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乱女》(1…815)【下】第52部分阅读_《淫男乱女》(1…815)【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淫男乱女》(1…815)【下】第52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淫男乱女》(1…815)【下】第52部分阅读
无独有偶地,当李江山再度到警局说明寻求致歉与和解的来意,而取得原告方及母亲的地址数据时,他的反应也跟张彩娥一样。  张彩娥搭配着一个熟悉的地址,看得李江山激动地颤栗着:“这……这……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原来张彩娥的住处,跟李江山口中的梦娜姐竟然同一个地址。可以肯定的,张彩娥并没有同居的室友,不言而喻,张彩娥就是梦娜。  如此一来李江山跟梦娜亲密的肉体关系,岂不是从两情相悦的缠绵欢愉,变成母子乱伦的罪行。  李江山的心情就像从炎炎夏日变成冰雪寒冬,久旱逢甘霖般好不容易盼到的,却是如此难堪的状况,使得母子该不该相见相认,变成一场内心的交战与挣扎。  李江山一夜辗转,未曾阖眼,按捺不住煎熬的情绪又来到梦娜住处,探探虚实,他决定要瞒着梦娜,不提已经知道她就是母亲的事实,以免梦娜知道后会受不了。  他不敢想象梦娜知道事实以后结果会是如何,他宁可自己承受痛苦,也不愿意冒这个险。  李江山记得曾经看过一部日片,内容就是描述一对男女在发生肉体关系后,才发现两人竟然是从小失散的亲兄妹,因而使得相爱甚深的恋情变成罪孽的乱伦关系,最后的结局是两人相偕自杀殉情。想不到戏中的情节,竟然出现在现实的生活中,而且是印映在自己的身上,难到自己跟母亲也应该跟剧中的男女主角一样,除了自杀殉情以外没有其它选择?  “或许,以前并不知道梦娜姐就是母亲,并不是有意要乱伦……如今真象既白,这段错误的缘份应该到此为止……”  江山步上楼梯,寻思着减轻罪恶感的借口,“我只要再见她一面……一面就够了……只要再她的面前……在心底暗暗地喊她一声妈妈……就够了……”  江山内心既忐忑又兴奋地站在门外犹豫,许久才鼓起勇气敲门,却没人回应,直到江山几乎要放弃了,梦娜才缓缓开门。  梦娜当然也是彻夜未眠,也是为了同一件事情受痛苦煎熬,回想过去总总,也许就是报应,报应她沦落为千人压、万人骑的妓女,这样的遭遇也只有认了、受了。  可是,老天爷竟然残酷得让她犯下令人发指的乱伦罪行,这等于是连根砍断日后向丈夫忏悔、母子相认仅存的一丝丝希望。  听见叫门声,梦娜从门上窥孔看见来人竟然是江山,内心更是激动紧张,她当然没想到江山已经知道她俩的关系,只是疑惑着江山为什么会这么早就来找她,作贼心虚的心态让她犹豫着要不要开门见他。  “他来了……这该怎么办……”  梦娜心乱如麻,自己瞎猜着,“可是……他从来没这么早来找我过……一定是有事发生……一定是很严重的事……也许又是受到了什么委屈,又要来找我聊天诉苦……我怎么可以让他失望呢……”  “唉……他是我的儿子……我怎么忍心让他求助无门……”  梦娜母亲疼爱子女的天性由然而起,“管它的!乱伦就乱伦吧……反正也认定她母亲已经去逝了,就让他继续这样认为吧……要是跟他说出真象,恐怕他无法承受这种打击……既然乱伦已经是事实,也无法挽回,那罪过就让自己一人承担好了……反正我就是一个妓女,多了这么一条罪名也不算什么……”  梦娜心意既定,立即装成若无其事的开了门,让江山进来。  梦娜勉强地挤出笑容,调笑着:“哟!这么早就来找梦娜姐唷……人家都还没睡够呢,就让你给吵醒……”  那种嗔嗲声让人听得魂销骨酥,“是不是昨晚女朋友没让你满意,要梦娜姐帮你消消火啊……”  以前要是听见这种打情骂俏声,江山一定会按捺不住,抱着梦娜疯狂的亲热起来,可是今天他却一反常态,只显露着不安与羞愧的神色,盯着她看。  “梦……梦……娜姐……你的眼睛……”  江山看着梦娜青紫红肿的眼睛,知道那是被父亲打的,心疼是真的,却还要假装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没什么啦……那是我不小心撞伤的……”  梦娜随便撒个谎,再引开话题,“来!亲它一下就好了!”  梦娜的演技还真是一流的,江山完全没感觉到有异状,他也不想自己露出破绽让梦娜起疑,也只有顺着事情的发展继续演下去。  “啧!啧……”  江山真的对着梦娜的伤处吻下去,“梦娜姐!这样是不是就不疼了呢?”  事情越来越明朗,他锥心的痛也越来越剧烈,这一吻似乎是在替母亲抱屈、代父亲致歉、为自己赎罪。  “不疼!不疼……”  梦娜紧紧抱着江山,嘴里喃喃念着,心中却激动地在呐喊着:“江山!我的心肝宝贝,妈在这里……妈并没有死呀……都是妈的错……妈不该这么自私丢下你不管……江山!你要原谅妈……”  “梦娜姐……”  江山的表现也跟梦娜一样,嘴里说的跟心里想的完全两回事:“妈……你是我妈……你知到吗……妈!你为什么要离开我……我好想你,你知道吗……我不知道你就是妈妈……乱了伦……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妈……”  熟悉的拥抱却有着另一种新的感受,最难控制的就是亲情与肉欲的消长。他们两人都想借着热烈的拥抱,舒发思念之情,但不可否认的,孤男寡女就算纯真无邪的拥抱,也会勾起属于肉体的情欲。  梦娜的手忘情地在江山的背上抚动着……江山怀抱着温润柔软的女体,理所当然起了身理反应。  两人的内心都在挣扎着,告戒着自己绝不可以一错再错,可是谁也舍不得拒绝这片刻的温存,谁也不甘心先停止。  “不!不可以一错再错……”  江山的理智发出强烈的警告,以前的事可以归咎于不知者不罪,但明知还要故犯就无可托辞了,“她是我妈……这样做是乱伦的……不可以的……我不可以让妈妈无故背负跟儿子通奸的罪责……”  “孩子……妈不要再离开你了……”  梦娜越抱越紧,跟江山紧贴得简直水泄不通,“妈愿意补偿你这么多年来所受的苦……只要你能开心……不论什么事妈都愿意为你做……只要你能快乐……孩子……”  或许刚开始梦娜跟江山心中还有一点点疙瘩,还有一点点自制与约束,但是随着亲热的动作让彼此的情绪越来越失控,尤其是梦娜或许是抱存着补偿、赎罪的心情,就算触犯禁忌也在所不惜,而动作越来越大胆、越来越挑逗,甚至主动地献上香吻。  直到四片嘴唇贴合时,李江山所有的坚持与愧疚顿时化为泡影,烟消云散。  “嗯嗯……啧啧……”  随着最后防线的瓦解,两人的动作越来越大胆放肆,舌头在彼此的口腔内交缠,互相吸吮着彼此混合的津液。  江山的手贪婪地伸入梦娜的衣服里,揉搓着丰腴的乳房……  梦娜也轻佻地抚摸着江山的大腿内侧……  这简直是男女淫靡的调情,哪像是母子相认的景象。  “嗯嗯……用力……”  梦娜奔放的亲情催促得欲念涨升比平常急遽,全身火热得有如处在熔炉一般,“喔嗯……用力揉……嗯嗯……好……好……嗯嗯……”  “嗯嗯……啧啧……”  两人抽空褪除衣物,而四片热唇仍然紧紧贴着,似乎连稍为分开一秒钟也不舍得。  赤裸的肌肤,贴实的磨蹭,似乎让彼此的心灵更无阻隔的融合,如愿得偿的满足、久别重逢的喜悦、亲情抚慰的幸福、爱欲交织的亢奋、悖逆叛道的罪孽……全部纠结在一起,也让缠绵的性戏除了快感愉悦外,更平添一种难以言喻的刺激。  江山扶着鸡巴,似乎是犹豫,也似乎是仔细地缓缓推进……  梦娜叉分双腿,以湿润的骚屄迎接着鸡巴滑入……  同样的器官;同样的接触,却因有着不同的心情,而产生不同的感受。  “喔呜……”  随着鸡巴的深入,梦娜与江山不约而同地一声低呼,忍不住的热泪夺眶而出。  或许,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而流泪;或许,他们的内心都有一个结,这一个结不管解或不解,都是沉沦。  直到有一天,李江山从乡下回来,看看时间还早就来到公司,向少爷汇报了工作后,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上网,在网易的聊天室中看到一个游客发的信息:“你有恋母情结吗?你有解不开的‘乱’的郁闷吗?美丽的‘倾心阿姨’可以给你一个灿烂的明天!请加qqxxxxxxxxx”李江山正为自己的事情闹心,就试着加了这个qq,很快就得到了通过。  “嗨!你好!年轻人,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对方发来了问候。  “嗯,我有点心事!”  “说来听听?”  “你能做到保密吗?”  “能,绝对没问题!如果你不放心,可以把名字、时间、地点都用xx来代替。”  “那好!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和分别多年的妈妈上床了,并且不只一次,已经有快两年的时间了!”  “她知道吗?”  “可能是不知道!”  “和妈妈做性伴侣,最大的压力不是外来的,而是内心的。你一定会有‘罪疚感’,当然是受到别人的影响而有的。是这样吗?”  “是的,我很想喊她一声妈,但是我怕她知道了实情,会受不了的,我不想失去她!”  “你的顾虑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你想过没有,你妈妈真的就一点不知道吗?人说母子连心,如果她是知道的呢?如果她喜欢和你上床呢?”  “这……我如何能知道她是否知道呢?”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首先你要放下包袱,你想过没有?你出生的时候,是从妈妈的什么地方生出来的,你的整个身体都经过妈妈的生殖器,那应该是很正常的,不是乱伦吧?而为什么你现在只是身体的一部分,很小的一部分进到你出生的通道,就仿佛是回故乡看看一样,为什么就算乱伦呢?”  “你说的好像有一点道理,是啊!为什么呢?”  “就是因为世俗!但是这世俗也是人定的!人类的起源就是一对兄妹结合繁衍下来的,到了某个时代,由于有话语权的某个酋长或者首领或者是帝王,他们有权有识,可以选择的女人很多,自己的姐妹母亲又是个非常不和他心思的女人,他就发下了号令,不许近亲结合。由于他手里有权势,他的话没人敢不遵从,这就形成了世俗。”  “哦,有道理!”  “记得封建时期所谓的三从四德吗?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去从子。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在家从父,什么从父?就是说要听父亲的话,作父亲让作的事情,也包括陪父亲睡觉;出嫁从夫就不说了,夫去从子,丈夫不在了,就要听从儿子的话,作儿子允许作的事情,包括陪儿子睡觉!”  “哦,第一次听到过这种解释方法?”  “我说了,老百姓没有话语权,现在流传下来的解释,都是当时执政者的观点,古时候有多少人家穷的娶不起媳妇,作父母的就把家搬迁到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让儿子和女儿结合,使这个家族得到延续。也有人家没有女儿怎么办?那么作父亲的就在四十多岁的时候,进大山不回来,或者自尽,然后母亲带着儿子也是搬迁到别的地方,自己给儿子生孩子!”  “嗯,好像以前听过这种故事,也听说至今在某些偏远山区,或者某些少数民族中还有这样的事情。”  “不错!越是偏远的山区,受到所谓的现代文明的冲击越小,他保留下来了很多远古时期人类的生活习惯!”  “倾心阿姨,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心里好受了不少!”  “能让你宽心,是我的初衷嘛!”  “能问一下吗?你和你的儿子上过床吗?”  “呵呵,我的儿子带给我很多快乐,我们在作爱的时候互相取悦,非常的美满!”  “真的吗?难道你就没有负罪感吗?”  “我是个母亲,最大限度的满足儿子一切要求,难道母亲爱儿子有罪吗?当儿子的阴茎放到我的身体里抽拉的时候,看到他欢喜的表情,我感到莫大的欣慰,儿子是那么的爱我,相差那么多的岁数,他还如此迷恋我的身体每一个角落,你说,我不值得骄傲吗?”  “唉!真该让我的妈妈来和你谈谈!”  李江山说,“倾心阿姨,跟你聊天很愉快!”  “你这么说,我很高兴!”  “还有,我前几天和准岳母也上床了!”  “哦?她有什么反应?”  “当时很冲动,她好像也很享受,事后很尴尬,也很后悔!”  “她这就是典型的受到世俗枷锁制约。”  “每次到她家去,我都不感直视她,当我准岳父在身边的时候,我就有一种偷了人家东西的负罪感!看到准岳母姣美的脸庞,嗅到她身上的幽香,我就有中冲动,虽然心里认为这是不该的,但是就是管不住生理上的冲动!”  “你的准岳母在和你作爱的时候,表现的那么享受,说明你的准岳父没有满足她,你应该这么想,如果你爱你的女友,就应该带给女友妈妈快乐,也当是自己在替女友尽一份孝心吧!”  “真的该让妈妈和准岳母来和你谈谈!”  “你可以把我的qq号告诉他,或许我会替你开导开到她们!”  “我试试看吧!倾心阿姨,我在公司上网,下班时间到了,改日在聊吧!再次感谢你!”  “不用客气,88!”  当晚,李江山去巧巧家吃饭,当准岳父和巧巧不在身边的时候,他走到沈琼英的身边低声说:“妈,看到你这么忧心忡忡的样子,我很难受,你可以去和她谈谈,或许会有点用处!”  李江山将一张写着倾心阿姨qq号的纸条塞到准岳母的口袋中。  第二天去找梦娜,一阵狂风暴雨般的作爱后,李江山说:“昨天认识了一个qq号是xxxxxxxx的女网友,她说她和儿子上过床,非常满足非常快乐,说那时一种母爱的表现,好开放的女人啊!”  小雄在街上看到李江山和巧巧的时候,他俩是在采买结婚用品。  小雄没有打扰他们就回了家,晚饭后,阿紫对小雄说:“你陪我妈妈出去走走吧!让她熟悉一下附近的环境!”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