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9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9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9部分阅读
率怯行┎煌住L拢绻怀晒Γ蔷驼娴贸扇柿恕N蚁耄勖歉纱嗵グ桑〈恿サ穆ザネ绿T似茫颐嵌寄芸缭绞笨眨饺逼谌ァH绻似缓茫椭荒鼙坏弊黾遄陨鄙弦淮伪ㄖ降耐钒嫱诽酢D忝蔷醯迷跹俊众人点头附议。魏小侯爷提议道:“我们多买一些海绵铺在楼下。如果没有跨越时空,也不至于摔死。顶多骨折个大腿啥的。不算事儿!”众人再次附议。就这样,我们背着包裹,来到了一处已经停止施工的小楼,将大批量的海绵铺到楼下后,便集体爬上了顶楼。我从魏小侯爷那里要来“时空路由器”,设定好着陆地点。因为我们这次的人多,目标太大,所以我听了卫玠的建议,将着陆地点设定在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等到了三国后,再作打算。一切搞定后,我按下了“时空路由器”,对大家说:“我们手拉着手。我喊数,大家集体往下跳。记住,千万别松手啊!一……”“等等!”丹青突然喊道。我心中一喜,忙问:“怎么了?怕了?那你回去吧。”丹青从身后扯出一条绳子,将我们全部捆绑在了一起。用力地勒紧后,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说:“这回,我们可以一起跳了。”我哭笑不得地说:“你怎么又来这招?”丹青得意道:“这招管用,就用这招。”我打了一个响指,说:“同志们,注意了,我们开始跳了!一,二……”还没等我喊到三,便被众人簇拥着跳了下去!毫无心理防备的我,在半空中发出了一串刺耳地尖叫声,“啊……”第三十一章:义父在上(一)我的一声“啊”,从现代一直喊到了三国时期,成为了第一个成功跨越时空的声音,多牛掰啊!着陆后,我的嘴巴立刻被霍去病捂住了。他说:“嘘,周围有人。”话音刚落,两名手持大刀的士兵便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比较隐蔽,如果不是走到了我们的面前,一定不会发现我们。霍去病解开绳子,嗖嗖两拳挥出,将尚未来得及发出声音的两名士兵放倒在地。我满眼崇拜地望着霍去病,赞道:“酷!”霍去病微微扬起下巴,背手立于风中。我刚想再赞美他两句,却见他面色一变,压低声音喊道:“快跑!”我从树丛中伸出头一看,但见一群士兵正向我们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初步估计,那群士兵最少得有三四百人!我立刻转过身,带头向树林里跑去。边跑边喊:“跟上、跟上,别跑丢了!”当我跑不动了,气喘吁吁地停下时,一回头,却发现了一件十分惊悚的事情——我的身后竟然一个人也没有!我慌了,忙向回跑。结果,跑着跑着我再次发现了另一件十分惊悚的事情——我将自己也弄丢了!这是哪儿啊?怎么到处都是半死不活的枯树啊?魏小侯爷他们人呢?是被抓了,还是和我跑散了?我心急如焚,却无计可施。我后悔得要死,当初为什么一时心软,将他们带到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如果他们之中任何人发生了意外,我会恨死自己的!不不不,不能胡思乱想,现在不是乱想的时候。我要冷静,好好儿想想,到底应该怎么办。我带头向树林跑的时候,魏小侯爷和丹青紧跟在了我的身后,然后是大姐和魏忠贤,最后是霍去病压阵。即使霍去病被抓,我也不用担心,他完全有自保的能力。可是,但是,但可是,如果有人向他放冷箭,那可就糟糕了!好好好,我先不想霍去病。丹青和魏小侯爷应该在一起。卫玠对三国时期比较熟悉,他们三个灵魂两个人在一起,应该也没有问题。但是,可是,但可是,他们俩毕竟不会武功啊!好吧,现在已经是事出意外了!算了算了,不想了,这么担心下去不是办法,我还是想想怎么能找到大家吧。不,凭借我一个人的力量,想找到他们谈何容易?既然他们都知道,我此行的目标人物是貂蝉和董卓,必然会想方设法去董卓的身边找我。现在,我只需要想个法子,先接近目标人物再说!可是,我要怎么接近目标人物呢?貂蝉已被董卓派人秘密杀死,我想接近貂蝉除非到地府里和阎王大哥沟通一下感情。至于董卓,此人心狠手辣,疑心甚重,想要接近他,又谈何容易?哎??????这次的任务,实在是太棘手了!貂蝉啊貂蝉,我到底要怎样才能复活你这个连环计的重要人物呢?难不成,我要去找一个穿越者的灵魂,塞进你尚未僵硬的身体里,然后继续你未完成的历史使命?只可惜,大妈没教过我“移魂大法”。纠结啊!我忍不住开始在心里骂卫玠。如果不是卫玠建议我将降落点选在这个一个鬼地方,我们既不会遇见那群士兵,也不会走散!我一边骂着卫玠当动力,一边向着太阳的方向走去。徒步走了大约五个多小时后,我终于走出了这片树林。此刻,天已黑,我腹中饥饿难耐,想找位行人“借”些银两,却连个人影都看不见。我多想??????多想回到家里,咬着热乎乎的肉包子,躺在电褥子上,舒舒服地睡一觉啊!可是,如果找不到那五个人,我这辈子就甭想回去了!思及此,我再次后悔将他们带到这个冰天雪地的三国时期。夜里的寒风刺骨,为了不让自己冻死在荒郊野外,我缩着脖子,开始奔跑。跑着跑着,我竟然看见一辆马车从自己的面前驶过!我的精神立刻为之一振,当即撇丫子狂奔追去!那车夫见有人追赶马车,立刻扬起了鞭子,使劲抽着马屁股,拼尽全力向前奔跑,生怕我会图谋不轨。我这个恨啊!再次咬紧牙关,拼了老命向前追去!幸好前一段时间总被霍去病当成小兵操练,现在跑个八千米就跟玩似的。哎??????怪不得魏小侯爷他们跟不上我。心中一酸,我立刻决定要化悲愤为力量,一鼓作气追上了那辆马车,在气喘吁吁中将其拦下。那车夫噌地一声拔出一把泛着青光的大刀,用看待敌人的目光瞪着我,大声喝道:“来者何人,意欲何为?!”我腿一软,跪在了地上,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我就是想搭个便车,找??????找家客栈。”在这里,我必须十分严肃地申明一点,我腿软是因为累得,绝对不是因为吓的。那车夫转过头,对车厢里的人嘀咕了两句。片刻之后,车厢里传出一位老者的声音。他问:“姑娘既然这么能跑,为何不一直跑着前行?”我拍着胸口回道:“有明确的方向,才能更好地奔跑。这黑灯瞎火的,我都不知道要往哪里跑才好。”车厢里的老者喃喃道:“有明确的方向,才能更好地奔跑。说的不错。姑娘,上车吧。”我立刻爬上了马车,钻进了车厢里面。车厢里和车厢外一样黑,我只能隐约看见一位老者的轮廓。那位老者问我:“姑娘风尘仆仆,独自一人在这荒郊野外里行走,不怕家人担心吗?”我知道他在透我的话,想了解我的身世,于是十分配合地回道:“我和家人走散了,要不然也不能孤身一人在这里转悠。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所以我得照顾好自己。”老者呵呵笑着:“姑娘的想法果然非寻常女子可比。如若姑娘不嫌弃,就先到舍下暂住一段时日,待找到家人后,再行离去。老夫在这里也算是颇有人脉,也可以助姑娘一臂之力。”我眼睛一亮,立刻开心地回道:“太好了!那就谢谢这位先生了。”老者摸了摸胡子,问:“姑娘不怕老夫骗你?”我拍了拍衣袖,调侃道:“骗财么?我身上一个铜板也没有。骗色么?我又不是天香国色。先生,你这里有没有能充饥的食物,先给我吃两口呗。要不,你想骗什么,都骗不了了。”老者哈哈一笑,说:“你这个姑娘甚是有趣。这里有些蜜饯,你先拿去填肚子吧。等到了舍下,老夫在为你准备饭菜。”我倒了一声谢,开始狼吞虎咽起来。。。来到老者的住处之后,我一口气扒拉了两碗没啥滋味的面条。老者用一种十分诡异的眼神看着狼吞虎咽的我,问:“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我一边与第三碗面条奋战,一边含糊地回道:“元宝。”老者喝了一口茶水后,眼神瓦亮地对我说:“姑娘眉清目秀,行事不拘小节,老夫有个提议,不知姑娘??????”我嗖的一声抬起头,问:“啥意思?你不是想想纳我做小妾吧?”眼见着老者口中残留的茶水混合着他的口水一同喷出,我忙闪身躲开。老者捂着胸口,发出了撕心裂肺般地咳嗽。半天过后,他才缓过一口气儿,颤巍巍地说道:“姑??????姑娘,老夫只是想收你做为义女,不知姑娘意下如何?”我一听,乐了,忙应道:“好好好。”老者满意地点了点头,说:“如此甚好。老夫姓王,单名一个允字。你以后就唤老夫为义父吧。”我脆生生地喊了一声“义父”之后,这才后反劲儿地想到一个问题,貌似??????貂蝉的义父也叫王允吧?!难道说我歪打误撞地拦住了王允的马车,然后稀里糊涂地认了貂蝉的义父作为我的义父?呵呵??????要说人走运啊,就算踩到狗屎上,也能从中碾出一块金子来!从此后,我便在王允的府中住下了。每个白天,我都会兴冲冲地出门去寻找魏小侯爷他们;每个日落,我我便耸拉着肩膀,满眼失落地返回到王允的府中。王允说他会帮助我找寻失散的亲人,我便将杨环和丹青这两个并不引人注意的名字告诉了他。然后,丹青他们就好像在人间蒸发掉一样,毫无音讯。如此日复一日,转眼间便又是新的一年。十五那天,我点了三根香,对着月亮拜了拜,希望这轮亘古不变的月亮能帮我找到魏小侯爷他们。拜完后,一回头,发现王允正站在院子里看着我。他对我说:“经过老夫这段时间的观察,发现你是一位十分重情重义的女人,其胆量不输男儿,其心智堪比金坚!老夫眼下有一事相求,不知你是否能助老夫一臂之力,保住这汉室江山?!”我微微一愣,问:“义父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这段时间住在王允家里,他待我不错,如果能帮他一个小忙,我十分乐意为之。再者,他是我目前的长期饭票,我不能只吃饭不干活啊。王允又打量了我两眼后,便示意我进屋说话。我知道他有事情要我去做,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交给我这样一个极具历史意义的任务——同时勾搭董卓和吕布,使二人反目成仇,诱使吕布杀了董卓!我捂住心脏,差点儿脱口而出一句话:这不是貂蝉的活儿么?幸好,我也算是一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所以只是张了张嘴巴,却什么话也没说。奇想不到啊想不到,王允竟然想让我去送吕布於秋波,报董卓於妩媚。书王允见我久久不答话,便问道:“元宝,你意下如何?可有这个胆量,为老夫办成此事?”网我想到自己此行的棘手任务,竟然在王允的别有用心下变成了水到渠成,心中自然十分欢喜,但面上却露出了为难之色,说:“元宝十分愿意帮义父这个忙,但却唯恐自己无法胜任这次的任务。”王允轻叹一声,说:“老夫知道,这事关女儿家的名节。确实有些??????”我忙大义凌然地说:“元宝不是这个意思。如果汉室江山没有了,我要女儿家的名节又有什么用?!”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