照的是十六世纪的设计,塔楼上面是观望台,而通过地下长长的螺旋梯就能到达用来关押犯人的地牢,是女人的第六感觉吧,她心间有抹不详的预感。  雷!脑中猝然划过他的身影,来不及思考,脚已经大步迈出,急速回到房间,打开通往楼梯的房门,她一刻不停的奔向地牢,仓惶之余,没注意到,一双在阳台门边直盯着她的灰眸。  地牢内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就像是从来没被太阳晒过的棉被,尘土和细菌的味道刺激着人的嗅觉,几个黑衣的男人正奋力钳制住不断痉挛的狄克,以免他咬到舌头。  倒在地上的狄克只感觉到有千百只虫子在啃食他的心,一点点地钻入心头,奇痒难耐,全身因为毒瘾而抽搐着,尽管如此,当他感觉到有人正捋起他的袖子时,他仍然奋力挣扎而起,混沌不清的蓝眸戒备的盯着那只清澈无比的针剂,不能再被注射了,否则他没有把握下次还能清醒过来,他的理智和意识决不能在这个时候被毒品打败,强靠着意志力,趁手脚还能动,他扑过去抢夺那支海洛因。  手握针管的黑衣男人察觉到他的意图,惊呼一声,关上牢门,示意同伴赶快压制住他,来往之间少不了拳脚相向,直到同伴将无力反击的狄克重新压倒在地,他才嘘出一口气,对这个男人,他们是心有余悸,也钦佩万分,更是绝对不能放松,稍有不慎就会被他倒打一耙,他们惊叹于他的精神力,之前每日三次的毒品注射,早已让他毒瘾深种,之后,BOSS为了折磨他,便不再每日给他注射,任由他毒瘾发作,只要他肯求饶,就自会有人给他注射毒品,少受些折磨,但这个男人宁愿全身痉挛,口吐白沫也决不妥协,每次都是差不多被毒瘾折磨得失去意识的时候,为了保住他的命,BOSS才让人替他打针。  今早亦是如此,但他竟然拼命隐忍着,不让人发现,要不是全身无法克制的痉挛,指不定他就一名呜呼了,虽然按照常理,只要熬过毒瘾就能摆脱毒品,但这是在专业戒毒医生的指导下,而像他这样乱来,早晚都会送命,而他决不可以死,否则死得就是他们。  想到这,黑衣男人忙将针管里的空气挤压而出,锐利的针头洒出些许水雾来,飘落在空中,正当他熟练的下手打针时,猛然间,铁门一声轰然被打开。  “你们在做什么!!”急闯而入的慕容悠平伏着急喘得呼吸,骇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什么也顾不得了,眼里唯一能看到就是不断在抽搐的狄克。  她德突然出现,着实让黑衣男人们吓了一跳,BOSS早已言明了任何人都不可以对她不敬,一干人立刻恭敬的点头哈腰。  倒在地上的狄克被毒瘾折磨得只剩下一丝意识,他卷缩着身体,抽搐着,急喘着,耳畔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令他全然一震,但身体却像陷入了沼泽般动弹不得,他费力睁开犹如千斤重的眼皮,急切地寻找着那梦回萦绕的倩影,眼前却白雾一片,让他看不到,他伸出手摸索着,干涩的嗓子发不出一点声音,他并不恐惧死亡,也不害怕毒瘾的折磨,唯一能让他恐惧的只有失去她。  慕容悠浑身不自禁地颤抖着,看着他消瘦颓废的模样,心头一片冰凉,那本是宽阔的肩膀单薄而孱弱,那本是健硕的胸膛跟着他的呼吸,隐约能看到肋骨,那本是古铜色健康的肤色,现在却是苍白如血,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视线滑落,她惊恐的发现他的右手肘上尽是青紫一片,她克制不住的颤抖的越发厉害,急步移动到牢笼外,在泪水的刷洗下,她清楚地看到那密密麻麻的针眼,他的手臂只能用千疮百孔来形容。那支在昏暗的灯火下依然闪着晶莹光泽的针管,刺痛了她的双眼,她一眼就明白了那是什么东西。  毒品!!老天!!安德鲁竟然用毒品折磨他!!  她止不住眼泪呜咽着,抓着栏杆一路滑下,蹲在地上,看着被折磨得毫无生气的爱人,心就像被撕裂了,她到底做了什么,她用一切作为代价换取的是什么。  他还活着,但生不如死!!  “雷……”她哭叫着,伸出手,抚触着他的脸颊。  冰冷的脸颊感受到温热的小手,模糊中,他只能看到些许轮廓,但已经足够了,“悠,是你吗?”他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他害怕那只是梦。  她点头,哽咽得发不出声音,只能用手描绘着他消瘦的脸颊。  牢笼里的黑衣男子们碍于她现在的身份,没有阻止,但他们的工作还没做完,要如何事好。  “雷,你怎么了,你怎么了。”突然,悠一阵疾呼,只见狄克开始口吐白沫,身子像是被电击般剧烈抽搐着。  “快,压着他,我给他打针,要不然就没命了。”手握针管的黑衣男人喊道。  余下的几个,即刻上前压制。  “住手,不准你们碰他。”悠在牢门外吼叫着,用力扯弄着栏杆,想要阻止他们的行为。毒品的可怕她清楚万分,而且在吸毒者反毒瘾的时候,注射毒品,更是会让毒瘾加剧,她摇晃着栏杆,发出金属的晃抖声,余光发现牢门并未锁上,急怒攻心下,她伸手打开牢门,想闯进去,但她的脚刚迈出步子,整个人就腾空而起。  “放开我,放开我。”她闻到了熟悉的味道,那是安德鲁身上的烟草味,心中一骇,她奋力挣扎着,但将她抱起的人纹丝不动。  “你违反了我们的约定。”冰冷的话语丝毫没有热度,让空气瞬间冻结住。   “BOSS!!”惊见安德鲁的出现,牢中的一干人顿时僵直这着身体,立于一旁。  奋力扭动身躯的慕容悠眼见狄克在地上打滚抽搐,心如刀绞,发了疯似的嚎叫着,“救他,我求你救他。”  牢牢钳制住她的腰身,安德鲁眸中的妒火燃烧得更为炙热,扳开她扣住栏杆的手指,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你最好不要一次又一次的考验我的耐心。”  她回首,泪如涌泉,他冰冷无情的模样,让她憎恨,让她恼怒,握紧拳,纷乱如雨点般的捶打着他,“你答应过我让他活着的,你答应过的,为什么折磨他。”  他冷笑,扣住她的下颚,讥笑道,“我只答应你,让他活着,并未承诺过让他有好日子过。”  “你是恶魔,你是个十足的恶魔。”她哭叫着。  “是,我本来就是恶魔,难道你还指望我会变成天使吗。”他脸色一变,铁青发白,为她的话震怒的吼叫着,他大手一挥,命令让牢里的人给狄克注射。  他们颔首领命,急忙蹲下身子开始注射毒品。   慕容悠一惊,混乱下张口咬向安德鲁的手臂,撕咬着,几乎咬下他一块肉来。  安德鲁眯着双眼,丝毫不觉得痛,任由她愤恨的撕咬着,眼见他不为所动,她抬起脚,趁她不备,用膝盖使力顶上他的腹部。  乍然的举动,让安德鲁不得不松手,一获得自由,她就急忙打开牢门冲了进去,推开顿蹲在地上正准备注射的男人,从他手中夺过针管。但力单势薄,尽管针管此刻在她手里,也难保不被他们再次夺取,为了交易运输,保证不再运输中受损,针管是用钢化玻璃所做,根本摔不碎,看着承受着毒瘾折磨得狄克,她却无力救助,而她更不能让他们再次替他注射,瞪着紧握在手中的针管,又惊见安德鲁的步步逼近,她狠下心,握中针管,就扎在了自己胳膊上,没有半点的耽搁,将冰冷的液体注入自己的身体内。  “你疯了!!”来不及阻止德安德鲁拔下她手臂上已经空无一物的针管,急怒攻心的吼叫着,他没有料到她会这么疯狂。因为狄克的瘾已经很深了,所以每次注射的毒品都是特醇的,而且剂量很大,就是为了让他一辈子都承受毒品的折磨,但是如果一个没有接触过毒品的人,这样大剂量的注射,会让心脏承受不住刺激而加快心律,甚至会有窒息的可能。  她笑着,只要没了毒品,他就害不了狄克了,突兀地,她体内感觉到一股清凉无比,莫名的快感传遍了她的四肢百骸,而后则是一片晕眩,她感觉到心跳的很快,像是快爆炸了。  “好难受!”她开始急促的喘气,但却吸不进一丝的氧气,就像是用人掐住了她的脖子,让她难受的想吐。  “快去叫米修,快!!”安德鲁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吼叫地命令道。  听闻,一干被惊呆的人才慌忙转醒,连滚带爬的跑出牢门外。  “你怎么这么傻,你这个蠢女人。”安德鲁搂紧怀里的她,发现她的身体开始冰凉起来,心也急速冻结着,“不会有事的,我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  他的心像是被皮鞭抽打得鲜血淋漓,将她拥的更紧,被称为毒枭的他,从来没有此刻这般痛恨过毒品,悲愤的心绪几乎溺毙了他,凝视着她昏迷的苍白容颜,他嘶叫着,“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  冷,深入骨髓,冰寒交迫的四肢无力动弹,她只能任由寒冷肆虐着身体,耳边是嘈杂纷乱的声音,还有潺潺的流水声,一记怒吼突然震天响起,四周的纷乱也随之消弭,她感到背脊处贴上了某个热源,将刺骨的冷意渐渐排除体外,但她仍旧无法张开眼睛,仿佛它有千斤重,喉咙处像是有火在烧,让她发不出声音。  “她怎么样?”偌大的空间里响起安德鲁急切的询问声,语气颤抖,他紧抱着慕容悠,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她紧闭的双眼,惨白的脸色,冰冷的身体,无一不让他心急如焚。  “体温很高,如果还不能退烧,我怕会影响到大脑。”米修如实说道,这是最坏的情况,她因为毒品过量,身体的免疫系统开始出现紊乱,再加上心脏收缩等问题,三天来一直高烧不退。  安德鲁一骇,灰色的眸子闪过痛楚,然后像野兽般朝着周围的人咆哮着,“冰,再给我加冰,快!!”  纷乱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紧接着是‘扑嗵扑嗵‘的声响,巨大的圆形浴池里,水因不断加入的冰块而水花四溅,满溢出的水沿着池边流淌到大理石上。  “够了,别再加了。”米修大喝,脸上也同样是焦躁的神色,只不过他此刻着急的不是慕容悠的病况,而是安德鲁这种不要命的做法。  入秋的北欧寒冷无比,光是站在外头都会觉得四肢僵冻,更不要说是浸在冰水里了,更何况他还让人打开两面的落地窗,寒风阵阵,更是雪上加霜。  这是不得已的方法,慕容悠因为毒品过量,所以身为医生的米修不能乱用药物,而且她又是第一次吸毒,症状更为严重,用冰水,一方面是替她退烧,另一方是为了能够压制她的毒瘾,但他没有想到安德鲁会抱着她一起浸冰水,用体温综合水的冰度,让她不至于寒气入骨。  三天来,他一直如此,每次半小时的冰水治疗,他都紧紧地抱着她一同承受,而他却因为冰水的关系冻得嘴唇发紫,脸色惨白,但无论怎么劝,他都不听,每次都冻得四肢麻痹,青紫一片,再这样下去,他铁定会冻伤。  “够了,再下去,你会被截肢的。”米修捋起袖子,打算强行拉他起来,确被他躲开,他抱着慕容悠游向一边的死角。  该死的,这个浴池干嘛造这么大。  “还有一会儿就好。”安德鲁咬紧牙关说道,吐出的热气瞬间化会白雾。  “她和你不一样,她的体温很高,伤不了她的。”  “不,连我都觉得冷,何况是她,而且你也说了,用体温帮她综合水温会事半功倍。”咬紧的牙关咯咯地作响,刺骨的冰水让他全身都像是被针刺般的痛,怀里的她那么柔弱,怎么受得了,他无法让她独自承受治疗的痛苦。  “你简直比牛还倔!!”米修无力地捂额哀叹,知道自己根本劝服不了他,视线不禁落到仍然处于昏迷状态的慕容悠身上。  她终于撕下了伪装的面具,恢复了原本的容貌,清艳、绝美,是她给人的第一印象,即使昏迷不醒,脸色苍白,仍旧能勾动起男人心中的本能。  这个女人根本生来就是折磨男人的。  “唔……”如蚊吟般的声音在空气中响。  安德鲁听闻,冰冷的大手颤抖得抚触着她苍白的小脸,她醒了吗?她终于醒了吗?他不敢眨眼,就怕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  慕容悠睫羽轻颤,没有血色的唇瓣蠕动了一下,这些细微的动作,让安德鲁欣喜若狂。  “米修,她醒了,她好像醒了。”他划动着冻僵的四肢,费力地游向浴池边。  “让我看看。”米修疾步上前,抬手翻开她的眼皮,发现她瞳孔因光线而收缩了几下。  “她是不是醒了?”安德鲁焦急地询问。  米修点头,“抱她上来,她意识开始清醒了。”  这句话无疑让安德鲁吃了一颗定心丸,他托起她的身子,从浴池中站起身,由于身体已经冻得麻木了,水的重力让他连向上攀得力气都没有,幸好米修眼明手快,一把扯住他向上拉起。  从窗外吹入得瑟瑟冷风使得全身冻僵的他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米修急忙吩咐周围的仆从,“快拿浴袍过来!还有把窗关上。”  安德鲁接过仆从递来的浴袍,先裹住怀里的慕容悠,直到将她包得密不透风后,他才接过米修递来的毛巾擦拭着身体,他的手依然紧抱着她,只用单手随意乱抹。  米修眼见他如此不在意自己,没好气地抢过他手里的毛巾,硬声说道,“你得洗个热水澡。”  “我想等她醒过来。”安德鲁淡漠地吐出一句,水滴沿着他的发梢流淌,他丝毫不在意,视线紧紧地锁住她脸上的表情,深怕有个遗漏会延误了她的救治。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