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乱女》(1…815)【下】第36部分阅读_《淫男乱女》(1…815)【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淫男乱女》(1…815)【下】第36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淫男乱女》(1…815)【下】第36部分阅读
你同意吗?这样就可以天天让他肏我了……啊……爸……老公……你说好不好嘛?”  听了小霞几乎狂乱的叫床声,大家都不由得笑了,平时文静的小霞,在乱伦时就会变得淫荡和大胆。  徐亮一边干着徐娜,一边气喘吁吁地说道:“好的……你就嫁给老爸吧……你这个小骚货……有了老爸就忘了老公了……难道老爸的鸡巴比老公的硬啊?好了……明天咱们俩就离婚……好让你嫁给老爸。”  小霞听了,以为徐亮嫉妒了,急忙说道:“老公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老爸的性交技术一流,干得人家好爽好爽,恨不得嫁给爸爸了,可没说不要你呀!老公啊……其实你的鸡巴也令人家好喜欢呐!人家可舍不得你哇!”  听到小霞天真的解释,大家都笑了。  徐海又故意逗小霞:“好哇!你这个小浪屄,那你的意思是说,我这个当公公的不好了?那好,我不肏了……”  说完,假装要拔出鸡巴的样子。  小霞慌忙抱住徐海的身子,不让鸡巴离开自己的肉体,嘴里忙说道:“公公好,公公好,不要离开儿媳嘛!公公的鸡巴小霞最喜欢了,小霞要公公永远都和小霞好,小霞的骚屄要永远让公公肏。”  说完,怕徐亮会挑理,急忙又补充道,“我要老公和老爸的两根鸡巴,两根小霞都好喜欢耶!”  听了小霞的话,徐娜对徐海说道:“老爸,我嫂子连屄都叫你肏了,你还逗人家,怎么和我肏屄的时候就没这个劲头?”  一转身又对小霞说:“两个鸡巴都给你了,你是想饿死我和老妈啊?”  “可不,“徐亮接过话头,“老爸,说真的,小霞和我做的时候都没这么野过,看来,我这当老公的都不及你在小霞的心里有地位呢!”  徐海听了,哈哈笑了:“那当然了,你老爸我可是出了名的金枪不倒啊!我看,以后你真要把老婆让给我了。”  徐娜听了,笑道:“那我妈咋办呢?”  徐亮道:“妈就嫁给我呗!”  徐娜道:“不要脸,那你不成我爸了?不行,你就知道占便宜,要是那样我也要嫁给老爸,那我就成你妈了。嘻嘻!”  说完,故意叫起来:“啊啊……哥哥……我的大鸡巴……儿子……妈……被你干得好爽啊……大鸡巴……把……把小屄……肏得……美死了……”  小霞听了他俩的话,笑道:“你们真不害羞,要是给妈听见,不撕烂你们的嘴才怪!”  这时,就听见门外传来一个声音:“谁在说我呢?”  小霞一伸舌头,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老妈真的回来了。  与此同时,黄家的门也有人敲响了,正在乱伦性交的黄威和黄小霞父女两个急忙将搂在一起的肉体分开,黄威很不情愿地从女儿的小屄中抽出粗大的鸡巴,嘴里嘟囔着:“是谁这么讨厌,偏偏这时候来?”  黄小梅连忙穿上连衣裙,慌乱中竟找不到裤衩,里面就那么光着。黄威穿着裤衩,无奈鸡巴支着把裤衩前面支起了个帐篷。  黄小梅颤抖着声音问:“谁呀?”  “公安局的。”  黄小梅听出是男朋友刘大海的声音,松了口气,对爸爸说:“是大海。”  黄小梅起身开门,黄威仍旧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虽说刘大海不是外人,但让自己的未来准女婿看到自己这个做老丈人的肏自己女儿,毕竟不好意思。  黄小梅开了门这时两人已经磨蹭了好久)看见门外一男两女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一个英俊的男人是自己男朋友刘大海,另外两个女人,一个丰姿绰约的中年妇女是母亲冷淑芬,另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大美人,是母亲的干女儿,也就是徐家的小保姆柳月。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几个怎么碰到一起了?”  小梅看到柳月和母亲跟刘大海在一起有些意外。  母亲淑芬道:“我和你徐姨她们打麻将,打完了就领你妹妹由于柳月认了黄威和冷淑芬两口子做干爹、干妈,因此柳月就是小梅的干妹妹)回家住两天,连让你妹妹给你爸做按摩。大海是在楼下碰上的。”  几个人进了屋,冷淑芬就问:“怎么这么久才开门?你们爷俩在家一定没干好事。”  黄小梅故意反问:“没干好事是干什么事儿了?”  冷淑芬说:“准是你爸爸又肏你了!”  黄小梅道:“你看见我爸肏我了吗?再说,就算肏了能咋的?”  “好你个小骚屄,还有理了。”  这时柳月接道:“瞧干妈和二姐说的,一口一个的肏啊肏的,多难听!怎么,你们母女俩还互相吃醋不成?”  刘大海听了,哈哈一笑,说:“可不是嘛,就算肏了,也没肏外人去,老爸肏女儿,天经地义,自己把姑娘养这么大,不肏不亏死了?来,让我看看,我们小梅的屄给爸肏了没有?”  说完,冷不防把黄小梅的裙子一掀,只见里面光着,没穿裤衩,“妈还真说对了,小梅连裤衩都没穿呢!”  冷淑芬一见,笑道:“我还不了解她?我不在家,她能让她爸的鸡巴闲着吗?”  柳月这时坐在黄威的身边,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伸进干爹的裤衩里面去了,她用小手套弄了几下鸡巴,把小手从裤衩里抽出来,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笑道:“梅姐,爸的鸡巴上还有你的骚水味呢!你还不承认?”  黄小梅索性脱光了衣服,又脱下黄威的裤衩,用手在爸爸的鸡巴上一边摸,一边笑着说:“既然你们发现了,就表演给你们看看,有啥了不起的!”  说完,张开小嘴把黄威的鸡巴吞进口里,舔舐起来……  冷淑芬一见,就摇头叹道:“这小骚屄自从卖黄色影碟以来,越来越不像话了,准是中了黄毒了,这种事也是个大姑娘干得出来的?和亲爹乱伦就够不要脸的了,还要当场表演。刘大海,她这样你还能要她?”  刘大海听了,笑道:“不要她……才怪,我就喜欢小梅的开放劲儿,她将来嫁到我家去,也会很‘孝顺’我爸爸的唷!再说,小梅这样像谁呀?”  黄威笑道:“还不是像她妈嘛!”  刘大海听了,笑道:“对呀,这可是爸说的。妈,小梅这样不就像你嘛,我不要她,要你得了。哈哈!”  说完拦腰把冷淑芬抱住,就亲了个嘴,双手不老实地在岳母的乳房和屁股上四处游走。  冷淑芬给摸得兴起,嘴里说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大海,我可是你老丈母娘啊,你连丈母娘也想肏啊?”  嘴里说着,反搂着女婿的手可没闲着,隔着裤子就在刘大海的鸡巴上移动着,不一会,就和刘大海互相脱了个精光。  别看冷淑芬今年快50岁了,可身材保持得相当好,白白嫩嫩的肌肤,合理的三围尺寸,连小梅也自叹不如;天生丽质再加上保持得好,长期养尊处优的生活,那美丽的鸭蛋脸上找不到一丝皱纹,看上去就像三十多岁的样子,然而却有着一种徐娘的风韵。  如果小雄看到她一定会很吃惊的,因为小雄在江姐那里作牛郎的时候,曾经接过冷淑芬的生意。  刘大海道:“你们听听,谁说要肏她了?她自己屄痒了,还说别人呢!大家都听见了,是妈说让我肏她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不由分说挺枪上马,粗大的鸡巴在冷淑芬的屄缝里磨了几下,一下就插进丈母娘的阴道里,嘴里叫着:“我的好丈母娘啊,我要肏你的屄了!”  冷淑芬也叫道:“大海,你的鸡巴好粗啊,要轻一点肏嘛!你这做女婿的,还想不想和我女儿结婚了?居然肏她的妈……啊……好爽啊……肏吧……”  刘大海道:“不让我和小梅结婚,我就肏你还不是一样?”  冷淑芬道:“真不要脸,你简直是个畜生啊,连老丈母娘都肏!小梅啊,你找的什么对象啊?不能嫁给他呀!他在肏你妈呢……啊……用力……”  刘大海笑道:“我的骚屄丈母娘唷,你可真能说。我听小梅说,你年轻的时候还给小梅的爷爷肏过?”  “我的天啊!女大不中留啊!连妈妈这点丑事都告诉你了!这女儿我不要了……啊……臭小子,你倒是用力肏啊……啊……”  小梅此时和柳月正一左一右地用两人的小嘴争父亲黄威的鸡巴吃呢,不时,两人的嘴巴碰在一起就亲一下。  三人正在得趣,听了冷淑芬的话,小梅笑嘻嘻地回头说:“妈,我不嫁给他了,你嫁给他得了。你的屄不都叫大海肏了吗?这就叫生米煮成熟饭,让他射在你里面,给我生个小弟弟得了。呵呵……”  大家一听都笑起来。  冷淑芬一听,笑骂道:“肏你妈的小骚屄,真亏你想得出来。那你呢,和你自己的亲爸爸搞破鞋,要是搞出孩子来,是你的弟弟还是儿子啊?”  小梅就说:“我们也搞不出来,是吧?老爸,我避孕呢。嘻嘻!”  黄威这时忽然道:“别的事是瞎扯,我看,倒是柳月和咱家小东的婚事应该抓紧办了,省得他俩着急。柳月也能早日成为咱家的一员。”  黄小东是黄小霞和黄小梅的弟弟,黄家的三公子,正在和柳月处谈对象。其实这位公子哥儿的对象不止一个,只因柳月是他的干姐姐,因此黄威想叫他俩结婚。结了婚,柳月就成了黄家的媳妇,而黄小东整日在外面鬼混,不常回家,这样一来,柳月这个儿媳妇就可以由他这个做公公的来“照顾”了。  冷淑芬一听,笑骂道:“老不正经的,你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这样你就成了月儿的公公,月儿就是你儿媳妇了,小东不在家,你还不把月儿给肏死?”  黄威还没说话,黄小梅已经接道:“这样也好,月儿成了我弟妹,让我爸整天用大鸡巴肏她,就省得肏我的小屄了,又省得她出去搞破鞋,我弟弟也好放心呀。真是一举两得啊!”  柳月笑骂道:“你怎么知道我出去搞破鞋了?咱俩可不要跟谁比,你在外面还少搞了?这里谁不知道呀!我还没说你呢,还好意思说我?到时候爸要肏我的时候,你不跟我争就行了。”  黄小梅故意气柳月:“我就争,不但爸肏你的时候争,我弟弟肏你的时候也争,到时候,叫你俩入不了洞房。哈哈!”  柳月笑道:“爸妈你们听听,这小骚屄这不是欺负人吗?大海,你也不管管她!”  刘大海一边肏着岳母冷淑芬的屄,一边说:“管什么?我们小梅说得对呀,不过没关系,到时候她不叫你和小东肏,有我和老爸呢!我们俩一起肏你不就得了?”  柳月也气小梅道:“行,到时候我就和二姐夫你肏屄,让她看着屄里发痒。二姐,怎么样?我和你老公搞破鞋了,你不生气吗?嘻嘻!”  冷淑芬接道:“你们几个到了一块,就知道吵架,肏屄也堵不上你们的嘴。说来说去,谁和谁肏屄的,还不都是咱家这些人吗?少在外面搞破鞋比啥都强。”  柳月一听,撇了撇嘴道:“还说我们呢,你在外面也没少风流啊!”  小梅接着道:“可不是嘛,忘了自己偷人养汉的时候了。别人不说,就说你们单位,你手下那几个小伙子,哪个没肏过你?还有我徐叔,谁不知道你俩是铁磁呀?”  这时黄威道:“竟胡说,没老没少的,连你妈和你徐叔的事也说,咱们两家不是一家人吗?又不是外人,要那么说,你徐叔肏柳月的屄难道也是肏外人?我和你徐叔是把兄弟,你徐婶不也是我的铁姘吗?这年月,谁还在乎媳妇给别人肏哇!还有什么乱伦不乱伦的。你们看人家外国录像里面,什么裸体舞会、群交会多开放!咱们不跟人家学行吗?所以咱们家的性关系也一律自由,谁和谁肏都行。”  众人听了,都不由点头称是。  这时黄威的鸡巴在女儿黄小梅那又紧又热的小屄中来回抽送着,而干女儿柳月的小屄就贴在他的嘴上。  他用舌头在柳月的阴蒂上吮吸着,感觉真是爽透了!  突然黄威问刘大海:“你是不是经常肏咱们小梅?”  “是啊!”  “怪不得小梅的屄没有以前紧了,原来是给大海肏松了。”  刘大海笑说:“你还说我呢!我看是你把自己女儿的屄肏松了还差不多。”  黄威又问柳月:“你在徐家是不是经常和徐家的人肏屄?”  “还能不肏?不说别人,就徐海和徐亮这父子俩就够我受的了。”  她说起自己几乎天天被这两个色鬼轮奸,还说在家徐海不许她穿衣服,整天光着身子,以便随时随地都能肏。  小梅笑问:“真的假的呀?”  柳月说:“不信问你姐,她也一样。”  原来徐娜那个小骚屄,一有空就缠着柳月玩“磨镜”弄得柳月都快成同性恋了。  黄威问柳月:“徐娜还和徐海、徐亮他们父子俩乱伦吗?”  柳月笑道:“还能不乱伦?这种事只要尝到了滋味,谁能放得下?现在徐家和黄家一样,几乎全家都参加乱伦了。”  黄威问:“怎么说几乎,还有谁没有乱伦的?”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