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十六年第2部分阅读_绝恋十六年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绝恋十六年第2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绝恋十六年第2部分阅读
「阿伦,你要是有兴趣现在也还来得及!」欧阳决在另一头开着玩笑,它们可以让他破例加入AKA829小队。  不用了,免了吧!他又不是不知道,AKA829小队的现任老大是谁,阿伦瞥了一眼神色凝重的狄克,这男人不拿枪毙了他才怪!  「决,你废话太多了!」  「抱歉!狄克,我闭嘴,继续!继续!」欧阳决蹭了蹭身边的人,「你还有什么补充的快说!咦!你怎么了,干嘛捂着鼻子!」  日下部拓慌乱的直起身子。唔!他真是太丢脸了!竟然……竟然……「对不起,我要上一下洗手间。」  「你小子怎么了,干什么捂着鼻子不放,让我看看……」欧阳决扯住他的衣服,一使力将他的手拉了下来,搞什么鬼,好好的流什么鼻血啊!  日下部拓慌乱的擦拭着鼻孔里流出的红色液体,对于自己的失态他真是羞愧到了极点,但他的眼睛还是不受控制的盯着屏幕。  欧阳决转头看向屏幕,然后了解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能理解!这个世界上实在很难有不被她迷倒的男人。  这个她自然是风情万种的慕容悠啰,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夹在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的摄像头正真实的映射出她胸前的风光,薄薄礼服隐约透着粉嫩的肌肤,完美的胸型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若隐若现的撩动着观看者每一根神经。  正点!!就连欧阳决这个身经百战的老手也差点跟着一起滴鼻血。  「悠!」  「嗯?」慕容悠看着屏幕里的欧阳决,右手在键盘上飞快的敲击着。  「那个……摄像头……能不能……咳!向上移动一下。」  「嗯?怎么了??」她不明所以的问道,这个有什么不对吗?她怔怔的看着电脑本上的摄像镜头,起身凑近它想看个仔细。  不料她的举动只是让撩人画面更煽情而已,瞬间放大的胸脯立时让热血青年血溅四壁,高清晰的电脑屏幕上倏地绽放出一朵‘红花’。  等到慕容悠察觉的时候,眼前黑色的机器已经被一只大手给捏得粉碎。  欧阳决对着身边血流不止的人耸了耸肩,点燃一根烟悠闲的看着电脑屏幕里的‘雪花’——信号接收中断……请稍等……  十分钟后……  已经抽完两根烟欧阳决,正准备抽第三根的时候,电脑屏幕上的雪花终于转变成一张骇人的脸,「嗨!狄克!」在对方额际跳动的青色神经随时都有可能爆裂的情况下,他只能若无其事的打着哈哈。  「你看到了?」喇叭里传出声音犹如十二月的冷风。  「没有,什么也没有!」就算有,在看见阁下这张阎王脸后也都忘的一干二净了。  「那你呢?」冷风吹向一旁哆嗦的日下部拓。  不愧是被称为狂狮的霍尔德将军,那张阎王脸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从屏幕里出来咬他,好可怕!他只能死命的摇头,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哦?那些痕迹……」  「番茄酱,那是番茄酱!小孩子不懂事,喜欢一边吃东西一边工作!呵!呵!」欧阳决扯过肇事者的T恤,奋力擦拭着屏幕上的印记,行了,干净了!呵!呵!  日下部拓傻傻的跟着干笑。  「很好!」冷空气终于准备南下了,「那么,继续刚才的工作。」  ☆  ☆  ☆  慕容悠用力的捶着男人壮硕的背,从半个小时前他就已经维持这个姿势了,大剌剌的占住整个电脑屏幕,让她只能瞪着他的背与对方通话,「你走开,我什么都看不到!」  看不到,那才叫好!这代表别人也看不到她!「乖乖给我坐在椅子上。」  「你……,阿伦,还有没有其它的电脑……」  「没有了,除了被他砸坏的两台以外,只剩下桌上的两台了。」阿伦•;希克舒适的窝在名贵的真皮沙发上,缀着甜美的香槟。  「悠,没有关系!这样也能对话!」说是这么说,事实上面对着一张阎王脸,配上酥人蚀骨的声音,那感觉实在有些不伦不类,可对方是自己的上司,他欧阳决只有听命的份。  什么叫没有关系,关系大了,她都快气炸了!「刚才说到哪了?对了,你们查到的几份资料,据我所知,只占了一小部分!」  「这小子忙了一下午,才查到一小部分?怎么会?」欧阳决声音瞬间提高了几度。  「那个……那个,刚才来不及说,事实上我还找到了另一个文件夹。」日下部拓用手搔了搔自己的脑袋,可惜,对方用的是四维密码,他没有办法突破。  欧阳决调出一张照片,仔细的端详……五十开外的年纪,头顶的地中海光亮可见,细长的双眼周围布满了皱纹,肥厚的鼻头油光闪闪,整体看上去有点憨。看不出哦,这秃顶老头还会用这种高难度的锁码。  「你怎么看。」慕容悠咬着笔竿,询问同是商人的阿伦•;希克。  「力达•;乔格斯在我看来是个很难缠的生意人,别看他那副憨样,事实上他接手家族事业的时候才15岁,而且当时乔格斯集团已负债累累,最让人惊叹的是欧洲最具实力的十大财团都没能将其收购成功,反而让他在半年后的皇室会标上拔得头筹。」  了不起!欧阳决忍不住吹了一记口哨。  「而且,他本人相当乐善好施,每年捐给各国的款项就达数十亿。」阿伦•;希克十指交握,长腿架在茶几上继续说道,「十几年来,他一直是各国最负盛名的亲善大使,媒体追逐的焦点。」  这算不算是披着羊皮的狼!人最容易被表象所迷惑,把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当成温驯的家犬。  「等一下,这不是很矛盾吗?他的暴光率这么高,还敢做坏事!」日下部拓疑惑的问道。  「笨哪!越是危险就越是安全,他捐给各国的那些钱就是最好的护命符。」欧阳决又送给他一颗爆炒栗子。  哇!很痛耶!他只是问问而已嘛!  有钱能使鬼推磨!慕容悠洞悉一切的弹了一下手指,问题是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要抓他不容易,没有确切的证据就连WFP也没辙。当务之急就是先要解开这道密码才行。  「如何?有把握破解这道四维密码吗?」狄克看着低头思索的妻子。  「应该不会太困难,但需要一些时间。」  「安啦,这个世界绝不会有悠解不开的密码!」不是他欧阳决自吹自擂,而是慕容悠的解码技术的确是天下第一的。  所谓的四维密码就是按照四度空间来排列的数字,会以滚动的方式产生72种不同的排位顺序,一般除了设定者之外,要破解可以说是难如登天。  但一般人总归是一般人,对于IQ300的慕容悠来说虽比不上吃饭那么容易,但也不会困难到哪去,不过要花些时间罢了!  「要多久?」  「30分钟!」如果她的左手能用,会更快。  人无完人,即使才貌兼备的她亦有缺憾——譬如她的左手,一只有血有肉,却神经麻木的‘装饰品’,连弯曲手指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更罔论敲击键盘了。  如果不是易容术的掩饰,蜿蜒在手背至手腕上那丑陋、深可见骨的疤痕会有多么骇人,连她自己看了都觉得害怕。  狄克温热的大手轻柔的将她的左手包裹起来,如获至宝般的细心抚触着隐藏在人造皮肤下的伤痕,在他眼里,她永远是完美无瑕,无可替代的。  有的也只是无限的遗憾,要是他能早一年与她相遇,他绝不容许有人伤害她,即使拼了命也要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无奈他无法扭转时空,无法弥补往事对她造成的伤痛。  慕容悠了然的拍了拍丈夫的手背,只需要一个眼神,她就能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她的伤痛是他今生的最大的遗憾。  「开始工作吧。」她活动着异常灵活的右手手指,就算没有左手的辅助,她一样能在键盘上轻快的飞舞。  工作归工作,他也没忘了她现在可是有孕在身,万事都得小心。「别让自己太累了!嗯?」  她点了点头,随即专注的盯着电脑屏幕,手指像有生命似的在键盘上弹跳着,快得让人眼花缭乱。  「决,联络娜娜和卡尔。」他需要另两位伙伴的帮助。  「OK!我想娜娜就等着我们联络她了!」按照以往的经验,以娜娜的火爆脾气,再让她等下去,她不炸了对方的老巢才怪!  「麻烦问一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阿伦见他们一个个都这么忙碌,自己却悠闲的窝在沙发上,连喝个香槟都觉得喝得不自在。  「你在这呆得太久了。」狄克指着一旁的监视屏,「久得客人都准备离开了。」  为了方便注意楼下的一举一动,他们特地安装了一套可以监视宴会厅的监测器,这也是为了避免猎物从他们眼皮底下溜走。  「没问题,我保证他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阿伦瞄了一眼监视屏,随即穿上搁在沙发上外套,径自往门外走去。  在关上门房门之际,他对着狄克露齿一笑,「你欠我一个人情。至于拿什么还嘛。」他的视线落在书桌主位上的慕容悠,「一个吻,如何?」  「趁我的枪还在腰上,赶快给我滚!」否则,他铁定毙了他。  真是忘恩负义的男人!阿伦心有不甘的关上房门。下次要是再有这样的差事,一定要他们先付报酬才行,要不然的话,他可亏大了。  果然,寿星一出现,有些冷清的宴会厅立刻热闹起来,大队的人马向阿伦这边靠过来,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准备离开的力达•;乔格斯。  生意人嘛,利字当先。就算做不成生意,多一条人脉也有益的。更何况对方是横跨美国黑白两道的阿伦•;希克。对于力达•;乔格斯这条老奸巨滑的老狐狸来说,有了他的庇护,就等于多了一张护身符,何乐而不为呢!  可惜,夜路走多了终究会碰上鬼的,狐狸再怎么狡猾也逃不过猎人的枪。  当晚,力达•;乔格斯便以贩毒罪、藏毒罪、谋杀罪、贿赂政府官员罪等多项罪名,被WFP警员,请进了候审室喝咖啡。他这后半辈子注定要在监狱里过了。  而他做梦也没想到当自己正为得到阿伦•;希克支持而自得其乐时,他位在纽约黄金地带的豪华府邸,早已被炸了个稀巴烂,就连藏在国立展览馆里的数十吨毒品也被炸的烟消云散。  啧!啧!狐狸是永远斗不过猎人的!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十六年前卷:第三幕 AKA829小队]  纽约国立博物馆建于1645年,据说当时耗费了三万工人,三万吨石灰钻,三万公斤的糯米,历时三十三年才修建完成的。之后由于动乱、战争而引起的损坏,又经过了十几年的时间修复,才让它恢复了昔日的辉煌,一直以来它都是纽约的象征,而对于纽约人来说,它又是最具代表性的建筑物。  而现在,这座几百年的文化遗产就在一个小时前,在一把火焰中烧成了灰烬,连渣子都没留下。  不仅是这座建筑,就连这栋建筑物里的展览品也都成了历史里的尘埃,名副其实的尘埃!!  当纽约市长看到这片残垣断壁的时候,那本就稀疏的毛发,估计会掉得一根不剩,就算擦在多的生发水,也补不回来了。  而这件悲剧的制造者此刻却在纽约山区的豪宅里享受着美酒佳肴,全然不顾她遗留下来的烂摊子到底会造成多少的麻烦。  但是有一个人已经快抓狂了......  「娜娜,下次拜托你,不要这么冲动好不好。」欧阳决吐着烟圈,无奈的望着身旁的金发美人,她炸了力达•;乔格斯的家也就算了,干嘛把国立展览馆也毁了。害得他还要负伤赶来替她收拾烂摊子。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