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5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5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5部分阅读
么宝贝它,我自然不会轻易还给你。”说完,将那“时空路由器”往脖子上一挂,身子向左侧一闪,躲开丹青抢起来的木板,呵呵一笑,对我说,“我等着你来找我。”转身,融入到黑暗之中。我拉长了脸,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我这个悔啊!我为毛会来救吕布?丫为毛恩将仇报啊?!我的“时空路由器”呀!如果没有它,我和丹青怎么回家啊?妈地!杯具了!第四十章:新婚与二夫(一)我有些不知所措。卫玠在这个时候却十分冷静。他想了想,便提出一条可行性计划,可以让我俩度过眼下的难关。商讨完毕后,我俩便分别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不一会儿的功夫,曹营里因为吕布的逃跑而大乱。曹操怀疑曹营里有内奸,于是派人连夜搜查。我脱下外衣,躺在曹休的身旁,十分安全地度过了这令人心惊肉跳地一晚。早晨起床后,我先是服侍着脸红脖子粗的曹休穿戴整齐,然后端着一盆水走出帐篷,照着“恰巧”路过此地的卫玠身上泼去!泼中后,我惊呼一声,扑上去为卫玠擦拭衣袍。曹休听闻我的惊呼声,立刻掀开门帘走出去,问:“丹青,你怎么了?”卫玠的身子一僵,重新打量起我,问:“你叫丹青?”我点了点头,回道:“是,奴家名叫丹青。”接下来,就到了我和卫玠对假口供的时间段了。他先是询问我是哪里人,然后无比激动地告诉我,他叫卫青玠!我装作无比惊讶的样子,说我爹爹曾经给我定过一门亲事,那男子的名字就叫卫青玠!于是,卫玠带着我,直接找到曹操,说我就是他那未过门的媳妇,请他做主成全。曹操这个人疑心甚重,派人去查我在曹军里的资料。幸好,卫玠已经伪造了证据,算是蒙混过关。曹操看了看曹休,又看了看卫玠,最后还是决定,将我许配给卫玠。毕竟,我和卫玠之间那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啊!曹休恼羞成怒,拔刀就要砍卫玠。曹操将其喝下,并让卫觊为我和卫玠主持大婚。。。。大婚当日,我再次身穿红嫁衣,头盖红盖头,坐在贴着喜字的帐篷里,等着新郎官。我担心曹操多疑,所以规规矩矩地坐在床榻上,等着卫玠来掀红盖头。天黑之后,卫玠迈着微醉地步伐回到新房,坐在了我的身边。我等了又等,也不见他掀红盖头,于是用胳膊肘顶了顶他,示意他动作快点儿,我可是一整天都没吃饭了。卫玠站起身,轻轻地掀开我的红盖头。我望着飘逸俊美的卫玠,忍不住笑了。我相信,我现在完全可以打破一项世界纪录——不但是中国结婚次数最多的女人,更是全世界范围内嫁人嫁得最牛掰的女人!试想,谁的老公能比得了我的那些老公们?个儿保个儿都是历史名人!卫玠浅浅一笑,当真如同珠玉在侧,晃得我一阵眼花。他取来交杯酒,我二人喝下后,便一同坐在床沿上。望着蜡烛发呆。过了一会儿,我用脚踢了踢他的小腿,小声询问道:“睡觉?”卫玠点了点头,然后开始脱鞋袜。我站起身,走到桌子旁,抓了些瓜果吃,然后脱掉嫁衣,蹬掉鞋子,放下围帐,也爬上了床。狭小的空间里,我和卫玠谁也没开口说话,就像两具古尸般并排躺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卫玠说:“你忍着点儿。”我有些慌乱地闪躲道:“别碰那里,别碰……嗯……痛……不行,不行……”卫玠轻声哄道:“忍一忍,一下就好。”我摇头道:“不,你别碰我!啊……轻点儿,轻点儿……啊……”一声堪比杀猪的惨叫过后,蜡烛,灭了。黑暗中,我擦了擦头上的汗,有气无力的小声吼道:“你到底会不会正骨啊?!我这小命不会废在你手上吧?”卫玠一边用夹板帮我固定着骨折的小臂,一边淡淡的回道:“来三国之后,我对医术有所研究。昨天,一匹老马的小腿骨折了,便是我接上的。”我微微一愣,随即感叹道:“哎,我真希望此刻有个光亮,这样我就能分辨出,你是在和我开玩笑,还是在开玩笑,或者是在开玩笑?”卫玠回道:“没有光亮也好,这样你便不会看见,我此刻的表情有多认真。”我凑近他,促狭道:“呦,没想到,我们的‘玉美人’也会调侃了。”卫玠突然抬起头,瞥了我一眼,然后重新躺回到床上。我讨了一个没趣儿,打个哈欠,也躺下休息了。我想睡觉,却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我干脆一翻身,面冲着卫玠,开始八婆,“喂,你说,我们孤男寡女‘共躺一床’,你就没啥想法?”卫玠没有回话,看样子似乎是睡着了。我拍了拍他的胸脯,直接揭穿他的伪装,“喂喂喂,别装了,咱俩聊聊天吧。”卫玠眼也不睁地问:“聊什么?”我嘿嘿一笑,回道:“我不是问过了吗?你我‘共躺一床’,你就没啥想法?话说,你也算是一个正常男人吧?怎么从来不见到你交个女朋友什么呢?我这么问,不是想让你证明什么,只是好奇而已。”卫玠嗖的转过头,直视着我的眼睛,却不说一句话。我被他盯得有些不自然,缩了缩脖子,陪笑道:“都说了,我就是好奇,随便问问,你当我找抽,成不?得得得,我不逗你了。你让丹青出来,我和他聊天。”卫玠慢慢地转回头,又闭上了眼睛。我这个气啊,蹭地坐起身,低声吼道:“喂,你睡你的,我找丹青陪我聊天,不成吗?”卫玠冷哼一声,说了句,“你是真想过新婚之夜。”没有疑问的语句,也没有用感叹号结尾,丫就用叙述的方式说出了他的想法。我……炸了!我靠!我把他当哥们儿,和他探讨一些比较有“深度”的问题,丫竟然直指我不是想“探讨”,而是想“实践!”我……我是那种缺男人的女人吗?想想我家霍去病,那在床上可是……咳……这些闺房趣事,不方便对外人道也。算了,我和卫玠算是无法沟通了。躺下,闭眼,睡觉!不知道过了多久,卫玠竟然开口问道:“你和霍大哥怎么样了?”我不理,装睡。卫玠轻笑一声,继续问道:“家里的人,还好吧?”我冷声道:“再打扰我睡觉,小心我抽你!”卫玠说:“丹青刚睡下。要不,我叫他出来陪你聊天吧?”我立刻喊道:“别叫他!”一翻身,与卫玠来了个脸对脸。我下意识地想要向后退,但转而想到,姐姐我可是流氓啊!这地盘,我不能让!于是,我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卫玠的眼睛,勾唇笑道:“离我那么近做什么?想揩油啊?”卫玠这厮好像要和我叫板,竟然也没有向后退去,而是迎视着我的目光,回道:“揩油?那不是你最愿意对我做得事儿吗?”我嗤笑道:“你别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我那是吃丹青的豆腐,好不好?”卫玠反问道:“如果丹青的魂魄不是进入到我的身体里,而是进入到一个七老八十的丑老头身体里,你会吃他的豆腐吗?你会……吻他的脚吗?”我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被卫玠堵了一个哑口无言。纠结啊纠结!我不知道如何辩驳,只能微垂着眼睑,犹如自言自语般嘟囔道:“你说得对,如果丹青的魂魄不是进入到你的身体里,以十分出色的外表吸引住我的目光,我不会围着他转,想要吃他的豆腐。但是,你要知道,人与人的感情升华,绝对不是靠光鲜的外表,而是源于彼此的性格。就像我和霍去病,我俩在一起,多数都是他照顾我。而我和丹青在一起,我便会不由自主地想要去宠着他。这便是彼此的性格决定的。”沉默了片刻,卫玠忽然问道:“如果有一天,丹青从我的身体里消失了,你会不会跋山涉水回来找我?”第四十章:新婚与二夫(二)我微愣,却立刻慎重地点了点头,说:“卫玠,你放心,尽管咋俩不对盘,我也不会把你丢在三国。无论如何,我都会找到你,然后,一起回家……”卫玠闭上了眼睛,喃喃道:“一起回家?一起回家……”我有些心酸。伸手抓住卫玠的手,保证道:“对!一起回家!”我一定会从吕布那里拿回“时空路由器”,然后一起回家!卫玠淡淡的问:“你的家里,有我吗?”我咧嘴一笑,贫嘴道:“有哇!你都和我拜过天地了。以后,我正式任命你为我的第……等等,我想想,你是我的第几房小相公。对了!第五房!哎呦,你怎么敲人脑门啊?这个习惯可不好。我靠!你还敲?!”卫玠说:“敲敲你的脑子,是让你长个记性。你以为古代男子三妻四妾是福吗?有道是家和万事兴。家里的那些女子勾心斗角,想过个和睦日子都是奢望。”我啧啧道:“还真没看出来,你还是一个‘一夫一妻’的拥护者。”随即打趣道,“嘿嘿,你是不是特怕美女成群地围着你转悠啊?”卫玠答非所问,“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我感慨道:“话是不错。只不过,有时候欠下的情债,难还啊。”卫玠说:“多情,便是无情。”我瞪眼道:“听你这话的意思,我就是那类无情的人呗?”卫玠淡淡一笑,回道:“不。你是……滥情。”我吼道:“卫玠,我再和你说话,我就抽自己嘴巴!”卫玠问:“你说什么?”我一锤床铺,吼道:“我说,我再和你说话,我就……我靠!你狠!”我恨恨地瞪了一眼满脸促狭笑意的卫玠,然后紧紧地闭上了嘴巴,翻身,睡觉!后半夜的时候,我感觉到身体有些异样。耳朵似乎被某个温湿而濡热的物体包裹着,而身子似乎浸泡在了冰水之中,冻得直哆嗦。我心知不妙,想要拼命睁开眼睛,又动不得分毫。我告诉自己,不要怕,不要怕,虽说“时空路由器”被吕布拿走了,但我的灵魂不会这么快就飞离我的身体。淡定,一定要淡定!耳边,传来丹青的声音。他说:“妻主,你的身体怎么这么凉啊?丹青帮你捂捂,好不好?”悉悉索索的脱衣服声过后,我以为我会感觉到丹青那温热的身体,但是,令我惶恐不安的是,我竟然变得毫无知觉!这一刻,我清楚地认识到一点——我的灵魂,再一次脱离了身体!我不想动,真的一点儿都不想动。我真想就这么躺在床上,直到灵魂回归到身体里,但是,丹青的话却吓得我从床上弹跳起来,直接蹦到了地上。丹青说:“妻主,丹青……丹青这里有些痛,你……摸摸……”我赤身裸体地站在地上,看着丹青拉着我的手,覆上了他的私处;看见他微扬着脖子,由喉咙里发出一声无比诱人的低吟……说实话,我实在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我此刻的感觉,实在是太他妈地混乱了!我站在床边,看着丹青用柔软的唇瓣亲吻着我,看着丹青用细腻的身体摩擦着我,听着丹青在我的耳边羞涩地询问道:“妻主,丹青把自己给你,你不要装睡了,好不好?”我捂住脸,欲哭无泪啊!我哪里是在装睡?我明明已经是灵魂出窍了!丹青见我一直没有回应,变得有些怯场,身子向一边滑落,准备去捡被他脱下的衣服。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