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乱女》(1…815)【下】第50部分阅读_《淫男乱女》(1…815)【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淫男乱女》(1…815)【下】第50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淫男乱女》(1…815)【下】第50部分阅读
谢太太又哭了,却不是害怕,而是伤心,这使小雄很不忍心,叫她不要勉强。  她却又笑了,疯狂坐上坐落,弄到他的鸡巴几乎折断了,“不要这么大力,我快变太监了!”  谢太太又到了高潮,大叫:“我肏死你个大鸡巴!”  “我要捏爆你两个气球!”  她尽情享受快感的来临,在高潮过后,她仍伏在他身上不动。  小雄感到她狂急的心跳,屄腔在剧烈收缩,双乳的热力和弹性贴他的胸膛。  小雄推开了她,跪在她的面前,一手抓住她的头发,一手扶住她的脑后,将大鸡巴塞进她的嘴巴中,将她的小嘴当作小屄来抽插。  她瞪大双眼看着小雄双唇紧紧裹住小雄的鸡巴,随着鸡巴的抽插,几次顶进她喉咙中,她憋得满脸通红。  “肏你小嘴!”  小雄大叫着,开始喷射了,浓浓的精液直接射进她喉咙中,连喘息都来不及的谢太太就把小雄的精液吞进了腹中……  小雄抽出了鸡巴说:“真爽!”  谢太太连连的“呸!呸!呸!……”  说:“你个倒霉玩意,把那脏东西射我肚子里了!”  “怎么说是脏东西呢?那可是制造孩子的种子啊!难道你会说孩子是脏东西吗?”  “呸!反正说不过你!你这坏家伙!强奸犯!色狼!”  谢太太骂着跳下了床,冲出卧室拱进卫生间中。  她经过一阵清洗后,出来穿上衣服,也没跟小雄打招呼就自己离开了。  小雄离开了青年506,车子行到半路看到李江山和石巧巧手拉着手在逛街,小雄本想打个招呼,但是想到现在是周日,人家一对小情侣亲亲密密的逛街,自己就别去打扰了。  这时的他又想到半个月前他接到李江山的电话,说他父亲打人被警察抓了,求小雄帮忙去派出所将他父亲保出来。  李江山自从到公司后勤勤恳恳的工作,试用期满转正后,就将父亲接了过来和他一起住在公司的公寓中。  小雄什么话也没说,就去了一趟派出所,将李江山的父亲保了出来,李江山父子俩对小雄自然是格外的感谢。  家家有本难念经,李江山的家也不里外。  李江山从来没见过母亲,只知道母亲名叫“张彩娥”他的父亲曾在酣醉中狠咒她已经死了,还说,就算她没死,他也会杀了她。也许是恨之入骨的关系,因此家里连一张她的照片也没有,甚至一些跟她有关联的事物,也都被剔除或刻意忽略。  李江山对母亲的印象,就只有凭空的想象与梦中模糊的形影。  有时父亲忍不住地牢骚往事,一定是咬牙切齿,忿怒不休,而且大部份都用“臭婊子”、“贱女人”再加上“肏!”  来形容,从来不用“你妈妈”、“你母亲”来称呼,甚至连名字也不屑一提,可见父亲心中的恨。  据李江山的父亲说,他刚出生的那段期间,父亲因到城里经商失败,不但赔光了积蓄,还负债累累。本来还想自己年轻就是本钱,只要夫妻能互相扶持,同心协力,应该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可是,母亲却不愿跟着父亲吃苦,竟然狠心抛下尚未满月的幼子,与失意落迫的丈夫,独自远走。  后来,李江山也暗中从亲戚口中探得往事的片段,拼凑起来大约知道母亲是跟男人跑了,又被那个男人抛弃,也因而曾经闹过自杀,最后就下落不明,毫无消息。  当时接二连三的变故打击,让父亲心灰意冷地带着幼子迁移到市郊来,租了一块地老老实实的务农,再不提作生意的事情。  表面上,李江山似乎已经习惯没母亲的日子,若跟别人提到家庭状况,他也都说母亲已经过逝了。但他的内心却很渴望母爱的呵护,每每见到年长慈蔼的妇女,心底都会暗暗地叫她一声“妈妈”有时甚至还几乎忍不住要投入她的怀抱,享受着母爱的温存;另一方面,李江山却对母亲恶意的抛弃不能释怀,进而引伸成为对爱情与婚姻抱持着不信任的态度。  母亲的形象,在李江山的心中成为天使与邪魔的合体,就像正负极同时存在于一个磁场一般。  也许,这些内藏的矛盾与冲动都可以解释,但是当李江山越来越成长时,对亲情与爱情的渴望却变质了。  他开始喜欢成熟的妇女,却不会主动去结交年纪相近的女友,甚至母亲竟然经常成为旖旎春梦的对象,每当梦醒时,他那黏湿的胯下印证着梦境里对母亲尽情蹂躏的景象,总是让他自感罪孽深重,莫名其妙。  李江山就像是面对着镜子看自己一样清楚,明白存有这种心态是不应该,也不正常,可是他就是无法从中脱困。  这是他心中的一个结。  当时李江山在大学里,一直勤工俭学,他一个人兼了好几分工,出来学杂费和吃饭以及一般的正常开销外,每个月还能剩两三百元钱。  他不抽烟不喝酒,但是着两三百元钱都搭在了妓女的身上。  在距离学校有一站路的地方就是一个小巷子,那里有很多出租房,房子的特点是卫浴、家具、家电用品都附备齐全,只要不多挑剔,马上搬、马上住。  这种套房虽然面积不大,放张床、摆个衣橱,放套座椅,所剩的空间就只能回身而已,但对于只求栖身处所的单身者而言却很实惠。  尤其是风尘女郎最喜欢这类的套房,除了自己居住之外,偶而也带恩客回来“休息”既可以多赚省下的宾馆费用,又不必担心警察临检。  在李江山大三最后的几个月里,他认识了梦娜,一个四十出头的妓女……  第675章李江山的心结  巷子的尽头有一个四层小楼,在上其中的一间套房里,零乱的喘息与规则的撞击声,使得房间里弥漫着淫靡的气氛。尽管冷气强得让人发寒,但江山与梦娜却满身大汗地纠缠在一起。  本来,嫖客跟妓女的交易,一边是卖肉牟利,一边是付费解欲,银货两讫,各取所需。但是,同样是嫖客跟妓女关系,江山与梦娜却表现得与众不同。  他们的互动更热烈、更激情,甚至还可以感受到他们之间有浓浓的关爱。更让人诧异的,江山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而梦娜却是四十好几的半老徐娘,这跟一般嫖客总是要找幼齿妹妹的心态做比较,的确令人难以理解。  “梦娜姐……嗯呼……嗯……”  江山俯压着梦娜,卖命似地耸动臀部,高张的情绪让全身的肌肉紧绷,筋脉凸显,从肌肉的密实与质感,似乎可以联想到他的肉棒也一定也坚硬如精钢铁棍一般,“好棒的……感觉……梦娜姐……呼呼……我爱你……嗯嗯……”  梦娜弯膝撑起下半身,配合着江山的动作扭摆着,尽情地享受着强压重撞所带来的舒畅,“啊啊……又撞到……了……啊喔……江山……太美……美了……嗯哼……嗯嗯……用力……再来……啊啊……再来……嗯……”  要是别的客人,功夫一流的梦娜只稍提气,让屄洞一夹一吸,臀部再稍晃两下,就让嫖客忍不住交货了事。  她的姊妹们曾经调笑说:“梦娜只要喊三、二、一……要你出来你就得出来……光脱个裤子要花两三分钟,插进去却不到一分钟……”  要是金氏世界记录有这一项的话,梦娜一定是记录保持人。  梦娜也自知年纪大了,怎么说也比不上年轻的辣妹,尤其是最近还流行什么金丝猫、韩妹、宾妹……甚至连女学生也挂着援助交际的招牌来分一杯羹,搞得日子越来越难混,为了生计也只有降价求售,或借助于自身的工夫节省时间,也好多接几个客人。  但是,梦娜这项“特异功能”却从不使在江山的身上,顶多只是轻轻地蠕动一下肉壁,为的是要让他更舒服而不是强催泄身。而江山也不会让她失望,凭着年轻力盛的气势,就算身经百战的梦娜最后也要竖白旗告饶。  “哼呼……嗯嗯……”  江山打从一插入,就是一轮猛攻,而且持续将近十分钟之久,鸡巴从敏感磨到麻木,再到开始酥酸的泄精前兆,他都只是埋头苦干,毫不停歇,“……啊啊……嗯嗯……梦娜……姐……我要来了……啊啊……”  他似乎没有思考要去细细品尝鸡巴在屄中的种种滋味,只求一泄了事。  也许不必江山提醒,梦娜凭着鸡巴在屄里跃动的状况,就知道他快泄精了。尽管她被摧残得几乎精疲力尽,仍然勉强提气收腹,扭动腰肢让鸡巴顺着她的意,去触撞她敏感的部位,以求两人能同步达到愉悦的高潮顶点。  “喔喔……好……嗯嗯……对对……再用力……啊啊……来吧……嗯嗯……尽量射……射出来……”  梦娜用力地上挺腰臀,让江山就像失去帆舵的船艇随浪起伏,“江山……来吧……嗯嗯……都射给……啊啊……阿姐……”  “啊啊……啊……”  江山咬着牙根,全身随着一股股精液的射出而抽搐着。  因为龟头正紧顶着阴道的尽头,射出的精液没有多余的空间绩存,而立即化成一股热流覆罩住鸡巴,循着空隙往屄穴口流出。  他的鸡巴感觉是温暖的,他的内心是满足充实的。  “嗯嗯……嗯……”  梦娜又一次从江山的身上得到难得的高潮快感,紧张的肌肉刹那间突然松弛,香汗淋漓地瘫软在江山的身体下。  江山烂泥似地趴伏着,把头靠在梦娜的肩颈上,虽然脸上涨红未褪,却表现得一副幸福温馨的神情。  事实上,江山最向往的就是现在这个时刻,之前的挑逗缠绵、激情高潮,似乎只是为了成就这个情境的过程而已。  他渴求的就是要像婴儿般地依偎在母亲的怀里,享受着那种母爱的呵护与疼惜。  在风尘中打滚多年的梦娜,见识过各式各样的人不算少,再变态的性癖好也都曾有遇过。像有一些年轻的小伙子,专爱找老女人上床当然也不少。只是像江山这样,接二连三都固定只捧她的场,就不得不让她好奇了。  梦娜温柔地抚着江山的头,轻声问:“江山,告诉梦娜姐,你是不是比较喜欢跟老女人做爱呢?”  “嗯!”  江山似乎舍不得移动,懒懒地回答着。  梦娜又紧接着问:“那你找过其它的女人……像梦娜姐这种老女人?”  “嗯……有好几个……都是站在街边拉客的……”  江山的语气出奇的平淡,“不过,自从遇上梦娜姐你以后,我就再也没找过其它人……”  “为什么呢……”  梦娜猜想,江山一定是迷上她的床上工夫,有点得意的追问,“是不是我的功夫比她们好呢?”  “不是的……”  江山实在耿直的可爱,连虚情夸赞一番也不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你让我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受,就好像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或亲人一样。”  梦娜回想起第一次遇见江山时,就觉得他眉头深锁,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让她怜悯之心由然而起,因此对他的服务也特别周到。或许是那一次全心的投入,不但让江山畅快得难以言喻,甚至梦娜自己也达到难得的高朝快感。  总总的远因近由,让他俩似乎不只是嫖客与妓女的关系而已,可以说就像是朋友,甚至姐弟般互相关心、爱护,这点倒让梦娜感到有点意外。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喜欢我啰……”  梦娜见江山的神情有点寞落,有意要让气氛轻松一些,先收腹吸气,让屄穴的肉壁一缩一放,压夹着在阴道里尚未消软的鸡巴,调笑着说,“这么喜欢老女人,是不是缺乏母爱啊!”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