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8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8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8部分阅读
我被逗笑了,丹青也笑了。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本市最豪华的大饭店里狠狠地吃了一顿。饭后,大家一致表示,这饭菜并不可口,没有卫玠做得好吃。接着,大家又跑到唱歌房里狠狠地吼了一通。事实上,只有我一个人在吼,其他人都是听众。我唱够后,大姐一直表态,以后再也不来唱歌了。其原因是,我的歌声让他们心绞痛。回到锦绣公墓后,我发现已经有人等在了院门口。那个男人十分瘦,穿着也很低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文员。他见到我们时,十分客气地上前询问道:“请问,哪位是这间屋子的屋主?”魏小侯爷见我没搭话,便出声询问道:“什么事儿?”男人陪笑道:“是这样的,我受朋友委托,想要购买你在锦绣公墓里的全部房产。”魏小侯爷一抬手,断然道:“不卖!”男人立刻上前一步,劝说道:“别别别,我们好好儿商量一下。老爷子去世前,就相中了这块儿地方。你开个价,多钱都可以。”我有些不耐烦,直接开口道:“五千万!”男人微愣过后,犹豫道:“这……这也实在是太高了。要不,一千万吧。这已经是天价了。都能买下半个锦绣公墓了。”我抬眼重新打量这名男人,见他并不像脑袋被驴踢了的样子,不由得越发奇怪他为什么会开出这么高的价格?男人在我的打量下,竟然没有退缩,而是落落大方地任我打量。这一点,让我不由得越发疑惑。按理说,像我这种赤裸裸的目光,是个人就会稍微不自然地闪躲一下啊。难道说,因为他心虚,所以在……硬挺?我放弃打量那个男人,将手向前一指,示意魏小侯爷进屋。男人立刻追了上来,劝说道:“有了这一千万,你想住别墅都没有问题。何苦守在这个鬼地方,每天闻着那些尸骨的味道,对胎儿不好。”吕布拦下男人,并将其关在门外。男人不死心地喊道:“你好好儿考虑一下,我还会来的!”魏小侯爷骂道:“有毛病!”大姐说:“我咋觉得,那个男人的目的并不单纯咧?”魏忠贤附和道:“他要是目的单纯,老夫就把脑袋揪下来给你当球踢!”吕布说:“那人的双手里长满了老茧,双臂也比较结实有力,与身体的消瘦十分不协调,应该是长期用双臂进行工作所致。”卫玠说:“他先前问谁才是屋主,可后来却说闻着尸骨味道对胎儿不好。元宝裹着毯子,肚子也不十分明显,他是如何知道元宝怀有身孕?如果不是暗地里调查了一番,他一定不会知道得这么详细。”我皱了皱眉,没有搭话。吃过晚饭后,我在客厅里看了两部电影后,便回屋了。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不是觉得腰腿酸痛,就是觉得浑身冰冷。“咚咚咚……”有人轻轻得敲了敲房门。我喊了一声:“进来。”卫玠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东西走到我的床边,说:“你晚上没吃什么,我给做了点儿百宝粥,你喝些。”我从床上爬起来,喝了两口百宝粥,只觉得一股暖流在心里袅袅升起,慢慢的滋润、温暖着我那冰凉的身体。卫玠将温热的手掌覆盖到我的小腿上,然后微微用力揉捏着,舒服得我差点儿哼出声,不禁感叹道:“真舒服啊。”卫玠轻轻一笑,说:“吃完后,你侧躺着,我帮你揉揉腰。这几天,你住院的时候,我学了一套很适合孕妇的推拿手法。”我一听这话,立刻大口将百宝粥喝干净,然后躲在被子里脱掉睡衣,并将被子抱在胸前,遮挡住春光,仅露出后背对着卫玠,“来来,给我按按。”卫玠的推拿手法真的十分厉害,让我身上的酸楚渐渐消失,精神也随之开始放松。这时,一滴汗水溅落在了我的腰上。我转过头,看向卫玠,心中微微一颤,伸手抓过床头的面巾纸,为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卫玠抓住我的手,说:“你不用管我,困了就睡吧。”我觉得他的手腕有些异样,于是凑到自己面前仔细地看了看。这一看,让我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我抓着他想要缩回去的手,问:“你的手脖是怎么弄的?”大约两指宽的烫伤,血红一片,令人触目惊心。卫玠淡淡地回道:“给你做粥的时候,丹青抢着做,结果一不小心烫伤了。”我心疼地骂道:“那个笨蛋!”卫玠的眸子一暗,没有搭话。我伸手戳他的脑门,“你个蠢货!既然受伤了,就休息吧,还为我推拿个屁啊?!你不嫌疼啊?去去去,拿药来,我给你擦点儿。”卫玠将手缩了回去,“无碍。”我瞪起了眼睛,“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倔呢?快点儿拿药去!”卫玠说:“那些药都有刺激性味道,等我帮你推拿完 ,我自己会上药。”我扭回头,气呼呼地说:“别把我和小家伙儿想得那么娇贵。要知道,他可是与两亿的精子赛跑,得了第一名的!”卫玠那悦耳的笑声传进了我的耳朵里,他说:“是哦,我们的儿子是最棒的。”我也忍不住弯起了唇角,觉得满心的骄傲。卫玠柔声问:“元宝,我能亲亲他吗?”我想了想,便抱着被子转回身,点头道:“成,你亲吧。”卫玠的眼中涌动起喜悦和感激之情,他怕我冷,便轻轻地掀开被子,钻入其中。我闭上了眼睛,在心里想着,人之间的感情真是很奇妙,像我和卫玠这种户不对盘的两个人,竟然也有互相珍惜的一天。也许,这些都源于我肚子里的血脉吧。我正在胡思乱想,只感觉身上一凉,紧接着听见扑通一声。我瞬间睁开眼睛,但见卫玠被吕布扯着两条腿拉到了地上。紧接着,魏小侯爷扑上去,对着卫玠一顿猛踢。我被惊呆了。想要坐起身,却因为肚子的原因坐不起来,只能挥舞着手喊道:“住手!住手!自己人!”魏小侯爷骂道:“狗屁自己人!这小子想要非礼你!”我解释道:“他只是想要亲我肚子。”魏小侯爷又踢了卫玠一脚,吼道:“小爷我还想亲一口呢,一直都没亲到!”我立刻表态,“好好,你来亲,我让你亲。”魏小侯爷将目光转向我,然后又不自然地挪开,最后又将目光再次转向我。他的唇角扯动了两下,身子前扑,抓起被子,将我裹了起来,口中训斥道:“你当这是夏威夷海滩呢?还他妈把衣服给脱掉了!”卫玠从地上爬起来,指着魏小侯爷说:“不会再给你做饭!”说完,转身走了。走到门口时,他又停下脚步,看向吕布,冷声道:“还有你!”我看了看穿着大裤头的吕布,又看了看穿着小裤头的魏小侯爷,啧啧道:“依我看,二位的这身装扮更像是要非礼我。”吕布转身往门外走,屁股后面的那只加菲猫让我忍俊不禁哈哈大笑。魏小侯爷扯过我的被子,将一角盖在了他的身上,说:“晚上我睡这儿,防止卫玠那厮爬床。”吕布由门口返回,扯住魏小侯爷的一只脚,将他一路拖拉回客厅。魏小侯爷骂道:“吕布,你他妈的忒小人了!你穿着小爷的裤头,还扯小爷的后腿!”吕布冷冷地问:“用不用我脱下来,还给你?”魏小侯爷嚎叫道:“不要!”我抱着被子,笑了。第四十三章 当爱已入骨(三)早晨起床后,昨天那个想要购买我房子的男人又来敲门了。他说:“老爷子急着下葬,我朋友说,可以给你们两千万。”我吼:“不卖!”他说:“这样吧,你也别说不卖,我们出五千万!你今天立刻搬走,我马上付款。”我傻了,喃喃道:“你先在屋外等会儿,我要和家人商量一下。”关上房门后,我对魏忠贤说:“九千岁,你怎么看?”九千岁回道:“你的家,你自己做主就好。五千万,虽说马马虎虎,不算很多,但也足够你下辈子衣食无忧了。”我伸出五根手指头,“那可是五千万啊!”我环视一圈自己的家,神经兮兮地询问道,“你们觉得,我这个家值五千万吗?”魏小侯爷说:“我不知道你这个家值多少钱,我只知道,你还有一栋别墅和两套房子,但却从来不去住。”我瞬间从五千万的富贵梦中清醒过来,“爷爷在临终前,让我许诺守候在这里,所以我一直没有搬走。活人,凭什么给死人让地方?!”转身,打开房门,“还是那句话,我不卖。”说完,甩上房门,捂住心口,真他妈的痛……快!大姐笑道:“说实话,以前住着小土房的时候,就一直幻想能住上别墅。可当我享受了一段娘娘级别的待遇后,又觉得不舒坦,不自然。现在,住惯了这里,还真不习惯和其他人做邻居。”魏忠贤最先点头附和道,“对对对,太奢华的生活,没劲儿!”卫玠顶着一只熊猫眼从厨房探出头,对我说:“元宝,洗洗手,开饭了。”大家自动围坐到桌子的周围,但卫玠却只做了四份早点,果然没有吕布和魏小侯爷的份儿。吕布和魏小侯爷对望一眼,然后噌地站起身,前者对卫玠说:“我昨晚将你拉下床,你大可以在今晚扯我下床一次。”魏小侯爷瞪了幸灾乐祸的我一眼,对卫玠说:“卫大哥,要不你也踢我几脚算了。大家都是好兄弟,别为这点儿小事,就不给我们做早饭啊。”卫玠点了点头,回道:“好。今晚我将吕布扯下床,然后踢魏小侯爷四脚。明天早晨开始,我会多做两份饭。”吕布和魏小侯爷互看一眼,然后一同悻悻地离开了饭桌。我一边咬着香喷喷的包子,一边赞叹道:“卫玠包的包子,咋就这么香咧?!”卫玠的唇角勾起,绽放出一朵莲花,清雅绝伦。当天夜里,我听见客厅里传来了吕布的声音。他悠哉地说:“你拉不动我,就别白费力气了。”过了一会儿,吕布诧异道:“你……牵牛来做什么?”一声闷哼过后,卫玠说:“牵牛,拉你下床。”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今天下午,卫玠又打电话让人送过来一头牛了。又过了一会儿,我听见卫玠对魏小侯爷说:“你把被子掀开,让我踢,否则我骑在牛身上,让它踢你!”四声闷哼过后,魏小侯爷咬牙道:“算你狠!明天别忘了给小爷我做早饭!喂喂喂,你又进元宝的屋干什么?好好好,你进,你进,推拿完别忘了出来,见不到你,小爷我睡不着觉!”我贼笑着喊道:“卫玠,你晚上就和魏小侯爷一被窝吧!好让魏小侯爷睡得香一点儿!这也不枉费于妈妈多年以来的悉心教导。”魏小侯爷喊道:“元宝,去死!”大姐吼道:“还他妈让不让人睡觉了!”魏忠贤附和道:“都别吵了……哎呦……我让他们别吵了,你打我做什么啊?好好好,我不说话了,睡觉,睡觉……”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