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0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0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0部分阅读
吕布回了一个字十分精辟的字,“累。”我赞道:“这个字总结得好!值得我们喝两杯!”吕布摇头笑道:“每次喝你拼酒,第一个醉倒的一定是我。我的这张脸,都丢到你面前了。”看着吕布的那张脸,我的精神有些恍惚,仿佛此刻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就是霍去病本人。我的戒心放下,不由自主地与他调侃道:“没事儿没事儿,你的面子就先装在我的荷包里。反正咱都是自己人,不怕泄密哈。”吕布目光灼灼地盯着我看,仿佛恨不得将我融化成一杯水,好缓解他的口渴。我不自然地转开头,装作看热闹的样子,满大街地溜达着。走着走着,我看见一群人围在“胭羽阁”的大门口,纷纷指手画脚地说着什么。我拉出一位围观的群众,问:“大哥,你们都在看什么?”那位大哥脸一红,忙摆手说:“没什么没什么……”我又拉出一位男子,客气地询问道:“大哥,你们都在看什么?”那名男子也是脸一红,然后摇头道:“不知道不知道……”我脑门上的青筋蹦起,再次从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中年拉出一位男子,冲着他吼道:“你给我老实交代,你到底在看什么?!”那位男子磕巴道:“那……那里……有有……有句话!第一句……是……是是……是……”我眯起了眼睛,一把推开了面前的磕巴男,然后暴喝一声,向着围观的人群中冲去,口中还喊着:“小心开水!小心开水!”结果,事实证明,老百姓是不怕开水的。看热闹的人群并没有为我让开位置。我总结了一下失败教训,再次牟足了劲儿喊道:“快跑啊,吕布杀人啦!”第三十二章:谁勾引了谁?(三)哗啦一声,人们四处逃窜。我躲到了吕布的身后,才没有被撞翻倒地。待看热闹的人群全部四散逃开,我这才从吕布的身后探出头,并冲着吕布竖起了大拇指,大声赞道:“名气,真大!”语毕,迈开腿,跑到店门口,去看那张告示。告示上用十分醒目的大字写着:但凡对出此句的人,可得杨环初夜。句子是——子曰:中午不睡,下午崩溃。我差点儿脱口而出下句话!幸好,我还记得吕布就站在我的身边;幸好,我还没被重逢的喜悦冲昏头脑,否则,大姐就要献身给吕布了。哈哈……哈哈哈哈……我尽量控制着脸上的表情,不让吕布看出我的激动和异样。吕布问:“你能对出下一句么?”我很臭屁地回道:“那是自然。不过,我并不准备在这里卖弄自己的学问。”伸手捂住肚子,略显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我肚子有些痛,要先回去了。”吕布忙说:“我送你回去。”我立刻摇头,“不用了。我得先去买些女儿家的用品。呵呵……你知道,你一个大男人跟着,实在不方面。”说完,撒腿就跑。吕布却追了上来,步伐沉稳地跟在了我的身后。我无法,只能先买了一些女性用品,然后任他将我送回到王允的府邸。吃过晚饭后,当吕布一离开,我立刻往头发上插了几根金钗,然后偷偷地潜出府邸。王允误以为我和吕布有约,所以并没有多加盘问。出府后,我雇了一辆马车,直奔“胭羽阁”。进入“胭羽阁”后,我直接塞给老鸨一根金钗,“我能对出‘子曰:中午不睡,下午崩溃’的下一句话,带我去见杨环。”老鸨用十分诧异的目光打量着我。我憋了一口气,在脖子上鼓出一个假喉结,然后扯开了高高的领口,示意老鸨看我的脖子。眼见着老鸨倒吸了一口凉气,我勾唇一笑,拉起了领口,压低声音对老鸨说:“其实,我是男人。只因为府中老父管教甚严,所以不得不假扮成女人跑出府,来会一会杨美人。”老鸨看我的眼神再次起了变化。那种变化看在我的眼中,有着说不出的怪异。我忙又塞给她一根金钗,示意她赶快带我去看杨环。老鸨收下金钗,用一种“我都懂”表情冲着我咧嘴一笑,然后领着我走向二楼。她边走边说:“这个杨环虽说是个美人,但脾气暴得很。如果她同意你进房,你便替她赎了身子吧。”我做出难为状,问:“大概需要多钱啊?我家老父看得紧,很难搞到银两。”老鸨想了想,一狠心,回道:“你把她这段时间的花销给我就成。五十两,你有吧?”我瞪她一眼,“你觉得我能拿出五十两吗?我给你的金钗,都是偷家母的!”老鸨抿了抿嘴唇,问:“那你能出多少?”我指了指自己头上的发簪,说:“你数数吧,全在这儿了。”老鸨眼睛一亮,就要去摘我的发簪。我忙伸手拦下,问:“你为什么急着将杨美人卖掉啊?”老鸨轻叹一声,回道:“客官我都实话和你说了吧,那个杨环是个狠角色啊!我救了她之后,帮她调养了一个多月的身子,才将她的身子养好。可等我让她接客时,她却掠了我的小儿子进房,并威胁我,不但不许强迫她接客,还要按照她的话,在门外张贴上告示,否则就将我的儿子碎尸万段!“我也曾想过办法,在她的饭菜里下迷药,但她却十分有心计,每次吃饭,都先让我的小儿子尝上两口。哎……我现在对她,是打不得,骂不得,还得每天好吃好喝地供着这位活祖宗!真……真是……真是气煞我也!“不过呢,兴许是我们‘胭羽阁’和杨环没有缘分口说不准儿啊,她到了你的手中,就会化作一潭春水。呵呵……”听了老鸨的话,我虽然很想为大姐叫一声好,但更多的是为大姐的身体而担心。大姐到底经历了怎样的遭遇,才会卧床一个月之久?我不由得加快脚步,催促老鸨快走,一同来到了紧闭的房门外。老鸨对里面的人喊道:“杨环,有位……呃……有位少爷说能对出下一句。你且听听吧。”我攥紧了拳头,朗声道:“‘子曰:中午不睡,下午崩溃。’的下一句是‘孟子曰:孔子说得对!’”屋内,仍然毫无声响。大约过了十秒钟,屋内突然传出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房门被人一把拉开。一只白皙的手臂从门缝中伸了出来,一把攥住了我的手腕,将我扯进了屋里,然后砰地关上房门,将我紧紧地抱入怀中!我以为住在这间屋里的人,是杀猪大姐杨环,没想到,竟然是……魏小侯爷!我紧紧地回抱着他的腰,任他咬着我的脖子不松口。待彼此的情绪稳定下来后,我这才用已经沙哑的嗓子说:“魏小侯爷,你让我好找!”魏小侯爷轻轻地吸了吸鼻子,从我肩膀上抬起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后,再次将我抱入怀中,张开嘴巴在我的唇瓣上咬了一口。我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后仰着脖子,逃开他的钢牙,伸手掐他的脸,笑道:“几个月不见,你的牙齿真是越发锋利了。”魏小侯爷任我掐着,喃喃道:“看来,真的不是做梦。”我的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儿滚落下来。赶快深吸了一口气,问:“那日你明明跟在我的身后,怎么跑着跑着就没影了呢?”魏小侯爷一听我这话,立刻跳脚骂道:“我们刚来到三国的时候,小爷我就觉得四肢无力!你一喊跑,我就咬着牙跟你跑。谁想到,你跑起来就像一只兔子似的,屁大的功夫就不见人影了。我又向前追了一段距离,双腿突然一软,脑袋一阵眩晕,瞬间昏死了过去。“等小爷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人贩子救了。那些狗东西,趁着小爷我体虚,将我卖来卖去。小爷我几经周折,才迫使人贩子将我卖到这里。“我原本想等自己的身体养好了,就去找你,可那老鸨就是不让小爷我出去!我那魏小侯的名宇,在这个鬼地方不方便用,我便用了大姐的名字,希望你看见我张贴的暗号时,能来找我。”我点了点头,问:“丹青没有和你一起跑吗?”魏小侯爷回道:“他啊,原先是跟着我一起跑的,可跑着跑着我就昏倒了,自然不知道他的去向。”我想起老鸨的话,于是问道:“听那老鸨说,你挟持了她的儿子?”魏小侯爷得意一笑,说:“那是!要不然,我就得被她逼着出去接客!”抬手一指床上,“喏,那个就是她儿子。”我伸头一看,但见一个大约三岁左右的胖小子,正冲着我呵呵直笑呢。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老鸨不敢对魏小侯爷硬来了。老鸨老年得子,就指望着那胖小子养老送终呢,怎么舍得伤他分毫?第三十二章:谁勾引了谁?(四)魏小侯爷拉着我坐到床上,问:“给我讲讲你的经历吧。”我将自己的经历叙述了一遍后,魏小侯爷又重新打量了我两眼,这才用十分惊讶的语气说:“确实变漂亮了!嗯,眼睛还真是一眼大一眼小。奇怪了,你一进门的时候,我怎么没察觉到呢?”我细细打量了魏小侯爷两眼,赫然发现,他不但长高了,就连那张娃娃脸也变成了十分精致的心形脸!他身穿紫衣,发丝随意披散着,整个人竟然有种冷艳的味道。那种混合了美艳与冷漠的气质,使他看起来就如同一只带刺的蔷薇,于夜色中摇曳出魅惑人心的冷香。当然,如果他不是一开口就骂我的话,我会更加欣赏他的冷艳气质。魏小侯爷见我打量他,有些不自然地瞪我一眼,吼道:“看什么?!”我微微一笑,柔声道:“看你呗。”魏小侯爷的脸颊一红,抬腿就踢了我一脚。我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张嘴骂道:“你属毛驴儿的?!蹄子,真硬!”魏小侯爷蹲下身子,掀起了我的裙子,微微一愣之后,动作轻柔地揉上了我的小腿,口中却骂道:“你不长脑袋啊?我踢你,你就闪开呗,谁他妈把你点穴了?”我贫嘴道:“你说,你这个人吧,我不让你踢吧,你生气;我被你踢中了吧,你也生气。你说,你是不是来三国后,内分泌混乱,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心情烦躁的日子啊?”魏小侯爷用力一拍我的小腿,“给小爷我闭嘴!”我“嗷”地叫了起来,小声嘟囔道,“几个月不见,脾气见涨啊。”魏小侯爷眯起了眼睛,张牙舞爪地扑到我的身上,盯着我的眼晴,恶狠根地说:“说让你闭嘴,你没听见是不是?”我被他吓了一跳,开口嚷道:“喂,你怎么……呜呜……”让我没想到的是,魏小侯爷竟然用嘴巴堵住了我的话。我下意识地想要推开他,却觉得魏小侯爷的吻中有种近乎疯狂的情绪。他的不安,他的惶恐,他的挣扎,他的思念,他的一切情绪,都好像融入到了这个吻中。他就像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孩子,用力地吸吮着我的舌头,想要寻求温暖,想要知道我会给他力量,给他依靠。我抱紧了他,轻轻地回应着他的吻。魏小侯爷的身体一颤,将我压倒在了床上,手自然然而地抚上了我的乳房。我拉下他的手,将其攥在手中,不让他因为渴望温暖,而轻易跨越我们之间那道暧昧不清的底线。魏小侯爷喘着粗气,将头埋进了我的进项,呜咽道:“元宝,你个混蛋!”我摸着他的头发,安抚道:“是,我是个混蛋。我就在这里,你也在这里。无论什么时候,即使我们走散了,我也会找到你,你也会找到我。我想过,如果我找不到你们,我是不会回现代去的。我会一直找、一直找,直到我两鬓苍苍,直到我目不能视,直到我……”“元宝……”魏小侯爷的眼泪滚落进我的领口,烫热了我的肌肤。。为魏小侯爷赎身后,我抖了抖他的卖身契,轻佻地笑道:“小美男,来个姐姐我笑一个。从今后,你就是我的人了。”魏小侯爷冲着我一呲牙。我啧啧道:“此笑有些吓人,重笑一个吧。”魏小侯爷眯起了眼睛,“元宝,你找抽呢?”我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脑勺上,瞪眼道:“你敢这么跟主人说话?!”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