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31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31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31部分阅读
无人应话。乔老三嘿嘿一笑,发狠道:“。老子让你不听话!”,紧接着,一声惨叫传来!我的心一下子跳出了嗓子眼!那声惨叫,竟然。……竟然是魏小侯爷的声音!手机里再次传出那种咀嚼的声音,乔老三一般吧嗒着嘴,一边说道:“在牢房里蹲久了,很少能吃到这么新鲜的肉。元宝啊,你动作可得快点儿,我怕自己忍不住,就……嘿嘿。……就先将这细皮嫩肉的魏小侯咬烂了!”说完,直接关机。我的手开始颤抖,望着手机屏幕开始发呆。乔老三,是用魏小侯爷的手机,给我打得电话!我的心乱作一团,恨不得插上翅膀,到处去找魏小侯爷,但身子却仿佛被灌了铅,竟然动不得分毫。这时,卫玠和魏忠贤推门而入。我猛然惊醒,从病床上弹跳起来,赤脚就要往门外跑!大姐将我拉住,急声道:““别急、别急,你先穿好衣服。“卫玠忙问:“。怎么了?”我一边飞快地往身上套着衣服,一边快语回道:“魏小侯爷被乔老三抓走了,乔老三要和我们玩捉迷藏,让我们去找他,否则每过十五分钟,他便要害下魏小侯爷的一块肉!”,我蹬上鞋子,冲着卫玠喊道,““让丹青开车,我们出发!,”十五分钟内,我们赶到了抓获乔老三的地方。那栋小危楼已经拆迁,变成了一片废墟。乔老三不在其中,我心急如焚,却不得不让自己冷静下来。我知道,我晚一步找到乔老三,魏小侯爷便要遭一份活罪。时间不等人。可茫茫人海,我又能到哪里去找乔老三这个畜生?!第四十七章:兽战!(三)丹青提醒道:“妻主,你说白晓苏其实是乔妍,乔妍是乔老三的妹妹,那么乔老三会不会就在霍大哥的家里?”我攥紧拳头,当机立断道:“走,去看看!”车子在路上飞驰,如同一只饥饿的猛兽,恨不得吞噬掉一切挡在我们面前,阻止我们前进的东西!在一个狭小的路口,有一辆轿车停在了我们的前面,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司机下了车,不紧不慢地擦着车窗,连一点儿避让的意思都没有。丹青按了两声喇叭,那人却仿佛没听见一样,仍然自顾自地忙活着。我对丹青说:“撞过去!”丹青一脚油门,直接撞向那辆轿车。司机吓得哇呀一声跑开,躲在墙角连大气都不敢出。我们扬长而去,直斧霍去病的家。然而,结果却让我们大失所望,乔老三并没有将魏小侯爷带到这里。丹青满眼歉意地看着我,咬着下唇,不再说话。我攥紧了拳头,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一定要冷静,好好儿想想,乔老三到底会藏在哪里!他既然想和我玩捉迷藏,自然不会躲到我完全想不到的地方去。他在钻我记忆的死角。他一定藏在一个我很熟悉,但却轻易不会想到的地方。那个地方,到底是哪里?魏小侯爷,又是怎么被乔老三抓到的呢?他去了哪里?到过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掉以轻心?我冥思苦想,终于灵光乍现!“锦绣公墓!“我和吕布异口同声地说。是的,魏小侯爷一定是回到了锦绣公墓,被守株待兔的乔老三给偷袭了!我们的车子再次如同离弦的簧般飞射了出去。我看向吕布,发现他的脸色十分不好,立刻联想到“晕车”二字。伸手按下车窗,对他说:“你再忍忍,一会儿就到了。”吕布脸色苍白地点了点头。车子驶入锦绣公墓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手表的指针马上与六点重合。我跳下车,对众人吩咐道:“我和吕布先进去,大姐和九千岁还有丹青伺机而动。”说完,便撒腿冲进了屋里。客厅里,沙发上,魏小侯爷的双手被捆绑在身后,双脚被两根绳子拉开,分别捆绑在两条沙发腿上。他全身赤裸,胸口上被片下了两块皮肉,艳红色的血水从伤口处涌出,将他的胸膛染得血红一片。他的男根上有一道明显的伤口,一滴滴浓稠的鲜血正沿着那毫无生机的男根滴落到沙发上,晕染开大片的猩红。魏小侯爷的大腿内侧,沾了些已经干涸的乳白色污秽物。他,被那个畜生侵犯过!我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这一刻,我恨不得撕碎了乔老三那张笑吟吟的脸!恨不得撕裂了整个世界,来弥补魏小侯爷的伤,太填平我的恨!当我的视线和魏小侯爷对视,他那早已呈现呆滞的目光瞬间碎裂开来。我希望他冲着我吼,冲着我咆哮;我希望他喊着让我滚开,喊着让我替他报仇。然而,他那绊裂的目光只是一晃,便又蒙上了一层灰雾。如果不是他的双腿肌肉在不停地痉挛,我甚是察觉不到他还活着!我的心,仿佛被人活生生地  ……撕碎了……这是魏小侯爷?这是那个被我疼着,宠着,护着的魏小侯爷?魏小侯爷……我强迫自己收回目光”看向坐在魏小侯爷身边的乔老三。乔老三将手中那把十分锋利的匕首逼向魏小侯爷的脖子,嘿嘿笑着对我说:“你的动作不算慢,但还是让这小子吃了不少苦头。如果不是有仇,我还真舍不得这么折腾他。啧啧。……瞧瞧这细嫩的皮肉,摸一把,还真他妈地销魂!,”我咬着后牙问:““乔老三,我来了,你想怎么样?”,乔老三说:““我知道你不会一个人来,但你最好让你的那几个朋友都进来,否则。……呵呵  。……我可要好好儿疼疼魏小侯喽。”,我对吕布点了点头,吕布冲着门外沉声喊道:“都进来!”大姐和魏忠贤,还有丹青悉数走进了拥挤的客厅。乔老三满意地笑了笑,说:““这回人都到了,我们就来算算总账吧。,”他用恶毒的目光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我,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我的肚子上,咽了咽口水,喷喷道,“我听说,胎儿可是大补,那滋味,别提有多美味了。怎么样,元宝,你舍不舍得挖出你肚子的胎儿,送给我尝尝?“吕布想要上前一把抓住乔老三,乔老三却用刀子划破了魏小侯爷的脖子,厉声吼道:“谁敢动一下,老子立刻就宰了他!””我拉住吕布,对乔老三说:““想吃?可以!你自己来剖吧,下手最好准一点儿,别让鲜血染了我的裤子。,”乔老三没有想到我答应得如此痛快,竟然愣住了。我桃眉道:““怎么?不信?还是没胆儿?我给你两个建议,要么,你现在放了魏小侯爷,我可以放你逃命去(放你逃可以,追杀你也是必然的);要么,咱就来个两败俱伤!你不是想要报仇吗,尽管冲着我来!不过,你最好有个度。毕竟,人都是自私的。我可以为了魏小侯爷承受一些痛苦,但如果那些痛苦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我自身难保,又怎么会在乎别人死活?,”我一边说着,一边向乔老三走去。就在我即将接触到他的时候,他恍然回神,瞪着凶狠的眼睛,冲着我喊道:“你别在过来,否则我马上宰了他!,”我冷笑道:“瞧你那点儿胆量,要报仇就动作快点儿,别耽误我宝贵的时间。等你下手之后,我还为你准备了一些礼物,打算将你藏起来,好好儿地“伺候伺候”呢。哦,对了,乔妍死了,你知道吧?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她想杀我,但是呢,却被我活活儿给砸死了!她在死之前,还叫着“三哥“呢。三哥?是你么?你和你妹妹的感情真好,她临时前竟然还叫着你的名字。……”,乔老三被我的话乱了心智,变得歇斯底里,怒吼道:““你这个贱人!我杀了你!””他从沙发上弹跳起来,攥着匕首刺向我的肚子!吕布身形一晃,挡在我的面前,一把夺下他手中的匕首,然后一脚让他踢飞了出去。我伸手取过吕布手中的匕首,快走两步,走到乔老三的面前,蹲下身子,扬起了手中的匕首,照着他的大腿骨便刺了进去!“啊!”乔老三发出一声惨叫。我瞪着血红的眼睛,勾起唇角,笑道:““这种滋味很销魂么?不要急,我还有更销魂的滋味让你尝!你既然敢动我的魏小侯爷,就应该知道,我不会放过你!你的行为,让我心痛了,所以,你必须百倍偿还!,”乔老三骂道:““你个婊子!你个贱货!”,我站起身,将匕首扔给了魏忠贤,“九千岁,他交给你了。,”魏忠贤嘿嘿一笑,如同一条毒蛇般盯着乔老三,笑吟吟地说:“来来,让老夫给你开开眼界,让你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生不如死。“我转身走到魏小侯爷的身边,解开他身上的绳子,然后脱下自己的大衣包裹住他的身体。我想抱住魏小侯爷,但他却突然挣扎了起来。就在这时,吕布低喝道:““快趴下!,”第四十七章:兽战!(四)随着吕布的低喝,窗户被什么东西砸碎了。紧接着,十来枚催泪弹被扔了进来。我们努力掩住口鼻,但仍日被哈得险些窒息。吕布当机立断,大手一挥,道:“我先杀出去,你们保护好元宝!”,说完,他一把操起衣架,火速冲了出去。我们想先躲进小屋,可当我们打开小屋的房门,迎接我们的确是敌人的片刀。魏忠贤上前两脚,将来人踹倒在地,并用沙哑的嗓子吼道““进厨房!抄家伙!”我们退进厨房,拉下电闸,让屋子陷入到黑暗之中。魏忠贤咬牙道:““老夫没倒出功夫去找那个丁飞小儿算账,他倒是先找上门来!也好,今天正好大开杀戒,让他知道九千岁的厉害!”说完,摸黑抓起一把筷子和一只大马勺。大姐操起两把尖刀。丹青操起了一根揩面杖。卫玠骂道:“一边去!“随手扔掉挤面杖,抓起一把菜刀。我扶着魏小侯爷,倒不出手去抓武器。魏忠贤发狠道:“我们冲出去!”,我点头,“。好!”魏忠贤和大姐打头阵,我在中间,卫玠垫后。大屋和小屋的房门都被人拉开,丁飞的人带着防毒面具从窗口处跳进屋子,直奔我们而来。魏忠贤和大姐虽然勇猛,但却早已被催泪弹呤得呼吸困难,泪眼朦陇。魏忠贤的大腿被刀砍伤,大姐的腹部被刺了一刀,但他们却咬着牙,硬是护着我和魏小侯爷杀出了一条血路,从客厅里突围了出去。我为了护住魏小侯爷,胳膊已经被锋利的刀子划得鲜血淋淋。卫玠挥舞着菜刀,就像剁鸡块似的,将企图靠近我的人统统砍伤!当我们好不容易杀到外面,却被气枪的子弹扫射到了身体。那些子弹虽然不是真枪实弹,但打在人的身上,却疼痛难忍。如果被那些气枪子弹打到眼睛,一准儿得瞎。黑沉沉的夜空下,一亮车灯对准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刺痛了人的眼睛。吕布身上挂了彩,但倒在他脚下的人却不在少数。我刚想嘘一口,却见那些恶徒从怀中掏出了几把用来猎杀野兽的麻醉枪,然后一同射向了吕布!吕布躲闪不及,腿和肩膀同时被麻醉针剂射中,身子在挣扎了几下之后,扑通一声赫倒在地。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晕车,他不会如此轻易被俘。那些恶徒见吕布已经倒下,便纷纷扬起棍棒扑向吕布,对其痛下毒手!我知道大势已去,立刻大声喝道:“住手!“然而,并没有人听我的话。魏忠贤和大姐冲了上去,想要救出吕布,却也被那些手持麻醉枪的恶徒暗算,纷纷身体僵硬地摔倒在了地上。凶狠的棍棒根狼地砸在了他们的身上,我似乎都能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我将魏小侯爷交给卫玠,向前走了两步,冲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大声吼道:““丁飞,你别缩在壳子里不敢出来!有种,和我面谈!””黑色的车门被推开,丁飞仍旧坐在车子,并没有走出来。他的左手和右腿都打着石膏,看样子伤得不轻。他带来的那些恶徒,见老大要说话,便都停下了手,等待他的指示。不待丁飞说话,我抢先一步说:”丁飞,我和你无怨无仇,如果不是被人设计陷害,我也不会顶着个大肚子,冒着生命危险去刺杀你。我们现在共同的仇人,是那只幕后黑手。“丁飞面无表情地说:“幕后黑手?你先偿还了我那四根手指头再说!我是一个很公正的人,你砍掉我四根手指,便还给我四只手臂。让我数数,你们五个人,选出四个吧。”,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