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乱女》(1…815)【下】第56部分阅读_《淫男乱女》(1…815)【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淫男乱女》(1…815)【下】第56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淫男乱女》(1…815)【下】第56部分阅读
原来湘儿气恼姐姐骂她,从家里出来,慢慢走着,走到了山脚下的小河边上,河水好凉啊!  今天的天气很热,清凉的河水更具诱惑力,让湘儿忍不住想趁着四下无人,下去好好地洗浴一番,一来可以凉快一下,二来放松一下心情。  池水轻响,一条出浴的美人鱼已在河中悠游,和萍儿一母双生,湘儿和姐姐一样都是这一代出名的美女,只是不及妈妈宋巧织的出人艳色。  虽然说很多人都认为她比姐姐漂亮,但湘儿心中并不如此,她和萍儿容颜颇为肖似,只是萍儿身为姐姐,自爸爸去世后,她独自一人在外面打工,领略到了人世间的沧桑,些许轻愁微蹙老沉在眼角,因此看来不比湘儿明艳。  要是她放开心胸,有肯多打扮一下自己,绝对是比湘儿漂亮的。  湘儿站住了脚,享受着池水那沁人心脾的清凉,软软地随着池水流动而纤腰款摆,舒服之至,软绵绵地像是想要就此睡倒下去。  突然间,一股异样感让湘儿全身发颤,她想逃出池去偏是全身无力,两股之间被什么触及了,来的一波波的,不断的轻触着,一触即走,停也不停下来,那轻轻撞上的感觉真是舒服,尤其被撞着的,是湘儿身上最敏感不过的部位,不断的轻触之下,湘儿简直就要软瘫了下来。  “是鱼儿吗?”  湘儿想这样安慰自己,但她并没有勇气去证实,只是站在当地,任那一波波的攻势不断轻撞着幽径外那敏感的凸起,一波波的冲击彷佛直达芳心深处,舒畅不已,整个人的力气似乎都被撞掉了。  “不,绝不是鱼儿。”  湘儿终于鼓起勇气,告诉已意乱情迷的自己,那绝不是鱼儿误打误撞地撞上身来,而是有人在水中轻薄自己的结果,但她娇躯发软,又怎逃的出生天?只能立在池中,任那人肆意轻薄湘儿裸露的胴体。  渐渐的,那人似乎也不满足于一点一点的撞击了,一只手慢慢滑了上来,顺着湘儿小腿而上。  从小腿、大腿顺序抚玩,慢慢滑到湘儿珍贵的私密之处,轻柔地揉捏着,弄的湘儿糊涂了,任他在下体玩弄着,手指头儿轻轻溜入了幽径内,微微戳着柔嫩的洞壁,刮的湘儿浑身一阵抖颤,不禁心动起来,身子蹲了下去,好让那人活动的更加方便。  手指头儿侵入了她的屄缝,慢慢刮动着,淫水山泉一般地涌了出来,混在浸入的池水里,也不知什么是什么了。  直到那侵入的手指头儿触着了阻碍,它才停了下来,而湘儿也顿的一醒,自己是怎么了?怎么就不顾羞耻地站在这儿,任人轻薄调戏呢?  湘儿想逃出水去,但那人已站了起来,双手轻轻一搂就让湘儿软倒在他怀里,那人也是一样的一丝不挂,河水洗浴却冲不去他那令人着迷的男性气味。  湘儿朦胧中看清这人竟然是给村里带来致富之路的那个年轻的老板雄少,她的心怦然跳跃着。  这个雄少来过村里几次,惹得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对他议论纷纷,甚至有些脸皮厚的小媳妇还说,如果能陪他睡一觉,一定要爽死的。  从浮出水面开始,小雄的嘴便不住在湘儿娇嫩的颈项、脸颊、胸前流动,连吻带吮加上轻轻咬噬,弄得湘儿混身发颤、春心荡漾不已,差点就要抱搂回去、热情献媚,虽是勉勉强强忍下了这股冲动,被他恣意逗弄的湘儿却也动弹不得,逃不开他的手了。  小雄似是对湘儿这样欲拒还迎的情态非常欣赏,脸儿埋在她胸前,开始好好服侍湘儿挺胀的双峰,轻吸着湘儿粉红幼小的乳头,双手则抚弄着湘儿颈上、背上,直滑到臀腿上去,换来了湘儿一声声诱人心跳的呻吟。  也不知搞了有多久,等到看到湘儿脸颊泛红、眼如喷火,迫不及待献身的媚样儿时,才封住了湘儿轻启的樱唇,吻的她气喘吁吁。  “好一个出水芙蓉,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我……唔……我是杨梦……梦湘……救……救命啊!”  湘儿不禁想要挣脱出小雄带着无比魅力的怀抱,但她已被调戏的周身酥软酸麻,怎么还有力气逃开呢?  连不听他的话都做不到,湘儿报上了名字,能叫得出救命已算是不错了,她芳心里真想叫的,是女子失身时在重重快感冲击之下,难以掩饰的欢乐声音。  河水之中好难站住脚,再加上他熟练地在身上搓抚揉捏,湘儿更难立足了,她小嘴微张,轻柔地喘息着,双手搂上了小雄的身体,玉腿轻轻勾在他腰上,湘儿的防卫已完全崩溃,现在的她是一朵初放的春天花蕊,正待这色狼的采撷。  看着湘儿这娇痴模样,小雄淫笑起来,知道这赤裸的少女已完全不会反抗,不只是身体,连芳心都已降服了,正待他采收果实,教她尽享床笫上的淫乐美滋味。  一声抑压住的娇吟,湘儿别无选择地搂住了他,痛的泪痕涟涟,手足处一片冰寒,全身都僵住了,她搂的那么紧,紧的叫人掰也掰不开。  站在河水中央,小雄以立姿破了湘儿的处女之身,粗长火烫的鸡巴直直插入了湘儿体内,直抵花蕊深处。  那威力似是穿透了芳心,湘儿虽然已被小雄摆弄的湿滑不已、淫心荡漾,但她窄紧的幽谷才是第一次被启用,那容得下小雄那刚猛的威力?  这感觉真的是痛不欲生,尤其是连接在淫魔那温柔挑情爱抚的动作之后,更教湘儿难以承受。  从被小雄玩弄自已赤裸的胴体之后,湘儿早被他逗的欲火高燃,自知必将失身于他,却那里知道这初次开苞会是如此痛楚不堪?湿润的空虚处像撕裂一般被他充实了,再没有半分逃脱的空间。  湘儿这才知道,为什么会用上“占有”这样的词来形容男女之事,的确只有这个词能描绘出她现在被破了身子,那被完全充实满足的痛。  抱着湘儿,小雄慢慢地走向岸边,双手若即若离地轻抚着湘儿的肉体,灵巧的舌尖舔去了湘儿冒出的冷汗。  随着他每一步跨出去,紧紧陷在湘儿体内的鸡巴便微微弹跳,戳得湘儿一阵颤抖,那火热像是会传染似的,将湘儿弄的浑身发烫,再加上得到湘儿之后,他的挑逗手法给予湘儿的感觉愈加高明。  等到小雄走到岸上,让湘儿倒在如茵的草地上时,湘儿已被挑逗的淫念满腔,破瓜的痛楚似是融化在他那温柔吸啜的口中一般。  将湘儿发烫的胴体抵压地上,小雄大起大落,恣意地发挥着,强悍的鸡巴雄猛无比的威力,湘儿虽仍是稚嫩娇弱,却已勉可承受,不似方才那般疼痛不堪,尤其是小雄的火烫的龟头,不住地刮着湘儿柔嫩如初春花朵的花心,刮的湘儿酸酥不堪,偏是忍不住要挺起身子挨刮,就这样慢慢挺腰扭摇了起来,每一下的迎合都让湘儿乐不可支,体会愈发深入。  听着湘儿响遏行云的妖媚叫床的叫春声音,看着她无法自制的迎合动作,小雄征服感狂升,鸡巴肏的更加深紧了,一阵紧一阵密的,抽插的愈来愈猛,只插的湘儿神飘魂荡、娇呼喘息不止。  也不知过了有多久,湘儿迎合得全身皆酥,又软又酸又麻又疼,再也动不得了,她已泄了不知几次,阴精激喷出来,任小雄恣意肏插。  那狂野的喜乐,教湘儿再也撑持不住,她软瘫地上,任小雄时轻时重的肏着嫩屄,激昂的叫床声化为了娇啼。  虽说光是软瘫着被干也是愉悦无比的,犹如升天一般的美感,但湘儿深闺弱质,实在是承受不住了,等到小雄终于在湘儿身上尽兴,精液射的湘儿飘飘欲仙时,湘儿已通体脱力,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酥酥地昏迷过去。  连小雄什么时候离开,自己是如何回到家中的都不知道,只有狂欢之后,那难忍的裂疼仍留在身上。  “事情就是这样了,姐姐,湘儿该怎么办才好?”  湘儿哭了出来,身子一颤一颤的,哭的那般无依孤弱,萍儿轻拍她的粉背,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当如何安慰才好。  这个雄少,萍儿也见过一次,是雄少给村里送来中草药的种子时,妈妈将她叫了回来,商量种植多少草药的事情。  说起来那个雄少真的对女人有杀伤力,自己见到他那英俊的脸庞和斯文的气质,都有些心动,但是想到自身的条件,不敢作出什么妄想来。  今天他竟然玷污了自己的妹妹,该怎么办呢?  这时,听到屋外有人探问:“这里是宋巧织的家吗?”  萍儿一回头,刚好看到小雄施施然步入房内,湘儿微哑的惊叫:“是你!姐姐,是那个雄少!”  “你……你这个混蛋,你来干什么?”  萍儿看到这个奸污自己妹妹的人,竟然恨不起来,心里不知怎地竟然隐隐有一丝嫉妒,嫉妒妹妹。  萍儿手指甲紧紧掐在手心,盈盈起立,迎了上去,神色激动。  本来自然的动作突地受到了阻碍,萍儿回头一看,湘儿正牵着她衣袖,盈盈欲滴的眼中似是强忍着泪水。  轻轻拍了拍妹妹湘儿的手,萍儿温柔地笑着,挣脱了开去,该做些什么、会遭遇到什么,她心中早有个谱了。  “不错嘛!”  小雄细细审视着萍儿惹人爱怜的娇容,不禁心下暗叹,在这贫穷之家,竟然会有这么漂亮的母女三人。  虽说萍儿的姿色乍看之下比不上宋巧织,但却是愈看愈有味道,比宋巧织的成熟美艳多的是清纯亮丽。  “你是萍儿吧?好像我们见过一次唷!”  “你来干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妹妹,她才十六岁啊!”  萍儿强忍住心儿扑扑的剧烈跳动,毫不示弱地与小雄对望。  两人站的那么的近,萍儿呼气如兰,丝丝香气都呼在小雄鼻尖上,“我是来向你妹妹道歉的!”  “道歉?一个女孩子的贞操就是一句道歉的话可以应付得过去的吗?”  “那么你说怎么办?”  “我知道你有钱有势,就是我们报警,也不一定能把你怎么样!但是一个大集团的老总接着扶贫的幌子,来奸淫一个农家少女,这事如果上了报纸,不知道公众会怎么说!”  “唷!到底是在市里打过工啊,见识果然不凡!好,你说怎么办吧?”  “我在市里打工,隐约也听过雄少的大名,四处流传着你有许多的女人,我的妹妹虽然出身贫寒,但是姿色也是不错的,如果你能负担起我妹妹所有的学习和生活费用,我们或许不会追究你的禽兽行为!”  “你是说,要我向对待我的女人那样对你妹妹?”  “不错!”  萍儿看到这个雄少悠闲的气度,她忍不住轻松起来。  小雄轻轻拍了拍萍儿的香肩,让萍儿自然而然地让了路,小雄来到湘儿床前,看到湘儿满眼的泪水,他伸出手去给她拭去了泪水说:“对不起,小妹妹,你愿意跟我进城吗?”  湘儿的心情很是复杂,即痛恨他对自己用强,又在少女的心底萌发情愫,自己已经被他那个了,还有比这更好的结果吗?  “你不出声,我就当你默认了啊!过两天我派人来接你!”  小雄在湘儿脸上摸了一把,她的俏脸红了起来,闭上双眼不敢看小雄。  小雄转身对萍儿说:“你有话对你说!”  萍儿看着妹妹紧闭的眼帘跳动着,她点点头说:“我们去那屋说吧!”  小雄跟着萍儿来到她母亲的房间,“你想干什么呢?”  萍儿的声音很温柔婉约,“你会有什么话要跟我说,莫非你连我也想要吧?”  “没错!”  小雄笑了笑,靠近她说,“我不但要你,连你妈妈也想要!”  “你……怎么这样?”  小雄伸手支起了萍儿下颔,让这低声悄语的美女正面仰视着他,“我喜欢你们母女的美色,也同样可以改变你们贫穷的命运。”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