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乱女》(1…815)【下】第40部分阅读_《淫男乱女》(1…815)【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淫男乱女》(1…815)【下】第40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淫男乱女》(1…815)【下】第40部分阅读
刘惠闷极无聊,只好找些小玩意来消遣一下,便随手向桌边一排按钮之中的一个按下去。  那些按钮就是电视传真的开关,每个按钮各自接连一间房子里的摄影镜头。  墙上那面特大的电视荧光屏亮了起来,开始出现一团朦胧的人影,渐渐,朦胧的变成清晰,看清原来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  是两条如虫般地绞在一起,所以乍看之下分辨不出来罢了。现在可以看清是一男一女,正在干着成人最刺激的玩意儿。  刘惠兴奋地瞪大了眼睛,连忙把那颗红色的按钮旋动,使镜头较近些,荧光屏上出现了这对男女头像的大特写,女的看来只有十六、七岁,脸上浓妆艳抹,长发披散开来,她咬牙切齿,喃喃的说些什么,一双小手抓着身上男人的头发,好似又痛苦又快乐。  男的把他的头埋在女伴的颈旁,他唇上蓄着胡子,他就用那刷子似的胡子去刺激女伴的肩背。  两个人刘惠都不认识,但他们激烈的动作却是刘惠这是所渴望的,镜头再被她移到两个人的楔合处,只见那少女尚属“羽毛未丰”那男人却像手电筒那样粗大,而且又黑得发亮!  少女的一张小嘴流着涎沫,虽然强弱悬殊,她却毫不畏惧,不住地挺着腰,吞吐着那支“手电筒”手电筒全部没入时少女的腹部就明显地鼓胀起来,两片阴唇也绷得紧紧的。  那男人想必是这方面的专家了,他挺下腰后,并不马上拔出来,而是深深的抵着,臀部像磨子盘旋转一阵,正如女人的“石磨功”那样回旋了很多圈,他才缓缓退出,股间肌肉牵动,可见他如何懂得控制肌理。  然后他再次冲刺进去,那少女发狂也似的一声嗥叫,两手从他的头发中腾出来,伸到下面,她把自己一双蜷曲了的玉腿捉住,拼命的向两边分开,形成一副“大门中开”的奇景。嫣红的屄腔变成了血盆大口,“手电筒”得到这样的方便,连柄滑入……  刘惠看到这里,但觉得浑身有如虫行蚁走,两腿内侧尤其瘙痒难禁,尽管房里有空气调节,但她还是闷热得很,尤其是内裤,更被汗水湿透了。  她不由喃喃的骂那个死阿星,边把衣服剥下来,回到天体状态,虽然是没了衣服,但心里还是热腾腾的,浑身不自在。  刘惠聊以自慰地用自己的两手抚摸胸前一对高耸的乳房,看到那二颗鲜嫩的乳头,她自己的手指触摸上去时,有一阵说不出的快感。  她终于在床上躺下,把手伸到两腿之间去,那股热力是连她自己也大吃一惊的。  再看荧光屏上那对男女,此时已经由绚丽而趋于平淡,两个人一动也不动地拥作一团。  刘惠叹了一口气,人家已经羽化升仙了,她还在这里饱受着煎熬,是可忍,熟不可忍也!  她决定不等那个阿星,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到找谁来“后备补上”才好?于是她按了叫人钟,打算向老于此道的待者询问。  不久房门传来两下“咚咚”声响,刘惠翻下了床,随手拿了条大毛巾掩住乳房以下的身体,又按熄了电视传真,才开门让待者进来。  那待者很年轻,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看到刘惠的半截酥胸和一双丰润的大腿时,不禁难为情起来,“刘小姐,有什么吩咐?”  “你叫什么名字?”  刘惠并不认识他∶“几时上的?”  “我叫阿德,是个替工。”  他说着好奇的眼先停留在刘惠毛巾下面高耸的胸部,大概他认为像刘惠现在这样的情形,这房里应该说还有一个男人才对。  刘惠也发觉他贪婪的样子,又看到他青靓白净,身型瘦长,不由心中一荡,“阿德,我问你,“刘惠瞟着她,春情洋溢的道,“你猜得到我叫你来作什么事情吗?”  阿德摇摇头∶“我太蠢……猜不到。”  “呵……呵……”  刘惠浪笑起来,“让我来告诉你吧……”  她上前一步,把酥胸挺在离阿德眼前几寸的距离,于是,阿德的双颊像火般燃烧起来,两眼瞪得更大。  “我叫你来,就是要你替我找一个人!”  她说完,轻佻地伸手在阿德光滑的下巴捏了一把,阿德魂也也飞了,全身一颤,几乎就此窒息!  “我……”  他拼命镇定自己,嗫嗫嚅嚅地道,“我不知道哪……哪里找!”  刘惠笑得更浪了,使得双乳在毛巾下剧烈起伏,“阿德,我再问你一句,“她盯着他把嘴唇凑向他的耳边,“你是不是很喜欢我?看你这么年轻,还未和女人上过床吧?”  阿德一下子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怎么样?”  刘惠竟在他通红的脸上吻了一口,“喜欢不喜欢?唔……”  “我……喜欢……”  阿德点点头。  “那么,你不用另外找人了!”  刘惠吃吃笑着,上前把门锁上,两手从后面按在阿德的肩上。  阿德又是全身一震,既然她两手放在他肩上,那表示她用来掩在身上的大毛巾已经松掉跌到地上,亦表示她……想到这里,阿德兴奋地回过头来,正好碰着刘惠一双燃烧着欲火的勾魂眼,他更狂了!  “阿德,“刘惠把他的正面扳过来,吐气如兰般道,“你喜欢我哪里,你可以看,还可以摸!”  阿德的眼光,死死盯在刘惠高高的肉弹之上,但他虽接受了她露骨的挑逗,却不敢贸然动手。  她吃吃笑着,却先发制人地伸手向他小腹下方摸了一把,阿德“呀!”  的一声,连忙弯着腰,因为他那里热烘烘的,由于剧烈膨胀而感到受着束缚。  刘惠笑得花枝乱颤,嗲问道:“阿德,你不是已经很胀了吗?为什么还不行动?”  “我……不敢冒犯……刘……小姐。”  阿德口吃的说,一方面是自己胯下的丑态被她发觉,另一方面是眼前的秀色确实太诱人。  “阿德,不要傻了!”  她怂恿他,竟执着他的手,放到自己怒挺的酥胸上。  阿德但觉一阵软绵绵、暖洋洋的感觉,由指尖直透入心坎里,但不再那么老实了,乘机捏了下去,把一对柔软涨大的肉弹握个满盈。  “这才对了……”  刘惠笑着,已把嘴凑过来。  阿德像一头激怒了的小老虎,马上用手勾住她的颈子,拼命用嘴巴向她灼热的樱唇压去。  她为之血脉激张,很快把舌尖透过他的齿缝伸入他口腔中撩弄。  阿德也放肆地搓揉她的丰乳,另一只手“力争下游”探向她下面的幽密之地,碰到她温暖的原始大森林,他并不满足,手指更向她炽热的股缝透入。  她欢愉的呻吟起来,又抬起一条腿来迁就他。  阿德的手指顺利地深入,像个密探,深入侦察,那摩擦使她乐极忘形,小腹抽搐着,吞吐着阿德的手指,而她双手却在匆忙地解除阿德的待者制服,揭开他的上衣,又解松他的裤子,手也探下去。  她握住了一条昂首的毒蛇,蛇身虽不大,但是瘦长滚热,而且硬度令她相当满意。  阿德骤然被袭,很快在喉底抽噫了一下,小腹拼命向她贴去,刘惠的玉手在套动,一步一步地向床边退去,到了床沿,她揽住了阿德一齐向后跌下。  阿德的嘴巴,不偏不倚的正跌在她高耸的酥胸上,他贪婪的一张嘴,便把那高高翘着的乳头含着,大力吮吸……  刘惠快活得伸长了颈子:“噢……噢……你真有劲……快脱了衣服……”  她用性感的声音催促,并主动帮助他。  阿德嘴巴仍在吮,乖乖地依了她的话,一阵手忙脚乱,他已是通体一丝不挂。  刘惠打量着他的“武器”心中暗暗欢喜,阿德的武器像他的身型般瘦长,是一杆丈八蛇矛。  “我要你……”  阿德叫着爬上了她美妙的胴体,左右开弓握着两颗怒挺的肉弹,把长矛向她挺去。  她一扭臀,他没命中,顶在她那片原始森林上。  “不用急,慢慢来……”  她张开两腿,用手握住长矛抚慰的说。  “快带我进去!”  阿德情急的再次冲下来。  “嘘……”  她用手撑住他,制止他的莽撞。  “快一点呀……”  阿德的脸红得像关公,还流着汗,“求求你,刘小姐!”  刘惠感到很刺激,马上把他带领到山洞的进口,轻轻的擦一下,阿德浑身痉挛,几乎按捺不住,刘惠急忙挺起腰肢,把那根丈八蛇矛吞噬!  长矛直达洞底,她感到一阵火辣辣的,不由叫起来:“你是长人呀……我后悔不早点叫……你进来!”  阿德被捧得大为受用,但他此时涨裂万分,因为她里面在放缩、在吮吸,他实在吃不消,急忙狂冲直撞,腰肢起伏如飞……  刘惠只有浪叫声了,她被阿德的鸡巴肏得体内汹涌澎湃,她闭上了眼,把两条玉腿尽量弯曲抬高。  阿德似乎技术不精,可是冲劲十足,正是一只不畏雌虎的初生之犊。  一轮大力猛击之下,她心花怒放,闭闭着眼嗥叫起来:“啊……够劲……真是个……长人……啊……啊……用力点……别停下来……”  浪语中,她两手按在阿德消瘦的臀部,使劲地向自己身上按,来加强他的冲力。  她臀部不断耸动,把整根鸡巴吞噬进去,乱咬一顿才让他退出。  只一会儿工夫,阿德已按捺不住了,咬牙切齿地叫喊:“唔……你好……热……要烫死人……了……”  她见他脸上青筋暴现,已知道预兆是什么,于是拼命地搅实阿德的臀部,又挺腰贴上盘骨去,她让阿德的鸡巴抵在深处,加强磨撞。  一阵子磨盘功夫施展出来,好比钻木取火,使那里温度进一步升高,那鸡巴也到了无可再硬的程度。  阿德几时遭逢过这么好工架的对手,他再也沉不住气了,十指猛地收紧,他一头栽了下来,伏在刘惠的肩上,臀尖拼命的挺耸着、挣扎着……  她一阵昏眩,接着,是他强有力的播射动作在她肉体深处进行……  她把两腿一齐绕到阿德的后背,胴体猛烈的颠簸,去追扑那消魂的一刻,结果,她追到了!她两眼泛白,胴体舒畅。  阿德的臀尖也停止抽搐,他就像死去了一般,伏在她香汗淋漓的胴体上。  就在此时,房门又被敲响了两声。  刘惠从回味中惊醒,爱理不理的问∶“谁?”  “刘小姐,阿星来了!”  是另一个待者的声音。  阿德一惊,当下大为紧张的从刘惠身上抬起头来,瞪着眼望着她。  “我不需要阿星了!”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