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十六年第3部分阅读_绝恋十六年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绝恋十六年第3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绝恋十六年第3部分阅读
她忍住打哈欠的冲动,虽然有些疲累,不过满足丈夫的需求才是一个好妻子,「那你还等什么!」她等着他抱她上床然后做该做的事。  狄克打横的抱起她小巧的身子,迈步向浴室。  从三下五除二的被脱光衣服,到泡在热水里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然后被裹上毛巾抱上床,一切都还算正常,只除了老公那句晚安!她楞了一下,不是要做那个的吗?她一脸迷茫的从狄克怀里仰起脑袋。  「我是很想,可是你累了!」狄克低沉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  慕容悠的小手习惯性的在他的胸膛上画着圈圈,心想:他还是注意到了!  「乖乖闭上眼睛睡觉。」他将她拥进怀里,身体却依然因渴望她而硬挺着,「不准乱动,否则我绝对会让你下不了床!」  既然他这么说,本就有些睡意的她听话得搂着他的腰,很快的便去找周公下棋了。  直到身下传来酣甜而均匀的呼吸声狄克才悄悄松了口气,而得不到纾解的欲望只能靠冲冷水澡来解决了!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十六年前卷:第五幕 圣诞节]  WFP没有固定节假休息日,通常都是要在解决完一桩国际性的大案子或者三件地方性的案子后才会得到一、二个月的假期,不要以为这种连假很爽,因为即使是小小的地方性案子,大多也需要三、四个月时间的调查,极其地辛苦,同时又要冒着各种生命的危险!  也因为有这样的工作危险,所以WFP有些规定是相当近人情的,特别是像慕容悠这类怀孕妇女;在WFP只要是有身孕的女警员,都可以申请一年至两年的产假,等到孩子可以离开母亲之后再回到岗位上,至于孩子的父亲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最多也只有在宝宝快出生时得到一个月的假期。  慕容悠所属的AKA829小队,是WFP中唯一一组全是由将军级人员组成的队伍,而且也是专家最多的队伍,虽然只有六个成员,但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不过,精英也有白痴的时候。  哐——!!第N次碟子打碎的声音,接着是一声咒骂,「娜娜!拜托,别那么夸张好不好,你已经打破上次的记录了!」一旁正在扫地的欧阳决叫道,他扫都来不及!  「好了!别抱怨了!这是吃白食的代价!」卡尔一边煮着咖啡一边帮忙拣起地上的碎片,「娜娜,还是我来洗吧!」  大厅里,阿洛拉舒服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的百科全书,四个顽皮的小家伙则沉迷于电动游戏,另外则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只是男人脸上有着报复后的快感,女人则有些心疼——那些盘子可都是中国景德镇限量发行的釉瓷。  吃白食也是AKA829小队成员最擅长的事之一,这个白食可不比外面吃的霸王餐,他们不是没钱,各个都是年薪超过五百万美金还不加杂七杂八的津贴的人,什么美食享受不到;偏偏他们之中就是有一个能让他们食指大动,是用钱买不到的佳肴。  这个人不是别人,恰巧是霍尔德夫人——慕容悠是也。  说到她做的东西,在场的人无不口水直流,那个色香味俱全,放在嘴里恨不得舌头也一并吞下,足以让人回味三天。  曾经,当慕容悠还不是霍尔德夫人的时候,他们的幸福可远不止现在的每天一、二餐而已,曾经在总部宿舍大楼里,他们随时都可以吃到她做的人间美味,而不是现在霍尔德家的御用厨师,闲人禁用。  不过闲人禁用只限于执行任务期间,休假的时候爬也得爬来。  终上所述,谁愿意在总部食堂吃快餐呢,宁愿厚着脸皮驱车15公里到这里蹭饭吃,尽管男主人的报复让人苦笑不得,外加小鬼的恶意捉弄让人头皮发麻。  厨房里娜娜看着卡尔熟练的洗着盘子,轻轻松松地就把它们送上了盘架,「为什么?不过洗个盘子而已,她的手就是不听话!可是拆炸弹的时候,手就很灵活。」  「你根本没有做家事的神经。」欧阳决拖着地板揶揄道。  娜娜不置可否的奉送他一个白眼,示意他跟她一样也是只会吃。  卡尔端着香气四溢的咖啡壶走出厨房,不明白这种事怎么也会值得他们俩互相斗嘴。「好了,出来喝咖啡吧!今天是平安夜,我们可是很多年没有这样悠闲的过圣诞节了。」  这话可是一点也没错,前几年的几桩案子可是让他们忙得连圣诞节是什么都给忘了,就算有时候想起来了,也不过是在行动前喝杯矿泉水,以此代替庆祝节日的红酒,当然这杯水也可能成为殉职前最后的一杯。  「那也用不着特意到我家来过。」狄克冷哼,难道总部没东西可吃吗?他就知道这个圣诞节,电灯泡会出现,早知道他就应该把房子买的更远些。  这只能怪悠做料理的手艺太棒了!光想到刚才的红烧狮子头欧阳决就想流口水,他宁愿来这里拖地,也不愿呆在总部的食堂吃便当,「对了!悠,晚餐我们吃什么?」  今天是平安夜,想必悠会做出一顿丰盛的料理。  慕容悠想了一会儿,老实说按照以往的情况,她还真没想到今年可以安心的过个圣诞节,反而对此疏漏了。  「你想吃什么?」她拿不定主意的反问道。  未等欧阳决开口,狄克就抢先说道,「你做什么他就吃什么,有的吃就算给面子了,还敢有要求。」  「是!是!是!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反正我也不吃亏,他在心里补了一句。  「决叔叔,可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啊!」说话的是安迪•;雷•;霍尔德,「妈咪做菜很辛苦的。」何况还得挺着一个7个月大‘皮球’。  「对啊!你又不是我们家什么人。」修伊跟着附和。  「好吃懒做可不行!」凯特不落人后的数落。  果然是狄克的儿子,不会放过任何占他母亲便宜的人,看着他们那双湛蓝色的眸子,他的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那当然,我怎么可能白吃?」  「那你是不是该做些事情补偿一下!」安迪露出可爱的笑容,大鱼上钩了。  「我刚才已经拖过地了。」  凯特天真无邪大眼看着他,显然对他只是拖地的行为很不满。「那是午餐的,可你还要留下来吃晚饭啊?」。  天真的表情让欧阳决没法拒绝,只能顺着他们的话往下说,「那我要怎么办?」他这是自掘坟墓。  「比如洗厕所啦、拔拔草啦、刷刷游泳池,还有啊,因为昨天的大风,花园里都是树叶是不是该扫扫啊!」修伊扳着手指,「对了,还有很多衣服没有送洗。」  饶了他吧,这三个小鬼跟他们的父亲一样的邪恶,「你们不如让我死好了!」  「你个大男人怎么可以要死要活的,真没出息。」安迪一副嫌恶的表情,「让你做点小事就婆婆妈妈的,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中将的!」  三个小家伙示意欧阳决蹲下,然后很有默契的摸着他的头,「没出息的孩子就是让人担心!」他们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忍不住了!我想笑……哈……哈」沙发上娜娜看着这一幕夸张的笑了起来,差点打翻手里杯子,老天,他们真是有够活宝的!哈……哈……!!!  「你笑什么,你不也是白吃!」欧阳决碍于在别人地盘上不好发作,把矛头转向她。  「对哦!娜娜阿姨你也是白吃哦!」安迪颇有同感的点头。  「而且还打碎我们家那么多盘子。」修伊冷哼。  被点到名的娜娜立刻止住笑容,「我又不是故意的!」  「娜娜阿姨想要怎么补偿,是选择洗厕所还是刷游泳池!」凯特跑到她面前提议。  「我妈咪这两样都不太适合!」威尔•;卡姆•;克丽丝看着欲哭无泪的母亲,他是卡尔和娜娜的儿子,虽然只有4岁半,却有着异于年龄的成熟。  继承了母亲耀眼的金发,再配上父亲碧绿色的眼睛的他,可爱的模样就像是圣母玛利亚身边的小天使。  不过此刻那双碧绿色的眸子正闪过过一抹恶作剧的光芒,或许说他是堕落人间的天使可能会比较确切。  「对,我都不太适合做!」到底是自己的儿子,总会帮自己的。  威尔露出恶作剧的笑容,「她最适合拔草了!因为可以泄恨又不怕弄坏东西」。  话语刚出,就引来娜娜一阵叫嚣,「你个不孝子,你知道我有多痛才生下你的吗?」一样是儿子,怎么她的跟别人差那么多。  「当时还在妈咪肚子里我怎么可能知道。」威尔说的理所当然。  娜娜立刻奉送给他一颗‘糖炒栗子’,这个不孝子!!  「怪不得卡尔叔叔不跟你妈咪结婚。」安迪坏坏的说道。  卡尔苦笑不得的看着眼前三个‘缩水版’的狄克,再看看快被气疯了的娜娜,还是不要惹他们为妙,他用眼神向一旁的慕容悠求救。  「安!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慕容悠假装生气的说道。  「妈咪~~」安迪撒娇的把尾音拉长,扑入母亲的怀抱,「别生气,安下次不敢了!」  「妈咪~~」另外两个小家伙也随即抱住母亲,可怜兮兮的望着她。  三对水汪汪的蓝色眼睛营造出的效果可是相当惊人的,看着泫然欲泣的小脸,慕容悠叹了口气,宠爱的摸了摸他们的小脑袋,真拿他们没办法!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转世的,古灵精怪的让人生不起气来。  「晚上想吃什么?」今天是平安夜,怎么说也要好好热闹一番,她询问着众人的意见。  「我要炖牛肉!」  「鸡肉卷!」  「奶油蘑菇汤!」三兄弟立刻破涕为笑,抱着母亲大声嚷着喜欢吃的东西  「红酒煨牛排!」狄克拨开儿子缠在她纤腰上的小手,重新把她搂进怀里。  「我要……」欧阳决趁机提出要求,话刚到嘴边就被四道锐利的视线给堵了回去,「我……我随……便。」  霍尔德家的遗传基因选择在最适当的时候,宣扬它无所不在的影响力,「哼!」除了相同的视线还有相同的冷哼。  「我要鱼排汉堡。」威尔故意在欧阳决面前炫耀,他还是孩子不属于吃白食的范围。  「可乐饼。」说话的是埋头看书的阿洛拉,她可是唯一不算在霍尔德家吃白食的大人,因为她是一个医生,一个杰出的医生,而象慕容悠这样的孕妇是特别需要医生的照料的。  至于卡尔,他可不敢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他和娜娜无所谓!想要在这里吃白食就要有自知之明,他可不想受到狄克父子四人攻击。  「那么今天我们就好好的大吃一顿!」慕容悠记下所有的菜单,准备开始进厨房洗手作羹汤,当然,只有一只手可以灵活运用的她,免不了需要另一个人来帮忙,这个人除了狄克不作第二人选,这也是两人最喜欢的二人世界。  众人沉醉在过节的欢乐中,任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年是他们最后齐聚在一起过的圣诞节……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十六年前卷:第六幕 卡奥利]  一月阳光明媚的日子,隐约能够闻到青草的气息,不过在霍尔德家只能闻到一股‘醋’的味道。  「为什么要穿我的衣服!」安迪嫉妒的说道,妈咪本来是去超市买晚餐材料的,却突然带了个漂亮的娃娃回来,姑且不论他是男是女,就冲着他长的像妈咪就足以让他的地位及及可危!  「这个孩子怎么解决!」狄克吃味的说道,多一个人就等于多一个竞争悠的对手。  慕容悠温柔擦拭着孩子微湿的头发,「当然是你们帮忙喽!尽快找出他的父母!这段时间他暂时留在我们家。」  她和娜娜买完东西准备回家,却在路上堵了将近2个小时,交通拥挤的原因就是马路中央正围着一群人,是发生了车祸了吗?答案是NO!问题的根源是一个像是天使般可爱的小孩,可能是迷路的关系,他独自站在马路上徘徊,谁问他问题他都不回答,只除了她。  当她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和她长得如此的相像的孩子。  就连当时在场的娜娜惊讶地愣在那,好半饷,她才冷不丁爆出一句: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  这当然不可能!不过似乎有一种莫名的情感牵引着她,让她放不下他。  所以喽,以免让人贩子给拐卖了,她决定将他带回家。  「不行!」说话的是霍尔德家的四个男人,他们父子从来没有这么同心合力过。  「那我带着他去住总部的宿舍好了!」慕容悠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只是冷淡的瞟了他们一眼。  留下,让他留下!四人慌张的吞了吞口水,瞥了眼她高高隆起的肚子,开玩笑!她都快要生了,他们怎么可能放心让她一个人去住宿舍,他们只能妥协。  「是个女孩子吧!」欧阳决蹲下身子,把弄着娃娃的头发,好漂亮的头发,再过十几年一定是个大美人!  「那你可要失望了!」慕容悠瞪了决一眼,警告他最好不要有什么歪念,「他是男孩子!」幸好是个男孩!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