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4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4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4部分阅读
和一根绳子,努力将自已已经骨折的左手小臂固定好。然而,我的牙齿和右手却总是配合得不够默契。我十分气恼,干跪将木扳往地上一扔,就要去爬树。这时,一个人影由黑暗中走出,悄然无声地走到我的面前。他拾起地上的木扳和绳子,低垂着眼睑,十分认真地为我捆绑好已经骨折的手臂。他的动作动作十分轻柔,力量控制得恰到好处,既将绳子勒紧了,又不会夹痛我的肉。我不好意思地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他不搭话,只是将我抱到树上,放下,然后默默无声地走了。我心里不好受,即感动,又酸涩。霍去病这人,既骄傲又体贴,既不离又细心。以前,我觉得我和他之间有代沟。现在,尽管他也很少和我谈心,但我却越来越能体//奇书//网整//理会到他的好。我这个人,就是一阵风,特没有归属感。但是,只要霍去病站在我身边,我就觉得特有底气,做什么都有把握!眼看着霍去病即将走进屋里!我大声喊道:“喂,你不想和我说些什么吗?”霍去病转过身.吐出了四个字并不华丽,却令我通体舒坦的话,“早去,早回。”。我笑着,从现代嗖地穿到了三国时期。降落地点确实十分特别。既十分隐藏,又十分渗人!话说,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但当我看清楚周围的事物后,还是被吓得两腿一软,呼吸一窒。现在,我所处的位置就好比是一个罐子底。出口就在头顶上方,任我是如何往上跳,都够不到那个可以逃出升天的出口边缘。最要命的是,我的左手小臂骨折,即使能抓住攀爬点,却也没有办法爬出去。要知道,我不怕悬崖断壁,就怕被困在坑中!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周围有很多很多很多的人!哦,不,准确地说,我周围有很多的……尸体!那些尸体没有一万,也得有五千!他们四肢不全,他们血流成河,他们散发着腐臭,他们的身上落着许许多多密密麻麻的苍蝇和蚊子,以及那些我叫不上名字的小飞虫。我的脑袋里一片混乱,只想着要赶快从这里逃出去!这里,太恐怖了!我咬着牙,拼了老命往上爬。然而,每次都会跌落到尸体堆里去。我的头发上,身体上,沾满了粘稠而腥臭的血液,这让我几乎想吐。我告诉自己要淡定,不要紧张,我一定会爬上去,找到丹青!我绝对不会被困死在这个死人坑中!我咬紧牙关,再次向着洞口攀爬上去。这一次,我眼见着就要成功了,却被迎面抛下来的两具尸体又砸回到尸体堆去!我紧紧地抿着嘴巴,以最快的速度向一旁滚去。果不其然,洞口处又陆续扔下来数十具尸体。如果不是我闪躲得够快,此刻一准儿被压在尸体下,想不死,都难!待洞口上的人不再往下扔尸体,我望着那叠加到一起的尸体,忽然计上心来。我拖拉着那些尸体,将他们叠加到一起,做成人肉梯子。当我再次扯起一个人的尸体时,却发现那个人的脸有些眼熟。仔细看了两眼后,惊得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人,竟然是……吕凉!吕凉是吕布的贴身护卫,如果吕凉死了,那么……吕布呢?他,是不是也在这里?心跳似乎停了。我呆愣愣地望着那些尸体,脑中的那根弦似乎要被扯断了。如果……如果吕布死了?我怎么办?不不不,他不会死。呵呃……他死了,关我什么事儿?那是他的命!可是,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痛?我是一个善良的人吗?会为了无关紧要的人心痛吗?很显然,答案是否定的。我打了一个激灵,如同疯了般翻看着那些刚被抛下来的死尸。我一边在脑海中想象着吕布身首异处的样子,一边拼命敲碎脑海中那些充满了血腥味道的画面。我无法接受吕布已经死了的诮息,那将是我永远的痛!即使他只是霍去病的下辈子,我也无法坐视不理。更何况,他待我如何,我心里有数。翻着,翻着,我似乎想到了什么。记得,历史上记戴过,说吕布是被曹操绞杀在下邳!而且具体时间在二月份。眼下是八月份,吕布不应该死啊!还是说,吕布就像貂蝉那样,已经死了?而我要将霍去病带过来,充当吕布?应该......不会吧?我使劲晃了晃脑袋,不让自己多想。吸了吸鼻子,踩着人肉梯子,一鼓作气爬了出去。要说人倒霉,打个嗝,都能磕飞两颗洁白的门牙。我费劲千辛万苦,终于爬出了那个堆满了尸体的大坑,尚未来得及休整一下疲惫的身体,就被一群士兵捉住了。他们不由分说地拔出了佩刀,想让我永远葬身此处。我当机立断,立刻报上自已在三国时期的姓名,大声喊道:“住手!我是貂蝉!”事实证明,这些上不了台面的士兵,并不知道貂蝉是谁。丫们追着我喊打喊杀,一点儿也不顾及所谓的“好男不和女斗”。别看那些士兵有七八个人,但好在我身形灵活,下手够狠,在攥倒了两名士兵后,终于冲出了包围圈,向着远处的帐蓬跑去。这个时候,我需要找个地方藏起来,然后再做其他打算。然而,谁能想到,我竟然一头扎进了曹营!不但如此,还钻进了一间专供女子居住的帐篷。这间帐蓬的香粉气十分浓重,我需要紧紧地捂住鼻子,才没有打出啧嚏。这件帐篷很大,有十多个床位。黑暗中,我转悠了一圈,并没有看见任何人。我虽然觉得奇怪,但更多的却是欣喜。因为,我不但在帐蓬里找到了干净的女装,还发现了一捅干净的水。第三十八章:重返三国为妓(二)我三下五除二,将自己洗了个干净,然后动作迅速地换上了那套干净的女装,处理掉那染满了鲜血的衣服。一切搞定后,我这才感觉到骨折处疼痛异常,初步估计是骨头错位了。哎…如果不是错位了,那就怪了。那原本固定在我骨折处的木扳,在我翻动尸体的时候,就已经无翼而飞。我重新找来两块木扳和一条细长的布袋,然后拎着那条布袋犯愁,并开始怀念霍去病的双手。就在这时,帐蓬外面传来一阵女子的娇笑声。那些娇笑声,就犹如盛开在夜晚的蔷薇,特别勾人。我想躲,却不知道应该藏在哪里才足够安全。索性,就站在那里,看着姑娘们挑开帘子,手持灯笼走进帐蓬。走在前面的两名女子,第一眼看见我的时候,吓得惊叫一声。其他女子则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围着我打量起来,并七嘴八舌地说着话。有人说:“呦,这里咋又来了这么一个水灵灵的姑娘?”有人说:“哎…这不是我的衣裙么?不要脸的东西,你给我脱下来!”有人说:“姑娘,你拿着布带做什么?莫不是要上吊吧?哎  …你既然来到这里,就认命吧。”有人说:“死了倒干净!要死,出去死,别弄脏了我睡觉的地方!”有人说:“姑娘啊!瞧你那俏生生的摸样,没准儿被哪位官爷看上了,就不用像我们这样,伺候那些粗人了!你,安生点儿,收拾一下,睡觉吧。”有人说:“呸!什么东西!一眼大一眼小的下作坯子,还能爬上官爷的床?闪开闪开,别挡着我休息!”有人说:“别吵了,别吵了,让那些粗人知道我们还有力气,还不得被带回去继续玩弄。大家都收拾收拾睡吧。这位姑娘,那边有张空床,你就先睡那里吧。”我想,我明白自己钻进了哪里。感情儿,我这是钻进了军妓的帐蓬啊!咋办?凉伴!既然误会已经产生,那就继续下去吧。我装作柔弱的样子,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一声不吭地走到床边,侧身躺在了上面。那些军妓看样子累得不轻,脑袋一按着枕头,便都睡着了。黑暗中,我听着她们的呼吸!觉得一切的一切都变得不可思议。警惕的心渐渐退去,睡意爬了上来。这一觉,我睡得并不安稳,但却从来没翻过身。下意识的,我也怕压到自已的左臂。一觉醒来后,我的右臂被我压麻了,好半天都没有知觉。我以为那些女人只需要在晚上当军妓就可以了,却没想到,她们还要在早晨爬起来,为那些士兵准备早饭,当一个烧火婆娘。有两名军妓欺生,让我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儿。在曹营里,我虽然很想走低调路线,当一个任劳任怨的老黄牛,但我的左手小臂骨折了,实在不适合干那些较重的体力活。于是,我将那二人唤到一处较为隐蔽的地方,然后,拾圆了我的右胳膊,以独臂神尼的造型,将那二人打得抱头痛哭,并声称要分担我在白天的工作。至于晚上,她们也是自身难保,照顾不了我。在这里还要提一嘴的是,在曹营里,大概住了二百多名军妓,并不是只有我们这一个帐篷。她们和我们一样,白天要为那些士兵煮饭,晚上却要充当男人们发泄欲望的妓女。都说男儿征找,是为了保家卫国。可我看到的,却是女子的辛酸和无奈,痛苦和泪水。听同一个叫桃儿的女子说,我现在住着的那张床位,前天晚上还有人住着呢。只可惜,那个女人被几名士兵拉进帐蓬里后,就再也没能活着出来。听了这话,我立刻抓起一把灰,准备往脸上摸。桃儿拦住我,并告诉我,这样做是没用的。如果被那些官爷知道我刻意如此,会被他们活活儿玩死的!介于挑儿的警告,我手中攥着的那把灰并没有摸到自己脸上,而是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洒进了粥里。虽然我一直十分小心地避开那些士兵,但天生主角的命,还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这些年,在社会上的摸爬滚打,使我知道一个道理——遇见问题,如果能够回避,那绝对是一个聪明的处事办法;如果不能回避,那就迎上去,给对方当头一棒,先揍晕了再说!在士兵们的火辣目光下,我扬起了脑袋,四处眺望着。眼见着一位身穿盔甲的黑脸将军从不远处走过,我立刻抓起一个慢头,火速冲上去,拦住了他的去路。他不说话,只是略显谨慎地看着我。我使出浑身解数,冲着他妩媚地一笑,说:“奴家仰慕将军已久,如果将军不嫌弃,就收奴家做个贴身婢女吧。奴家只要日日看见将军,心中便会无限欢喜。”将军那张.黑的脸,渐渐红了。我再接再厉,将手中抓着的那个馒头塞到了他的手中,然后就那么含情脉脉地望着他。我想,如果他还不中招,我就只能来个投怀送抱,在顺手一摸。至于摸哪里,在这里就不方便交代了。要知道,当初王允可是花了重金,请过两位青楼高手教我如何勾引男人。虽说本人对于琴模书画无能,但对于这些挑逗人的手法,那学得还是相当快的。就在我准备投怀送抱的前一秒,那位黑脸将军终于问声问了句,“你叫什么?”我知道,貂蝉和元宝的名字现在都不能用了,于是学着魏小侯爷的办法,报出了一个对我而言十分重要的名字,“回将军,奴家名叫丹青。”如果丹青听见这个名字,应该会产生那么一丁点儿,好奇心,来看看这个和他重名的人吧。如果……如果丹青不在了……不!丹青绝对会活得好好儿的!我一定会找到他!一定会!黑脸将军十分不自然地磕巴道:“丹……丹青,你先回帐蓬吧,我晚上……那个……去找你。”说完,低着头,红着脸,快步离开了。我瞥了眼周围看热闹的士兵,露出了小人得志的嘴脸,就差在自已的脑袋上绑个布条!写着:此女已经傍上将军,小兵勿扰。我在收回视线的当口,却忽然瞥见一个模糊的背影!那背影,十分单落,却傲然如松!那背影,孤独冷淡,却翩若惊鸿!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在这里看见卫玠的背影!如果,那个人真得是卫玠,那么丹青不就找到了?我狂喜啊狂喜!我张开嘴巴,刚想叫他的名字,却发现那个模糊的背影已经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我急了,立刻撒腿去追。然而,军妓是不允许到处乱窜的。我被士兵们拦下!押送回做饭的地方。我皱着眉,喊道:“轻点儿、轻点儿!不知道我是将军的人么?!”回到做饭的地方,那些女人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问我,是不是真的被将军看中了?我神秘地一笑,回道:“是我看中将军了。”在女人们的目瞪口呆中,我抓起一个馒头,一边咬着,一边打听着黑脸将领的身世,和卫玠的诮息。黑脸将领名叫曹休,是曹操的从子,也就是曹操兄弟的儿子,很得曹操的喜爱。曹休不善言谈,善于骑射,是位十分勇猛的将军。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