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乱女》(1…815)【下】第45部分阅读_《淫男乱女》(1…815)【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淫男乱女》(1…815)【下】第45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淫男乱女》(1…815)【下】第45部分阅读
“啊!宝贝,别再舔了,越姐难受死了!我里好舒服,你跨上来吧!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吧!快来嘛!小心肝!”  越姐欲火更炽,握弄鸡巴的玉手,不停一拉一拉的,催小雄赶快上马。那模样真是淫荡勾魂极了。  小雄本身也是欲火如焚,急忙翻身压了下来,越姐急不可待的握着小雄的鸡巴,对正自己的屄缝说:“小宝贝!快插下去。”  当小雄用力往下一插,占领她的桥头堡那一刹时她又叫道:“啊!痛死我了!”  越姐粉脸变白,娇躯痉挛,极为狼狈的样子。  小雄则感到好受极了,她虽是生过孩子的少妇,但毫无损及她屄腔的美好,小雄感到一种紧凑感和温暖感,舒服透了。  “很痛吗?”  小雄关心地问道。  越姐娇声哼道:“你的实在太大了,我真受不了。”  小雄逗着她说:“既然你受不了,我就抽出来,不耍玩算了。”  “不、不要!不要抽出来。”  她双手双脚死死的搂着小雄。  “越姐,我是逗着你玩的,你以为我当真舍得抽出来呀!”  “啊!死相!你真坏,就会逗人家,欺负人家,我不依嘛!”  她说着,撒娇似的不依,全身扭动起来,她这一扭动,插在小屄里的大鸡巴,就像一根燃烧的火一样,是又痛、又胀、又酥、又麻,又酸、又痛快。  越姐全身扭动,由屄腔里面的性神经,传遍全身四肢,那种舒服和快感劲,使她此生第一次才领受到了,她粉脸通红,淫声浪语的叫道:“哎呀!你动吧!你肏呀!”  “越姐,你不痛啦!”  “别管我痛不痛,我现在就要你快动,我现在小屄里痒死了。”  “好吧!”  小雄听她这么说,也不管她还痛不痛,开始先来个轻抽慢插,静观她的反应,再拟大战之对策。  “美死了,我被你肏死了,你别那么慢吞吞的,插快一点,用力插重一点儿嘛!”  越姐双腿乱伸、肥臀扭摆来配合着小雄的抽插。  这淫荡的叫声和她脸上淫荡的表情,刺激得小雄暴发了原始的野性,再也无法温柔怜惜啦,开始用力抽插起来了……  越姐紧紧搂着小雄,她媚眼如丝,香汗淋淋,娇喘吁吁,发梦一般的呻吟着、享受大鸡巴给予她快感的刺激,使她感觉到浑身好像在火焰中焚烧似的,全身四肢像在一节一节的融化,真是舒服透顶,她只知道拼命抬高肥臀,使小屄与大鸡巴贴合得更密切,这样才会更舒服更畅美!  “哎呀!我要丢了!”  她被一阵阵兴奋的冲刺,和大龟头每次碰触到阴户里面最敏感的地方,不由放声大叫、淫水不停的狂流而出。  这可能是她自嫁老公以来,第一次享受到如此美妙而不可言喻的,性爱中所赐给她的快感程度以及舒适感。  她舒服得几乎要疯狂起来,花蕊猛颤,小腿乱踢,肥臀猛挺,娇躯在不断的痉挛、颤抖……气喘吁吁……  她的嘴里歇斯底里的大叫:“好宝贝,小心肝,哎呀我可让你给肏死了,我要命的男人,你就肏死我算了,我快受不了啦!”  小雄是越抽越猛,越插越狠,真想不到,越姐不但美艳绝色、丰腴性感、肌白肤嫩,尤其那个多毛的小屄,生得肉肥紧小,阴壁肌肉夹吸鸡巴和花蕊吮吸大龟头之床功,比起自己的妈妈来一点也不逊色。  小雄叫道:“越姐,我被你夹得好舒服,好痛快,你就快用力多夹几下吧!”  越姐被小雄猛抽狠插得淫水如泉,酥甜酸痒集满全身,真是好不销魂。  “啊!心肝宝贝,你真厉害,你肏得我都快耍崩溃了,浪水都快要流干了,你真是要我的命啦!小冤呀,我又丢了!”  小雄只觉大龟头被一股热液,烫得舒服极了,心中暗暗思量,越姐的性欲真强,已经连泄三次身了,依然战志高昂,毫无点讨饶的迹像,必须换一个姿势和战略,才能击败于她。  于是抽出大鸡巴,将她的娇躯转换过来,俯伏在床上,双手将她的肥白大屁股抬了起来,再握住大鸡巴从后面对准桃源洞,用力的插了下去……  “啊……啊……啊……啊……哎哟……啊……”  在越姐的吟叫中,小雄狠抽猛插,双手握着两颗弹性十足的大乳房,尽情的玩弄揉捏着,不时伏下头来,去舐吻她的粉背柳腰和脊梁骨。  越姐被小雄来这一套大动作的插弄,尤其粉背后面被舐吻得酥酥麻麻的,使她尝到另外一种从未受过的感受,情不自禁地又再度亢奋起来,而欲火就更热炽了。  “哎呀!这一招真厉害,我又冲动亢奋起来了,你用力肏吧!啊……啊……我里面好痒啊!”  她边叫屁股猛往后顶,又扭又摇的,来迎和小雄的抽插。  “哎呀!宝贝,我快要死掉了,要死在你的大鸡巴上了,你肏吧!尽量用力,用力的肏我吧!我的心肝宝贝大鸡巴,快、快一点,对了,就是这样!啊!啊!啊!啊!哎哟……啊!啊……”  她的阴壁肌肉又开始一夹一夹地夹着小雄的大龟头。  小雄加快速度,连绞带抽地又插了一百多下,一阵热流直冲龟头,骚美的少妇又丢了,淫水顺着大腿滴下,流到床上湿了一大片。  小雄微微喘息着,将大龟头顶到她的子宫深处不动,一面享受着她泄出热液的滋味,一面暂作休息,亦好再等下一回合作战的准备。  小雄这一切都是为了使这个骚美的少妇她能得到更高的性爱乐趣,使她死心塌地的迷上他,永久臣服在他的胯下。  经过一阵休息后,小雄抽出大鸡巴,将她的侗体、翻了过来,双手把她的小腿抬高,放在自己的双肩上面,再拿个枕头垫在她的肥臀下,使她那肥突的阴户,显得更为突挺而出,然后手握大鸡巴,对准娇美的屄缝用力一挺,“滋”的声响,尽恨而入……  “哎呀!我的妈呀!你肏死我了!”  小雄也不管她是叫爹还是叫娘,真是被肏死了还是假的被肏死了,只管狂抽狠插,连连不停的又插了一百多下,她又叫声震天了。  “哎呀!我实在受不了啦!我全身都快要瘫痪了,真要死在你的大鸡巴上了!”  小雄看着她骚浪的样子,说:“快夹动你的小屄吧!我也快射了。”  越姐一听,也觉得小屄里的大鸡巴,突地猛胀得更大,她是过来人,知道这是男人要射精的前兆,于是鼓起余勇,扭腰摇臀,收缩阴壁肌肉,一夹一放的夹着大鸡巴,花心也一张一合的吸吮着大龟头,自己一股淫液又直冲而出……  烫得小雄的大龟头,一阵透心的酥麻直迫丹田,背脊一酸,龟头奇痒,忙把大龟头顶到她的子宫花蕊,一股滚烫的浓精,直喷而出,痛痛快快的射在她的阴道深处。  “啊!宝贝,射死我了!”  越姐被小雄那滚热的浓精一射,浑身不停的颤抖着,一股说不出来舒服劲,传遍全身的每一个神经细胞里,她大叫过瘾紧紧搂住小雄,张开薄薄的朱唇,银牙则紧紧咬住小雄的臂肉不放。  “哎呀!”  痛得小雄大叫一声,伏在她的胴体上不动了。  两人俱已达到了性爱的高潮和顶点,魂飞魄渺,相拥相抱而梦游太虚,这场激烈的运动才总算结束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二人才悠悠醒转过来,天色已经昏暗了。  越姐的体内尚荡漾着刚刚做爱后的余波,使她回味无穷,刚才那缠绵的生死肉搏战,是那样的舒服畅美,真是令人留恋难忘。  她说道:“若非碰着了你,我这一生岂能尝到加此美妙舒畅的性爱滋味!难怪那些太太当你是心肝宝贝似的啦!不过我自己现在的心情,也何尝不是一样的当你是心肝宝贝呢?你真厉害,刚才差一点没把我的小命都要了去啦!”  “越姐,刚才你真的好舒服,好满足吗?”  “真是太舒服!太满足了!我的心肝宝贝!我好爱你啊!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连续不停的战了一个多小时,使我丢了又丢,泄了又泄,高潮迭起,在我这一生的性生活中,头一次享受到如此欲仙欲死,好像登仙一样似地美妙绝伦的性爱,我真感激你的赐予,宝贝!我以后一天也不能没有你啦!”  她双手仍然紧紧抱着小雄,是又亲又吻好像怕他会消失似的。  小雄一手捏着越姐的一个乳房,一手抚摸着她的阴户,说道:“越姐,你的乳房又白又嫩又饱满,你的小屄也真好,紧紧窄窄的、浪水又多,你真是又骚又浪,而且淫性又强,难怪你老公吃不消,他才耍逃避你啦!你真可以和潘金莲、武则天相比了,如果没有两下子的男人,真还敌不过你那套厉害的阴壁功呢?”  “你说得对极了,我自知本身性欲很强,非要鸡巴粗大时间持久且能怔惯战的男人,才能使我尽兴!今天遇上你,总算让我如愿得偿,宝贝!我真舍不得离开你,但是事实又不可能天天和你在一起。我有老公和女儿,这是不是命中注定让我俩只能做一对野鸳鸯在暗中偷情,而见不得光呢?我真想和老公离婚,要是能够嫁给你有多好!”  “越姐,你千万不能有离婚而嫁给我的念头,你需要冷静的想一想,我俩只能算是肉欲上的爱,前世不是我欠你的,就是你欠我的,今世互相来补偿,这就算是一种孽缘吧!你不能太认真了。”  “我听你的话就是了,不过,你以后可不能不理我呀!”  越姐突然坐了起来,她望着小雄认真地说道。  望着越姐那裸呈着的娇躯,她是那么匀称,那么白嫩,她那迷人的屄缝洋溢出一滴小雄刚才注入的精液。  再看她那白里泛红骄滴滴的悄脸,她那对媚眼,那诱人的红唇小嘴,小雄不禁搂住她说道:“越姐,以后我们继续玩偷情游戏,最刺激不过啦!”  当越姐起身穿衣服的时候,小雄笑嘻嘻的说:“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啊?”  “什么事情?”  “我们的赌约啊!”  “你……好吧,愿赌服输,你就是我爹了,爹!”  越姐红着脸低声的叫道。  小雄哈哈一笑说:“我听不到唷!”  “你这个坏蛋!爹!爹!爹!”  越姐连叫了三声,一声比一声高,最后又补充了一句,“我的骚鸡巴爹!”  送走了越姐和她的女儿妞妞,小雄看看时间已经是五点多了,由于中午的时候,越姐没想到小雄会留在她家吃饭,所以买的菜很少,小雄基本是没吃饱,现在经过一场消耗体力的大运动量后,感到有些饿了,就下楼去吃饭。  吃饭的时候,小雄给凤柔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和朋友在一起,就不回去吃饭了,晚上也不回去睡了。  凤柔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是没有说,只是叮嘱他吃饭的时候要注意饮食卫生。  小雄吃完饭后,走回小区,进到电梯里时,看到一个妇人在里面,小雄按下了“5”字,她上下打量了几眼小雄开口问:“你是506的吧?”  “是啊!”  小雄看到这个妇人大约有四十左右,长相一般,很丰腴,皮肤也很白皙。  她笑着说:“我是606的,住你楼上!”  “哦,是邻居啦!”  “啊!我老公姓姚,你会不会打麻将?”  “嗯,一点点!”  “我们三缺一,你如果没事来凑把手吧!”  “这个……”  小雄犹豫的时候,姚太太说:“来吧!都是邻居,我们玩的很小!”  “嗯,好吧!不过不能太晚啊!”  “不会太晚的!到705张太太那里,她老公今晚坐晚车去上海出差,家里头没人。”  705应该是越姐的隔壁的了,小雄点点头说:“可以!等我一下,我就来。”  小雄进门换了一身比较休闲的衣服,来到张家。这时候张先生正要出门,小雄跟他打招呼:“这就走啊?”  “是啊!要到点了,你自便,不招呼了!”  小雄进到屋里面,除了张太太和姚太太,还有一个女人,也就三十刚出头,戴着一副眼镜,不时的从眼镜后面扫视着小雄,姚太太介绍说,那是住楼下605,也就是姚太太隔壁的谢太太。  调庄后,就坐下来就开打了,一番才五元钱,输赢都不大。  小雄坐东,张太太在他下家,张太太大约三十多岁,看样貌比她老公最少小十岁。  打麻将的时候听她们闲聊中小雄知道,张太太姓陈,姚太太和谢太太都管她叫小陈,前夫死了两年后嫁给现在的张先生,刚结完婚不到一年,长得白白细细,娇柔可爱,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直垂到圆翘的臀部,今天穿着黑色无袖的短衫和牛仔短裤,可以看到小巧的肚脐眼儿,和白皙的大腿。  坐小雄对家的谢太太则比较高大,又丰满,一副健康宝宝的模样,丰厚鲜红的嘴唇带着浅浅的笑容,听张太太和姚太太叫她阿花,她和老公一起经营一家保健品商店,今天穿着白色宽宽的t恤,原先过肩的秀发挽在脑后,粉嫩的脖子都露在外面。  小雄上家自然就是姚太太,听她们叫她琳姐,她是安静贤淑的女人,但是一双媚眼很迷人,她老公看她看的很紧。  打着聊着,小雄和这三个妇人就混的熟络起来,其中有一把小雄听二五饼,牌一摸上手,就知道是二饼,打了半个多小时,小雄这是第一次和牌,自然是很高兴,大动作甩开右手,然后拍牌叫着说:“二饼!自摸!”  因为动作实在太大了,张太太赶紧捂着前胸,笑骂着说:“小兄弟!二饼为什么往我胸口这儿摸?”  其他两人也都笑了,小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自摸唷,两翻!”  小雄因为张太太的捉狭忽然注意到,她是个左撇子,所以一举手洗牌摸牌,宽松的腋下袖口便露出浅蓝色的半罩内衣,那肥嫩的胸肉也隐约可见。只要她一伸手,靠次次的这一侧便可以看见她前胸恍如半裸一般,看得小雄鸡巴不免蠢蠢欲动,因此他看着她穿帮的时间要比他看牌多了。  忽然她举高左手,这下小雄更瞧得亲切,那薄薄的网状罩杯,包裹着饱满的乳房,小乳头蒙蒙胧胧却看不仔细,她将牌一翻,原来她也自摸了。  “门清自摸!”  谢太太赌气的翘起红红的嘴唇,笑着埋怨了:“活见鬼,两家都自摸!”  她站起来将小雄面前的牌揽走,用力的洗起牌来,就在她弯腰搓动双手的时后,小雄从她的领口看到她又白又嫩又丰润的半截乳房,被她淡粉红色的胸罩托得突起,随着洗牌的动作,那软肉阵阵波动起来,小雄终于受不了了,鸡巴一下子涨得发硬。  突如其来的几个香艳镜头,让小雄心神不宁,谢太太的胸前春光一闪即逝,但是张太太这边一直有机会让小雄看到走光的美乳。  于是小雄不再专心牌局,频频放枪,北风北打完,小雄输了将近三百块钱。愿赌自然服输,更何况偷窥了别人老婆的奶子。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