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十六年第7部分阅读_绝恋十六年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绝恋十六年第7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绝恋十六年第7部分阅读
眼前突然有一阵片刻的黑暗,她知道那是视觉神经开始退化的征兆,她的视力每天都在下降中,黑暗的次数也一次比一次多。  她环顾着四周,记下看到的每一场景,她必须在失明前将这些景物刻在脑海里,这样才可以隐瞒自己失明的情况。  从来没有如此感谢过上天,赋予她过目不忘的能力,看过一次的东西,她都能能牢牢记住。  但是她不放心,仔细地估摸着景物之间的距离,到哪需要多少步,到这又需要多少时间,中间有哪些障碍物,她都不厌烦得复制到脑海里。  猛然间,她觉得眼前又开始涌起一片黑暗,下意识的她向前倾身,一只大手立刻扶住她。  毫无焦距的眼睛直视着前方,她现在看不到对方,只能谦然的说道,“谢谢。”她虽然看不见,但感觉得到不是熟悉的人。  莫名的一股寒意袭上她的心头,她有点恐惧,她下意识的恐惧这只大手的主人。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看着她,灰色的眸子一瞬不瞬的将她苍白无血色的娇颜映入心里。  她不记得他了!他扯出一抹苦笑,他知道阿洛拉伊迪丝的催眠是举世无双的,所以他克制不住的前来看她。  但她眼里的陌生,还是让他痛彻心肺。  见对方没有放开的意思,看不见他的悠,慌忙的抽回自己的手,再一次说道,“谢谢。”  她的抗拒,令他黯然,再次看了她一眼,他站起身离开。  似乎查觉到危险的气息离开,悠才松了一口气,黑暗开始消失,白雾再她的眼前闪过,由模糊变为清晰的景物重新进入她的眼里。  她看像逐渐走远的背影,莫名的注视着他。  突然,对方回过头,灰色眸子像是想再牢牢地锁住她一样,直视着她。  黑色璀璨的眼睛对上灰色黯然的瞳眸,突入而来刮起的大风,吹掉了他的帽子。  顿时,扬起的银丝在空中纷飞。  恐惧像海浪般向她扑来,沉封在记忆深处的片断闪过她眼前,越来越清晰。  她脸色苍白,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剧烈颤抖着,从恐惧中、噩梦中,被拉扯回现实。  她的嘴唇无意识的呢喃着一个早已被她遗忘的名字——安德鲁•;塔克•;雷蒙特。  她猛地从轮椅上站起来,抱住自己头嘶叫着,“恶魔!恶魔!不!我不要想起来……”  她撕心裂肺的叫声,让所有都回头看着他,首当其冲的就是拿着毛毯回来的狄克。  她颤悠悠的身子,颓然的即将倒下。  她倒下去的地方是一只碎了的玻璃瓶,在阳光下闪着刺眼的光芒。  同一时刻,狄克奋不顾身的扑了过去……  另一男人也毫不犹豫地飞身过去……  当一切静默的时候,蓝色的眼睛在飞扬的灰尘中接触到同样担忧的灰眼。  恨意,怒意涌上心头。  而被他们同时抱住得慕容悠,空洞的眼神让狄克的心急速冷却。  六年前,她也曾有过这样绝望的眼神……  噩梦渐渐苏醒……  敬请期待下一章——往事(一)[十六年前卷:第十七幕 往事(一)]  时间倒退6年,那一年慕容悠刚过完20岁的生日,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节,地球的温室效应让全球变暖,8月的中午,室外犹如一个烤箱,即使站着不动,粘腻的汗水仍是从额际缓缓滑落,偶尔路过的车辆使得高温的空气中滑过一丝热风,让人觉得更热。  纽约的爱兰克监狱位于偏僻的格默其A区,是个有严峻的山崖和三面海水环绕的重刑犯关押地,险要的地势加上急流海浪,这里是一个完全密闭的空间,只有一条崎岖的山路可以通向城市,逃狱成功率几乎为0,当然还有一种安全简单的离开方式——死了,被人抬出来。  爱兰克监狱的正门是用高密度钛合金制造的,炮弹不侵,高度越400米与周围的峭壁完美契合,形成一道最佳的防卫线,高高的峭壁上有一排整齐的机枪口,最高处安设了如日照的红外线热度探射灯,基本上劫狱成功率也为0,当然也有一种不费事的进入方式——被捕了,被铐上脚镣和手镣押进去。  这里是罪犯失去终身自由,寿终正寝的地方,也是他们罪恶人生的尽头。  突兀地,钛合金的大门发出轰隆隆的巨响,交错的齿门被打开,一个身影从里面缓慢的走了出来,她抬起手遮挡着刺眼的阳光,等到眼睛能逐渐适应了才拎起脚边的行李走了出来。  烈日下,白色的衬衫和牛仔裤,将她娇小玲珑的身体包裹地曲线毕露,凹凸有致地令人眼前一亮,唯独那张黝黑粗燥的脸让人不敢恭维,她不好看,确切的说只要是男人都不会看她,最多也只是为她的胸部和屁股流点口水,但那张不吸引人的脸上却有着一双黑曜般璀璨夺目的黑瞳,令人不禁着迷其中,无法自拔。  其实她长得美不美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为什么会从爱兰克监狱里出来,这所监狱是出了名的罪犯墓地,关押的囚徒每一个的犯罪史都可以算是罄竹难书的,就算不是,也肯定是罪恶滔天,令人发指的,他们个个都是无期徒刑或是等待死刑的,没有罪犯可以从里面如此安然的活着走出来。  而她并不像是狱警一类的人,她手上的行李带是囚犯专用的,她的确是囚犯,但她却出来了。  站在那扇反射着阳光的钛合金大门前,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璀璨的黑眸直直的盯着那条弯曲陡峭的山路,嘴角也挂着悠闲的笑容。  突然,一阵汽车的引擎声有远而近的呼啸着,弯曲陡峭的山路上一辆火红色的跑车奔驰而来,速度之快就像是离地三寸的跳跃起伏着,下一秒就来到她眼前,响彻在空气中的是一道尖锐的刹车声,一个漂亮的甩尾,地面随即擦出一道深浅不一的车轮印。  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只健壮的胳膊以迅雷不及的速度将她拉入车内,迫于无奈,她只能趴伏在那只胳膊的主人身上,围绕在她身边的是熟悉的气味,她伸出纤细的胳膊搂住对方的脖子,“你迟到了!!”  “有点事情耽搁了,”他紧紧地搂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肢,海蓝色的眸子有着浓烈的爱意,他禁不住地沿着她的发鬓碎吻起来,每一吻都蕴含着思念和渴望。“想我吗?”  她撑住他的肩头,晶亮的黑瞳直盯着他,她戏谑的说道,“你不怕吻错人吗?”毕竟现在她不是原来的她。  他低沉的轻笑,伸手抚摸着那头绸缎般的黑发,“能让我有欲望的只有你。”  她重新环绕上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如春风般让他更为心猿意马,按耐不住2个星期的相思,扣住她的后脑勺,狂热的吻上令他渴望了好久的红唇,不等她做出回应,舌头撬开她的贝齿,与她的纠缠,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才停下。  那双明亮的黑眸因他的吻愈发的熠熠生辉,他狂热地注视着她,大手也在她背脊上不自觉地扶触着,“想我吗?”他又问。  她的脸上浮出淡淡的笑,点了点头,她的回答更是让他欣喜万分,大手一揽紧紧地将她拥入怀中,比起刚才更为狂热地吻迅速覆上她的唇,热情吞噬之余,大手随之不规矩起来,罩住她胸前的柔软。  突然,她猛地推开他,情欲迷蒙的双眼瞪向他,“你越轨了。”  被她用力一推,他的后脑勺即可撞向挡风玻璃,刚才美好气氛瞬间荡然无存,他摸着后脑勺的肿块,蓝色的眸子里闪过无奈,急躁的搔了搔头,“悠,我们都交往一年了,除了接吻什么都没做过,我是男人。”  她冷哼一声不再看他,伸手撕开脸上的皮质面具,倏地本是黝黑粗燥,不甚好看的脸蛋瞬间幻化为洁白细致的娇媚容颜,唯独那双晶莹的黑眸丝毫未曾改变过,她甩了甩头,黑如绸缎的发丝飞扬在车内,然后怒瞪着他,“狄克•;雷•;霍尔德,我不是你以前交往过的女人!!”  她的话瞬间让他哑口无言,俊美的脸颊上浮上一层哀怨,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的确不是,她的与众不同怎么可以和以往的女人相比,既然爱上她,就要尊重她,他花了半年的时间才追到她,其过程之艰辛真是罄竹难书。  她是个独立的女人,美丽与智慧并重,爱她当然不是只想得到她的身体,更多的是心灵的交流,一年的交往让他充分认识到在现代女性的特质下,她还保留了原始的保守。  谁让他爱上她了呢,忍耐吧。  “中国女人都像你这样保守的吗?”他说。  “西方男人都像你这么猴急得吗?”她反驳。  结果,他无话可说,只有为自己的感情之路默哀三秒钟,不在为自己申辩,他开门下车,将她的行李放上后坐,为她关上车门,然后再座回驾驶座,“回去吧,他们订了餐厅,祝贺你出狱。”他特意加重出狱二字。  她笑了笑,黑眸里闪过一抹俏皮,“我看是想知道我收集了多少情报吧。”  “下次,我决不答应用这种方法收集情报。”他咬牙切齿的回答,随即发动车子,踩上油门,红色的法拉利在急速飞驰起来。  “很有趣的经验。”她回首看向消失在视线里的监狱大门,在监狱里生活了2个星期,充分感受到了地狱,没有自由,只有黑暗无尽的深渊。  一个月前,AKA829小队接到了任务,他们抓获了利用计算机病毒偷取瑞士银行所有客户账号的案子,手法之精妙让人惊叹,但在她的反击下,逮捕了犯人,一个日本女人,一个为恶魔卖命的女人。  很显然这个犯人无论如何逼问都套不出任何线索,即使知道隐藏在黑暗里幕后黑手是谁,没有证据也是枉然,所以,她的易容术就充分发挥了作用,扮成死刑犯混入监狱,一是套取她的情报,二是,为下一步的任务做好必要的准备。  很快,崎岖的山路到了尽头,一个转弯就驶上宽阔平坦的大路,一路上,狄克的脸色铁青,她注意到了,小手轻柔地刮了一下他的脸颊,“还在为我接这次任务生气吗?”  话音刚落,车子就瞬间停下,由于惯性,她向前倾去,幸好有安全带的保护,她才不至于跟玻璃来个亲密大接触。  “你知不知道很危险!!”他没有看向她,紧握着方向盘的大手捏的死紧,青筋起伏,他而后才猝然转首瞪着她,脸上是一片担忧的神色,还有隐隐的怒火,蹙起的双眉充分表达了不满。  “知道!!”双手捧出他的脸颊,松开一只手描绘着他紧皱的眉毛,她说道。  他倏然抓住她的手,放在心口,让她感觉得到他强劲有力的心跳,“我不想你有任何危险。”  “但是任务必须要有人做,很显然我是最合适的人选。”她的手紧贴着他,健壮的胸膛像是裹着绒布的铁块,烫热的体温直达她的手掌心,娇媚的脸蛋也贴了上去。  他松开手,将她搂抱在怀,享受着此刻的亲密。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