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3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3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3部分阅读
魏忠贤被踹中,脸上却笑开了花。我狂抖了一个,十分诧异地问:”对了,你们怎么知道我们被困在这里?”大姐回道:“昨天,我们听说吕布迎娶貂蝉,便赶了过来。结果,并没有发现你的信号,于是就守在了附近,等你的诮息。今晚晚上,我们正打算回去睡觉,就看见霍去病从墙头上跳了出来。起先,我们还不敢确定,这个人到底是吕布还是霍去病。但是,当我们看清楚他手腕上系着的红绸带后!便确定他就是霍去病了。经过商讨,我们决定用大量的迷药,将整个府里的人全部放倒。”我了然地点了点头,“我就说嘛,我明明等着和大家一起跑路的,结果却一不小心睡着了。等霍去病拍醒我的时候,我觉得鼻子里臭臭的,好像闻到了什么特别冲脑子的东西”魏小侯爷说:“别扯这些了,先出去再说。”这时,一个充满了愤怒的声音响起,大喝一声,“哪里走?!”月光下,吕布身穿紫袍,手特方天画戟,拦住了我们的去路。我转头看向魏忠贤,啧啧道:“九千岁是不是心疼银子,买了掺假的迷药啊?”九千岁瞪我一眼,示意我看吕布的手。第三十六章 割腕妾不语(二)一看之间,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但见吕布的左手手腕上皮肉翻滚,鲜红的血液涌出他的伤口,沿着手掌划过指尖,滴落到他的袍子上,在那紫袍上勾画出一朵用生命浇灌出的彼岸花,别样刺眼!原来,他竟然是靠身体上的疼痛,来抵抗昏睡的欲望。我虽然体温低于常人,但并不冷血。吕布为我做得一切,让我不知所措。见他这样,我心中愧疚更甚。霍去病上前一步,对吕布说:“虽说你我的武功不相伯仲,但你此刻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在遇见你之前,我曾想过,待有朝一日遇见你,一定要杀了你,方能解我心头之恨!眼下,我却不想再对你动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今日所进受的痛苦,我也曾经历过。因此,我不会奉劝你放手。但是这一次,你必须让开!”吕布冷笑一声,狂傲道:“想杀我?怕是没那么容易!霍去病,当我知道元宝心中装着你的时候,我便想杀了你!你看,你我二人是如此的相像,却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今日,你们若走,我不留。但是,元宝必须留下!否则,我们就拼个你死我活!”我真的不知道,这样一个一口气能数出我十个缺点的男人,为什么一定要我留下。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不敢去深究,我不想去想。看着血流不止的吕布,我承认,我心软了。我甚至在想,也许我可以等他被曹操杀死后,再走也不迟。然而,我也只是想想而已。先不说霍去病肯不肯,就说我自已,也不想留下来去为吕布侍寝。推己及人,我见到宁非白背叛时,是何等的痛。可想而知,如果我留下来,霍去病又会怎样的痛不欲生?既然终究是要离开,就别牵扯不清,害人害已。我深吸一口,对吕布说:“让我走吧。我终究不属于这里。我知道.自已欠了你的情。你,有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如果他问我,他今后的宿命,我想,我会告诉他。哪怕回去后,会被大娘骂,会被大爷一巴掌拍死,我也会告诉他。是的,我不想他死!我此话一出口,大姐率先叫起了我的名字,“元宝!”我冲着地笑了笑,表示无碍。吕布抬起那只鲜血淋淋地手,指向我.用嘶哑的声音吼道:“你,是不是我的妾?!”我的眼因一红,扭开了头,沙哑道:“换一个问题吧。”吕布却执着地嘶吼道:“你,是不是我的妾?!”我的耳膜难受,我的心,更难受!霍去病见此,立刻对大姐等人吩咐道:“你们带元宝先走,我随后就到。”我怕极了再次分离,忙扯住他的衣袖说:“不,要走一起走!否则,谁都别走!”霍去病深情地望了我一眼,回道:“好,你们先上马。”转过头,看向吕布,抬起了右手,说,“来吧。”我知道霍去病不会伤吕布性命,但还是忍不住嘱托了一句,“别伤他性命!”霍去病点了一下头,便迎向了吕布的方天画戟。我不忍心去看那二人打斗的场面。小时候不懂事,总觉得有男孩子为女孩子打架,是一件十分值得炫耀的事情。当有两个一模一样的男人为我打架,我却痛苦得想要撞墙!看来,我永远做不了女王,我只能是个流氓。当寂静的夜里响起重物落地的声音,当霍去病飞身上马,示意我们一同离去的时候,当吕布用撕心裂肺的嗓音喊着“你是不是我的妾?!”的时候,我舔掉了滑落到唇角的泪珠,吞进了肚子里。。。我们回到了大姐和魏忠贤的住处.本想等风平浪静后,就去找卫玠和丹青。结果,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吕布不但下令封闭了城门.还对我们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虽说我们各个都不是等闲之辈,但放到三国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却是两只手挡不住四只马蹄子。然而,最令人气愤的是,魏忠贤的一名属下为了大量的赏银,将我们出卖了!我们被吕布的兵马追捕,如同过街老鼠般四处逃窜。好不容易逃出了一个包围圈,却又跑进了另一个包围圈。如此反复,谁也受不了。当我们被逼得走投无路时,我建议大家先回到现代。我将“对空路由器”塞给了魏小侯爷,“你带他们先回去。”魏小侯爷将其塞还给我,冷冷地说:“不会用。”我说:“我教你。”魏小侯爷一扭头,“不学!”我轻叹一声,将“时空路由器”塞给了霍去病,“你带他们回去。”霍去病将其挂回到我的脖子上,“你不走,我不走。”我看向大姐和魏忠贤,二人还在那里研究明天吃什么呢,压根儿就不和我进行眼神的交流。我抱住头,蹲在了屋檐下,痛苦道:“我真的不能走。我走了,廿青怎么办?!”魏小侯爷踢了我屁股一脚,骂道:“瞧你那点儿出息!你想留在这里找丹青,我们就陪着,大不了一条命!我就不估了,他吕布的方天画戟再厉害,还能一口气刺死我们五个?!”我使劲儿捶了捶脑袋,一狠心,站起身,咬牙道:“走!先回现代!”大姐问:“你不找廿青了?”我吸了吸鼻子,回道:“找!我找他一辈子!等将你们送回去后,我自已再来!”霍去病说:“你将他们送回去,我在此处等你。你且放心,以我的身手,吕布不敌。”我摇了摇头,回道:“要走,我们就一起走。你留在这里,我总是要瞻前顾后。如果我只剩下我自己,万一出现什么意外,我按下‘时空路由器’的返航键,然后随便找棵村,爬上去,就能跳回到现代。”霍去病木沉似水地瞥我一眼,说:“我不会成为你的负担。”转身,便要走。我一把拉住他,安抚道:“大哥、大哥,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你......你不知道,当我找不到你的时候,我都恨不得捕自己一刀!”霍去病的身子微微一颤,转过身,一把将我抱入怀里。魏小侯爷冷哼道:“看来,我走丢了,是没人担心的。”我立刻拉住他的手腕,说:“你就别闹脾气了!你是我的小祖宗,还不成么?”魏小侯爷微微垂下眼睑,喃喃道:“以前,你都是和我抱成一团的。”提起头,瞪我一眼,恶狠狠地说,“小爷我不稀罕你!”我被魏小侯爷的别扭性格给逗笑了,冲着他眨了眨眼,说:“来来,我们抱成一团。人多才暖和。”霍去病和魏小侯爷同时出手,前者在我的后腰拍了一下,后者照着我的脑门戮了一下。我刚想耍无赖,就听霍去病说:“有人搜过来的。”我抬头看了看对面的二层酒楼,指挥道:“走,我们上房顶!”这一次,没有人再解下腰带,将我们捆绑在一起。这一次,我们的回程中缺少了一个人,两个灵魂。第三十七章:混(一)回到现代,我们五人一同跌落到大屋的床上。屋里很黑,甚至连月光都没有倾泻进来。我们抱成一团,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这才动作缓慢地爬起来!分别坐在床的周围,融入黑暗之中,啃噬着心里的不痛快。我望向窗外,心中盈满了落寞和痛苦。一只手,一点点抓上我的手,似乎想要安慰我。我垂下眼睑,沙哑地说了声,“谢谢。”这时,魏小侯爷“咦”了一声,问:“元宝,你扯着谁的手呢?”我转过头,看向床上躺着的那个人,然后又抬起头,数了数屋子里的人数,“一,二,三,四,五,六?!”大姐一巴掌拍开灯,赫然看见床上躺着一个陌生人!他紧闭着双眼,嘴角缓缓地流淌出了一行鲜血。他的左手里攥着一只电棒,右手被我攥在了手里。我瞧了瞧他放在床边的大背包,以及被他翻乱了的屋子,一把甩开了他的手,然后跳到床上,踩着他的腰,大声喝道:“敢偷我的家?!你小子是想被绑到草船上借箭去,是不是?!”小偷仍旧紧闭着双眼,既没有求饶,也没有喊痛。看来,这人是被我们五个给砸昏了。我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见人还活着,便照着他的后脑勺狠拍一下,然后去扯那个大背包。结果,竟然没扯动!我牟足了劲儿,终于提起了那个大背包,将拉链拉开,往里面一瞧。嘿!好家伙,这里面竟然有二十来个金灿灿的金元宝!第一次,我看见金元宝没有傻笑,而是想哭。这些金元宝,被丹青当做嫁妆藏了起来。如今,金元宝还在,可是他的主人却被我丢在了三国时期。我攥紧了手中的“时空路由器”,说:“我要马上去找丹青,你们照顾好自己!”站起身,刚一迈步,却发现脚下躺着一人!仔细一看,那人竟然是大姐!我马上转头看向霍去病他们,但见他们皆昏倒在地!我忙伸出手,试了试每个人的鼻息,见他们呼吸还算正常,这才稍微放下心。眼下,大家都陷入昏迷,我无法撇下他们不管,否则这些人就得活活儿饿死在自己的家里。不行,我还得打电话问问大妈,这些人频繁的穿越时空,会不会对他们的脑神经造成什么影响。还有,我得侧面打听一下,霍去病和吕布到底是什么回事儿。最主要的是,我得问问大妈,这个“时空路由器”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聚集足够的能力,让我再次返回到三国时期。思及此,我翻找出自己的手机,按下开机键。结果,手机屏幕并没有亮起来。我又翻找出充电器,将其充电。过了一会儿,我打开手机,发现有二十多条短信。没时间看,直接给大妈拨了一个电话过去。电话接通后,大妈哈气连天地问:“喂,谁啊?”我尽量用平时的语调回道:“大妈,是我。”大妈立刻拔高的嗓门,吼道:“你个死丫头啊!你怎么才回来?你知不知道,可担心死我了!你还以为你出了什么意外!”我心头一暖,安抚道:“大妈,放心吧,我没事儿。”大妈感概道:“大妈老了,膝下无儿无女,一直把你当亲姑娘看待,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让我可这么活啊?”我鼻子一酸,喃喃地唤了声,“大妈。”大妈话锋一转,询问道:“你这次去三国,带回来什么宝贝没有啊?你啊,要记得,孝顺老人是传统美德。你要知道,我膝下无儿无女,等我们两口子两腿一瞪,我的家产还不都是你的?所以呢,你也别小气,弄到什么好定西,千万别忘了先拿来孝敬我们。”我撇了撇嘴,暗道:我脑袋穿孔了才会被丫感动到!以后,谁他妈也甭给我提“感动”两个字,我的词典里,只有“感冒”!虽说心中不爽!但是虚伪却是我的性格特点之一,所以我陪笑道:“放心吧大妈,有好事儿我一定记着你。”大妈满意地笑道:“算你乖。”转而问道,“你这次的任务完成的如何啊?”我大概讲解了一下自己在三国时的所作所为,然后问道:“大妈,我的收尾工作没做完,你看这个‘时空路由器’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再次将我送回三国时期?”大妈说:“呦,没看出来,你完成任务的态度还挺认真负责的么。”我立刻恭维道:“那是大妈教导的好。”大妈嘿嘿一笑,得意道:“那是。”我趁热打铁,“大妈,你倒是说说看,需要多长时间?”大妈想了想回道:“三个月吧。”我心急道:“不能快点么?”大妈又想了想,回道:“最少也得两个月。”我哀求道:“没有什么办法,让我能早点儿回去么?”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