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乱女》(1…815)【下】第33部分阅读_《淫男乱女》(1…815)【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淫男乱女》(1…815)【下】第33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淫男乱女》(1…815)【下】第33部分阅读
就在她看到儿子的鸡巴在变硬的时候,小雄过来,挡住了她的视线,小雄的鸡巴塞进她嘴巴里。  美香支支吾吾的吸吮着小雄的鸡巴,下体还向上挺动,虽然由于乏力,挺动得很勉强,但是心里的快感却有增无减,屄里的淫水越来越多。  晓丹耸套了一会儿,也有些乏力了,他停了下来喘息着。  小雄扶起他,让他爬在一边,然后抱起美香放到她儿子晓丹的背上,扶着假阳具插进晓丹的屁眼里,而他从后面再次肏进美香的屁眼中,三人在床上穿成了一串。  前面的母子两个都累的无法动弹,只有小雄在美香身后挺动鸡巴,每撞击美香一下,由于惯性,美香身上戴着的假阳具就在儿子的屁眼中顶动一下……  当晓丹勃起的鸡巴紧紧被压在身下射精时候,美香也到了高潮,她已经没有力气叫了,只是默默的颤抖。  小雄就着她屁眼中的香油和晓丹曾射进去的精液快速的抽插,一阵疾风暴雨般的肏干,小雄在她屁眼中射了精……  鸡巴抽出时候,看到美香的屁眼长着一个大大的肉洞,在微微的收缩着。  美香滚到在一边,伸手到屁眼上摸了一把说:“我的天啊!这还能恢复吗?”  “没问题!”  小雄有条不紊的将妈妈的那套收肛术告诉了美香,美香将信将疑的试着练起来,果然很奏效,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她的屁眼就恢复了原装。  小雄说:“只要你每天坚持练习,屁眼会越练越紧凑!”  第662章为人情妇的母亲  下午三点多钟,在青年506室里,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三个一丝不挂人,两男一女,茶几上摆着一盒香烟,几瓶啤酒和一些鸡脖子、板鸭、酱牛肉等熟食。  满脸绯红的桂枝头枕在男朋友展鹏的双腿上,手里握着展鹏的鸡巴捏揉着,而她的双脚搭在小雄的双腿上,小雄捏着桂枝的脚趾赏玩着。  展鹏喂给桂枝一块酱牛肉,而自己拿起一块板鸭肉吃下,并喝了一口啤酒说:“我的故事没有桂枝那么多的人物,发展也不复杂,应该从我十七岁那年夏天说起吧!”  桂枝点上了一只香烟递给展鹏,展鹏接过来吸了两口,陷进对往事的回忆中……  那年夏天,我的父母终于结束了长达十八年的婚姻,两人步上了离婚的道路。  其实父母亲的离异并非意料之外的事,父亲比妈妈大五岁,终日忙于工作,自从结婚以来,争争嚷嚷也不知吵了多少年,再加上母亲有一张美艳的脸庞,尽管都已年近四十,但身边仍不乏追求之众,后来听说母亲和一个包工头走得很近,父亲在一气之下,终于决定和母亲提出离婚。  其实母亲的外遇是可以被谅解的,追根究底,父亲仍要为母亲的外遇负最大的责任,在父亲眼里,学校才是家、事业才是真正的老婆。  父母离异之后,父亲严格禁止我和母亲联络,就这样,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母亲就像在世上消失了一般,直到有一天下午,我意外的接到母亲的电话为止。  我按照母亲所说的地址,找到了城西一栋豪华美丽的白色独栋别墅,当我正在门口犹豫不决的时候,母亲从别墅里满脸堆欢的出来迎接我。  我们母子虽然一年没见,但当我再次见到母亲的时候,我几乎认不出她来。母亲身穿一袭白色无袖的连身洋装,轻薄短小的剪裁衬托着母亲窈窕的身材,在加上入时的化妆,根本看不出是一个十八岁孩子的妈,倒像个三十出头的年轻少妇。  眼前的这个女人,确实是我的母亲,但一个离婚才一年的女人,如何住得起如此奢华的别墅?再说,母亲一身野艳俏丽的打扮,也是我所从未见到过的。难道一年的时间,竟会让人有如此大的变化?  母亲紧紧的拥抱着我,亲吻我的额头,不时还激动的要流下泪来,她对我的爱是无庸置疑的。  她引着我进到这栋豪华的别墅里,带我参观过整栋房子,从二楼的阳台上,还可以看到对面的一片郁郁葱葱的小花园,景色真是美极了。  但我满腹的疑问,面对久别重逢的母亲,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母亲似乎也看出我满腹疑问,在一番殷切的询问之后,主动的将过去这一年的经过全告诉了我。  原来母亲在离婚之前,就已经和那个包工头有了外遇之实,离婚之后,母亲唯一能够投靠的当然就只剩下这个男人。但他是一个已婚的人,在不愿破坏原有家庭的情况下,她将母亲安置在这栋豪华的别墅里,母亲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也只能委屈成为她的情妇。  住在豪华的别墅里,虽然衣食无缺,但包工头却也只把母亲当作是打发时间的玩物,经常是一两个星期才偶尔过来见见母亲,母亲就像住在皇宫里的妃子,只能日夜期盼国王的临幸。  听完母亲的陈述,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舍之心,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尽管物质生活优越,但精神生活却十分的空虚,身为人子的我,却也对眼前的情况无从助力。  “妈……你生活快乐吗?”  母亲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勉强的回答一句:“还好。”  “妈,你放心,我会常来陪你的。”  母亲听到我的话,高兴的搂着我的颈子,并且靠在我的肩上放声生哭泣。此刻的母亲,就像个历尽沧桑的小女人一般无助,而这时候的我,无疑是母亲在汪洋中唯一能抓住的一枝浮木。  依依不舍的告别了母亲,在临走前,母亲将别墅的钥匙交给了我,并且告诉我,这栋房子的大门随时为我而开,并且还塞给了我一笔为数不少的零用钱。  回到家中,我满脑子都是母亲的影子,对我而言,今天母子相会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先是母亲几乎变了个人,年轻貌美得连我这个做儿子的都快认不出来了;再来是母亲摇身一变,变成了有钱人的情妇,这是过去我想都不敢想的事,但这一切都已成事实。  突然间,我十分怀念起过去脑中那个朴素和蔼的母亲形象,过去的母亲,一年四季总是身穿简单样式的洋装,鲜少有花俏的衣服,这又让我想起一件事,母亲在离婚后,家中的衣服竟然一件也没带走,现在想起来,母亲似乎有想要与过去的自己决裂的决心和勇气。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我总是趁着父亲加班的夜晚偷偷前去与母亲相聚,母亲也总是准备好一桌热腾腾的饭菜等着我前去共晋晚餐,我彷佛又回到了重前的温馨快乐的家,母亲对我的关怀比起从前有过之无不及,甚是在饭后还放好一池热水让我沐浴,母亲的亲昵举动,似乎在弥补过去这一年的空白。  但无奈的是,为了不引起父亲的疑心,我一直无法留下来过夜,母亲也只能眼睁睁的送我离去。一个月下来,我们母子在每晚短暂的相聚后又必须残酷的分离,实在有说不出的难过。  机会终于来了,父亲为了学校的教学,必须前去韩国学习人家的夜校经验,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几乎兴奋得想要狂叫,因为将有一个月的时间,我可以和母亲朝夕相处、时刻不分离。  就在父亲一上飞机的同时,我已飞奔至母亲怀里,母亲得知此事,高兴的心情更不亚于我,当晚,为了庆祝我们母子将有一个月的时间相聚,我们在院子里为自己办了一个小小的庆祝会。  母亲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瓶威士忌走了出来,“来,今晚我们母子就来大醉一场吧!”  “妈……你什么时候开始喝酒了?我印象中你好像是不喝酒的。”  母亲有些尴尬的说:“傻孩子,人是会改变的,特别是对一个离了婚的女人而言,人生已经走到了另一条道路上了。”  母亲一边说着,一边斟着酒,脸上露出茫然与无奈,我看了心中十分不舍,拿起了酒杯就往嘴里灌。  “妈!我敬你!不管将来如何,我永远是你的儿子,也永远支持你。”  母亲又感动的流下泪来,眼泪从眼角滑落到母亲酒后泛红的脸颊上,真是楚楚动人,怪不得过去有这么男人拜倒在母亲的石榴裙下,而做儿子的我,虽然终日与母亲相处,却也从来没有注意过母亲原来是这么有魅力的女人。  “妈……你好美……”  母亲虽然以带有七、八分酒意,但对我突如其来的赞美,也有些不好意思,“妈都老了,还什么美不美的,油嘴滑舌!”  “不不不,我说的都是真的,妈是越来越年轻、越来越美了。当我那天地一次见到妈妈的时候,我几乎快认不出你来了。”  母亲撩一撩她披肩的长发,显得抚媚动人、风情万种,再加上酒后摇曳的体态,更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或许是酒精的催化,亦或是我真的有一股冲动,我突然对母亲起了非分的遐想,心跳的好厉害,手已开始冒着冷汗……  “我好想……好想……抱抱妈妈……可以吗?”  母亲微微一笑,主动上前将我搂尽怀中。那一刻,母亲身上浓浓的酒气加上浓郁的香水味,混合出一股让人难以抗拒的味道,我环抱着母亲纤细的小蛮腰,母亲则将胸脯紧紧的贴在我的脸上,母亲的双峰,柔软、温润的感觉煞时间征服了我,我隔着母亲薄薄的上衣猛力亲吻着母亲的乳房……  或许我们都醉了,母亲对我非分的举动不但没有加以拒绝,还十分陶醉在其中,她紧闭着双眼,缓缓的扭动着身躯,享受着从胸前传来的阵阵酥麻快感……  也不知道经过了多久,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我已经躺在一张水晶大床上,看着窗外,才知道已经是接近中午的时间了。对于昨晚所发生的事,因为一夜的宿醉,我也不太确定是真的发生?还是自己的幻想?  “你醒了!你可醉的厉害,还吐了我一身。”  ‘妈……昨晚……我们……”  “我们都喝醉了!”  我不知道母亲是在顾左右而言他、还是真的什么也没发生,但我可以确定我与母亲共同度过了第一个夜晚,且往后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下午,母亲上街买东西去,留下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大房子里,无聊之余,我在屋子里四处游走,东看看、西翻翻,我想了解母亲是如何一个人在这栋大宅中度过这漫长的一年的。  走到母亲的房间,眼前除了一张豪华的大圆床之外,就是满屋子的衣柜,信手打开母亲的柜子,琳琅满目、各式各样明牌的衣物挂满了整个衣柜、其中样式之新潮、大胆、花俏、艳丽、都是我所从未见过的。怪不得母亲在离婚后连一件衣服都不带走,因为对母亲而言,这些衣服才是衣服,过去的衣服都只不过是遮身避体的布块而已。  再翻开母亲别放内衣裤的抽屉,才一拉开抽屉,里面的衣物立刻紧紧抓住了我的目光,心头也微之一震!”  天哪……这是……妈妈穿的……内衣……内裤……“四只三尺见方的大抽屉,摆满了各各样的内衣裤、市面上任何可以找到的款式、颜色、在母亲的抽屉中几乎通通都可以找到。  我随手拿了几件在手中把玩,发觉母亲的内裤,有薄如蝉翼的、有完全透明的、有滚满蕾丝花边的、有小到时么也遮不住的、有下体开口的、有猥亵不堪入目的,母亲的抽屉里,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小型的内衣裤博物馆,并且收集的全都是让人脸红心跳的情趣内衣。  我知道有些女人有收集内衣裤的嗜好,但如果尽是些猥亵的内衣裤,则应该是男人而非女人的嗜好了。  突然间我心中明白了,母亲为了讨好男人,不惜得每天穿上这些猥亵、淫荡的内衣裤来吸引男人的注意,也因此,在不知不觉当中已搜罗了满柜子的内衣裤!  发现母亲的内裤之后,更引发了我的好奇心,我不停的在母亲房里寻找,试图挖掘更多的秘密。  果不其然,我很快的在母亲的床头柜找到了一只皮箱,沉重的皮箱隐约透露出一股神秘的色彩,我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打开皮箱的锁,只是从皮箱里掉出来的东西比之母亲的内裤更让我震惊——是琳琅满目的各式淫具!  假阳具、各式各样的电动按摩棒、润滑油、塞肛门用的串珠、震动跳蛋、甚至还有性虐待用的皮鞭和手铐及皮件……多得我数也数不清。  猥亵的内衣裤、淫猥的淫具……我独自坐在母亲柔软的大床上,想像着在这张床上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我迷惑了,我的母亲,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在这一年当中,母亲又是过着怎样的生活……这一切,都只能停留在我的想像当中。  自从发现母亲的秘密之后,我的脑袋里全是关于母亲猥亵的幻想。  在晚餐的桌,母亲发觉我的脸色有异,不禁问起了原由。”  展鹏,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