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乱女》(1…815)【下】第51部分阅读_《淫男乱女》(1…815)【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淫男乱女》(1…815)【下】第51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淫男乱女》(1…815)【下】第51部分阅读
他尽量的温柔以待,就算是石巧巧偶而发发小姐脾气,他也是低气容忍着,顶多事后再找梦娜诉诉苦发泄一下情绪。  但是,毕竟两人的成长环境简直天壤之别,所培养出来的个性、习惯也相差甚远。  石巧巧奢侈惯了,物质上只力求完美,即使一掷千金眉头也不皱一下,而李江山却是能省则省,毫不浪费。  就是这种不协调,平常就偶而会有无伤大雅的小口角,可是这回竟然为了结婚的仪式、排场,双方意见不合起了争执,甚至还闹得几乎不可收拾的地步。  今天,李江山突然接到准岳母沈琼英来电,请他到家中来,说是有事要商量。李江山当然明白应该是为了他俩的事,便立即前往,他真的希望有长辈出面帮助,让风波早点平息。  李江山怀着忐忑的心到了石家,准岳父不在,他是市烟酒公司的老总,身为大学教授的准岳母沈琼英却很亲切的招呼他,让他的心情轻松不少。  本来李江山还想石家可能仗势欺人,颐指气使的数落一番,到时候可能还得撕破脸不欢而散,没想到沈琼英的表现却让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沈琼英坐在李江山身边,亲切的说:“昨天晚上巧巧打电话给我,哭个不停,直闹着要跟你取消婚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也没什么大事啦……”  李江山语带委屈回话,“只是为了选购礼服、金饰意见不同而已。巧巧看中的礼服,一套要一万多,而那枚钻戒也要一万多,再加上她帮我挑的西服配件,林林总总加起来少说也要几万。我说这样子太浪费了,我负担不起,也没有必要……虽然巧巧说她可以支付全部的费用,可是……”  “唉!”  李江山轻叹一声,接着说,“也许这么庞大的金额对巧巧来说不算什么,但是照理说有一些该要我负担的,就该由我支我付,可是我却真的负担不起……”  或许石巧巧并没有轻鄙的意思,却在无意中伤了李江山的自尊。  “都怪我们做父母的太宠她了……”  沈琼英懂得人情世故,知道李江山的为难之处,语带自责说道,“才让巧巧这么不懂事……”  “不过……”  沈琼英把话锋一转,继续说,“我看的出来,巧巧很在乎你。自从她跟你交往以后,她真的变了好多。事实上我们也很欣赏你,你脾气好,忠厚老实,工作也很认真,我们也很高兴巧巧能找到一个这么好的归宿。我们虽然生活过得比较富裕,但却从来没有轻视你的意思……年轻人只要肯努力上进,就是最好的保障,当年巧巧她爸还不是也从底层作起的嘛!”  “谢谢你,伯母……”  李江山总算明白,自己力争上游的苦心并没有白费,至少还能得到石家的肯定,“可是,以目前的情况,我真的负担不起,要让巧巧出钱,也说不过去……”  李江山似乎躜入牛角尖,观念死板得无法回旋。  “都要成夫妻了,还分什么你我!再说,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而女婿也算半子,将来她爸的还不都是你们的……”  沈琼英对李江山的欣赏似乎不是表面上的应酬话,“为人父母的谁不疼爱子女,而我们所做的,还不都是为了希望巧巧能快快乐乐的过日子……其实我倒有一个主意,可以帮你解决困难……”  沈琼英这句“为人父母的谁不疼爱子女”深深地刺疼了李江山内心的伤痕,他就是被母亲遗弃的,他从来没感受到母亲的疼爱,又听沈琼英说有办法可以帮他,他当然抱着无限的希望,听闻其祥。  沈琼英胸有成竹的说出自己的主意:“我想我可以私底下借你钱,等以后再慢慢还我……”  其实这也是沈琼英帮李江山找个台阶下,至于以后还不还钱倒也不是那么重要。  “这……这……”  李江山知道沈琼英想帮他,又巧妙的保护他的自尊不致受损,可说是用心良苦,但他却还犹豫着,“可是……”  “其实我这么做不但为了我们,也是为了巧巧……”  沈琼英毫不讳言自己的私心,“我看得出来,巧巧对你用情很深,而我们也觉得你是可以托付的好男人。只要巧巧能幸福快乐,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更何况婚礼对女孩子而言,是一件相当重要的事,只要能力所及,当然要尽量做到完美无缺……常言道:嫁出去的女儿就像泼出去的水,以做父母的心态,当然要把握住这个最后再疼她一回的机会啊……”  沈琼英的一番话,把母亲对子女的爱表现得淋漓尽致,也让李江山听得自感身世悲哀,忍不住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沈琼英倒被李江山这突来的举动弄胡涂了,想不出到底是说错了什么话,伤了他的心,“江山……你怎么啦……”  沈琼英狐疑问道,“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话呢?还是还有其它困难?”  “对不起!”  李江山连忙拭去泪痕,解释道,“我……我只是羡慕巧巧有这么爱她的母亲,而我……我……我……”  话到嘴边却又哽咽起来,掩脸而泣。  关于李江山母亲的事,沈琼英也曾听女儿转述过,自然明白李江山为何会如此失态,却不知要怎么安慰他,只好轻拍他的肩膀,说:“江山,你母亲的事我大约了解一点点,我想……我想天下父母心,当初你母亲会这么做,一定有她不得已的苦衷的,而现在不管她在哪里,不管她过得怎么样,她也一定很想念你的。巧巧已经非你不嫁了,你就改口叫我妈妈吧!”  李江山对于沈琼英这种亲切的安慰,虽不能让他释怀,也只有点头表示谢意。而李江山种伤心欲绝的神情,倒让沈琼英看得于心不忍,母爱的天性油然而起,很自然地就轻轻抱着李江山,就像慈母在抚哄受惊吓的幼子一般。  “江山……别伤心……”  沈琼英拍拍李江山的背,柔声说,“人家说女婿也算半子,假如你愿意,我也会把你当成自己亲生的儿子一样对待。”  不管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还是爱乌及屋的缘故,她表现得倒是蛮诚恳的。  李江山在深受感动之余,也激起他的赤子之心,很自然地把头埋靠在沈琼英的胸前,激动地啜泣抽搐着,让压抑的情感一古脑发泄出来。  李江山这种真情流露,无心的举动,虽然没有一点猥亵的意思,但对沈琼英而言却是尴尬至极。  熟悉的人,陌生的接触。李江山的头正好紧贴在沈琼英双乳之间,虽然还隔着层层衣物,但那种柔软的垫衬作用却让李江山感到温暖宁静,反而沈琼英却是满脸羞赧,不知所措,更压抑不住偏向邪念的臆测。  本来丈夫在饱暖思淫欲后,也不免俗地在外头拈花惹草,冷落家妻,沈琼英也无可奈何的把心思转投在女儿身上,久而久之也默默承受着受丈夫冷淡的滋味,甚至早已淡忘了男女间的闺房乐趣。  她怎么想也没想到,跟李江山这种属于亲情般的拥抱,却有如在平如镜的心湖里,投入一颗小石子,而泛起阵阵的涟漪。  李江山彷佛天真幼稚的孩儿赖在母亲的怀里撒娇,还不安份地转头躜蹭着,彷佛是沉溺于母爱的呵护中那般的安稳与自在。  “喔!”  沈琼英的内心在呻吟、呐喊着,挣扎在不合礼数的行为与潜藏的欲望之间。  不可讳言,她的情绪逐渐荡漾起来,“不行……不可以这样……喔……嗯……”  无声的呐喊,阻止不了情况的发展,但放弃拒绝的行动,却无形中助长邪念滋长,“也许……只事情不会那么糟……我们之间只是单纯的关心……拥抱也只是安慰的表现方式而已……”  沈琼英尽力的克制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也寻思一些借口欺骗自己,但是李江山却如痴如醉,欲罢不能。  他不但把头埋得更紧深,揉蹭的范围也越来越扩大,还梦呓般地轻声呼唤着:“妈……不要离开我……妈……我想你……”  李江山的动作,对沈琼英而言简直是诱惑至极的挑逗,他的脸庞那种强而有力,又绵延不绝的揉压双乳,让她的情绪已经面临失控的边缘。  她在昏昏沉沉中不由自主地紧抱着李江山的头,似乎在推拒,又似乎在操控方向,“嗯……”  沈琼英终于忍不住吟叹出声。  虽然只是如针坠地的轻微声响,却有如重雷霹雳地猛击他俩的心,幻梦乍醒伴随的却是彼此心照不宣的邪念,一时之间却无措得不知该继续抱着,还是分开。  两人就这么保持姿势地僵持着。  其实,他们的心中已经想好化解尴尬的台阶,但是却没人愿意起头破坏这份畸形的美丽。  当然也没有人有足够的能力去抗拒罪恶的诱惑。  好不容易才从迷幻中清醒,却又跌入另一个温柔的陷阱。  一阵阵浓郁的脂粉香直扑脑门,李江山不但舍不得把头移开,甚至还色胆包天地伸出颤抖的双手,擒获住沈琼英的丰乳揉捏起来。  中年妇女丰满的胸脯虽不如少女般坚挺有弹性,却在垂坠中带有一种柔软饱满的质感,彷佛握在手中的水球,绝对可以满足肆虐的快感。  “不……不要……江山……”  沈琼英紧抓着李江山轻薄的双手,却施不出一点力道扳开,应该是怒言斥责的话语,却像是鼓励、诱惑的呻吟,“不可以……嗯嗯……你不可以……这样做……”  李江山似乎失去理智,不但没理会沈琼英的话,还更得寸进尺地趁着她胸前钮扣因扭动而松脱之际,转头贴唇亲吻着她暴露的胸脯。  李江山伸出舌尖,舔拭着馨香滑腻的肌肤,感觉有如品尝着膏脂般浓郁的甜蜜佳酿。  假如要让李江山可以选择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放弃石巧巧,而选择跟沈琼英结婚。  “嗯……不要……不要这样……”  丈夫也曾经像这样甜蜜的亲吻着,只是日子久远得让沈琼英几乎忘记那种美妙的感觉,虽然现在人、事都不应该凑合发生,但欲火渐增的情况似乎让她无法悬崖勒马了,“不……不……嗯……嗯嗯……”  李江山就在沈琼英半推半拒中,剥去她的上衣与胸罩,下垂的乳房上点缀的乳头早就兴奋得挺然坚硬,深棕色的肉蒂在一片雪白中更显得突出,就像圣代冰品上的樱桃般让人垂涎又舍不得吃。  李江山轻轻地含住沈琼英的乳头吸吮着,或用舌尖挑拨着,有时还唇压牙夹地随兴玩弄着,惹得沈琼英娇喘连连,轻吟不断,内心尚存微弱的伦理约束,逐渐被淫欲的渴求蒙蔽,而放浪形骸地沉沦于肉欲中。  沈琼英的手也开始放肆地在李江山的身上抚动、探索着……  除了丈夫以外,她从来未曾与其它男人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甚至连想也不敢想。  可是当她身历其境的面临挑逗与诱惑,却让她的情绪一直维持在亢奋紧张,那种犯罪的刺激,让她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更让她上瘾般地无法自拔。  尤其当她隔着裤子摸索到肿胀鸡巴的形状时,似乎可以预想到,当鸡巴插入她体内时的那种快感,她内心的渴望立即化为一股春水汩汩而流。  “喔……江山……你的……东西好大喔……”  沈琼英惊讶着自己竟然会说出如此下流的话,但嘴巴彷佛不受大脑控制地继续出声,“巧巧一定会很幸福……”  李江山矛盾的心态,让他思维变得杂乱不稳,刚开始他还以母亲正面的形象看待沈琼英,即使是正在进行着罪不可赦的不伦犯行,他也是表现得温柔体贴。  可是,一听见沈琼英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李江山却又把母亲那种悖叛的反面形象都投射在她身上。  前后不到一秒钟,李江山表现得判若两人,他收拾起温柔轻缓的动作,粗鲁地撕扯沈琼英身上仅存的衣物。  大幅度的动作让沈琼英稳不住身子跌卧在地上,虽然地上厚实的地毯让她丝毫无伤,但这种突如其来的疯狂行为却让她大吃一惊。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