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37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37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37部分阅读
贾绝色死不要脸地拉扯着红依的衣袖,哄道:“好了,好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说话向来简明扼要,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给个面子,别走,咱把事儿办完了你再走。这不上不下的,你想难受死我不成?”其实,我真想留下来,看看这个女人还能怎么不要脸。但是,心中惦念了丹青和卫玠,自然无法多做停留。匆匆离开,直奔卫玠和丹青的房间。夜幕下,卫玠手持毛笔,正聚精会神地画着什么。我走近一看,赫然发现,他正在用笔勾画着我的脸。画像里,一个痞气十足的女子正抓着包子往嘴里塞。那动作,活灵活现。那眼神儿,几可乱真。我没想到,卫玠竟然将我刻在心里那么深的位置。侍他画好后,便静静地凝视着画像,眼角流露出淡淡的温柔。我望着卫玠,发现他瘦了很多。原本就没什么肉的脸颊,此刻更显消瘦。我心疼地望着他,刚想附身到他身上说说话,就听敲门声响起。卫玠忙收好画,这才轻轻地说了声,“请进。”桑渺推门而入,手中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八宝粥。他先是看了看卫玠,这才笑道:“前些日子你教我做得八宝粥,我今天终于熬成了。特意送来给你尝尝,看看味道对不对。”卫玠淡淡地点了点头,伸手端起八宝粥喝了一口,点评道:“味道不错,就是煮得有些太烂了,反而没有了咀嚼的口感。”桑渺点头应道:“我明日再煮一锅试试。”我顺着卫玠的目光,看见桑渺的手指上有两块十分明显的烫伤痕迹。卫玠劝道:“你何必亲力亲为?”桑渺淡淡一笑回道:“以前年少无知,总是自以为是,觉得世间最好的东西都应该属于我。可当我遇见她,看见她身边围绕着的那些男子之后,才明白,自己是如此的平凡,根本无法入地的眼。这些年来,我早已习惯为她做此事。亲力亲为没什么不好。看着她开心,我便高兴了。”卫玠望向桑渺问道:“与这么多男子共侍一妻,你心里可平衡?”桑渺轻轻地摆动了一下衣袖,回道:“没有人会平衡。但,更没有人会放弃。如果不抓紧,便只能失去。与其痛不欲生,莫不如看着她幸福,自己亦会觉得幸福。再者,我并不是第一个闯入她心里的人,我只是一个想要加入的人。他们不排挤我,已是万幸。”转头看向卫玠,笑道,“今夜和你说了这么多,你自己好好儿想想吧。自己的路,终究要自己去走。”卫玠微微皱眉:“有何好想?”桑渺站起身对卫玠说:“一天三顿饭,你只吃一顿。一天四个时辰的睡眠,你只睡两个时辰。如果元宝对你有情,便会怜惜,若没有,你只是苦了自己而已。取舍之间虽然不易,但你若不是清楚的面对自己的心意,将来必然会后悔莫及。”“如果你听过我和了了的故事,就应该知道,当初在武林大会上,被她迷倒的何止我一人?其中一人名唤启尊,爱她之心众所周知,却偏偏不肯放下脸面,做她众多夫君中的一人。时至今日,他仍然孤身一人。天色已晚,你早点儿休息。”第五十六章:订婚前期(二)卫玠起身,将桑渺送至门口。待桑渺走后,他跌坐到椅子上,望着我的画像发呆。丹青冒出头,带着哭腔指责道:“都是你!如果不是你用话刺伤了妻主的心,她也不会到现在都不来看丹青!丹青想妻主,很想很想……”卫玠没有搭话,丹青便独自坐在椅子上哽咽哭泣。过了一会儿,卫玠用柚子拨了摇脸上的泪水,说:“别哭了,若是她来了,看到你这副样子,又怎会放心得下?”丹青停止哭泣,咬了咬下唇,说:“丹青想妻主,想回到现代去,想听摇滚,想开越野车,不想在这里。这里不是丹青的家。”卫玠轻叹一声,感慨道:“我又何尝不是?”丹青立刻指控道:“你若对妻主好点儿,她怎会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们?你知道,妻主的工作有多危险,如果她发生什么意外,我……我……”卫玠当即打断丹青的话,态度坚定地说:“她不会发生任何意外。不会!”过了一会儿,卫玠犹如自言自语般喃喃道,“如果老天在戏弄我,让我经历生死离别,我便舍了这条命,也要和老天理论一番,掴掴他的脸!”卫玠话让我哭笑不得,心里充满了感动。我附身到他的身上,紧紧抱住那二人的灵魂。这辈子,再也不松手!一夜缠绵,就好似一场春梦,极美,却不真实。当真是yy中的极玫。早晨回到现代,刚张开眼睛,便被魏小侯爷扯出去挑选礼服了。忙了一整天,也没看中一件,回到家后,倒头便睡。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又被于妈妈打电话叫过去;一起商量菜谱的事情。第三天,魏爸爸说要送我一套首饰。于是,魏小侯爷拉着我;和魏爸爸逛了一天。魏爸爸出手阔绰,魏小侯爷也啃老啃得心安理得,我抱着首饰却感觉到了愧疚。第四天的时候,大妈打来电话,让我接一个新任务。我这一走,就是三天,回来后,躺在沙发上,刚上闭眼休息一会儿,就被一阵敲门声给惊醒了。我皱着眉,睁开眼晴,塔拉着拖鞋,打着哈欠,迈着沉重的双腿,没好气地拉开大门。门外,一个穿着白色休闲服的男人,在阳光下静静地微笑着。我的心跳在玩了一个蹦极之后,渐渐恢复平静。我笑着打了声招呼,“宁非白,你回来了?”宁非白张开双臂,打趣道:“你看,我活生生的站在这里,难道不是回来了?请相信我,你看见的绝时不是鬼魅。”我调侃道:“虽说不是鬼魅,难保不是妖精。”这话不假。宁非白向来会打扮自己。这次他学完服装设计回来,更是将这个特点发挥到了淋满尽致的地步。那一身剪裁特别的休闲服,穿在他的身上,绝对体现出了百分之二百的魅力。宁非白柔声道:“元宝变漂亮了。”我笑道:“还成吧,也就是貂蝉那个级别的。”宁非白上前一步,低头凝视着我的眼睛,缓缓绽放出一个绝色的笑颜,说:“丫头,不请我进屋坐坐么?”我往后退开一步,避开他灼热的目光。这时,霍去病抱着元一站在了我的身后,以行动宣布着他男主人的地位。魏小侯爷紧随其后,站在了我的右手边。宁非白的视线落在了元一身上,脸上的笑容呈现出片刻的僵硬,看似随意地问道:“这是谁的孩子?”我点了点自己的胸口,“我的。”宁非白又问:“父亲呢?”我语塞……其实,我真得不应该语塞啊!就在我语塞的当口,魏小侯爷和霍去病异口同声道:“是我。”我一脑门黑线,彻底语塞了。宁非白的笑容瞬间绽放,笑吟吟地说:“丫头,你真想让我一直站在门外和你叙旧么?”我在心里轻叹一芦,侧过身,让宁非白走进客厅。他自然而然地坐在沙发上,然后举目环视一圈屋子,十分热络地寻味道:“大姐他们呢?”我不确定地回道:“出去买菜了吧?”宁飞白点了点头,站起身,走到我面前,像真正的绅士那样鞠了一躬,调皮地道:“这位女士,不知你是否能赏个光,与我共进午餐?”一直以来针锋相对的霍去病和魏小侯爷在这时立刻抱成了团儿,形成了统一战线。霍去病对宁非白说:“元宝要在家里吃饭。”宁非白也不是善茬儿,立刻问道:“有人会做饭么?”霍去病看向魏小侯爷,魏小侯爷挺着胸脯说:“我会煮方便面!”宁非白看向我笑道:“方便面可没什么营养。”魏小侯爷斜眼看我说:“元宝最喜欢吃我煮的方便面了,是不是?”我硬着头皮答道:“对。我就好儿这一口。”宁非白呵呵一笑,说: “那好’我也尝尝魏小侯爷的手艺。”魏小侯爷一脸戾气地皱眉道:“谁给你做饭?从哪儿来,滚哪儿去!”我踢了魏小侯爷一脚,不让他像个刺猬似的,逮谁扎谁。宁非白倒是毫不介意地样子,无所谓地笑了笑,但丫说出口的话却也十分犀利。他说:“元宝,我觉得你应该开一间幼儿园,相信我,你觉得有教养那些小屁孩的丰富经验。”得,这话是冲着魏小侯爷说的。亏得宁非白这句话,我终于再次见识到魏小侯爷的独门绝学……踢裆脚。宁非白本来是可以躲开的,但霍去病这个人在这个时候就显得十分不厚道了。他将手按在了宁非自的肩膀上。要知道,虽然我和宁非白的爱情夭折了,但感情还是有的。至少,他救过我一命。所以,我奋力一扑,在魏小侯爷即将踢中宁非白的那一个瞬间,将他的腿撞到了一旁,并成功投篮,将自己投进了宁非白的怀里。我挣扎着坐起身,宁非白却紧紧地抱着我。眼见着霍去病要出手,我只好对宁非白说:“放开吧,我们还能做朋友。”宁非白不但没有放手,反而将我抱得更紧。魏小侯爷冲了上来,却被霍去病拦下。霍去病对魏小侯爷说:“让他们谈谈。”魏小侯爷横了一我眼,然后和霍去病一同走进了大屋。我叹了一口气,对宁非白说:“我们去外面走走吧。”宁非白恋恋不舍地放开我。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客厅。走进院子的时候,宁非白微微停下脚步,看向了那两座墓碑。我轻叹一声说:“霍豹和魏小侯爷并不是元一的爹,青玠才是。”宁非白望向我,眼中划过不可置信。我耸肩,“没什么不可置信的。这世界上的事儿,总存在变数。我们以为的是一样,实际上发生的又是另一样。”第五十六章:订婚前期(三)宁非白疑感地问:“我不知道在我离开的这段日子里,都发生了什么。但是刚才霍豹不是好端端地站在屋里么?你这墓碑,又是为谁立的呢?”我想起吕布,心中黯然,“是为了一个对于我而言很重要的男人。”说完这话,我继续向外走去,穿行在一座座十分寂静的墓碑之间。宁非白静静地跟在我的身后,没有言语。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在巴黎的时候,我总是在想,等我回来,见到你时,你会怎么对我?是又打又骂?还是干脆给我吃个闭门羹?再者默默流泪,不言不语?其实,我也想过,你会装作若无事的样子,和我调侃两句。只是……没有想到……”我接下他的话,“只是没有想到,我已经从丫头升级成为人母了。”宁非白淡淡一笑,“是啊,世事无常。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我答道:“我本来就目光短浅,现在也不打算远眺未来,走一步,看一步,挺好。”宁非白走到我面前,眼睛里闪烁著认真的光芒。他说:“如果,我愿意陪着你走一步,看一步,你可愿意再信我一次?”我伸手,轻轻覆盖在他的眼睛上,沙哑道:“别这么看着我,也别这么说。如果我答应了你的请求,那只能说明我心软,却不能说明我还会再相信你所给予的爱情。宁非白,收起你的博爱,就算是帮我善待你自己吧。”我放下的手,被宁非白攥住。他苦笑道:“元宝,我并不想善待自己,也无法善待自已。”我仰望天空,淡淡一笑,说:“我给你讲个故事,一个关于你和我,却被你遗忘了的故事……”故事不长,其内容和我对丹青讲述的一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讲出来后我觉得格外轻松。听完我的故事后,宁非白并没有说话,只是攥着的我手越发用力。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用沙哑的嗓子问:“为什么不早点儿对我说?”我勾唇一笑,反问道:“为什么要早说呢?我以前担心,如果早点儿对你说了这些,会让你怀疑我对你的感情,误以为我只是想要报恩,而不是……真的……喜欢你。”宁非白的眼圈红了。他一把将我抱入怀中,紧紧的,不留余力的。我能感觉到他身子的细微颤抖,就像是身处寒流中的人,那样瑟瑟发抖,那样渴望温暖。我抱紧他,柔声道:“不要难过,也不要伤心,你不知道,你的幸福对我而言很重要。”吸了吸鼻子,我提高声音,牛哄哄地说:“喂,宁非白,你小子以后如果有啥麻烦,大可以找我。我一准儿帮你摆平!够意思吧?!”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