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十六年第8部分阅读_绝恋十六年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绝恋十六年第8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绝恋十六年第8部分阅读
“你怎么了?”发现他又开始近几天的怪异举止了,她直觉认为他是有话要说,“有话,你就说,欲言又止的模样,让人很急,你知道吗?”她瞪了他一眼,站起身,“你不说我走了。”  狄克脑子一片慌乱,不经思索的急忙说道,“你有没有想过要改名字。”  她莫名的看着他,以为自己听错了,黑眸骨碌碌地转着,企图找出他话中的含义,未了,她松开手,怒道,“我为什么要改名字?”她有些生气地站起身,打算不理他,正打算迈步离开时,她的手一沉,回身望去,吓了一跳,他竟然单膝跪地。  “你干什么?”她惊叫,这一声有些响亮,餐厅内的警员们也诧异地看了过来。  顿时,刀叉落在地上的哐啷声此起彼伏,其间还夹杂着阵阵得抽气声。  上帝!!佛祖!!阿拉真神!!圣母玛利亚!!狂狮将军竟然——下跪了!!!  被几百几千双眼睛行注目礼,感觉有点太不自在了,众人的注目,让她手足无措,粉嫩的小脸,因为窘迫,以及其他原因,晕染成一片酡红。  她望向他,只见他涨红了脸,喉结上下起伏着,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接着又突兀地闭上,片刻后,又张开,蓝色的眸子闪烁着,眼神里迸射出一抹决心,没有意识道此刻他们是众人焦点,他清了清嗓子,深情地望向她,然后从制服的口袋里拿出一只红色的小绒盒打开,白色丝质的绸布上立着一枚精巧的钻石戒指,细致的工艺一看就知道是卡迪亚皇室珠宝出品的,那颗钻石不是很大,但从且折射的光泽看,必定价值不菲。  “我不是个很温柔的男人,肉麻的话我也不会说!”他边说,有些颤抖的大手取出钻戒,在她呆愣莫名的情况下套上了她左手的无名指。  金属的冰凉让她回过神来,抬手看着这枚尺寸分毫不差的戒指,细白的皮肤与之交辉呼应,钻石独有的光芒在她眼前闪过。  这是枚结婚钻戒!!!  见她没反应,他的心紧张得狂跳着,又接着说道,“你不觉得,悠•;霍尔德这个名字很合适你吗?”  他的话仿佛是投入湖里的巨石,四周先是静默,而后是剧烈的抽气声,一声接着一声,众人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瞪大眼睛的看着他们。  慕容悠也同样瞪大眼睛地看着他,脑子里千思百转,连日来他欲言又止的模样,浮现在她眼前——原来是因为这个!  突然,一阵好暖好暖的甜意,正随着他紧张的喘气声,点点滴滴渗进了她的心,黑瞳里掠过一抹光彩,“你是在向我求婚?”  他用力的点着头,双手握拳,直盯着她,“中国女人20岁就可以结婚了,不是吗?”  没错,她刚完20岁生日,按照中国婚姻法,她的确可以结婚了,但是从头到尾,眼前的这个男人的求婚方式未免太另类了吧,她有些不认同瞅着他。  他以为她不愿答应,有些急了,声音也跟着大起来,“我身体很健康,没有抽烟的习惯,有固定的收入,还有我不挑食。”他陈述着自己的优点。  她蹙起眉看着他,不禁叹了一口气,这男人连求婚都不会,心底却鼓噪着,她爱他,这辈子只爱他一人,只是他们地性格都很倔强,再加上从事的工作,对于婚姻向来看的很淡,相爱未必要结婚,知道彼此是心里最重要的人也就够了,一张薄薄的纸,只不过是形式而已。  但她终究是女人,总会有一两个童话式的梦想,白色婚纱就是其中一项。  他既然开口了,她也不会扭捏不答应,只不过,他连我爱你三个字,都吝啬说出口,当下,有点恼意,想整整他。  聚拢眉毛,她不悦的看着他。  迟迟等不到她开口,又一脸的不高兴,他慌了,咬了咬牙,决心豁出去了,管它肉不肉麻,深吸一口气,狂吼道,“我会爱你一生一世,请你嫁给我,我会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余音回绕,他的吼声言犹在耳,她一震,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说了,而且还是这么肉麻的话,瞧他一脸的涩然,如果她再不答应,他的脸就快烧起来了,耳中回味着那句爱语,细细品茗着,估计是这辈子唯一的一次了,黑色的眸子掠上笑意,算了,谁让自己爱他呢,清了一下嗓子,她说道,“我答应!!”  “咦!?”她的回答,明显让他一愣。  瞧他还一脸呆样,愣愣的反应不过来,跟狂狮将军的形象,显得份外不同,她忍着笑,冲动的俯下身,在他的唇上印下一吻。  他的眼睛瞪得更大,表情更茫然。  半晌之后,他才猛然回过神来,听清楚她的回答、感受到她残余在他唇上那最柔软的诱惑,隐含阴霾的蓝眸,瞬间亮了起来。  而随之响起的一阵哀嚎,不是狄克的,当然也不能是悠的,是那些旁观者,看着他们这一幕的众人不分男女,只要是未婚的都趴在桌子哭嚎着。  上帝!!佛祖!!阿拉真神!!圣母玛利亚!!完了,注定失恋了啦——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十六年前卷:第十九幕 往事(三)]  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多少男女在求婚后的下一秒就开始投入工作的,而且还是超危险的工作,起码也该缠绵一番,现在可好,求婚成功了,却暂时不能结婚,因为特级任务下达了,这不白搭嘛。想到刚才的吼声,那真是响彻云霄,幸亏总部大楼地基打得深,否则肯定震塌了  炙热的下午,AKA829小队的其余四位成员都小心谨慎得避免踩到地雷,否则便是死无葬身之地,坐在办公桌前都投入到的工作中,偶尔会抬首斜睨坐在首座的狄克,光是用看的就觉得骇人,那脸上蒙上的煞气比包公的脸还黑,四人的视线又瞥向一边的慕容悠,她正在快速的敲击着键盘,混然未觉。  看着手里的任务报告,A4纸上的照片里那个噙着冷笑,如恶魔般的男人就是引爆他的火种,叹了一口气,四人正襟危坐,连上厕所都不敢,就怕走火了。  沉静的空间里,只有偶尔纸张摩擦发出的声音,静得让人透不过气来,他们只能期盼另一位当事人可以拆了那颗地雷,还给他们一个安详的工作环境。像是心声被听到了,慕容悠停下手上的动作,缓缓抬起头,视线流转他们期盼的脸上,摇了摇头,比了个OK的手势,另外四人急忙双手合十的向她作揖,她笑了笑,然后起身,缓步到脸色发黑的狄克身旁,俯首凑近他,“有话想和你说。”  暴躁得发黑的眸子瞬间晶亮起来,不等她反应就被拉进了队长办公室,木门“轰”的关上,四人见状,立刻抛高手中的资料,大呼万岁。  昏暗的室内,乍一进入有点来不及适应,眼前的事物还没看不清楚,慕容悠就遭到了强吻,火热地男性阳麝气味紧紧地将她包裹住,缱绻热吻了好久,他才放开她,抵着她光洁的额头粗喘着,她也努力的大口呼吸着,为肺部补充适量的氧气。  “你很担心?”纤柔的小手贴在他的胸膛上,感觉到强劲有力的心跳声。  “雷蒙特并不象以往我们对付的人。”覆住胸膛上的小手,有些微的颤抖,这次的任务,是由她卧底深入敌群,找出罪证,他相信她的能力,但还是担心得无以加复,心也无法平静,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他想拒绝这次的任务,不是因为结婚的问题,而是这个任务太过危险了。抬手挑起她的下颚,让视线相对,其实他很清楚,在选择这份职业后,所走的路便注定了与危险同行,但在爱上她之后,他学会了害怕。  沿着他刚毅俊美的五官摩挲着,想抚平他紧皱的眉头,她当然知道这个任务的艰巨,稍有差池都会有生命的危险,奈何放眼全WFP能有能力接这个任务的也只有她,淡淡叹了一口气,环住他的腰,感受着他的体温,“我不会有事的,我保证。”  猛的他箍紧的手臂,下巴在她的头顶上温柔地摩挲着,时而亲吻着她,“等任务结束,我们就结婚好吗?”象是在乞求,也象是命令,他嘶哑的低叫着。  “好!”  她点头,不仅仅是结婚,更重要的是答应他,她一定会平安的。  ※  ※  ※  ※  ※  ※  卧底是特工常用的一种打击罪犯的方法,其功用无非是混入敌群,获得敌方的信任,从而有效的收集罪证,但慕容悠的卧底,与以往的有着很大的不同,站在一人高的落地镜面前,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香取铃奈,也就是帮助雷蒙特获取瑞士银行所有帐户的骇客,那个现在已经被处以死刑的女人。  易容术的最高境界就是与被扮演的人,无论是容貌、外形、声音、习惯、还有个性,乃至细微的小动作都模仿地一无而致,这也是为什么慕容悠的易容术,从来没有失败过的原因。  (作者:此易容术可以参考柯南里的怪盗基德。汗~~)  门上的轻叩声传来,悠震了一下,对着镜子整理了一番,素净的脸上没有任何彩妆,一双迷人的单凤眼点亮了平凡的五官,增添了几份妩媚,蓝色樱花图案的和服包裹着玲珑的身体,黑亮的长发用蓝色的琉璃簪绾起,露出修长性感的脖颈,镜中的她是个淡漠娴静的日本女人。  三天前AKA829小队把真正的香取铃奈换成了她押往刑场,当然情报很正确,雷蒙特果然行动了,她被救走了,接着便来到了日本北海道避避风头。  呼出一口气,淡淡地说道,“进来!”不再是柔软娇媚的声音,而是清冷的音色,没有借用任何变声机械,这是中国古老的技艺——口技。  门应声打开,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取下墨镜,恭敬的鞠躬,“香小姐,BOSS要见你。”  她颔首,知道劫囚的破绽是否被发现,就看这场见面了。  门又被关上,她的视线回到了镜子上,闭上眼睛,她问自己:“我是谁?”  倏地,张开黑亮的眼睛,精光四射,“我是香取玲奈。”  她打开门,开始迎接这场战斗。  北海道是以其迷人的雪景闻名于世的,不过现在是9月,雪景是看不到了,不过温泉倒是不分季节可以享受一下。  坐落于登别温泉附近的日式旅内,慕容悠,不,应该是香取玲奈安然地跪坐在传统稻草编的“榻榻米”草席上,面前仅有的家具是一张矮桌子,上面摆放着精美日式料理,窗外是悠悠静静的日式庭院,有各种花木,有流水,有小桥,扶手是红色的,在一片绿色中很是抢眼,流水配上有规律的“咚咚”声,如果没有眼前这个人的话,真的是安静而惬意。  “喜欢吗?”冰冷无情的声音突兀地传来。  抬首望向那双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灰色眼睛,她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他,俊美如神铸的五官,几缕银死垂落在肩头,邪魅而森冷,他身上穿着白底碎花的浴衣,把玩着手中的小瓷杯,慵懒地斜躺在榻榻米上,象只幽雅的波丝猫,但她仍就敏锐地感到了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压迫感。  收回视线,她优雅的拈起由北海道产的香软大米加上海鲜制成的寿司,不知是因为北海道水质清冽还是海鲜新鲜,各种海鲜寿司无论怎么吃都没有令人难受的鱼腥味,只觉味美而多汁,但面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再好吃的东西她也只是浅尝几口。  “对于刚出监狱的人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倏地,传来一阵冰冷的低笑声,她蹙眉斜睨着他,不明白有什么好笑的,啜了一口甜美清淡的清酒后说道,“为什么救我。”这次劫囚,他这边可是伤亡惨重。  雷蒙特挑了一下眉,坐直了身体,为自己斟上一杯酒,“你还对我有用。”  “原来如此!”她轻笑,对于这个男人来说,人就分成两种,有用的和无用的。  “不过——”他的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灰色的眸子突然直勾勾地盯着她。  她不明所以的抬头,对上他的冰冷的视线,他前倾身体,一把攫住她的下颚,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她的心猛的一抽,但眼神里却依然平静无波。  他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不过我很庆幸救你回来,你变得有点不一样了。”灰眸眯起,象是在搜寻着什么。  “是吗,哪里变了。”她没有退缩,视线坦然的与他接触,没有闪躲,但桌子下的手却紧握了起来。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