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9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9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9部分阅读
我打开“时空路由器”,开始搜索丁飞这个人的名字。结果很令我震惊!妈的!这个“时空路由器”别看在其他平行空间里很牛掰,到了现代,丫就是一弱受!查不到丁飞这个人,我泄气地躺在床上,望着天棚,想着各种刺杀丁飞的办法,并预算着每种办法实施起来的可行性有多少。第四十四章:要你命!(三)一夜无话,转眼便到了早晨。我顶着两只熊猫眼从床上爬起来。吃过早饭后,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晃悠到厨房,抽走了一把十分锋利的尖刀,藏在袖口里,然后转身走回到大屋,一手扶着肚子,一手攥着尖刀比划着,口中还小声嘀咕道:“小家伙儿,你怕不怕?妈妈今天带你去捍卫正义!让你见识见识,妈妈也是个狠角色咧!我们好好儿合作,我下手准点儿,你乖点儿。待事成之后,妈妈请你吃大餐!”比划了两下后,我觉得自己的身手虽然笨拙了一点儿,但并没有退步。很好,至少有了百分之四十的希望。我深吸一口气,在屋子里又转悠了几圈后,再次接到大妈的电话。大妈说:“丁飞会在十六点二十分抵达本市。他在十七点半的时候,约了人吃饭。大概十九点的时候,他会返回到‘凯撒王宾馆’的3033房间。你做好准备,在他回到宾馆后一定要动手杀了他!否则,他会在明天实施炸掉六家幼儿园的恐怖事件!”我点头应道:“好。”挂下电话后,我又躺着睡了一会儿,然后爬起来吃了午饭。大概十六点的时候,我对大家说:“我出去转转,透透气儿。不会很晚回来,不用担心。”穿好衣服出了门,我打了一辆车,直奔一家高档商场。选购了一套十分高档的衣服后,我将其换上,并将自己的衣物统统寄存在服务台,然后便溜溜达达地走出了商场,打车来到“凯撒王宾馆”的街对面。下车后,看看时间已经是十八点五十分了。我带上超薄的鹿皮绒手套,刚要往“凯撒王宾馆”宾馆里走,却被人拍了一下肩膀。我吓得身体一抖,心脏翻了好几个跟头,慢慢转过头,看向那个拍我肩膀的人。这一看之下,我忍不住惊呼道:“是你们?!”眼前的四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吕布,丹青,大姐和魏忠贤。他们将我拖拉到阴暗的街角,互看一眼后,异口同声道:“你有行动!”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句。我知道瞒不过这些人精,便道:“我是有行动,但很好解决。”随即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有行动?”吕布回道:“一墙之隔,你的声音我能听到。”大姐说:“我见你要求出门溜达,还不让我陪着,就知道你有事儿瞒着我。”魏忠贤指了指大姐,“你大姐不放心,老夫便跟来看看。”丹青说:“卫大哥说厨房里少了一把刀。丹青趁着妻主睡觉的时候,在妻主的床底下找到了一把刀。所以,妻主在出门后,丹青便偷偷地跟了出来。没想到,大家竟然一起跟了出来。”我拍一拍额头,哀嚎道:“大哥大姐们啊,你们能不能给我留点儿隐私权?”吕布十分果断地摇了摇头,“不能。”大姐符合道:“对!对于你这种什么事儿都想自己扛的人,就不能给你留一点儿的隐私权!”魏忠贤和丹青点头附和。我看了看面前的四个人,问:“那魏小侯爷呢?”大姐看向魏忠贤,魏忠贤看向丹青,丹青又看向吕布,吕布却看向了大姐。最后,所有人一起都看向了丹青。卫玠的灵魂主导了身体。他回道:“我想,你既然不想我们参与其中,就一定更不想让魏小侯爷知道。所以,我让吕大哥将魏小侯爷拍昏了。”我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吕布问:“元宝,你把你的行动目标告诉我,我去杀了他!”我摇头 :“我之所以不想让你们参与其中,就是因为我们要生活在这个空间里。而这次行动的目标,是个百分百的现代人。杀了他,必然会引起麻烦。”大姐问:“一定要杀他吗?”我答道:“如果不杀了他,他明天就会炸毁六所幼儿园,制造十分恶毒的恐怖事件。”大姐皱眉道:“是该杀!要不,报警抓他?”我摇头道:“他现在看起来只是一家大型物流公司的总经理,既没有案底,也没有实施恐怖事件的动机。我们凭什么报警抓他?”卫玠询问道:“那你有什么打算?”我说:“我的打算很简单。首先,我是一名孕妇,行动迟缓,不会引人注意。届时,我只需要敲开他的房门,然后找个借口进入他的屋子,直接给他一刀就好!刺杀成功后,我会按下”时空路由器”,先逃到其他朝代,然后立刻返回到我寄存了衣服的商场,在里面换好衣服,争取和某个营业员吵上一架,引起她的注意。带警察调查到我的头上时,我也有时间证人,不会有事。”吕布说:“这个计划听起来十分可行,但你想没有想过,如果你一刀无法命中那个叫丁飞的人,你怎么办?”我呵呵笑道:“就凭我这刀法,一刀准扎到他那颤抖的小心肝上!”说实话,我心里并没有把握。丹青凑了过来,笑吟吟地揭穿我,“妻主笑得底气不足哦。”我瞪他一眼。丹青又说:“看,妻主这么瞪人,就说明丹青说对了!”我掐他屁股。丹青红着脸,嘀咕道:“家庭暴力了……”我立刻收回了手,恶狠狠地吐出了两个字,“算你狠!”呃……是三个字。魏忠贤呵呵笑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尽快商量一下,然后行动吧。”吕布狂傲道:“我一人便可以过五关斩六将,更何况一个小小的物流经理?!你们回家等我消息便可。”我哀号道:“大哥,你还没明白啊?我们以后还要在这里生活呢。杀人时犯法的!”吕布回道:“想我吕布一生杀人无数,哪个敢来抓我?!”我满头黑线,“你牛掰,成不?!”吕布又说:“你无须担心,大不了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去另一个时空。待我打下一片天地后,与尔等共享!”我拍了拍他的胸肌,感慨道:“大哥,谢了。咱先别畅想未来了,还是先摆平现在吧。”魏忠贤说:“依老夫看,元宝的计划虽然鲁莽,但不失为一个最有效的计划。我们人多,然而累赘。不如让元宝按照她原先的计划单独行动,而吕布吕侯爷武艺高强,可以潜伏在元宝周围接应她。如果元宝不敌,吕布大可以去救她,然后二人一同逃往其他时空,再由其他时空转回到商场里去。老夫等人便在这周围溜达着。待你们得手后,跳出窗口之后,我们便会返回到锦绣公墓里去。”我点头道:“好,就这么办!我现在就去3033号房间,吕布你见机行事。”我挺了挺圆滚滚的肚子,迈着悠闲的步伐,慢悠悠地晃悠到“凯撒王宾馆”的门口。门童站在门口,冲着我鞠了一躬。我学着有钱人的嘴脸,来了个视而不见。我微仰着下巴,走进“凯撒王宾馆”,然后直奔电梯间。电梯里,有位穿着旗袍的女子,公式化地微笑着询问道:“女士,请问您在几楼休息?”我淡淡地回道:“三楼。”第四十四章:要你命!(四)到达三楼后,我抬头看了看,见这里并没有安装摄像头,便微笑着来到3033的门口,然后将脸一沉,瞪着愤怒的眼睛,使劲儿拍打着房门。门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不悦地询问道:“谁?”我立刻喊道:“开门!我知道你藏在里面!”门被拉开,一个男人挡在门口,满脸阴沉地扫视了一下我的肚子,不耐烦地说:“你找错地方了。”我立刻跳脚骂道:“我找错地方?我怎么可能找错地方?!你给我让开,我今天就要看看,那个狐狸精到底长什么样!”我趁着男人不察,脚下生风,从他的身边嗖地钻入3033,本想装作找人的样子,但在抬眼环视四周的时候,却发现屋子里竟然还坐着一个男人!而套房的里间里,竟然陆续传出女子的呜咽的声音,以及肉体撞击的噼啪声。我微微一愣过后,立刻明白过来,我看见的这两个人,都不是丁飞。真正的丁飞,一定在房里玩着女人。我立刻露出了愤怒的表情,攥紧了拳头,向着里间冲去!那两名男子将我拦下。那个开门的男子指了指门外,冷声道:“你是自己出去,还是让我们扔你出去?!”我知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于是立刻露出了无比委屈的表情,恨恨地说:“让丁飞出来见我!今天,他必须给我一个说法!否则,一尸两命!”那两名男子有些发憎,又重新打量起我的肚子。我掀开自己的衣服,露出一小截的肚皮,然后略微犹豫了一下,扑到茶几上,抓起一把小巧的水果刀,对准了自己的肚子,厉声道:“给我让开,要不然,我就让他们老丁家断子绝孙!”不待两名男子反应,我向着里间冲去!当我冲进屋子,看清楚床上的情景时,只觉得脑袋被雷管引爆,轰隆一声炸开了!愤怒,恶心,厌恶等种种情绪,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我袭来!订上那个被凌虐得惨不忍睹的女人,还他妈只是一个孩子!她的身上布满了咬伤和鞭傻,以及被蜡烛油烫过的痕迹。她的双臂已经脱臼,就如同两条无力挣扎的鱼儿,随着男人的撞击而无意识地摆动着。她的下巴也被男人掰得脱臼了。此刻,她的口水混合着泪水,沿着下巴滑落。我的心仿佛被一把钳子狠狠地捏住,那种痛令我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扬刀刺向丁飞的身体!丁飞的身体一歪,躲过了我的袭击,并伸手在枕头下一摸,抓出一把枪顶在了我的脑门!说实话,当那把枪顶在我脑门上的时候,我实在是过于惊讶了。我不知道这把枪的真伪,但脑子立刻冷静了下来,不敢再轻举妄动。这时,客厅里的那两名男子终是回过味儿来,冲进屋里,点头哈腰地说:“丁哥,对不起,她指名道姓要找你。我们拦了一下,但她却说怀了你的孩子,我们不敢轻举妄动,所以……”我丢掉手中的水果刀,十分歉意地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啊。今天有人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我老公在这里和一个女人鬼混,让我来捉奸。那个……可能是重名了。”顶在我额头的枪管,是那么的冰凉,太他妈不像是塑料制品了。丁飞用那双如同毒蛇一般的目光打量着我,然后无声地颤抖了两下肩膀,十分诡异地笑道:“既然来了,就别走了。正好,我还没玩过大肚子。”说完,一把将我拉到床上。我吓了一跳,立刻奋起挣扎,“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滚开!有人知道我来了3033号房,如果你敢动我,你一定会后悔莫及!”丁飞一巴掌掴在我的脸上,然后眯着那双仿佛淬了毒般的眼睛,阴深深地说:“我今天倒要看看,到底有谁敢坏我的好事?!”说完,弯腰抓起被我扔到地上的那把水果刀,对着我的肚子比划着,“美人,我们先来玩一个游戏。我们大家猜猜,你肚子里的这个东西,到底是公还是母?”我是真的害怕了,在心里补救吕布动作快点儿,否则我就要被人玩活体解剖了!为了争取时间,我努力稳住自己那瑟瑟发抖的身体,开始说谎,“你不用猜了,我肚子里的是个男孩。”丁飞神经质地哈哈大笑着,说:“我不信。我们来看看吧!”说完,扬起水果刀便要往我的肚子上扎!与此同时,我拔出了那把被我别在后腰上的尖刀!我本想照着他的腹部刺下去,但即将身为人母的我,在扬起尖刀的时候,还是改变了方向,下意识地想要先护住自己的孩子。我在用尖刀抗住水果刀的同时,也削掉了丁飞的四根手指头!那四根血淋淋地手指头和一把水果刀同时掉落到我的肚子上,并轻轻地弹跳了一下,滚落到了床上。我再接再厉,准备坐起身,刺向他的以及,却因为大肚子的原因又跌回到了床上。丁飞反应极快,立刻将手枪对准了我的肚子!就在他扣动板机的那个瞬间,一只苹果飞来,砸中了丁飞那只持枪的右手。枪被砸落的前一秒,板机被丁飞扣响了,一声枪响在十分寂静的宾馆里响起。我旁边的褥子上,也应声出现了一个冒着烟的黑窟窿。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声:我靠!是真家伙!我侧翻,从床上爬起来,举着尖刀再次向丁飞刺云!与此同时,那两名男子被冲进来的吕布两拳打倒在地,甚至连反抗都没来得及,便……昏倒在地,不知是死是活。我挥出的尖刀再次被丁飞躲开,他身形利索地抬起脚,照着我的肚子便狠狠地踢了过来!我心道不好!想不到,这人的身手这么好。眼见着小家伙要不保,那个被凌虐的小女孩突然向扑到丁飞的身上,狠狠地咬在了他那罪恶至极的男根!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