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十六年第6部分阅读_绝恋十六年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绝恋十六年第6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绝恋十六年第6部分阅读
说到此,卡尔的心中突然涌上一种莫名的感情,一个男人不是为了同情,也不是为了孩子,那么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会如此怜惜怀里的这个女人呢。  答案不就在眼前吗?  忽然,他若有所思地笑了,他再一次抬起她娇美的脸庞,希望现在还不是太晚,「我想我可能已经爱上你了,只是还不够深,不同于爱上悠的那种刻骨铭心,我和你之间的感情,是一种细水长流,所以,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好好去经营好吗?」  「你爱我,怎么可能,我……」娜娜听到他的话,干涸的眼泪瞬间倾出,她不敢置信的的摇着头。  这是梦吗?如果是梦,求上帝不要让她醒来。  他双手捧出她的脸庞,让他们的眼睛倒映着彼此,然后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示意她平静下来,「相信我,给我一点时间,我虽然不能保证自己能完全忘记她,但我同样的不想伤害你;我爱悠,但我永远得不到他,对我而言,她就像是遥不可及的女神;对于你,或许是因为习惯了,总觉得你,你一定不会离开我,所以我忽略了,忽略了心中的那份感觉;因而给你造成这么大伤害,我真的很抱歉,我……」  他的话并没有让她停止眼泪,反而落的更凶,泪珠不断的从她的脸颊上滑落,沾湿了她的衣领,同时也润泽了她本以为已经干枯的心。  她泣不成声的喊道,「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够了!够了!这就够了,我已经满足了,我好高兴,我真的好高兴。」  随即娜娜抱紧他的腰,嘶哑的低喃着,「只要你爱我就够了,只要你心里有我,我不在乎在你的心里占的位置有多大,哪怕永远没有悠那么大,我不在乎,我真的不在乎。」  她的哭声让他的心隐隐作痛,他真是一个不值得她爱的男人,她的眼泪撒在他的衬衫上,也让他清醒的意识到默默付出的她,有多痛苦。  此时此刻,他希望他们能重新来过,而这一次是由他来付出了,「我真的是很自私,我并不值得你去爱,但我仍然希望你能留在我的身边,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  「不管你爱不爱我,我都不会离开你的,我会一直等下去……等下去的……」她抬首,用力的抹去眼泪,却怎么也抹不尽。  她终于等到了!卡尔吻着她眼角的泪珠,他发誓不会在让她为自己落泪了。「谢谢!你真的是个值得爱的好女人!」  这一刻,所有的结都解开了,他与她之间不会在彼此伤害了。  卡尔低下脸猝然吻住她,封住她的嘴将她所有的哭声吻成了柔情蜜意,他的嘴唇重重压在她的唇上,湿润而细腻,他的双臂紧紧箍着她,让她感受着他浓烈如火的情意,张开唇瓣接受他的攻掠……他们将重新开始。  许久,他终于放开她,娜娜仍昏眩地任他圈在怀里,扬起艳红的脸,对上他像烙铁般灼烧着她的绿眸。  猛然间一张苍白的容颜掠过她的眼前,「不!悠,我害了她!」她颤抖的推开他,「我害了她,我害了她!」无助的眼泪又一次悄然落下。  他心疼的看见她的眼眶涌起了泪水,紧紧的将她拥在怀里,「这不是你的错,她会好的,她会没有事的。」  她会和他们一样,幸福的活下去,因为她有一个爱她如生命的男人在守护着她,她不会有事的。门外——   威尔从门缝里看着相拥在一起的父母,安心的关上休息室的门,本来以为让他们两人共处一室会打起来,现在看来是不用担心了。  老妈和老爸终于和好了。  「小鬼,现在放心了吧,你老爸哄女人的手段高竿的很,不会有事的。」欧阳决揉着他的头发说道。  「那你还跟过来看!」威尔拍掉头上做怪的毛手,不明白他的大手为什么凌虐的他的头发。  阿洛拉当然也是偷看中的一员,随着卡尔和娜娜的互诉衷肠,以致解开心结,不禁为好友感到高兴,她终于等到了。  她牵着威尔的手,往另一间休息室走去,决定让他们好好抚慰对方,他们浪费的时间够多了,现在他们该是走向幸福的天堂了。  「你们别闹了,让他们俩好好休息一下。」   欧阳决也紧随其后,猛然间他发现似乎少了一个人,突然叫道。「好象少了一个小不点儿。」  「卡奥利什么也没说就冲了出去,我也不知道去哪了?」威尔抬头看着墙上的时钟,已经过了2个小时了。  「莫名其妙的小鬼,走,去休息室好好休息一下,等他回来我非揍他一顿不可,这种时候了还让人担心。」欧阳决挥舞着拳头,真想找人海扁一顿。  「他不会有事吧。」他才五、六岁,阿洛拉担心他被拐了。  「八成饿了,吃东西去了。」  「你以为是你啊,除了女人就是吃。」她趁机损他。  「好,我去找他行了吧,苦差使总是我做。」他夸张塌下一张俊脸,为自己的地位感到悲哀。  「那就快去,真的走丢了就麻烦了。顺便买些食物回来,大家也都饿了。」阿洛拉不理他那张滑稽的嘴脸,继续以欺负他为乐。  人家都开口了,他还不做吗?也该是好好吃一顿的时候了,接下来的日子,他们还有必须要面临的挑战。  他挥了挥手,转身向低楼的小卖部走去。  望着他的背影,阿洛拉突然意味深长说道,「晚点回来也没有关系,去发泄一下再回来吧。」  高大的身躯顿时僵直了起来,他缓缓回过头,「你……」她看出了什么吗?他以为自己伪装的很好。  她拉回给他一个甜美的微笑,「爱上一个人,本就没有错,如果我是男人,我也会爱上她,只是……别太压抑自己,强颜欢笑只会苦了你自己,我向你保证,我会尽全力的!我不会让她死的!」  他的俊脸不再是伪装的笑容,确而代之的是一抹哀伤的落寞,他的心深深的为那张苍白的脸刺痛着。  「告诉我,你为什么爱她?」  听她这么问,他有些讶异的看着她,片刻后,突然翘起拇指说道,「因为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女人!」  「最棒吗?」阿洛拉呢喃着,随即扬起一抹绝美的笑容,“那么我这个排名世界第二的好女人,一定会治好她。  坚毅的眼神,坚定地信念让她看起来像是希腊神话里女神,让人不得不相信她。  「是,我这就去为世界第二的好女人买完餐,这是我的荣幸!」  决莞尔的笑着——他放心了!  随即他转身离去,落寞的背影罩上来一层希望的光彩。  明天又将如何呢。。。。?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十六年前卷:第十四幕 安德鲁•;塔克•;雷蒙特]  离医院东二十公里的纽约华伦公园里,是一座面积为三百英亩的中央公园,可以算是纽约市的大花园,许多人常来此观鸟、赏景、骑自行车、野餐、骑马、慢跑、溜冰、散步等,有时也会演出莎士比亚剧及举办摇滚、民族、古典等音乐会。不管天气好坏,或是一天中的任何时候,都可以看到慢跑者从大街上不同的地点进入中央公园。  此刻,正是下午七点多,在这11月隆冬的季节,寒风瑟瑟的风吹过光秃的树木,然后卷起地上的尘土在空中打着圈圈。  在经过安科拉露天剧场时,只见一个漂亮的男孩正在喷泉池畔来回踱步着,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不远处的红色电话亭,根本没有注意到来往人群对他注目的视线。  他就是从医院狂奔而出的卡奥利,他手中紧捏着一张灰色的电话卡,似乎犹豫着是否该打电话。  终于,他迈开脚步冲进电话亭,把所有的杂音隔绝在这栋小建筑外,他踮起脚插入电话卡,颤抖的手指按下那熟悉的号码,等待电话听筒的回音。  “您好,雷蒙特府邸,请问哪位?”有些苍老但不失威严的声音传进卡奥利的耳朵内。  “是我!”  顿时从听筒内传来一阵抽气声,接着对方激动异常地喘息着,有些颤抖的声音响起,“小主人,是小主人吗?老天,您没事吧,主人发了疯的在找您。您在哪,我马上派人去接您。”  “告诉他,我在纽约华伦公园,我要见他,马上!”说完他便不等对方回应便挂上电话,抽出电话卡,推开门走了出去,他仰望着灰蒙蒙的天空低喃着:妳会没事的,他一定会救妳的。随后,他找了张偏僻的木椅安静的坐下,等待着他的出现……  晚上十点,公园里安静的仿佛墓地,只有寒风在空中肆虐着,伦敦煤油灯造型的路灯将有些枯黄的草坪照得格外透亮。  卡奥利坐在木椅上,朝冻僵的双手哈着气,呼吸伴随着白雾在没有人的公园里显得格外孤寂,或许是太过寒冷了,他站起来来回的转着圈,偶尔也会跳动两下,以此希望能让身体暖和起来。  安静得夜,寂静的天空,所有一切都太阳落山后回归温暖的巢穴,只有他仍在那里耐心的等待着。  猛然间,远方传来直升机的引擎声,巨大的螺旋桨和空气剧烈的摩擦着,发出阵阵轰鸣,两盏白如昼的探照灯锁定了卡奥利小小的身影。  因为螺旋桨的运作声,无法听见直升机上人头攒动的声音在说些什么,只见直升机慢慢降低高度,从上面滚下一截云梯,同时由于机身的降低,在地面上刮起一阵强风,吹得卡奥利无法睁开眼睛,只能无助的用纤细的手来阻挡它的肆虐。  倏地,沿着云梯爬下三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乌鸦般的黑色比天空还要沉闷,隐隐约约可以感到从他们身上散发出阴冷的气息,特别是站在最前面的那个男人。  月光下,那头及腰的银发随着强风而纷乱,刚挺的鼻梁、坚厚的嘴唇在古铜瘦削的脸庞上,显出冷然的刚毅,一双深邃的星瞳带著慑人心魄的威严,以及冰冷的残酷,让人不禁不寒而栗,而此刻这双锐利的鹰眸在扫射到卡奥利身上时,全化为温柔的凝视。  他是地狱里的撒旦,更是人世间的恶魔,凡是见到他的人都无不为他的残忍血腥而震慑,他的名字更是世界追缉令排行榜上的第一位,这个拥有全世界百分之七十军火、毒品掌控权的魔王——安德鲁•;塔克•;雷蒙特。  安德鲁在强风中看着眼前这个让他担忧了半年的小男孩,心中悬挂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老天!他平安无事!比起半年前他又长高了不少,也健壮了许多,那双如黑耀石般的星眸更是璀璨夺目。  安德鲁暗叹着:他越来越像她了!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末了,他的视线移至那本该如丝绸般的披肩长发,怎料,他却什么也没看见,只看见他可爱的脑袋上顶着一个西瓜太郎的发型。  怒火猛然从他的丹田一路窜上胸腔,温柔的视线瞬间转为骇人的利刃,他倏地一个健步跨到他面前,粗鲁的巨掌撅起卡奥利耳边的短鬓,冰冷的声音如鬼魅般响起,“是谁?是谁剪了你的头发!”  卡奥利毫无惧意的甩开耳边的手,倒退了一步,脸上那抹稚嫩的的表情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超乎年龄的深沉,他挪动了一下嘴皮子,淡淡的说道,“你还会关心我吗?”  他的抗拒无疑激起了安德鲁更为炙热的怒火,他将他一把拉了回来,巨掌牢牢的扣住他幼小的肩膀喝道:“说,是谁剪了你的头发,是谁!?”  虽然处于暴怒的当口,但是他仍然控制了自己的力道,扣住卡奥利的手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只是让他无法在挣脱开罢了。  而卡奥利也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便停下扭动的身子,然后抬首直视进他冰冷的眸子,人人都视眼前的这个男人为恶魔,地狱的主宰者,但是他不怕,确切的说是从来就没怕过他,随即,他昂首吐出了一个字,“她!”  英语里的她,无疑的是个女性,即使只有性别,安德鲁也很清楚那个她是谁,他残酷嗜血的眼睛闪过一丝苦楚,如镌刻的五官明显的抽搐了一下,深藏脑海里的那抹靓丽的倩影如同翻涌的海水不断席卷着他。  无论过了多少时间,她依然在他记忆力最深处映刻着,如同他身体的一部分挥之不去,即使有再多的女人供他发泄也替代不了她,只会更加难以忘了她。  慕容悠——这个让他疯狂爱恋的女人,也是被他伤害的最深的女人。  冷酷的眼神依然凛冽,但凛冽中充彻着更多的痛苦,他不自觉地松开大手,踉跄的倒退了一步说道,“你见过她了!”  卡奥利毫无表情的看着他的表情,用力的点了一下头。  随之响起的是震慑心魂的吼叫声,“为什么,为什么去见她!”他厉声责备着,狰狞的神情比起地狱里的恶魔更要骇上百倍,站在他身旁的两名黑衣保镖在见此情况后,也不由得胆战心惊,连大气都不敢喘。  “我有这个权力!”卡奥利镇定自若的置若罔闻。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