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34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34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34部分阅读
就在这时,贾绝色口中的暴龙红依出场了!他一把揪住了小家伙的耳朵,吼道:“老子没有告诉过你,这个女子现在虽然不是你娘,但身子还是你娘的吗?!你给老子滚一边去,不许捉弄她,听见没有?!”小家伙委屈道:“老子就是看她不爽!她凭什么占了娘的身体!”红依吼道:“老子是你老子,你少他妈跟我老子老子的!”小家伙立刻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就好像吼他的人是我,而不是他那个脾气暴躁的爹。花蜘蛛扭着水蛇腰走过来,扔给我一粒药丸子,说:“吃了吧。免得等会儿全身痒得要死。主人的那身肌肤呦,可就得被你挠破了。”我深信不疑,立刻将药吞进了喉咙里。却发现,那药丸子有些太大了,险些没噎死我。我忍了,但贾绝色她却没办法忍在。她夺回身体的控制权,破口大骂道:“花蜘蛛,你想噎死老娘是不是?你个欠抽的东西!赶快……呜呜……”花蜘蛛扑上去,一口吻住了贾绝色的嘴巴。他就好似一条成了精的蛇妖,以一种格外撩人的姿势,缠在了贾绝色的身上。看得我险些喷鼻血。贾绝色一把推开了花蜘蛛,阻止道:“别亲,别亲,小心让别人占去了便宜。”我立刻冒出了头,怒道:“喂,贾绝色你太过分了!”贾绝色回道:“别说姐妹不讲究啊!先给你几十号小美人乐和一下。”她冲着她的那些娃娃军团们喊道,“来来,喂奶了!”此话一出,小家伙儿们蜂拥而至。我惨叫了一声,抱头逃窜。最终,还是被那些小家伙们压倒在了软塌上,被强行吸了奶水……呜呜……事后,我整理着无法蔽体的衣服,哽咽道:“绝色,我一定带你离开这里!”贾绝色哽咽道:“你终于理解我身为‘人肉槽子’的痛苦了!”我咬牙道:“他们太折磨人了!”贾绝色的家眷们看着我俩泪眼婆娑地交流着,皆保持了沉默。也许,在他们眼里,看见的是贾绝色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但是,我相信,就如同我对于丹青和卫玠的了解,他们心里一定明白哪个是我,哪个是贾绝色。如若不然,花蜘蛛也不会在贾绝色一冒头的时候,就狠狠地扑了上来,吻了她。想到丹青和卫玠,我的心又是一阵抽痛。第五十二章:又见丹青色(一)船起航了,直接驶向了慈国最繁华的海口,也是离圣城最近的地方。因为贾绝色刚生完孩子,身体比较虚弱,所以每天都进补着药膳。说实话,那些东西偶尔吃吃还成,一天三顿的吃,是个人就受不了。当然,最令人消受不了的却是美男人。因为我和贾绝色都拒绝吃药膳,那十大美男便使了手段,各显其能地来喂药膳,直到她将药膳喝干净为止。我不得不说,那些男人的手段真是层出不穷,令人毫无招架之力。早晨,雪白端着一碗药膳,眼波温柔,语调轻柔地说:“吟儿,今天的药膳十分清香爽口,我喂你尝尝可好?”贾绝色眼冒桃花,却仍旧死守阵地,坚决道:“不要!”雪白将药膳含入口中,笑吟吟地凑到她的面前。贾绝色那个色女,立刻反扑上去,大口吸吮着雪白口中的药膳。中午红依端着三碗药膳来了。他将其中一碗直接递到贾绝色的面前,低吼道:“就知道你个死女人怕了这个味道,老子和你一起喝!你喝一碗,老子喝两碗!贾绝色,你喝还是不喝?!”贾绝色一仰脖,“我喝!灌不死丫地!”晚上,绿意端着一碗药膳来到床边,羞涩道:“绝色,绿意今天想要留下,陪着你。绿意还想给你生个小绿意,你说好不好?”贾绝色立刻安抚道:“绿意啊,我现在实在是不方便,等咱们一起帮助元宝完成了心愿之后,我一定满足你的这个小小的要求。再者,你看,我现在的身子虚,还得补补。”端起碗,咕嘟咕嘟喝了个底朝天。依我看,绝色是怕绿意留下后,我再冒出头,顶了她的位置。又是一天早晨,谭净流端着一碗药膳走进了贾绝色的房间,只轻轻地喊了一声“吟”,贾绝色便像是被开启了开关似的,立刻从床上弹跳而起,一把抱住谭净流的腰肢,腻歪在他的怀里,将药膳喝了个一干二净。最后,丫还吧嗒了一嘴说:“这碗这么重,以后可不许你随便端着它到处走了,要不,我会心疼的。”我恶寒了一个。这个女人,忒他妈会讨男人欢心了!中午,桑渺端着药膳出现。他满眼爱慕之色地凝视贾绝色,柔声道,“如果你不喝了这个药膳,我出去后,一定会被哥哥们笑话的。”贾绝色咬了咬牙,干了!晚上,那个被贾绝色称之为“野兽”的宫任出现了。他一手端着药膳,一手拖拉着一头血淋淋的……牛!他豪不含糊地问:“喝药膳,还是吃了这头牛?”贾绝色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然后默默地捧起了药膳。周而复始,又是一天早晨。古若熏忽闪着两只水晶葡萄似的大眼睛,叫着贾绝色的爱称,说:“吟吟,你要是乖乖地喝了这碗药膳,若熏送你一件价值边城的宝贝哦。”贾绝色眼睛一亮,当机立断,就是一个字——喝!中午,寇筱燃出现。但见他邪魅一笑,说:“今天的风向不太稳定,如果不好好儿控制咱家的船帆,说不定等咱们明天一早儿起来后,就会发现大家又回到了‘世外桃源’。”贾绝色抱住寇筱燃的腿,“哥哥,我乖乖听话还不成么?!你就让风,往正常的方向吹吧!”晚上,花蜘蛛穿着半透明的衣衫,裸着诱人的大腿,轻佻地推开了贾绝色的房门,用能酥麻掉人骨头的嗓音喊了声,“主人,药膳来了……”贾绝色的身子一抖,立刻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恶狠狠地骂道:“你想给老娘我戴多高的绿帽子啊?!药膳拿来,我喝完,你赶快给我滚回床上,捂住大被睡觉去!”我吼:“绝色,你忒不仗义了!我看个热闹都不成啊?”贾绝色用比我更大的嗓门吼道:“不成!我的心肝宝贝们,你一个都不许窥视,如果你想看美男,我……”我立刻打断她,“大姐,你是我大姐!你千万别再叫你的那些儿子们了。我服了,还不成么?”又是一天早晨,朝出现在贾绝色的房间里,说了一句朴实无华的话,“喝了吧,对身体好。”贾绝色忍着作呕的反应,再一次将药膳喝了个底朝天。我羡慕道:“你真幸福。吃个药膳,还得这么多人轮番哄着。”贾绝色哭笑不得地说:“屁!他们这是在给老娘使‘温柔一刀’!那些药膳,都是他妈用黄连水熬制的!”我感慨道:“如此看来,你还真是被整得不轻啊。可怜哦。”贾绝色撇嘴道:“这你就不懂了。别说我那些心肝宝贝们端给我的药膳是用黄连水熬出的,就算他们直接往我嘴里塞两块黄连,吃在我口中也是甜的!这其中的销魂滋味,你是不会懂的。”我总结道:“你那嘴,真应该灌开水!”上岸后,贾绝色吃了一种药,将其祖母绿色的眸子变成了黑色。我们这只大部队便开始了游山玩水的生活。因为贾绝色的发色实在是有异于常人,所以她不得不佩戴上纱帽。因为贾绝色这个人十分善嫉,生怕别人窥视她那些亲亲宝贝们的美色,所以,上至她的相公,下至她的小孩儿,都被她下令戴上了纱帽。好家伙儿!这一群人往热闹的集市里一走,热闹的集市立刻变得鸦雀无声了。贾绝色这个贪财的东西,竟然对小家伙儿们说:“出门走路,一定要看着脚下,没准儿你就能发现一枚铜钱。”我心中哀号不断,只好对贾绝色说:“绝色,咱就此分道扬镳,你看成不?”贾绝色摇头道:“不行!你等我玩够了的,你再走。元宝,你是不知道,我家那些亲亲宝贝们个个比猴还精!你要是一走,我立刻就得被他们绑回‘世外桃源’。你想想我被那些小家伙儿们当成‘人肉槽子’的惨样,难道就没动一点儿的恻隐之心吗?”我想到那日喂奶的经历,立刻打了一个冷战。于是应道:“好,我们一起溜达吧。”贾绝色又说道:“等晚上的时候,你倒是可以随便出去溜达溜达。记得,在天亮以后回来就成了。”我问:“为啥?”第五十二章:又见丹青色(二)贾绝色装模作样地感慨道:“其实,我倒是没什么,就是那些亲亲宝贝们,太需要我去安慰了。哎……做个好女人,真难啊。”我真想破口大骂她“没人性”,但转念一想,便笑着点头应下了。贾绝色不愧是当过女皇的,当即问道:“元宝,你不是想要偷窥我的夜生活吧?”我摇头晃脑地回道:“说偷窥,多难听啊。我只不过是想欣赏一下你的‘雌姿’而已。”贾绝色咬牙道:“无耻啊!”我笑眯眯地回了句,“咋还叫上我的小名了?”我和贾绝色斗着嘴,一路上还真是其乐无穷。我发现,我和她是一路人。都挺卑鄙、阴险、龌龊、欺软怕硬、狐假虎威的。但是,对待朋友,我们又十分仗义!对待爱人,更是好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用贾绝色的话说,就是——此乃,真女人也!也许,我会被吸入身体里,是因为我和她之间共同拥有一个灵魂吧。虽然我们在性格上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但生长环境的不同,还是让我们成为了两个相对独立的个体。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两片树叶,此话绝对不假。就像吕布和霍去病,就像贾绝色和我。我们一行人走走停停,也算是热闹非凡。这一日,我们来到了慈国的圣城。我的心十分激动。因为,丹青曾是慈国的殿下。贾绝色和我心意相通,知道我想要去丹青曾经居住过的地方看一看,于是她开始翻箱倒柜,在一只压箱底的绣花鞋里翻找出了一块金牌。那些金牌上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凤凰的尾部还镶嵌着各色的宝石。只此一眼,便知道此物价值不菲。贾绝色让她的那些亲亲宝贝儿们闪到一旁等候,独自一人手持此物,牛哄哄地拦路劫下一名女将军。那女将军更逗,在看了几眼金牌后,竟将其收入怀中,然后装作没这么一回事儿的样子,打算绕开贾绝色继续前行。丫明显不知道此金牌的来历,想要独吞咧!我想,贾绝色会动手,但是,她却没动手;我想,贾绝色的夫君们会动手,但是,他们也没动手。我想动手的时候,却发现压根儿就没有我动手的机会。贾绝色的那些小家伙儿们,如同一只只暴怒的小公鸡般,扑到那个女将军的身上,将其一顿暴打!打完后,其中一个长相很像寇筱燃的小家伙儿,厉声喝道:“不许欺负我们的娘!记住了吗?”那女将军忙说:“记住了,记住了。”小家伙儿满意地点了点头,又说道:“为了让你记得清楚点儿,我们再打一遍吧。”于是,小家伙儿们再次抡起了小拳头,开始群殴那位可怜的女将军。贾绝色见打得差不多了,便发话道:“别打了,怪费力气的,等会儿还得多吃不少饭呢。”我吐血了!她这教育方式,忒霸道了!我们这一战,引起了慈国的注意。毕竟,群殴将军绝对不是一件小事儿啊。但是,贾绝色是谁啊?那是凤国的前任女皇!很快的,我们便被慈国的女皇陛下请进了她的皇宫中,盛情款待。慈国的女皇陛下年约五十,头上已生华发。岁月虽然没有厚待她,但也不曾刻薄她。她保养得不错,皮肤仍旧白皙,但皱纹那种死缠烂打的东西,却仍然爬上了她的眼角与额头。她的五官很秀美,有几分淡淡的书卷气。她的眼神并不锐利,应该是个脾气不错的女皇陛下。从她身上,我看不出一点儿与丹青相似的地方。呃……错了,我看见的是卫玠,而不是真正的丹青。我眼神炽热地打量着她。我多希望,能从她的五官中拼凑出丹青的样子。此刻,我的心情是复杂的。因为女皇陛下是丹青的母亲,所以我对她有几分好感,但是,女皇陛下又是害死丹青的帮手之一,所以,我似乎应该恨她!如果不是她保护不了丹青,丹青也不会在这宫廷之中,被别人害死。然而,如果丹青不是被人害死,我又哪里会遇见丹青?这又是一个无解的死循环,哎……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