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乱女》(1…815)【下】第38部分阅读_《淫男乱女》(1…815)【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淫男乱女》(1…815)【下】第38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淫男乱女》(1…815)【下】第38部分阅读
“我……我被你摸得好舒服……扣得好冲动呀!你……”  “表姐,我还有更高明的手法和技巧呢……你就慢慢的去享受吧!”  贺咏鼻孔里咿咿唔唔的哼着,樱唇吱吱嗓嗓的叫着,肥大的屁股也扰动起来了。  小雄看她那股淫荡妖媚的模样,禁不住伏下头去,亲吻她,再伸出舌尖,舔着、吸着、吮着、咬着她,他这一套舌技,把贺咏挑逗得全身是骚痒难挡,欲仙欲死,使她尝到了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给予她终身难忘的口交乐趣。  因为她的丈夫认为吻吮女人的是肮脏的,所以从来也没有和她玩过口交的性戏,今晚是她活到四十多岁,才第一次尝到口交的滋味,使她感觉到又新鲜、又剌激、又兴奋,而更激起了她潜藏在体内多年的热情欲焰。  她不但扭动肥臀,而且抬起肥臀,让小雄舔得更深、更彻底,丰满性感的胴体,不停地颤抖着。  到这个时候,他俩已经冲动激情到了极点,尤其是贺咏,她也不再羞怯作态了,一手伸到小雄胯下,捞着那条肉棒子就握捏起来。  那条勃起得又胀又硬的鸡巴,粗大得惊人,握在手上一把都握不住,又热又烫,雄伟极了,自己丈夫的那条和他一比,就有如小巫见大巫,真是没得比了,也没得瞧了,更没戏唱了,看得贺咏是双眼发出异样的光彩来。  小雄看她都么娇荡淫浪,听她叫得那么迫切饥渴,使他未曾真个销魂之前,先已尝尽了“视觉”和“听觉”上的超高享受。  此时身下的美娇娘,已经是欲焰如焚,饥渴似狼,到了忍无可忍之境界了,自己若再不采取行动好好的给她喂一个饱,不但辜负了美人恩,她还反会恨你入骨呢!  当小雄的鸡巴插进去后,她将两条粉腿缠在他的腰臀之间,使屄更形凸出,双手则紧紧搂抱着他的健背,扭拢着肥臀,迎合他的抽插,满脸的骚媚浪态,淫声浪语。  你听!那呻吟声、浪叫声、喘息声、淫水捣搅的“啧……啧……”  声,谱成了一曲美好的“性”之交响乐。  贺咏天生骚媚入骨,性欲特强,因久未玩乐,体内压抑过久的欲火,早已无法控制,此时是欲焰高涨,热情如火,再加上第一次偷情的紧张刺激之心情下,又是和这么年轻帅气的大男孩作爱,当然会在那亢奋的波涛中,如痴如迷,浑然忘我情不白禁的。  小雄感到贺咏实在不经一玩,自己才刚刚开始,还没有使出全套床功来,““表姐,你怎么这样不济事哇!”  “小宝贝,你不要把表姐看扁了,我是妇人中最难打发的,男人若想要我得到满足而达到高潮的话,非得肏得我一千数百下,才能使我达到高潮。”  “哇!你的性欲这么强呀!那为什么刚刚又这么快呢?”  “那是有原因的,我和丈夫在一气之下分房而睡快三年了。我忍着,也没有做出‘红杏出墙’的事来,其目的是‘宁缺无滥’。三年不近男人,欲火当然已经盛到极点,骤然间遇到了你这位使我心仪爱慕的人儿,本钱又壮又大,心里真是又喜欢又爱煞,再加上偷情的紧张和刺激,集于一身,所以……”  小雄问道:“那表姐夫能否做得到,又能否满足你呢?”  贺咏答道:“他还算勉勉强强能做得到,不过,他还是不能够使我达到最高峰的满足感。”  “这样说来,你的性欲真强,普通的男人,还真没有办法打发你呢?除非是精力特强的男子,方才能干得你得到最高顶点的高潮和满足啦!”  “对!所以我这许多年来,虽然感到性的空虚苦闷,可是始终要找嘛!就找个知心适意,精力充沛,物大耐战的人儿,就算失去贞操和性命也值得,不然又有什么价值和乐趣呢?”  “那表姐因何会选中我呢?为什么知道我物大耐战呢?”  “我和表妹亲同手足,无话不谈,是她对我说你物大耐战,性欲又强,她实在吃不消,也无法应付你强烈的需求,所以……”  小雄听她这段说词,真是新鲜而少有,这么一块丰腴性感,白嫩成熟的美人肉,不大快朵颐饱饱口福,真对不起她们俩表姐妹的一番心意和诚意啦!  于是拿出与功夫来,把贺咏肏得秀发洒满在枕头上,粉脸煞红,媚脸煞红,媚眼如丝,娇喘吁吁,柳腰款摆,肥臀挺耸,淫声浪叫。  贺咏一边叫着,肥臀拚命扭摆挺耸,腹肌收缩,一阵痉挛,满脸生辉,艳唇发抖。  小雄被她的花心一吸一吮的咬着,一双白皙肥嫩的粉腿,乱蹬乱踢,又像很好受,又像很难受的样子。  说实在的,贺咏虽是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嫁夫已经二十年了,交欢的次数已难以计算,且已生育了一双儿女。毕竟其夫已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再怎么强,总远是强不过年轻人。何况小雄今年只不过二十二三岁而已,这种年龄的男人,虽非初生之扰不怕虎的勇夫,但是也可以算是不畏惧豺狼的男儿汉大丈夫,而且他又称得上是男子汉中的伟丈夫呢!  因此,贺咏就处于挨打的局面,四肢百骸舒服透顶,欲仙欲死,美得双眼翻白,香汗淋淋,娇喘如牛,双手双脚死死缠住他,肥臀猛挺猛扭,魂飞魄散,说不出有多舒服、多痛快、多畅美。口中嗲声嗲气的浪叫着、吮着、吸着、咬着,说有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会玩的大玩家,大多数不会喜欢年轻幼稚的女孩,因为女孩子她们大多数的心理及生理尚未到成熟的阶段,缺少风情,动作生疏,玩起来碍手碍脚地,死死板板,毫无情趣可言,味同嚼蜡似的。除非是娶来做太太,都又另当别论。  可是已婚之少妇或者徐娘半老的妇人,她们的心理及生理不但已臻异常成热之阶段,而且性交经验丰富,正是迫切需要性爱最强烈的年龄,但是,她们的丈夫俱都已是四、五十岁以上的人啦,精力和礼力已渐走下坡,性机能也逐渐退化很多啦,在这年迈股衰,体力不佳的情况下,做起爰来,当然没劲,并有力不从心之感。请问∶如狼似虎,欲求难填的太太们,如何忍受得了那饥渴之苦呢?  理智和控制力强的妇人,或者还能战胜欲魔;若是理智薄弱,或是性欲特强的妇女,就会不顾一切,抛夫弃子做出“红杏出墙”之事来,去偷人养汉,其目的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和需要。  现在社会上的一般男女关系,都趋向成中、老年的男子,不论贫富,大多数喜欢以奸淫少女为乐。缘因何在呢?因为和老婆相对了几十年,她已经是人老珠黄,再者生儿育女之后,身材肌肤已非往昔,不能和青春少女来比美啦!大多数丈夫已生有厌倦的心理和、缺乏新鲜刺激感啦。故此变成了喜欢玩弄青春娇艳的女孩子,来满足自己心理上的年青感及视觉上和触觉上以及嗅觉上的新鲜刺激感。  那已婚的妇女们,为什么也会趋向而喜欢和年轻体健的男性交欢做爱呢?前文已说过,做丈夫的已经无法使她们得到性的满足,而她们又是最需要的时期,全世界的女人都有同一样的通病,她们决不嫌男人好、男人丑,而最讨厌的是男人“没有用”——阳萎早泄的“快枪手”上去就肏,肏了几秒钟一匣子弹就发射光光了,试问哪一个女人能忍受得了呢?她不咬牙切齿的恨死你。才怪!不去偷人养汉,才怪!  所以网上有人戏作打油诗:“论你英俊赛潘安,其物软小以泥鳅。勉强上阵一触泄,女人恨死无用郎。”  故此,已婚之少妇,或是半老的徐娘,她们就特别喜爱年轻力壮,精力充沛,物大耐战的男子,既能分亨从他身上传来的刚阳之气患,又能满足肉欲的需要、更能刺激自已本身潜在的情欲,发泄得淋漓尽致,才能使身心舒畅。况且,无论在视觉上和触觉上及嗅觉土,都肴一种新鲜、震撼感∶再加上另一种在偷情时的紧张剌激感,真是妙不可言,其味无穷。  “偷情男女最刺激,物大技巧似火棒。杀得娇娘哀哀叫,女人爱煞饶勇郎。”  小雄就是怀着这种心态才特别喜欢成熟的女人,喜欢人妻。  小雄肏插了一阵子,咽了口唾液,静静的享受她花心的吸吮,舔咬,过了一阵之后,贺咏可耐不住了,开始扭动着肥臀,小雄被她扭得不动不快,于是一鼓作气的又是一阵连续不断的抽送,少说也有数百下。  贺咏在极度的舒畅中,大叫一声:“舒服死我了……”  人就昏死过去了。  小雄用手慢慢揉搓着她的心脏部位,再口对口度气,过了三四分钟左右,贺咏方才醒转过来,猛喘几口大气说道:“小宝贝,你真厉害,肏得表姐泄了精的啦!”  “哈哈,我还以为把你肏死了呢!”  “小宝贝,别怕嘛!我刚才不是对你说过了吗?我天生性欲特强,在做爱时不像一般的女人那样。”  “那照你这样说,你和表姐夫每次做爱时,都是这样的吗?”  “以前都是这样的,自从他在外拈花惹草之后,精力和体力都不行了,就再没有使我‘小死’过去的情形了。再说,我已经快三年没有和他做爱了,也没有和别人做爱,积压在体力熊熊的欲火,今晚才得发泄。想不到你这个小冤家,非但是我心目中的如意郎君不说,而且竟是天生异禀,床技高超,而且绕勇善战,使我舒服痛快,真的好喜欢让你肏唷!”  “我也很喜欢肏你啊!你现在还够不够呢?”  “够是够了,可是还想再多吃一点。”  “你真贪心哇!当心撑死了,可就再肏不到了!”  “撑死了总比饿死了好吧!你说,是吗?”  “你呀!真贪,好吧!那我就让你撑死了吧!”  小雄说罢,就再埋头拚命工作,一阵强有力的抽插,令贺咏舒服爽快得浪声大叫。  “啊……哎哟……啊……使劲肏我……啊……啊……好哥哥……啊……好老公……啊……啊……哎哟……肏死我吧……啊……啊……”  二人真个是旗鼓相当,棋逢敌手;英雄对荡妇,拚命的攻占,只杀得天昏地暗,鬼哭神嚎,日月无辉,地动山摇……最后,双双同时达到了性的顶点、欲的高潮,紧紧扭作一团。  他俩足足玩了近两小时,均已体酥力乏,四肢酸软,相拥相抱,昏昏进入梦乡。  也不知睡了多久,贺咏才悠悠的先醒了过来。醒来后,发现自己还紧紧的抱着小雄,两人赤身裸体躺在一起,小雄还睡得正甜。  一股羞涩感及一股甜蜜感,一起涌上了心头,刚才那缠绵的肉搏战,是那样的舒服,是那样的痛快,而使自己的身心得到了无限的满足与欢畅。那么令人留恋难忘,而回味无穷,若非遇着了如此知情适意的俏郎君,自己这一生岂能尝到这样美好的性爱享受呢?  芳心是越想越爱他,情不自禁的去亲吻着心爱的人儿,小雄被她吻醒了,也猛的回报她一阵热吻。  她柔情蜜意的在他耳边细诉说道:“小宝贝!你肏痛快了吗?”  “好姐姐,我好痛快,好舒服,你呢?”  “满足,我太满足了!姐姐真是心悦诚服了,也爱死你了。”  “那以后还要不要和我再玩呢?”  “亲弟弟,当然要哇!你使我尝到了从未尝到的滋味,满足了我的欲望,精神也有所寄托了,我真希望能够天天和你这样粘在一起,使我得到永久的欢乐,那该有多好呀!”  “我何曾不是这么想呢!可惜你有丈夫、有儿女,也无法实现我俩的心愿,又有什么用呢?”  “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嘛!我俩人可以随时随地的以电话联络,约定时间及地点去幽会嘛!”  “嗯!改天我一定将你和香缇母女放在一起肏!”  “你真厉害,听说这个楼都是你的,好几十个美女让你玩?”  “是啊!”  “唉!真想离婚过来跟你住一起!”  “我可不是要破坏你的婚姻唷!”  贺咏突然想问:“听我表妹说,你还……跟你的妈妈和姐姐?”  但是她的嘴唇动了动没有问出口来。  二人浸沉在爱的欲海中,两唇再度相合,热烈的吻、舔、吸、吮着对方的舌尖,四只手儿互相摸、揉、搓、捏着对方。  贺咏这一代尤物,久蕴藏在体内的骚浪淫媚之肉欲,虽曾经过春风一度,可是又被引发而起,全身血脉奋张,欲火高升,而不可收拾,不交不快,粉披呈现出妖艳迷人的媚态,使小雄看得是神魂颠倒,欲火如焚,恨不得将她一口吞吃下肚里,急忙覆压在她那丰满性感、成熟迷人的胴体上,贺咏感到好似一阵彻骨撕肉之疼痛般,只好咬牙忍受那裂肤之痛。  小雄又施展起无比的功夫,天赋之才能和异禀,大展男性的雄风。  二人继续不断的撕杀,花样百出,姿式翻新。  一个是骚媚淫荡,性经验丰富,而欲焰难填的中年奇淫之妇人。  一个是物大技巧,持久耐战而不畏惧豺狼虎豹之健壮青年。  一个是勇善战的活攻狠打,恨不得把她捣死才甘心。  一个是使尽浑身解数的去迎凑,恨不得合为一体才满意。  真可说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的一场龙虎争夺战,最后,终于再次杀得两败俱伤,人仰马翻。舒畅及痛快得浑身颤抖,灵魂飘荡,更不知身在何方矣!  至此后,贺咏的芳心,已把小雄当成了亲情的丈夫一样的看待,时常以来看望表妹为借口,和小雄尽情的淫乐,把那二十载鱼水恩情、及一双儿女抛到九宵云外去了。  第666章荡妇们  周一的下午,小雄又来到了“金太阳音像店2分店”接待他的是性感妖艳的黄小梅,她依旧将小雄带到后屋去,从床下拿出了五本碟片递给小雄说:“三套恋足的,有欧美也有日本的,两套乱伦的!”  小雄看了看封面上那些性感的女郎说:“真不错!”  眼睛从黄小梅身上缓缓的扫过。  她今天穿着一件杏黄色的露脐体恤,她那一对又白又大的丰乳时常会不经意地露出一半,深深的乳沟,凸出的奶头搅得小雄春心荡漾,欲火难捱。  她的体态丰胰,皮肤白晰,真让人心神晃荡。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