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30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30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30部分阅读
坐进出租车后,我一边抓着包子吃,一边还在想:虽然我说卫玠是这个家的天有些夸张,但效果却是出乎意料的好。不过话说回来,卫玠还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不但样子美,而且学问高。在我看来,他除了不能自己给自己生个孩子外,在其他事儿上,简直就是十项全能!说他能顶起一片天,绝对不是瞎说。我觉得自己是个很奇怪的女人。心中明明担心着霍去病的安危,但脑袋里却想着卫玠的好。好吧,我承认我是不想让自己太过焦急。眼下,我特别有身为一名孕妇的自觉性。无论遇见什么事儿,我都会尽量让自己淡定。当出租车在霍去病的家门口停下时,我十分惊讶地发现,他家所处的位置,竟然距离锦绣公墓很近。我扫了一眼面前的高层,然后走到可视对讲机面前,输入1203,然后按下确认键。等了大概十多秒后,高层的大门被打开了,但可视对讲机里却没有传出任何人的声音。我心中升起了疑惑,但还是拉开了大门,走进楼道。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按下接听键,“喂?”手机那边传出李青榕的声音,着急道:“元宝,乔老三越狱了!”我微微一怔,不由地皱起了眉,沉声问:“什么时候的事儿?”李青榕回答:“今天凌晨两点左右。我刚得到消息便马上通知你了。你们小心提防点。我听说,乔老三曾和他的室友说,他如果能离开监狱,一定要废了你!”我点了点头,说:“好,我知道了。你自己也小心点儿。对了,你帮我调查一个人,他的名字叫丁飞,是昨天下午到达的本市。”李青榕诧异道:“丁飞?我还真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就不知道和你说得是不是一个人。他原先一直在越南那边混,以心狠手辣出名,是个极不好惹的人物。我听说,他正准备洗手收山,要在本市开发一些高档别墅。元宝,你不会是要招惹这个人吧?如果是,我劝你马上打消那个主意。想丁飞那样的人,都是不要命的主儿,千万得罪不得。”我简单地敷衍了两句便挂断了电话。走进了电梯间,看着电梯从一楼直升到十二楼,那速度快得让我觉得有些晕眩。走出电梯,站在1203门口的时候,我变得有些犹豫。一种不好的预感,在我的心里开始蔓延。我想调头走回电梯间,但又担心白晓苏和她的孩子会有危险。我不是一个好人,很少会顾及别人的死活。但是,那个孩子是霍去病的儿子,是我一直深爱着的男人的儿子!无论如何,我不想那个孩子卷入这场越发扑朔迷离的危险之中。深吸一口气,攥紧了手中的两个盘子,我敲响了1203的房门。房门应声而开,白晓苏面无表情地站在了我的面前,问:“你来做什么?”我向屋子里张望了两眼,回答:“我来找霍豹。”白晓苏的身子微微地颤抖了两下,然后缓缓地向后退开一步,不冷不热地说:“进来等吧,他快回来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进了屋里。霍去病的家大概有一百二十坪,装修的十分简洁大方,却让我觉得十分不舒服。仔细打量了几眼后,我终于发现令我觉得不舒服的地方了。这件房子的主体装修都是以黑白的强烈对比为主,但所有窗帘、沙发、床罩等软装饰物品,都是粉红色的少女情节。这样反差极大的装修与装饰,让这间房子看起来十分不协调,处处透着诡异。我先是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见这里并没有藏着什么危险人物,这才稍微放下了心,扶着肚子坐在了沙发上。白晓苏走进厨房,冲了一杯咖啡,然后端着咖啡坐到我的对面,一口接着一口地喝着。我不怪她没有待客之道。因为,如果她去我家,我也一准儿不待见她。这样坐了一会儿,她开口询问道:“你为什么总是缠着霍大哥不放呢?”我嗤笑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缠着他不放了?我来找他,是有正事儿。你如果能联系上他,就让他早点儿回来。我说完话就就走。”白晓苏放下咖啡杯,站起身,走进儿童房,抱出了她的孩子,一步步走到我的面前,笑了笑,将孩子递给了我。说实话,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孩子的人。但是,自从自己变身为准妈妈,我还真是越来越喜欢肉呼呼的小奶娃。所以,我下意识地接过了白晓苏手中的小奶娃,抱在怀中逗弄了两下。个小奶娃到底哪里和霍去病长得像,便觉得后脑勺一痛,整个人瞬间失去了意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撑开了沉重的眼皮,似乎看见霍去病回来了。白晓苏为他倒了一杯咖啡,并在里面放了药。我想出声提醒霍去病咖啡有毒,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挣扎了两下,人再次昏了过去。第四十六章:爱你,胜过性命(二)等我醒来后,赫然发现自己竟然被捆绑在了一把椅子上!而椅子的两条前腿已经腾空,仅以两条后腿卡在了窗户的滑道上。一根绳子将椅子和门把手连接在了一起。如果有人剪断了绳子,我便会从十二楼的窗户处跌落到地面。死,是必然的。只是在死亡的那个瞬间,被摔成几段,那才是难以估量的。我对面的窗户上,也以同样的方法捆绑着一个人。既不是晚归的霍去病,也不是有些神经质的白晓苏,而是……白晓苏的孩子,那个嗷嗷待哺的小奶娃!而白晓苏则是站在书房的门口,手持一把带着锯齿的尖刀,对着那两根拴在门把手上的绳子比划着。霍去病瘫软在沙发上,用十分凌厉的目光逼视着白晓苏,沉声道:“白晓苏,米冷静一点。”白晓苏冲着霍去病甜甜一笑,说:“霍大哥说的话,我是一定会听的。”她眨了眨眼睛,装出一副可爱的样子,微嘟着嘴说:“可是,霍大哥,有很多人都说,女人太听话了不好,这样她的老公就不会珍惜她,不会疼她了。”霍去病微不可查地扫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对白晓苏说:“我却更喜欢温顺的女子。”白晓苏立刻挥舞着刀子,吼道:“你骗人!我那么听你的话,我乖乖地呆在家里,照顾孩子!我一心一意地等你回来,可你每次回来都只是看看孩子,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你当我是什么?你是个骗子!你是个骗子!”霍去病皱眉,质问道:“白晓苏,我何时骗过你?!你说你怀有我的血脉时,我变告诉过你,孩子我会负责,但我不会成为你的幸福!”白晓苏的眼泪瞬时流淌了下来。她瑟瑟发抖地靠近霍去病,边走边说:“霍大哥,霍大哥,你知道我是爱你的,你明明知道的!你说你喜欢温顺的女子,奇Qīsūu。сom书我为你变得温顺。可是,你为什么就是不看看我呢?你的眼睛里,永远只有她一个人的身影!她温顺吗?她乖巧吗?不!她不是的!她牙尖嘴利,她张牙舞爪,她粗鲁不堪!霍大哥,你怎么会喜欢她呢》一定是她迷惑了你!对!一定是的!你说,如果我杀了她,你是不是就会疼我、爱我了?”未等霍去病搭话,她突然向后跳去,又回到了书房的门口,举起刀子,就要去砍那根捆绑在我坐的椅子上的绳子。霍去病的目光一沉,怒喝道:“白晓苏,你住手!不要让我恨你!”白晓苏哈哈大笑道:“恨好啊!恨我,才能记住我啊!”霍去病的眸子划过复杂的神色,他忽然放软了语气,说:“白晓苏,不要为了我背负上杀人的罪名。你没有杀过人,不知道那满手的血污就好像是毒瘤,会在夜里蔓延至你的全身。”白晓苏神经质地咯咯笑道:“霍大哥,你小瞧我了。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杀过人呢?你不知道,为了接近你们……呵呵……我不说了,我要在你心中保持神秘。”我心中一凛,重新打量起白晓苏。她到死是谁,为什么要可以接近我们?还有,她说她杀过人,她到底杀了谁?我想起魏小侯爷对我说过的话,稍作联想,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魏小侯爷说,白晓苏是个农村姑娘。一年半以前曾经整过容,变成了现在的白晓苏。让人觉得奇怪的是,眼前的这个白晓苏不但不像个农村姑娘,而且在整容后也从来没有和家里联系过。这其中,一定隐藏了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的好奇心压倒了恐惧心理,便开口询问道:“白晓苏,你这几年怎么没有回农村老家去看看?你想隐瞒什么?”白晓苏微微一怔,眼中划过了惊恐。她眼神游移,仿佛要躲避什么。可那游移的眼神马上被恨意取代。她目露凶光,咬牙切齿地说:“你调查我?!很好,很好,调查得好!可惜,无论你怎么调查,你永远查不到我到底是谁!哈哈……哈哈哈哈……”我脑筋急转,大胆猜测道:“难道说,你不是白晓苏。”白晓苏抬手指着自己的鼻子,神经兮兮地笑道:“我是白晓苏?我不是白晓苏,还有谁会是白晓苏?!哈哈……我不是,难道你是吗?不,你不是!我就不告诉,就不告诉你!”她转头看向霍去病,情意绵绵地说,“霍大哥,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你我是谁的,真的,我一直想告诉你 的。霍大哥,我叫乔妍,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好不好?你没听过我的名字吧?不要紧,真的不要紧。我想,你一定认识我哥和我姐。我哥叫巧勇,别人都叫他乔老三。我姐叫乔莉,是家里的老四。我是家里的小妹,名叫乔妍。呵呵……”“霍大哥,你知道吗,我大哥二哥在很小的时候,就夭折了。我们家里,现在就剩下我们三个人。三个对我可好了。可是,你们却将他送进了监狱。“我就想啊,我得替三哥报仇啊。我怕你们知道我是谁,所以特意去整容了。你看,我的脸,多美啊。还有还有,为了给自己一个新的身份,我在整容前,给了一个叫白晓苏的女孩一笔钱,让她也去整容。当我们变得几乎成为一个人的时候,我杀了她。我真的杀了她哦。我这么漂亮,怎么可以允许世界上还有另一个与我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呢?呵呵……至于为什么找上她,只是因为我喜欢她的名字——白晓苏。“霍大哥,你听听,这个名字是不是很好听呢?“霍大哥,你相信我吗?我真的不会骗你。最初,我是真的想要报仇。我偷偷地观察着你,然后设计一出戏,让你救下我。我以报恩为名,天天缠着你。趁你情绪低落,爬上你的床。我勾引你,我用自己细腻的肌肤蹭着你强壮的身体。那一晚,你亲吻着我的唇,狠狠地要了我。我突然发现,我并不想报仇了。我想要你,想要让你陪在我的身边。“可是,你的心里从来就没有我!“我可以忍,真的可以忍。我会很乖巧地等待,认真地等待。可是我恨啊!我开始折磨那些小动物,仿佛只有这样,我才会心理平衡,才会感觉到快乐!”她转头看向我,诡异地笑道:“贱人,你看见我送给你的礼物了吗?那只猫啊,被我剪了耳朵,割了舌头,还活生生地剥下了几块皮!我在它的爪子上淬了毒,只要被它挠到,你的胎儿就保不住了!哈哈哈……哈哈……我可是很有头脑的人呢!只可惜,老天不收婊子的孩子!你的孩子太肮脏了,他只能烂在你的肚子里!”她又将头转向我的对面,去看她的孩子,“你们看,我的孩子多可爱啊。他的笑脸粉嫩嫩的,他的小手肉嘟嘟的。如果他死了,多可惜。”转回头,如同毒蛇般盯着霍去病,如同疯了般厉声吼道,“你说!如果他死了,你会不会心痛?!会不会心痛?!”霍去病用尽量平缓的语气说:“乔妍,那是我们的孩子,你不要去伤害他。你将元宝和孩子放下来,我会陪在你身边。”第四十六章:爱你,胜过性命(三)乔妍仰起头,笑着流泪,“霍大哥,你知道吗,你这话已经说晚了。三哥他越狱了,他要来报仇了。如果我不杀了那个贱人,三哥会杀了我们一家的!我知道,如果我杀了那个贱人,你不会原谅我。所以,我让你自己选。”,说到这里,她的目光一凛,再次举起了刀,平放到那两根关系到我和她孩子生死的绳子上面,一边轻轻地磨,一边细声细语地说,“霍大哥,你喝了我为你准备的咖啡,现在一定是使不出力气吧?我知道你会武功,所以放了很大的药量。不过不要紧,我相信,无论如何你也一定会及时地攥住一根绳子,救下一条人命。“霍大哥,你要想好了,你是要自己的儿子,还是要那个怀了别人孩子的贱货!霍大哥,选择权在你的手中。这样,无论是谁死了,都是你害死了另一个人,和我无关哦。所以,霍大哥不可以怨恨我,呵呵……”,我屏住了呼吸,想要看向霍去病,却又不敢看向霍去病。我既怕在他的眼中看到歉意,又怕在他的眼中看到坚定。生死关头,我很胆怯。我真的很想让霍去病先救我,但这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对面的小奶娃仿佛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死亡,竟然不停地挥舞着小手,哇哇大哭起来。在我听来,他似乎在喊着:爸爸,救命。我闭上眼睛,心里想着:算了,不争了。然而,就在这时,我肚子里的小家伙儿却用力踢了我一脚!我闭紧了嘴巴,不让自已痛呼出声。我在心里对小家伙说:对不起,妈妈虽然很想见到你的笑脸,但却不想让你的霍叔叔活在追悔莫及里。妈妈知道血浓于水的道理,知道孩子对于父母而言的重要性。所以,妈妈更要保持沉默。小家伙儿,不要怕,妈妈会一直陪着你。耳边是刀子害着绳子的声音。那悉悉索索的声音,就仿佛是死神的脚步声,听在耳朵里,让人觉得心惊肉战,毛骨悚然。可听着听着,你便不会害怕了。既然死亡已经亲吻了我的脚面,我为何不踢她一脚痛快痛快?我张开眼睛,看向霍去病,痞子似的笑道:“最近不太平,我的同行好像要拿你和九千岁等人开刀。等会儿呢,我会去另一个地方,你自己小心点儿。”霍去病的眼睛一亮,看向了我挂在胸前的“时空路由器“。我见他已经被我误导,便勾起了唇角。在绳子被害断的那个瞬间,我深深地凝视了霍去病一眼,然后随着椅子一同向楼下坠去。有些爱,已经埋在心里太深太深。成长出的果实,又实在是太重,太沉。说出来,已经没人能够负担得起。我一辈子都没有对任何人说过那三个字,但直至此刻,我也不曾后悔。因为我相信,我爱的那个人,会懂。就如同我懂他一样。不是心有灵犀,而是情浓。霍去病,我即将去另一个地方,一个不会任由我往返的地方。是我主动放弃了活下去的权利,所以,你不用自责,你要好好儿活着。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