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36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36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36部分阅读
话未说完,霍去病便抱着我躺到了床上。魏小侯爷则是脱了鞋子,躺在了床的另一侧。他抓起我的手,揽在了他的腰上。来个远镜头,你你会发现,此刻霍去病抱着我,而我则是抱着魏小侯爷,魏小侯爷则是抱着元一。多么神奇的组合。诡异的沉默中,我感觉到霍去病的手开始在我身上游移。我能感觉到勃发的欲望正顶在我的后臀上。那温度,是如此的滚烫。我尽量放缓呼吸,不想让魏小侯爷察觉出我的异样。心里,却将霍去病骂了个遍!丫一准儿是故意的!别看他平时不说什么,但早就和魏小侯爷较上了劲儿。他掀开我的睡裙,褪下来我的内裤,然后……将欲望缓缓推入我的身体。那那是一种何其磨人的缓缓速度啊!我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呻吟出声。但是身子,却不可控制的轻轻颤抖起来。人,都有偷窥的欲望和被偷窥的心理。此刻,魏小侯爷就在我的怀里,我的呼吸就落在他的后颈上,我的身体就贴在了他的后背上。那种稍微有点异样就会被揭穿的感觉,让我既窘迫,又亢奋。我尽量稳住呼吸,装作不舒服地拱了拱身体,是以霍去病适可而止。欢爱,是要分场合的。然而,霍去病压根儿就不明白我的意思,仍旧以那种磨人的速度,疼爱我的身体。我要疯了!我的脑袋里变得一片空白,所有的感觉都在那磨人的一点上。我咬住下唇,生怕自己发出暧昧的低吟。手却开始无意识的乱抓,知道抓住什么东西,这才好像找到了精神寄托,下意识的攥紧,揉搓!魏小侯爷的身体早已变得僵硬,却仍旧一动不动地任我抱紧再抱紧。当我颤抖着身子,迎来了高潮。魏小侯爷也由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十分性感的低吟,身体渐渐放软在我的怀里。我的脑袋在空白了片刻之后,开始慢慢回神儿。松开手中攥着的那个物体,将手凑到自己面前看了看,赫然发现,我的手竟然挂有几滴稀薄的乳白色液体。我惊呆了,一种无法言语的喜悦之情在我的心中瞬间炸开来!我的身体因为激动而不停的颤抖,霍去病被我刺激到,竟然也提前缴枪了。我们三个谁都没有说话,却都抱紧了自己怀里的宝贝。我的泪水滴落到魏小侯爷的后颈上,绽放出可以将之命名为“喜极而泣”的泪花。然而,下一秒,魏小侯爷却用一句话将我打入十八层地狱。他说:“元宝,你把奶瓶嘴儿插漏了。”我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恨得牙痒痒!第五十五章:情字一锅粥(一)那一夜的囧事,我们谁都没在提起。只不过,霍去病与魏小侯爷之间的战争,已经升级到白热化的阶段。打劫和老奸巨滑的魏崇贤,竟然挥挥衣袖, 出去旅游了。家里剩下我们几个,不闹翻天才怪。幸好,我死不要脸的精神已经达到了如火纯清的地步。就算弄根电缆触我脸上,也顶多就是小小的酥麻而已。日子过得糊糊涂涂,乱乱糟糟,不清不楚,却并不浑浑噩噩。偶尔,我也会街上一两个新任务,跑去其他时空,处理掉那些企图改变历史的人。偶尔,我也会借着睡觉的功夫,偷偷跑去慈国,附身到丹青的身体里,{奇}与他们厮守缠绵到天亮,{书}然后又屁颠颠的赶回现代,{网}装作一觉睡到大天亮的样子。偶尔,我也会和魏小侯爷回家住上两天。不想,于妈妈和魏爸爸竟然送给了我们一个惊天巨雷!他们广发请帖,要为我和魏小侯爷举办订婚酒宴。时间,就定在了下个月六号,于妈妈让我和魏小侯爷想想,打算怎么办这次的订婚宴,是要西式的,还是中式呃,或者中西合璧,天下无敌式的。魏小侯爷逗弄着元一,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此事,便这么定下来了。吃完晚饭,我和魏小侯爷与于妈妈和魏爸爸挥手告别。走在霓虹灯下,魏小侯爷踢了我屁股一脚,冷声道:“不想和我订婚就算了,小爷我还不稀罕呢!你现在就回去和我妈我爸说去!”我想起,在于妈妈的房间里,于妈妈曾亲热的拉住我的手,说:“元宝啊,我把你和魏小侯的照片传网上去了,你知道反响有多大吗?我说,魏小侯是我儿子,你是我儿媳妇,那些腐女们都十分羡慕你呢。他们说,如果你敢不要魏小侯,他们就蹲你家门口,天天用石头砸你家玻璃。呵呵…你说,现在的读者多热情,多给力啊!”一想到于妈妈的话,我立刻将头要成了拨浪鼓,“怎么会?我巴不得和你订婚呢。只不过是有点儿担心,怕自己配不上你,耽误了你美好的青春。你还这么小,难保那天不会后悔。咱两感情那么好,我有些不忍心而已。”魏小侯爷恶狠狠的说:“你就当我的脑袋被你踢了吧!”我回敬道:“我经常踢你屁股。难道说,你的脑袋长屁股上了?”魏小侯爷骂道:“元宝,你真不是东西!”我摸他的脸,“你是个东西就成,我只当人就好了。”魏小侯爷瞪我一眼,不再言语。我两低头走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闷声说道:“元宝,你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玩过家家的时候,都是你扮演王子,我扮演公主?你说,你会武功,能打跑所有坏人,会保护我一辈子。这话,我记得呢,你也不许忘了。”我的鼻子一酸,拉住他的手,想要给予承诺。魏小侯爷却冲着我苦涩一笑,说:“别,别和我承诺那些东西。我这个人记性好,你说过的话,我总忘不掉。这段时间,夹在你和霍大哥之间,我知道你很难做。”说到这里,他的眼圈红了,声音也哽咽了。他吸了吸鼻子,硬是挤出轻松的表情,接着道:“其实,我也想过要报考一个远一点儿的大学,这样见不到你,也就没什么好想的了。”我的呼吸一窒,下意识地攥紧了他的手。魏小侯爷咬了咬下唇  自嘲道  “可能是从小就习惯跟在你的身后跑,长了大竟然无法独自起飞了。”他抬头仰望天空,将泪水逼回眼眶,“我一想到要远走,心就会很痛。元宝,我知道,如果我走远了,你也会想我。所以,我不走了,就这么跟你耗著了。我说过,我这辈子算是毁你手里了。不管我以后这么样,你都得扛着。”我望著魏小侯爷那冷艳的侧脸,听着他犹如自语般的呢喃,一颗心,竟然就这么开始沉沦。我一直以为,魏小侯爷就是一个别扭受,需要我哄着,抱着,心疼着。今天,我豁然发现,原来,别扭受已经成长为了温柔攻。他用自己最独特的感情包容着我,眷恋着我,疼爱着我。他懂我的无奈,明白我的自私,了解我的心思。这世上,除了魏小侯爷,谁会这样和我耗着不肯离开开。这世上,除了我,谁会在找到自己的幸福后,却仍然固执地拉着他,不肯让他离开?就像魏小侯爷说的,他达辈子算是毁在的手里了。就像我曾经说的,无论魏小侯爷的未来怎样,我都扛着!魏小侯爷见我久久都不言语,轻轻地抬起手抚上了我的脸颊,然后……用力一掐吼道:“你他妈地倒是给个痛快话啊?”为了满足魏小侯爷的心理要求,我呲牙咧嘴地吼出了两个字——“痛快!”魏小侯爷无语哽咽了:“小爷我再跟你玩抒情,就是你养的。”我贼笑道:“那你就继续抒情吧,反正以后,我得养着你。”魏小侯爷抱紧元一,红着脸横了我一眼,哧鼻道:“哼!用你?!”我俩都了一会儿嘴儿,便打车回了到锦绣公墓。从公墓的大门路过的时候,我发现那间门卫室里竟然亮着一盏幽暗的小灯。白天,锦绣公墓的门卫室里是有人当值的。但是,一到了晚上,门卫室里当值的便会回家。而我,则会荣升为挂名守墓人,负责这里的安全。今天倒是奇怪了,那门卫室里不但亮着灯,而且还隐隐飘出了饭香。出租车在后门停下,我掏出钥匙,打开锁头,进入公墓后,又转身将后门锁好。我对魏小侯爷说:“你抱着元一先回家去,我去门卫室哪里看看。”魏小侯爷说:“有什么好看的?你也不是一个尽职的守墓人,还不行人家公墓雇一个人?”我想想也是,便不再好奇。只不过,心理隐隐觉得有些不舒坦。毕竟,在这个公墓里,我的零距都是一堆骨灰,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大活人,总让人觉得不舒服,就好像自己的领地被别人侵占了一样。回到家后,发现霍去病不在,登录好一会儿,他才回来,看样子是出去吃饭了。我心理有事,不知道要如何和他说。瞄了霍去病一会儿,发现他好像有什么心思,竟然没有和我来个深情版本的对视。第五十五章:情字一锅粥(二)为什么,我总觉得怪怪的?无论是大姐,还是霍去病或者是……魏小侯爷还有门卫房里的那个人。哎……也许,是我的心里有鬼吧。如果我告诉霍去病我和魏小侯爷会在下个月举行订婚仪式,不知道他会不会先一巴掌拍死魏小侯爷然后将我XXOO死?!元一一天天的长大了,可到现在还是一个黑户。无论是卫玠、丹青,还是霍去病的名字,都不适合填在元一的父亲一栏里。毕竟,他们连身份证都是假的,以后若有个什么情况追根究底起来,还真是个麻烦事儿。在心里轻叹一声,回屋睡觉。自从那一夜囧事儿之后,霍去病和魏小侯爷便十分自觉地回到了客厅,再次住起了上下铺。魏小侯爷因为要照顾元一,所以住在了下辅。我躺在了冰冷的床上,开始失眠。辗转反侧,好不容快睡着了,却总是觉得不太舒服,好像有谁在窗前偷窥着我的一举一动。我皱了皱眉,睁开眼睛,转过身,看向窗户。结果……令我大吃一惊。妈妈咪啊,我的第六感果然很灵。一只通体乌黑的小猫,正趴在窗口,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看。我走下床,冲着它挥了挥拳头,却没有将它吓跑。我觉得有趣儿,便打开了窗户,想要抱养它。不想,窗户打开的那个瞬间,它却轻盈地跳下窗台,向着远处跑去。我顺着它跑去的方向,隐隐约约看见了一个红点。那个红点忽明忽灭,很快便消失不见了。凭我多年的抽烟经脸,那个红点绝对是个烟头!这大半夜的,谁会站在我家窗外吸烟呢?我皱了皱眉。看向门卫室的方向。门卫室里漆黑一片,已经与夜色溶为了一体。我关好窗户,拉上已经很久不曾用过的窗帘,重新躺回到了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拿出“时空路由器”,让灵魂偷偷跑去找丹青和卫玠。我在“世外桃源”里转了一圈,在路过贾绝色的屋子时,发现丫正和那位沉默寡言的朝“恩爱”。我十分不厚道地扫了眼朝的身材,在心里将其和霍去病时比一下,赫然发现,两人竟然旗鼓相当。贼笑一声,我穿过贾绝色的屋子,开始到处找寻丹青和卫玠。在装修典雅的客房里,我看见了睁着双眼,望著天棚发呆的丹青。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他为何还不睡?我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脸,然后俯下身子,附身到他的身体里。我刚一进来,便看见了同样无眠的卫玠。卫玠见到我的时候,还误以为自已在做梦呢。看那他呆愣愣的傻样,我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0奇0我本想说些逗乐的话,但刚一张嘴,便被卫玠用力抱住,狠狠地吻住!0书0丹青扑向我,高声叫着“妻主……”0网0接下来的事儿,就不用详细交代了吧”0电0如果我说,接下来,我们三个赤身裸休的灵魂,就那么坐着朗诵唐诗宋词元曲,怕是骗弱智,弱智都不屑相信!0子0河蟹社会,低调吧低调。0书0春宵太短,思念难熬。当我清晨醒来,想要离开的时候,丹青却抱着我,说什么都不肯让我走。卫玠虽不像丹青那样直白,却是对我说:“最近研究了几道莱,就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口福了。”我只好开始胡扯,“那边还有事儿,等我忙完后,马上回来看你们。”说完这话,我真想抽自己一把掌!这话怎么那么像金主对包养的小二爷说得话咧?当然,这话从本质上还是有所区别,有所提高的。我想,金主可能会对小二爷说“等我忙完后就回来看你”,但像我这么牛掰的人,已经将这个“你”字拨升为了“你们”。得,这就更欠抽了!丹青是敏感的。他柔顺地依偎在我的怀中,睁著迷人的猫眼,问:“妻主,你什么时候带丹青回去?丹青想家了。”我心里这个纠结啊!如果把丹青带回去,家里就不止是闹翻天那么简单了,简直就会发生十二级地震,来个历史性的大毁灭!那绝对会发生连人带畜生,全家上下十来口,直接团灭的事情。卫玠见我不答丹青的话,便冷下了脸,对丹青说  “你的妻主家里不但有一个还魂的霍去病,还有个难缠的魏小侯爷,让你回去,岂不是添乱?”说到魏小侯爷,我就想起下个月要和魏小侯爷举办订婚仪式的事情。头,更痛了。心,更虚了。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