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1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1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1部分阅读
我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虚晃一招之后,向着门外跑去。不想,门外竟然又有七八名杀手向我扑来!与此同时,吕布的属于再次出现,和董卓派来的杀手斗在了一起。我见此处已经不安全,便撒腿向后门跑。这个时候,找个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藏起不,才是最安全的。我刚跑出后门,那个断臂杀手便追了出来。我拼命地跑,他豁出命去追。我恨自己动作迟缓,他恨自己没能长出双翼。其实,我们跑得非常慢。我中了迷药,步履蹒跚;他失血过多,头晕目眩。我好不容易跑出十多米远,却看见不远处出现了二十多个人影。我惊恐地回过头,但见身后又出现了五名杀手!我知道自己逃不地字,干脆往地上一躺,爱咋咋地吧!第三十四章:新郎(一)我的思想一放松,整个人便昏迷了过去。待醒来后,我发现自已竟然躺在了一间十分干净整洁的小屋里。屋里的阳光很充足,照得人身体暖洋洋的。我眯着眼情,迎着阳光坐起身,塔拉着鞋子走到桌子旁,直奔那些散发着诱人香味的食物。我吃得正嗨皮,却听见一个充满了笑意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那个声音说:“妹子儿!慢点儿吃,家里还有呢。”我嘴里咬着包子,慢慢地转过身,看见棒着小咸菜的大姐,眼泪唰地就流了下来。大姐上前两步,手忙脚乱地为我擦着眼泪,劝道:“哭啥?哭啥?我们这不是又聚到一起了么?别哭,别哭......呜呜!.....你别哭......呜呜!!...!”我的眼泪刚有断流的迹象,大姐却抱着我大哭特哭了起来。我吸了吸鼻子,开始哄大姐,“好了好了,别哭了,我们这不都是好好儿的吗?对了,九千岁呢?他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啊?”这时,一个十分亲切和蔼的声音响起,“元宝这丫头终于想到老夫了,还算有良心。”我顺着声音看去,但见魏忠贤满面红光地站在门口,正笑吟吟地望着我和大姐。我噌地蹦到他的面前,用食指捅了捅他的脸,啧啧道:“你的小日子过得不错嘛,竟然满面红光的。说说,是不是当新郎了?”说完这话,我就知道自己踩到雷区上了。人家魏忠贤是个大监,我说这话,不是找抽吗?我心中有愧,忙转头去看大姐,希望她帮我说两句圆场的话。却不想,大姐竟然红了脸,闪躲开了我的目光。我那颗喜欢窥探别人隐私的小心脏瞬间被点燃了。转头看向一脸人逢喜事精神爽的魏忠贤,又扫了眼一脸含羞带怯、闭月羞花的大姐,最后十分自然地看向魏忠贤的裤裆......大姐一巴掌拍在我的后脑勺上,笑骂道:“看什么看?你个猴精!甭看了,老娘统统都告诉你!”我一听这话!立刻来了精神头,起忙拉着大姐坐到椅子上,然后棒起大米粥,一边吸溜着,一边听着大姐讲故事。大姐说:“我们来到三国后,就觉得浑身没劲儿。跟着你跑了没多远,我就蹩了脚,滚下了山。醒来后,身边只剩下老魏一个人。他见我滚下山,便也滚下来救我。他将我背进了一个山洞里!并打了一只野兔烤给我吃。我们原本打算只在山洞里住一夜,隔天便下山去找你们。但不曾想,我们竟然遇见了山贼。“那群人想打我的主意,老魏拼死护住了我,并对他们承诺,只要他们别动我,他在一段时间之内,便能让那样山贼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再也不用被官兵围刺。哦,对了,我们看见的那些官兵其实就是来围剿那样山贼的。“那样山贼先是被老魏的凶狠吓到了,后来又被他说动了心,便放了我,不在调戏。“起先,那群山贼并不完会相信老魏。他们将我们强行掠到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非要在那里建立山寨。老魏在取得他们的信任之后,便带着他们回到了这里。“当我和老魏打听到貂蝉还活着的诮息后,便猜测到,那个貂蝉一定和你有关。于是,我们急着去王允的府上找你。总之一句话,我们找到你的时候,正好赶上你被人追杀。那些活该千刀万剐的东西,被老魏他们解决掉了,也算是替你压了惊。这仇啊,我们还得找董卓那老贼报!”我伸手抱住大姐,感概道:“幸好你们来得及时,否则我就只能和你们下辈子见喽。”大姐骂道:“说得什么屁话?!我们这辈子的姐妹还没做够,谁敢把你弄死,老娘我就将他碎尸万段!”我嘿嘿一笑,眼神暖昧地看向魏忠贤,对大姐说:“大姐!你是不是有些可以打马赛克的镜头没有讲啊?”大姐的脸一红,啐了一口,笑嗔道:“你个死丫头!成成成,我给你讲!其实,也没啥好讲的,男女之间,不就是哪点儿破事儿么?有一天啊....”大姐还没讲完,魏忠贤便轻咳一声站起身,笑吟吟地说:“你们姐妹慢慢叙旧吧,老夫出去转转。”大姐摆手道:“出去转什么转,赶快去厨房把鱼炖上,给我妹子补补身子。.,魏忠贤点了点头,然后背着手走出了小屋。看那架势,就像是领导要下乡视察工作一般。殊不知,丫是去厨房做饭去了。魏忠贤一走,大姐继续说道“有一天啊,老魏刚取得那伙儿强盗的信任,我便急着要去找你。他让我稍安勿躁,一切听他安排。我就骂他不是个爷们儿!他  ...那个......他就说:‘我今天就让你看看,老夫到底是不是一个爷们儿!’然后,老娘就被他扑倒在床上了。”我十分激动地问:“他是爷们儿吗?是吗?!”大姐瞪了我一眼后,羞赧地点了点头,“没想到,他还真是个爷们儿。”我诧异道:“他没净身啊?”大姐回道:“老魏那个老小子,可他妈长心眼了!进宫之前,压根儿就没净身!他喝了药,然后对负责检查的大太监声称自已“不举”,并给那人送了一份十分贵重的厚礼。结果,就这么进了宫。”我心里暗道:怪不得朱由校的奶妈客氏和魏忠贤勾搭到了一块儿,感情儿人家魏忠贤竟然真是个爷们儿!我用胳膊肘撞了撞大姐的腰,调侃道:“成啊,大姐,你这是梅开二度,恭喜恭喜”大姐感慨道:“如果不是老魏拼死护住了我,我现在都不知道会被那群山贼糟蹋成什么样。李大延让我伤透了心,我以为自已不会再相信男人,可老魏却是真的对我好。总之,我现在很幸福。”我攥住大姐的手,“只要你幸福就好。如果你们出了什么意外,我会恨死我的!”大姐拍了拍我的手背,笑道:“傻妹子,是我们要跟着你来三国的,即使出了意外,也不能怨你。再说,我们的命都是你给的,就算为了你去死,我们也都是愿意的。”我忍住眼泪,故意用奇怪的声音叫嚷道:“大姐,咱别这么煽情了,成不?你还想看我哭啊?”大姐哈哈一笑,说:“好好好,我们不说了。给我说说你的经历吧。”我讲述完自已的经历后,向大姐询问道:“大姐,你还记不记得,我们被官兵追的时候,霍去病是不是跟在了你们的身后?”大姐回道:“当时我还真没注意到他。但后来听老魏说,霍去病当时所处的位置已经暴漏,所以他并没有跟在我们的身后跑,而是住相反的方向跑去。我想,他是想引开那些官兵。否则,我们很容易被当成山贼抓起来的。原本呢,我和老魏以为,他一定会先我们一步找到你。没想到,他至今音讯全无。倒是那个吕布,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怎么会和霍去病长得一摸一样?”我皱了皱眉头.感慨道:“最令我费解的是,我能一眼就分辨出丹青和卫玠,却分瓣不出霍去病和吕布。”沉默中,魏忠贤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鱼走了进来,“来来,尝尝老夫的手艺。”我打趣儿道:“想不到,我们的九千岁竟然亲自下厨做菜,真让小女子受宠若惊啊。”魏忠贤嘿嘿一笑,说:“快尝尝,保准儿香掉你的舌头!你大姐就爱吃老夫炖得鱼,香着咧。”我咋舌道:“想不道啊想不到,我们蛇蝎心肠的大宦官,竟然还是一位‘家庭主夫’。这鱼啊,我得好好儿品品,没准儿能吃出一颗夜明珠则。”三人相视一笑,一种久违的牵福感在身边萦绕着。。。。吃过饭后,我才想起来,王允的府上着了火,魏小侯爷一定能看见!这会儿一定在到处找我。我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对大姐和魏忠贤说:“我得去找魏小侯爷!他这会儿一定在到处找我。”魏忠贤说:“你现在最好不要出门。魏小侯爷那里,老夫等会儿就派人去找他。昨晚救回你的时候,老夫特意布置了一下,让董卓和吕布误以为你已经死亡。这样,董卓不会再派杀手对付你,而吕布也会因此和董卓结怨。如果老夫猜测得不措,你只要静等两天,吕布便会对董卓下手!刺下的事,就都好办了。我们只需要找到霍去病和丹青,便可以回家了。”我点了点头,攥紧了拳头,“对!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回家了!”第三十四章:新郎(二)都说人算不如天算,这话不假。魏忠贤派去接魏小侯爷的人,带给了我们两个十分极端的消息。诮息一是:吕布将董卓杀了。消息二是:魏小侯爷被吕布抓走了。我听完那两个诮息后,十分镇定地站起身,对大姐和魏忠贤说:“我去找吕布。”大姐拉住我的手,一脸严肃地说:“我陪你一起去!”我拍了拍她的手背,笑道:“别这么紧张。虽然我不知道魏小侯爷为什么会被吕布抓走,但大姐你尽管放心,吕布不会做出伤害我的事情。眼下,我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我只要嫁给吕布,做个名义上的小妾,等他被曹操杀死后,咱立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期间,你和九千岁想办法找到霍去病,我也好好儿地研究一下吕布这个人,看看他和霍去病到底有什么关系。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如有意外!我们放风筝联系。”魏忠贤说:“看来,只能这么办了。老夫每天都会派一个人守在吕府的门口,你若有事,只需要在手腕上系一条红绸带,老夫便会马上想办法联系你。”我点了点头,挥手与他们告别了。沿途打听着吕布的府邸,走了大约两个时辰,才看见那两扇黑滚滚的大门。我走上前,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儿!一个小厮探头出来,问:“你是谁?找谁?”我想了想,回道:“去告诉你家主子,就说他的小妾自已找上门了。”那小厮微微一愣,然后砰地一声关上大门,向府内跑去。片刻之后,那两扇黑漆漆地大门被用力拉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尚未来得及与他寒暖两句,便被他紧紧地抱入怀中。我的双脚脱离了地面,就连呼吸都被挤出了身体。我踢着双腿喊道:“喂喂喂,我要断气了!”吕布的眼暗里布满了血丝,看起来就像是一头濒临疯狂的野兽。他紧紧地盯着我的眼情,恶狠狠地说:“断气?很好!我正好有酒无肉!”我哆嗦了一下!赔笑道:“我不爱洗澡......啊.....”吕布掐住我的腰,将我举过了头顶,然后就那么仰望着我,喃喃地说:“活着!真好。”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吕布再次将我抱入怀中,大声喊道:“真快活!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真快活!”当一个人把自己的心情与你的死活连成一线,有些东西,便已经说不清了。我的唇角忍不住上扬,觉得自已和他一样快活。吕布让我坐在他的手臂上,抱着我向府中走去。他说:“我要送给你一样骋礼。”我问:“是一箱金子,还是十箱银子啊?哦,你知道,我一直幻想着能拥有一张用金子打造的床。你看,你既然想迎娶我过门,也不能太寒酸了不是?”吕布笑而不语。当他将我放到床上,当他从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里取出一个用布包裹着的东西时,当他将那个东西扔给我的时候,当我打开包裹的时候,当我看见董卓那张老脸的时候,我承认,我被吕布送得聘礼,惊呆了!我重新将董卓的人头包上,然后扔给了吕布,努力用十分淡定的声音问:“你不怕吓死我啊?”吕布收到那颗头颅,反问:“会么?”我诚恳地摇了摇头,“不会。但我还是被吓到了。”吕布勾唇一笑,说:“我以为,你接到这个聘礼!定会十分开心。”我抗眉,“何以见得?”吕布似笑非笑地望着我,然后弯下腰,缓缓地靠近我的脸,凝视着我的眼情,低声道:“因为!我看你的时候,不是用眼睛!而是用......心。”我的心微微一颤,面上却露出了痞子似的笑容,抗眉道:“是么?你千万别告诉我,你杀董卓是为了我。这样,我会觉得自已欠了你一份人情的。”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