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35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35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35部分阅读
我不由自主她抬头望去,只此一眼,便被那人吸走了三魂七魄。一头青丝,宛若绸缎;一身锦衣,好似摇曳在梦中的橘色花蕊;两只妩媚的猫眼,在羞赧的浅笑中流转着万种风情;一张红唇,犹如诱人的樱桃般今人垂涎欲滴。他的肌肤细腻若瓷,吹弹则破。他的双腿笔直修长,腰身纤纤不及一握,在行走间犹如花瓣飘过,煞是婀娜。这是个男儿郎,却更胜女娇娥!丹青说,在慈国,男子是要穿裙子的。当时,我还在想,男人穿裙子那该是一件多令人恶寒的事情啊!然而,今天看见他,却让我觉得,男人似乎天生就应该穿裙子的。如此风情,那般妖娆。他媚眼如丝地望着我,像一只猫妖般,一步步向我走来。待他走到我面前,我已经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他的脸颊潮红,柔软微张,轻轻柔柔、软软棉棉地唤了声,“妻主……”见我不答,便像以往那样,用食指轻轻她抚了一下我的手背。我立到捂住心脏,十分痛苦她喘息道:“别……别这么叫我,这颗老心脏受不了。”丹青立刻搀扶住我,急声道:“那么怎么办啊?要不,妻主先到丹青的身体里吧。”我深吸了两口气,回道:“不要紧,习惯就好了。”站起身,拉住丹青的手,“走,我们出去转转,换个地方谈情说爱,把这里让给他们吧。”丹青攥紧我手,“妻主到哪里,丹青就跟到哪里!”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回过头,对那十位美男说:“哦,对了,忘记说了,你们以后别太管着绝色,也不要不给她出来玩的时间,她那个人只不过就是色了点,花心了点儿,看见美男就迈不动步了点儿,也没啥大不了的,顶多给你们多领回来七八个兄弟,成就一段接着一段的佳话。呵呵……你们‘世外桃源’那么大,多些男人才热闹。是不是,绝色?”说完,我拉着丹青便走了出去。屋内,传来贾绝色的吼叫声:“元宝,你忒不是个东西了!老娘跟你没完!”紧接着,便是一些求饶的软话,以及那些暖昧的呻吟……我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贾绝色的第三胎,是由我一口气生出来的!那痛,都是我一个人抗的!这回啊,我就等着看她是如何生下第四胎喽!像这么多优良的种子,不多生点儿,还真是对不起社会!生吧,贾绝色,我在精神上支持你!。。。月夜下,池塘边,但见一位老得掉渣的八十岁老奶奶,正轻佻地抚摸着一位妩媚妖娆的少年郎。那少年郎双颊徘红,眼波多情,娇羞她唤着,“妻主……”不用恶寒。那位八十岁的老奶奶,正是在下我。而那位娇羞的少年郎,便是丹青无疑。我俩浓情蜜意地相互依偎着彼此,互述着相思之苦。月儿很圆,风儿很轻,丹青将头枕在我的肩膀上,满脸幸福的睡着了。我拉着他的手,并没有放开,而是轻声唤道:“卫玠,我们聊聊天吧。”卫玠轻轻地睁开了眼睛,缓缓地勾起了唇角,问:“你想聊什么?”我看着他,感慨道:“你说,一个人的灵魂真的实在是太重要了。你看,当丹青主宰了这个身体,他呈现出的是万种风情和干娇百媚。而你一出现,这个身体给人的感党就是温润如玉,翩若惊鸿。”卫玠微微垂下眼睑,“第一次听你夸我。”我攥紧他的手,“如果你喜欢听,我以后会多夸夸你。”他问:“怎么夸?”我答道:“翩若惊鸿,温润如玉。”他问:“就这些?”我答道:“对,就这两个,反复利用,绝对不浪费。”卫玠用手指轻弹了一下我的脑门,宠溺地笑道:“你呀,可真是没什么文采。孩子的名宇,你和丹青商量好了么?”我挑眉看他,“啧啧……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俩刚才商量了半天,却都没有最后定论,不就是等着您老人家一锤定音么?”卫玠略微沉思了一会儿,说:“我倒是觉得又个名宇不错。”我问:“啥?”卫玠回道:“元一。”我想了想,立刻笑道:“元一?好名字啊啊!无论孩儿他爹是谁,孩子都是我一个人的!”卫玠的嘴角开始抽出,并用一种十分纠结的目光望着我。我问:“理解不对?”卫玠攥紧我的手,抬头望月,笑而不语。我望着好似月神的他,竞然呆愣住了。卫玠转回头,问:“你愣什么神儿?”我喃喃道:“你真美。”卫玠的脸色微变,从我的手中抽出了他的手,然后转过头,静静地眺望向远方。我立刻明白了他那点儿微妙的心思。于是,再次伸出了手,紧紧地攥住了他的手,也同他一起眺望着远望,说:“第一次见到你的身体的时候,我就在想,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美的男子?那个时候,丹青和你共用一个身体。现在,你仍然和丹青共用一个身体,我还是发出了同样的感以。但是,无论我怎么感叹,我都能一眼分辨出,哪个是你,哪个是丹青。”卫玠看向我,淡淡地笑了。他说:“你的意思我明白。”我回望着他,“懂就好。”卫玠接着道:“只不过,你还真是分不清哪个是丹青,哪个……是我。”我微愣,刚想要辩解,却在看见卫玠那狡黠的笑容后,将那声辩解化为了一个吻,轻轻地印在了他的额头上。卫玠红着脸,转开头,打趣道:“我还以为,你会吻唇。”我笑嘻嘻她说:“我怕吻你时,掉落一嘴的老皮。等我换个漂亮一点儿的身体后,再满足你这个小小的愿望吧。”卫玠转回头,较真儿地问:“怎会是我小小的愿望?为什么不说是你的愿望?”我挑眉,“你又想抬扛是不是?”卫玠也挑眉,“怎么,不敢?怕我一句呛给死你?”我开始挽袖子,“小子!你警告你,你已经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小心老身我化为为狼奶奶,今晚就扑倒你!”卫玠勾唇一笑,“你尽管扑来。我也想见识见识,八十岁老太太的肚皮,到底能有几个褶儿?”我立刻偃旗息鼓,“喂,不待这么唠嗑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这么一说,我还怎么好意思暴漏出八十岁老太太的身材啊?”眼睛提溜一转,我蹲下身子,掀开卫玠的裙子,装作好奇的样子,捧着他的小脚询问道,“你说,这小脚得畸形成什么样儿?来来,给我看看。”卫玠向后闪躲,坚决不让我看他的小脚。我却来了兴致,非要看看男人的小脚会是什么样子!就在我俩玩得不亦乐乎时,一记棍棒砸下,将我砸倒在地。老太太本就到了寿终正寝的年纪,在被人这么一砸,哪里还有生还的希望?我的灵魂飘出了老太太的身体,看见一名身穿盔甲的女子,扔掉了手中的木棍,对卫玠说:“这个无知之徒,竟敢调戏公子!公子莫怕,末将已经将其就地正法!”卫玠颤抖了两下嘴唇,攥紧了手指,强压下愤怒,让那负责守卫皇宫内院的将领退下。将领抓起老太太的两条腿,就要将其施走。我不想当一个孤魂,只能在此钻入那老太太的身体里,强忍着头痛,对那名将领说:“别拖了,我的坟头就在这里。”那名将领木然地放开我的双腿,然后转身,一步步走向远方。直到她走出了我的视线,这才曝发出一声惨叫,“妈呀!有鬼!”第五十三章:迎娶娇夫(四)我从地上爬起来,拉着卫玠去找贾绝色。贾绝色躺在美男堆里,全身上下都弥漫着慵懒的气息。一看就知道,是一副“吃饱喝足”后的德行。我和她协商过后,初步拟定了一个计划。由我附身到贾绝色的身上,迎娶青玠过门。然后,将青玠带出皇宫,找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将其安置下来。接下来,我将身体还给贾绝色之后,便回到现代去。毕竞,灵魂长时间脱离身体,身体也一定吃不消。回去后,我要找大妈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想个办法,让青玠回到现代。如果可以,那就圆满了。如果不成,那贾绝色就负青帮我找一具身体,让我可以随时回来和丹青相聚。此计,甚妙。因为慈国的女皇陛下,有意将青玠许配给贾绝色,所以,我只是表示有意提婚,女皇陛下便欣然同意了。我看得出,女皇陛下是真的心疼丹青。她希望自己的儿子,可以幸福。虽说贾绝色这个人花名在外,但最少从来不冷落任何一个夫君,算得上是一个好妻主了。再者,贾绝色家财万贯,身份非凡,配丹青,那是在合适不过。只是女皇陛下压根儿就想不到,娶走她心爱儿子的不是贾绝色,而是我这个一无是处的女流氓。送彩礼的时候,贾绝色抱住这个花瓶合不得放手,抱着那个裴翠也稀罕得要命,若不是寇筱燃够义气,自掏腰包支持我迎娶青玠,我想从贾绝色手上套出一个铜板都是不可能的事儿!其实,我也明白,贾绝色的那些亲亲宝贝儿们恨不得我马上滚回现代去,所以才这么大力帮助我。甭管怎样,帮了就是帮了,我还是满感激的。迎娶青玠的那一天,我的心情十分激动,因为激动,所以尿频得很。我在房间的怪角处,听见桑秒和雪白的对话。桑秒关心地询问道:“雪白,你的脸色很不好,用不用去休息一下?”雪白苦笑道:“不用。我只是……心里不大好受。明明知道不是吟儿迎娶青玠,可是看着她穿上红衣,温柔她凝视着青玠,心里还是有些别扭的。”听了这话,我的心里冒出了很多的歉意和怜惜。我想,歉意是我的感觉。而怜惜,应该就是贾绝色的感觉了。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卫玠说我分不清哪个是他,哪个是丹青。是啊,如同两个灵魂共用一个身体,彼此的感觉会渐渐融合在一起,很难分辨出谁是谁。我微微垂下眼脸,退回到酒席上。入洞房的时候,哉十分自觉地将身体还给了贾绝色,然后……一头钻进了丹青的身体里。这个新婚之夜,应该是最特别的。记得,我曾经看过一个电影,里面的主角在打斗的时候,已经不再用真实的拳脚,而是用……意念!尽管如此,还是斗得难解难分,酣畅淋淋。这个新婚之夜,在外人眼里,绝对是青玠的一场春梦。然而只有身在梦中的我们,才知道现实才是梦,而梦却是我们三个人的现实。红艳艳的喜床上,只有他一个人赤身裸体地躺在绣着鸳鸯的锦缎上,微微蹙眉,紧闭着双眼,轻颤着睫毛,微张的红唇,在浓重的喘息中,发出那锁魂至极的吟哦声。而我们三个人的灵魂,却在丹青的脑海中,相拥在了一起。没有大红的喜服,也没有脱掉衣服的这个过程,因为灵魂,是最坦诚的东西,毫无遮掩。不是不羞涩,不是不想要独占,而是当欲望之河,载着最真实的灵魂,我们除了面对彼此之间最真实的感情,还能以哪种形式去装裱理性思维?还能以哪种谎言去高唱一世一双人?共疯,且醉。。。。清晨醒来,我心满意足地霸占了青玠的身体,然后百般怜惜地摸了摸青玠的小脚。幸好,青玠的小脚只是用布带束缚住它,致使它发育缓慢,而不是捏断了脚趾,将其全部压在了脚底下。青玠的小脚因为长年不见阳光,竞然像冰雕一般晶莹别透,惹人怜爱。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