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8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8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8部分阅读
结果,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霍去病竟然对丹青说:“元宝本来后,一定会饿,劳烦卫玠做碗粥。”我想,这个要求,无论是卫玠还是丹青,应该都无法拒绝。不想,丹青竟然慢吞吞地“哦”了一声,然后伸手拍了拍我的脸,问:“妻主,你想喝大米粥还是小米粥?”原本,我能感觉到霍去病和丹青之间汹涌澎湃的暗流,此刻,那些暗流悉数变成了巨浪,怒吼着向我拍来。我本想保持沉默,继续装睡。但心里却明白,如果继续装睡,这出戏真就要演砸了。我先是哼哼了两声,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装出十分虚弱的样子,喊了一声,“水。”丹青立刻笑着对霍去病说,“霍大哥你看,妻主不想吃粥,她想喝水。”说完,光着脚跳下床,为我去倒水了。我暗道:这一局,丹青胜!霍去病坐到我的床边,用手摸了摸我的脸蛋,说:“你用来装睡的时间,不如用来锻炼一下身体,争强一些免疫力。明天起,你和我一起锻炼。”我的小心肝啊,变得拔凉拔凉地。这一局,元宝输!从此后,我睡到自然醒的幸福,被彻底打碎了。每天,天刚亮,霍去病便会将我从被窝里挖出去,让我跟着他晨练。吃过早饭后,他会玩失踪。有时候是一整天,有时候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了,可等到晚上的时候,他又会出去。魏小侯爷开学了,没有了他对我的呼喝声,家里忽然冷清了起来。魏忠贤仍旧像一只哈巴狗似的中在大姐的身后,转悠着。当然,我们绝对不能小看这只哈巴狗,丫在外人面前,绝对是一只披着哈巴狗皮毛的藏獒!大姐最近经常外出,据说正在为自己的兴趣忙碌着。后来,我才知道,大姐正在查考地点,想开办一家肉联厂。知道大姐的想法后,我立刻表示要全力支持她!其原因是——最近,大姐总是在睡梦中做出磨刀的样子,我挺害怕的。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卫玠最近在策划出本关于烹调类的书。而丹青呢,则是成了网络名人。其原因是,他在网上购买了一件中式改良版的长袍,收到货时发现衣服的两只袖子不一样长,于是要求退货。店主自然不肯。他就用数码相机将自己穿着那件长袍的样子拍摄了下来,发到了网上,让那间店主看看,两只袖子是不是真的不一样长。结果,那家店主却将他的照片贴在了店铺里。丹青虽然有些柔弱,但却十分固执。于是,开吵。这一吵,不但吵红了那家店铺,更是吵红了丹青。丹青不但用绝美的脸蛋征服了网虫们,更是用气死人不偿命的语言风格,赢得了一片掌声。紧接着,丹青也开了一家网店。他用自己当模特,惊艳了整个网络!有一次,我无意间看见他和几个买家的对话,当即雷得我外焦里嫩。一位男买家说:“围脖收到了,但围脖在脖子上十分痒,你说怎么办吧?”丹青回道:“挠。”一位女买家说:“丹青哥哥,你送人家的软糖,邮到的时候虽然化掉了,但人家还是把它吃掉了。味道好好吃哦。”丹青回道:“那是面膜膏。”一位男买家说:“我是看到图片才购买的衣服,结果那件那衣服穿在身上根本就不是我看到的那个效果!你这是欺骗行为!赶快给我想个解决的办法,否则差评!”丹青回道:“重新投胎,试试。”一位女顾客说:“青,你怎么都不搭理人家呢?我买了你家好多东西了,可你从头到尾都没和我说过一句话。我已相思成狂,哪怕你和我说一个字也好啊。”丹青回道:“滚!”我看着丹青的皇冠,有些疑惑了。丹青见我看他,立刻关上了电脑本,冲着我十分讨喜地笑了笑,说:“妻主,你不喜欢的那双拖鞋,让丹青卖掉了。”我想了想,终于想起来了,大概两件前,我买过一双十分不喜欢的拖鞋,穿了一个星期后,毅然决定将其丢弃到院子里,去守大门。我将手放到他的肩膀,问:“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卖掉的么?”丹青说:“很容易啊。标明是我家妻主的二手闲置,很多人都愿意买的。”我捂住心脏,问:“你这么卖东西,不怕别人找你吵架,给你差评么?”丹青的眼睛里流动着璀璨的异彩,说:“妻主,你不觉得,和人吵架,然后把人气得半死不活,很有意思么?”我无语问苍天了。拍了拍他的肩膀,感慨道:“看来,你对我算是很好了。”丹青羞赧地一笑,说:“妻主知道就好。”我捂着颤巍巍的小心脏,转身离开。丹青又叫住我,说:“妻主,卫大哥很会骗人,你要小心喽。”我微微一愣,回过身,问:“什么意思?”丹青捂住了嘴巴,摇了摇头。我不在意地耸了耸肩,回屋补充睡眠去了。刚要睡着,便接到了一条短信。短信是宁非白发给我的,上面有他在法国的地址和电话号码,以及“安好”两个字。我知道,他到达法国巴黎了。从我决定要留在这里的那一刻开始,便再也没有和宁非白联系过。不是不想联系,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能不让彼此伤感。很显然,宁非白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并没有让我去送行,甚至连出发去法国巴黎的日期都没有告诉我。我将自己埋进被窝里,在黑暗中一遍遍看着那两个字——安好。第二十九章:切肤之痛(一)日子嗖嗖地过,虽然没在我的脸上留下痕迹,却在心里雕刻下了日记。等到众人觉察到我和宁非白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联系的时候,我才淡淡地交代了一句话,“他去法国了。”听到这句话,丹青的表现最为直接,竟然十分开心地叫了一声,然后大大方方地掏出一千块钱,说要请我出去吃饭。要知道,在丹青观念里,一直认为,女人就应该负担起男人的一切花销。而男人的钱,就要积攒起来,当自己的私房钱。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掏出钱,想要请我吃饭。我除了受宠若惊之外,自然要点头答应。可惜,还没等出门,李青榕再次登门拜访,为了我们招揽来一个比较有难度的生意。这次的生意做成后,又接了下一单生意。尽管我们努力走低调路线,但名气却越来越响亮。渐渐的,我们“金铭书”成为了一个专门解决高难度问题的神秘地方。如此这般,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四个月。霍去病看我的眼神儿越来越炙热,我都害怕他会在某天某月突然闯进我的房里,十分勇猛的结束掉我的处女生涯。其实,我对处女膜那种东西并不在意。但是,从宁非白救了我的那一刻开始,我便对自己说:我要这个男人!我也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给这个男人!我给宁非白发过去一条短信,说:即使没有时间,我也会抽空想你。宁非白回了我“傻丫头”这三个字。我将那三个字贴在了自己的胸口,幸福的睡着了。醒来后,我做出了一个十分匆促的决定——我要去巴黎看宁非白!我找到一个去巴黎的旅行社,然后将一切琐碎的事儿交给他们办理。在等待的过程中,我是既兴奋又纠结。兴奋的是,马上就可以见到宁非白。纠结的是,我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去和霍去病他们说。终于等到旅行社的通知,说是后天就可以飞往巴黎的时候,我整整一夜都没有合眼。隔天,当我想对大家说出即将远行的计划时,大姐竟然先我一步说:“妹子,咱们这段时间赚了不少钱,也该歇一歇,享受一下生活了。咱们商量了一下,看看去哪里度假吧。”还没等我答话,丹青便喊道:“巴厘岛!巴厘岛!我们都去巴厘岛!”众人先是点头附议,然后齐刷刷地看向我。我舔了舔嘴唇,说:”你们去巴厘岛吧。“霍去病用那双深潭般的目光看向我,问:“那你呢?”我避开他的眼睛,回到:“我去巴黎。”丹青立刻调转船头,兴奋地喊道:“那我们也去巴黎!去巴黎!去巴黎!”众人再次附议,然后又齐刷刷地看向我。我垂头不语。魏小侯爷冷嘲热讽地说:“丹青,你就别跟着凑热闹了。你家妻主是要去和宁非白约会,哪儿会带着你这个大灯泡?”丹青一把攥住了我的手,十分紧张地问:“妻主,你要去找宁非白吗?他不是走了吗?他不是不要你了吗?你为什么还要去找他?丹青不好吗?”我的小心肝开始抽痛,咬了咬牙,抬起头,直视着丹青的眼睛,说:“丹青,你看清过自己的感情么?爱情不是依赖。”丹青的身子一抖,似乎想要放开我的手,但却在放开的那一瞬又再次用力抓紧。他的唇颤了颤,却什么都没说出来。他的眼睛里划过迷茫和痛苦,最终页只是轻轻地垂下眼睑,静静地盯着自己的脚尖。这时,霍去病却开口道:“你说丹青看不清自己的感情,那你呢?你以为执念就是爱情吗?!”我就像被人用钢针刺伤,张口大声吼道:“那你告诉我,什么叫做爱情?!爱情到底是什么?她是不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她是不是可以为了所谓的爱,抛弃所有!?在我看来,爱情就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东西!”吼完,我掉头就跑。那一年的记忆,就像地陷一般,张开了大口,想要将我吞噬。有人说,如果爱,请用力爱。而我,能付出的爱,只是比喜欢多一点儿,比真爱少一些。我怕自己遗传了母亲对爱的渴望和疯狂,怕自己让身边的人受伤,怕自己为了爱情点燃了自己的灵魂,怕自己为了爱情而尸骨无存!所以当我口口声声江浙爱情的大道理时,当霍去病识破了我的虚伪时,当那些记忆将我残忍地撕开时,我非常孬种地逃跑了。在外面游荡到天黑,将记忆再次封存,我又嬉皮笑脸地回到了锦绣公墓。不得不说,我的自我修复能力向来很强。如果不是因为最近情绪不稳定,内分泌严重失调,我也不会那样失控。面对众人关心的眼神,我笑嘻嘻地说:“只要让我去巴黎,我就没事儿了。”众人的眼神立刻由关心变成了另一种语言。这种语言可以解读为——丫就是一没皮没脸的无赖!天亮后,我背上了行李,与众人挥手告别。当我坐上了出租车,渐行渐远的时候,一个黑色的影子始终站在了锦绣公墓的门口。即使隔着很远的距离,我人就能感觉到他那承载了苦涩的目光,一个烙在了我的身体上。我狠狠地甩了自己一巴掌!倒车,换乘飞机,随着旅行团一路颠簸,终于在我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到达了巴黎。我和导游交代了两句之后,便挥手与他告别了。我背着包裹,打了一辆车,直奔宁非白现在的居所。要问我如何和法国人沟通,其实很简单。在我出国前,便让魏小侯爷帮我用法文写了几张卡片。其一便是宁非白的地址,其二就是一些简单的沟通语言。例如:我要吃鸡肉。再例如:请问厕所在哪里?到达宁非白的住所时,我被看门的法国大叔拦住了去路。我立刻将宁非白的地址和另一章写有“我是宁非白未婚妻”字样的卡片一同递给他看。法国大叔看过后,却并没有马上放我上去,而是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两眼后,这才有好地笑了笑,然后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我点头致谢,屁颠颠地跑到电梯旁,一路飙升到宁非白所在的楼层,然后捂着急剧加速的心跳,按响了他的门铃。第二十九章:切肤之痛(二)此刻,已经是晚上九点零五分,我想他一定会在家。随着门被打开的声音,我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跳出嗓子眼儿!我激动得有些难以自持,两条大腿早就没出息地颤抖了起来。我不知道,宁非白在看见我的那一刻,是会傻傻地呆愣住,还是会将我紧紧地拥抱?我想,他会给我一个紧紧地拥抱,外加一记火辣辣地吻。我下意识地张开了双手,想要扑入他的怀中,但当门被打开的那一刻,我却看见一个金发碧眼的法国美女十分不悦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转过身,给站在她身后的那个男人一个法式的告别吻。那个法国美女又说了两句什么,我一句也没听懂。直到她踩着红艳艳的高跟鞋,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我才恍然回过神儿,对宁非白咧嘴一笑,打趣道:“艳福不浅啊。”宁非白有些无措,但马上恢复了震惊。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