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2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2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2部分阅读
吕布低下头,如同嗜血的魔鬼一般,狠狠地吮吻着我的唇瓣!。他用有力的大手抓住我的双腿,强迫它们分开,推起,让我可以清楚地看见他是如何进…入我的身体。我大声咒骂着,喊着,求饶着,都没能阻止他的进…入。当他进…入到一半的时候,我那并不坚强的眼泪还是流了下来。我闭上了眼睛,犹如自言自语般喃喃道:“我会恨你的。”我以为,我会被那撕心裂肺的痛苦贯穿。然而,吕布却停了下来。他的身体在轻轻地颤抖。那种颤抖十分奇怪,既像是冷,又像是挣扎。我等了一会儿,始终不见他有下一步的动作,便睁开了眼睛,看向吕布。这一看,我傻了。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神色复杂地凝视着我!他的眼中,有愧疚,有心疼,有惧恼,有气愤,还有......怜惜。这一刻,我竟然误以为这个趴在我身上的男人是霍去病,而不是吕布。一想到霍去病,我的眼泪再次奔流。他伸出手,轻轻地抹掉我的眼泪,沙哑道:“是我不好。”我试图将不属于我身体的那部分挤出去,一边用力,一边吼道:“出去出去!”他由喉咙里发出一声十分性感的低吟,眼中燃起一串闪烁的火花。他柔声问:“真的要我出去?”我的心微微一颤,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却又抓不准。我见他不再像刚才那样疯狂,便有了胆量,瞪着腿喊道:“出去出去!你以为你是谁?!我不嫁了!不嫁了!”他的身体紧紧绷着,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眼底却涌起了宠溺的目光,一点点倾泻入我的眼中.流滴进了心里。他缓缓地底下头,凑近我的唇,沙哑道:“元宝,是我,霍去病。”我的身体一抖,瞪大了不可置信的眼睛!这种感觉,这种眼神,这种语绸,这种宠溺,除了霍去病,还有谁?还会有谁?!他伸出温热的大手,轻柔地包裹住我那隐隐作痛的手腕。他低下头,用唇在我微张的唇瓣上摩擦着,沙哑着嗓子,问:“可以吗?”我不懂他问这话的意思,于是“嗯?”了一声。他目光炽热地凝视着我,然后......用力一顶!身为处女的我,似乎应该配合他的动作发出一声惨叫,但实际上,我当时并没有觉得痛得无法忍受。真的,我可以发誓,我真的没像很多小说中所描写的那样,痛得撕心裂肺的。身体里最柔妹、最失密的位置被异物撑开,让我觉得有些不舒服。眉毛,皱了起来。他停止运动,心疼地问:“痛了?”我回道:“我这个人皮实着呢,没事儿。”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眼暗,突然爆发出一阵猖狂淋漓的大笑。然后,紧紧地抱着我,动情地唤着我的名字,“元宝......”我张开嘴巴,咬住他的肩膀,用牙齿刺穿他的肌肤,用味蕾品尝着他的血液滋味。人家说,女人的第一次,总是要痛的。但是,我没感受到那种无法承受的痛。所以,我得让他痛。让他记住,我这个女人的第一次,是给了他。因为,他痛了。从温柔,到激烈;从懵懂,到成熟;我就好像是一只烟花,在他的激情摩擦下,哗地一声点燃,绽放出绝世芳华。再多的思念,再多的疑问,再多的离别.再多的煎熬,都化成了火,将彼此燃烧。这一夜,他痛过,笑过,疯狂过;这一夜,我恼过,喜过,缠绵过;这一夜,我十分清楚地知道,爱着我的这个男人是谁;这一夜,我没有时间追问缘由,只想紧紧地攀住他,一起幸福,性福......第三十五罩:雄雄莫变的秘密(一)一觉醒来后,已经是日上三竿。我睁开眼睛的第一件儿,并不是询问枕边人到底是吕布还是霍去病,而是揪起他,大声吼道:“快起来!魏小侯爷的小毛象要不保了!”他笑吟吟地说:“放心吧,我已经吩咐了下去,没人会动魏小侯爷的......咳,你放心好了。”我狼狠地嘘了一口气,身子后仰,砰地一声趺回到床上。他伸手将我孢回到怀中,宠溺地刮了刮我的鼻子。我的身子一抖,斜眼看向他,阴阳怪气地问道:“敢问这位兄台,尊姓大名?为何小女子看你有几分眼熟?”他抱了抱拳,回道:“在下姓霍,名去病。家有一妾,姓元名宝。”我抿了抿唇,噌地转过身,背对着他,开始闹捭气。霍去病用大手抚摸着我的腰肢,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咬牙道:“你想说什么就赶快说!想哄人也要用嘴巴!甭用那么色情的手法,去摸我的腰!你那叫调戏!赤棵裸的调戏!”霍去病轻笑一声,柔声道:“你知道,我这个人并不善于甜言蜜语。你想让我如何哄你,你说出来,我会努力学。”我一脑门黑线。见过不懂风倩的,没见过这么不懂风倩的。不过,他说得话却让我觉得很踏实。就仿佛想要横渡海洋的飞鸟.终于找到了可以栖息的地方。我转回身,直视着他的眼睛,喃喃道:“霍去病,我不和你闹情绪了。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找你找很辛苦。”一呲牙,伸出手指,用力戳了戳他的胸口,凶神恶煞地吼道,“如果你敢对我说,你和吕布就像卫玠和丹青那样,我一准儿踹死你!”霍去病揉了椽我的头发”说:“这件事说起来并不复杂,但是有些匪夷所恩。霍去病和吕布之间,一定存在了某种十分奇妙的联系。我们初到三国的时候,遇见士兵,我为了引开他们,所以向着与你们的反方向跑去。“跑着跑着,我瞬间失去了意识。待醒来后,人已经躺在了吕布的房中,并以为自已就是吕布。现在想来,我那时候就好像被人洗脑了一样,属于霍去病的主观意识全部消失,属于吕布的主观意识却占用了属于霍去病的身休。这个现象,和卫玠和丹青有所不同。卫玠和丹青都能感受到对方的一言一行。而霍去病和吕布,却不能。“昨天晚上,吕布看见你的手腕流血,听着你口口声声说恨他。他的主观意识因为痛苦而变得薄弱。这时,属于霍去病的主观意识,则开始苏醒。这个苏醒的过程,就好像一个人被困在了黑色的泥潭里,只能凭借寿信念,挣扎着前行!“元宝,你就是我的信念。否则,属于霍去病的主观意识可能很早便消失了。”我用力攥紧他的手”急切地问:“那你还会不会消失?会不会?”霍去病回道:“别担心。我想,应该不会了。初到三国时,我的身体十分虚弱,所以才会被吕布的主观意识控制。让我疑惑的是,吕布的主观意识,为什么会控制住我的身休?而吕布这个人,为什么会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我嘘了一口气,想了想,回道:“这个问题,我也曾经想过。现在看来,最有可能的是,吕布就是你的下辈子。你们两个,共同拥有一个魂魄。但是,让我不解的是,你既然没有死,那属于你的那颗魂魄是如何投胎转世变成了吕布?那个......还是说,你在西汉时期,和某个女人生下了孩子。你的子孙后代因为某些缘故,将其中一个小孩弄丢了。而这个被弄丢的小孩,就是吕布?呀!难道说,吕布是你的子孙后代?”霍去病如同一只饥饿的黑豹般,动作迅猛地将我压在身下,沙哑道:“既然你那么关心我的子孙后代问题,不如就劳烦你帮我霍家留个后吧。”我吓得双腿一抖,拼命向后退去,“你你你悠着点,小心精_尽_人_亡!”再来?再来我就得报废了!霍去病步步紧逼”不肯放过他的“早餐”。我试图拯救自己的小蛮腰,于是喊道:“打住!打住!你如何证明,你现在就是霍去病,而不是吕布?或者说,现在控制着你身体的灵瑰,就是吕布的?!”霄去病捏了捏我的脸,转过身,跪在床板上,撅起了屁股,让我看。我凑了过去,捏了一把他那性感挺翘的屁股,问:“你让我看什么?莫不是你的屁股上刻了自已的名宇?还是说,你的菊花颜色艳若常人?”霍去病瞬间转回身,将我扑侧在床上,咬牙道:“我是让你看我大腿后侧的那颗黑痣!”我先是点头,然后又摇头,耍无赖道:“我又不知道霍去病的大腿后侧有没有颗黑痣。没准儿,你就是......呜......呜呜......”霍去病一口吻住了我那喋喋不休的嘴巴。他的双眼燃烧起熊熊的火焰,沙哑道:“乖,让我疼你。.。我真的很想不乖!但是,男色迷人眼,我轻易地就妥协了,又被他狠根地“疼”了两回!。。都说三宫粉黛无颜色,从此君王不早朝。看来,此话不假。我和霍去病在床上缠缠绵绵,耳鬓厮磨,说着分别后的总总想念,直到两个人都饿得前胸贴后背,这才想着要爬起来,洗个澡,吃个饭。我咬着筷子,总觉得有什么事儿不大对劲儿,可想了又想,也没理出一个头绪。我低头扒拉了一口饭菜,这才想起来,貌似饭桌上少了一个人——魏小侯爷。我用脚踢了踢霍去病的小腿,“魏小侯爷呢?叫他过来吃饭啊。”霍去病回道:“我刚才去看了他一眼。他正斗志昂扬地砸着饭碗,骂着吕布。我怕叫他过来,你这顿饭就吃不清了。你先吃饭吧,我一会让人带他过来。”想想也是。即使吕布变成了霍去病,但魏小侯爷的一腔怒火总是要找个人发泄的。这个人,不是霍去病,就一定是我。再说,我现在和霍去病关系已经突破了一层薄膜,有了“深层次”的肢体交流,和以往绝对不一样了。如果魏小侯爷看出什么,或者问什么,我要怎么回答?不晓得为什么,我竟然有些心虚。霍去病为我夹了一口菜,说:“你贼眉鼠眼地看什么?赶快吃饭。魏小侯爷那里,我自然会和他说。”我一听这话,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问:“你要怎么和他说?说咱俩上床了?还是要讲讲细节啊?”霍去病眯起了眼晴,“细节?你觉得,我会和他讲细节?”我一拍额头”喊道:“屁!我是说你由吕布变成霍去病的那个细节!不是你和我滚床单的细节!”霍去病的目光一凛,攥紧了拳头,“吕布!”我放开他的手,拿起筷子,戮着饭碗,嘟囔道:“妈地!这个细节和那个细节是一个细节!”我杯具了。谁能想到,我第一次和男人滚床单,竟然一次经历了两个。如果以后谁问起我的第一次是和谁,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难道说,进一入前半场的是吕布,打完后半场却是霍去病?!这个回答……太yd了!太yd了!”霍去病大手一揽,将我抱到他的腿上,问:“吃饱了么?”我点了点头,又立刻摇了摇头,嚎叫道:“大哥,你不是说你还没吃饱,想拿我当下午茶吧?”霍去病呵呵一笑,回道:“我如今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立刮蹬鼻子上脸,装模作样地说:“哎……我原本还想拿你当饭后甜点呢。既然你不行了,这事儿就作罢吧。”霍去病的目光变得炙热,环抱在我腰上的大手也开始不老实了。我忙抱住他的大手,嚷嚷道:“喂喂喂,你不是说不行了么?”霍去病勾唇一笑,玩笑道:“我有蓄电池。”我没想到霍去病会说这样的话,脸上不禁一红,捶了他一下,骂道:“呸!你当我是万能充呢?”霍去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用手提起我的下巴,凝视着我的眼睛,霸气十足地说:“你不是万能充,你是我的原厂标配。”我的嘴角抽一搐了两下”说:“大哥,拜托你不要用那么霸气十足的表情,讲这么搞笑的话,成么?你......你想笑惨我啊?哈哈……哈哈哈……”霍去病满眼宠溺地望寿我,任我在他的怀里打滚,嬉闹。笑过之后,我从他的怀里跳出来,示意他叫魏小侯爷过来。该而对的,始终要面对。更何况,魏小侯爷不是猛虎,只是一匹爪牙锋利的狼。这个……貌似狼,也是一种很可怕的动物。我要小心了。魏小侯爷被带进屋里的时候,表情十分的淡定,和霍去病形容的愤怒完仝不一样。但是,对于从小就一起长大的我而言,却十分明白,丫这是在酝酿呢!第三十五章:雄雄莫变的秘密(二)我怕他会突袭霍去病,所以忙站起身.拉住他的手,说:“我们有话要对你说。在此之前,你一定要淡定!”魏小侯爷瞥了我一眼,轻描淡写地说:“你觉得,我还不够淡定么?”我稍微放下心,示意他坐到椅子上。魏小侯爷坐到我和霍去病的中间,先是问我:“哪个是你的碗?”我指了指他面首的那个碗,“这个。”魏小侯爷将碗拿起,为自已盛了一碗汤,然后一口接着一口地喝着。这样的气氛十分诡异,我想将其打破,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能静观其变。当魏小侯爷盛了第二碗汤的时候,他突然爆发,将那碗汤泼向了霍去病!我告诉自已,让他发泄一下,发泄一下,就发泄一下。一碗汤而已,小事儿。然而,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魏小侯爷竟然从袖口抽出一根银亮亮的东西,在霍去病躲闪烫水的时候,突然向着他的腰侧刺去!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