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十六年第11部分阅读_绝恋十六年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绝恋十六年第11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绝恋十六年第11部分阅读
地炙热。  他笑声不断,回荡在地牢间,回声阵阵,就像是在低音炮发出的轰鸣声。  是谁在笑,这可恶的笑声,让他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  狄克费力的想要张开眼睛,怎奈毒品的威力惊人,他整个人虚脱地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他甩了甩头,好让自己清醒些。  他微小的动作,让眼尖的安德鲁察觉到了,顿时,他的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  “你想见他,可以,吻我。”他抬起悠的下颌,“就当是你得寸进尺的利息。”  “你情我愿,没有利息可言。”她冷然的拍开他的手,撇过头。  她清冷的声音一响起,狄克的身体就像是窜过了一阵高压电流,陡然清醒了不少,他抬起头,寻找着发出声音的方向。  “悠!!”那熟悉的身影,让他情不自禁的大喊出声,感谢阿拉真神,他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蓝色的眸子不自禁的闪着泪光,他凝着住视线,他想要再多看她一些。  慕容悠听到了,黑亮眸子即刻放出光彩,她回首看去,捕捉到那双海蓝色的眼睛,眼泪克制不住地滑落,“雷!!”她朝他伸出手,迫切的想要感受他的温暖。  这一切看在安德鲁的眼里,顿时他怒不可泄,“真是感人的相逢场面啊。”他森冷地话语像把利剑刺入慕容悠的心里。  她看向安德鲁,发现他眼中不似刚才的冰冷,反而燃起了两团熊熊的烈火,她一惊,知道以他的个性,却不会轻易放弃一个伤害雷的机会,如果让雷知道她为了救他,牺牲自己,会怎么样,他就算死也不会愿意的,精神上伤害远比肉体上伤害更加残忍。  她不要他自责,她要他活着。  她冰冷的直视着安德鲁,压低声音说道,“你要是说出一个字,你就永远都得不到你想要的。”  这是威胁,也是赌注,赌他有多想要她。  “你以为你威胁得了我。”他在她耳边呢喃。  这个举动,让悠知道她赌赢了。“如果你不受威胁,何必在我耳边说话。”  他钳制她腰身的大手猛然一紧,他终于知道什么是IQ300的智慧了,没有怒气,只有赞叹,“香,你真是让男人着迷的女人。”  她蹙眉,她一直都不明白,安德鲁既然已经识破她的身份,现今她又自己挑明了身份,为何他还执意称呼她香取玲奈,但她不会去问,他任何事都与她无关。  “能够让你着迷,就是我赢了。”  他轻挑起她下颌,“为了他,你什么都可以牺牲,为什么不告诉他。”  “像你这种人,永远都不会明白。”爱本来就需要付出,像他这种只会掠夺的男人,怎么会明白爱是什么,既然他愿意接受,又何必问那么多。  两人之间的轻声对谈,令看着他们的狄克焦躁不安,他们在谈什么,似乎故意不想让他听见,安德鲁为何看上去如此高兴,还有悠,她为什么和他那么接近。该死的,他挣扎着被绑住的双手,他无法逃离,只能呆在原地动弹不得,他憎恨自己现在的无能。  慕容悠不想再和他站在这里浪费时间,“放开我。”她侧目看向狄克,她知道谈的越久,他一定会起疑的。  “你似乎笃定我会答应。”  “一句话,可以,还是不可以。”  她眼中有着无比坚定的意志,尽管他不想答应,但他知道如果自己不答应,她不会死心的,他放开钳制她的大手。  一得到自由,她就飞奔向向牢笼,就像是离弦的箭,直冲到狄克的面前,隔着栏杆,她想碰触他,因为她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可是绑住他的木桩在牢笼里的最深处,她没办法碰到他。  狄克又何偿不想将她拥在怀里,感受她的体温,可是无论怎么挣扎,铁链就像是一条巨蟒,将他困得无法动弹。  时间就这样流逝了,他们不得不放弃。  “我爱你。”深情凝望着她,乍然相逢之际,狄克没有问她好不好,只是浓浓地诉说着爱意,他不想去问,安德鲁有没有对她做过什么,这些对他来说都无关紧要,只要她还活着,他就会爱她。  “我……”她迟疑了,那句‘我也爱你’,她说不出口,但如果现在不说,她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也爱你。”永远,永远。  两人之间那涌动在狭小空间的爱意,渲染在空气里,他们不再说任何话,只是彼此看着对方,想将对方的一切都印在脑海里,放在心底的最深处,永远也不会磨灭  “真是感人,感动得让我想杀人。”邪佞冰冷的音色瞬间冻结了两人深情纠缠的视线。  “安德鲁,放了她!”狄克一见到他,就无法克制心底的怒气。  安德鲁狂笑一声,“你的精神看起来还不错。”真是意志力精人,一天三次的冰毒注射,他竟然神志还那么清醒,他到要看看,他还能撑多久,他现在并不急着折磨他,但终有一天,他会让他生不如死。  “谈完了,可以走了吧。”他现在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这个让自己疯狂的女人身上。  慕容悠当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他正在像她索取应得的报酬。  她闭上眼睛,强逼着自己要坚强,不能后悔,不能退缩,只要她忍下去,就能救得了雷。  “答应我,让他活着。”张开眼睛,她黑亮眸子正视着安德鲁。  他眯细了双眼,她又开始得寸进尺了,但……他看得出来,如果他不答应,她绝对不会离开这,死都不会离开。  “我只能保证,只要他在我的城堡里一天,他就会活着。”反之,他离开了,那他可就不能保证什么了。  “不,我的意思是,只要我活着,他就活着。”她黑眸闪着些许暗示,也只有安德鲁才能明白。  安德鲁扯起一抹笑,无限回味,她的意思,他明白了。只要她在他身边一天,他就不能杀了狄克,如果她永远在他身边,那他也就永远都不能杀他。  永远吗?她用永远呆在他身边作为代价,就只为了保护他,瞬间,妒意翻天倒海的涌上安德鲁的心头,让他几乎现在就想杀了眼前这个她爱的男人,阴鸷的灰眸涌动最深层的黑暗。  “好,我答应。”既然她用永远做代价,他没有理由不接受,他要她永远都是安德鲁的女人。  狄克听着两人之间的对话,不明白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含义,但是他感觉得到,这一定是他不能接受的,“悠,告诉我,你做了什么?”他急切问道。  她扬起一朵笑容,深情而哀然,“只要你活着,就好。”一言道尽她所有的情,她不在乎将来会如何,只要他活着,一切都无所谓。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不理会他的追问与吼叫,缓缓走出牢房。  “安德鲁,告诉我,你到底了作了什么。”狄克狂吼着,挣扎着,用尽力气晃动着身体,不安如同涨潮似的海浪,几乎溺毙他,他有种预感,他将会失去她。  他没有回答,只是冷笑着,愤恨地看着他,“狄克,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你永远都能活下去。”话落,他喉间溢出狂肆的笑声,笑得极其猖狂,现在,他觉得要比自己杀了他,还要开心上百倍、千倍。  “安德鲁,你回来,回来。”见他离开,狄克吼叫着,直到牢狱的铁门被沉重的关上,他依然在吼叫,凄厉无比。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请勿转载!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请勿转载![十六年前卷:第二十八幕 往事(十二)]  是夜,一轮新月高挂,透着冷意,将巨大的黑色城堡笼罩的更为阴森恐怖,夜晚的天空没有群星闪烁,有的只是森林间鸟兽的鸣叫声,孤寂而惨淡。  这是间只有只有黑色的房间,偌大的空间里,墙纸是黑色的,家具也是黑色的,床是黑色的,床单是黑色的,就连挂在天花板上的灯也是黑色,一切都是黑色的,黑得让人觉得恐怖,宛如身处于地狱里,或许也只有这样的房间,才最适合恶魔吧,因为没有比恶魔更适合黑色的东西了。  慕容悠仰躺在黑色的丝质床单上,等待着恶魔的降临,亮如绸的黑发披散在枕头上,细白如玉的肌肤宛如一片洁白的羽毛飘落在黑色的池水上,圣洁而美丽。  “你真美!”安德鲁把弄着她一簇秀发,大手摩挲着她柔媚的五官。  “不要浪费时间,你可以索取你想要的东西了。”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没有害怕,也没有恐惧,她感觉到恶魔的手也是温热的,但她宁愿是冰冷,可以让她的心冻结住,不再有感觉。  “你似乎很急。”  “我想尽早结束痛苦。”但这份痛苦会跟随她一辈子。  痛苦!?这个词汇令他突兀地怒火昂扬,“那我更要慢慢的品尝你。”他残忍的说道。  她还想说些什么,刚启唇,就被他的唇覆上,他将她压在床上深深的吻着,强壮的身子压上她,灼热吻霸占着她不放,肆虐的舌头占有性掠夺着口中的甘甜,用让她感觉到疼痛的力道卷住她的舌头,用力的吮吸着,直到她的薄唇又红又肿。  她不能呼吸,也不能思考,她强忍着心间的恐惧,她知道没有人会来救她,那种只会出现在书上的救世英雄不会出现,这是她选择的,她不能逃避,拽进身下的被单,纠结的指关发白。  他结束了这狂肆的热吻,灵活的手指解开她的衣裙的扣子,慢慢剥落,在他剥落她最后一件贴身衣物时,她只是微微颤抖着,身体依旧冰凉,没有热度,但她越是如此,安德鲁也觉得愤怒,他不喜欢她冰冷的像条死鱼,他想要她火热的回应。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