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7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7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7部分阅读
我眼看着那刀身飞向大理石的茶几,刚想嘘一口气,就见那刀身在茶几狠狠地撞击了一下后,再次弹起,并以十分刁钻的角度,再次刺向林基越的裤裆!这一回,林基越哭了。他哽咽道:“这位大姐,你别耍我了。你要什么,尽管拿去!拿去,都拿去!”我再一次从他的双腿间拔出西瓜刀的刀身,语重心长地说:“别哭别哭,等我拿到钱,你好好儿休整一下,以后还是可以做男人的。”我只怕,丫被我吓的阳痿了。我见林基越点了点头,便将他从地板上拉了起来,示意他带我去拿钱。我知道林基越心里打的主意,他一定是想,即使钱被我们拿走了,他还可以继续敲诈方岩国。只是他不知道,我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又怎么会给他继续敲诈方岩国的机会呢?于是,我开口询问道:“我们盯着这片别墅小区很久了。你们是新住户,刚买别墅不久。我很奇怪,看你们的样子并不像有钱人,反而更像是暴发户。讲讲,你们怎么弄到的钱。”第二十七章:“金诏书”行动(三)林基越起先不肯说,却在看见我再次抡起西瓜刀的时候,毅然决定。要编个谎话骗我。我冷笑一声,阴沉沉地说:“我这把西瓜刀,砍大理石不行,但砍个胳膊,卸个大腿什么,却很好使。你信不信?如果不信,我们试试。”林基越立刻表态,要对我坦白真相。我问他那些照片被放在了哪里,然后将其一一搜罗了出来。魏忠贤怪笑两声,一把抓起王依依的小手,将其压在地板上,然后掏出一把十分锋利的瑞士军刀,压在王依依的小手指上,说:“我觉得你男人并没有全部交待清楚,你认为呢?”王依依立刻摇头,使劲儿的摇头。魏忠贤将军刀往下一压,王依依的小拇指立刻见了血。疼痛和惊吓让王依依的眼泪瞬间流下。魏忠贤拔出她口中的手巾,阴阳怪气地说:“女人嘛,就要好好儿疼爱自己。你看你,如果再不说实话,我可要把你那美丽的手指,一根接着一根地切下来,喂给你的男人吃。”王依依立刻坦白交代了。我们拿到了关于方岩国的全部艳照,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我掂量着手中的照片,对王依依说:“你的男人要是真的爱你,会让你出卖身体,去爬方岩国的床么?你丫这么多年的大米饭,是不是全部吃到胸上去了?”王依依看看我,又看看林基越,再次哭得淅沥哗啦的。我转过头,对那三个男人说:“现在,你们敲诈方岩国的罪证,和肇事逃逸的录像,都在我的手中。限你们一天之内,将敲诈方岩国的一千万交到我的手上,否则。你们在吃牢饭之前,一准儿会先尝到彼此身上的肉滋味。”临走之前,我收走了四个人的身份证,存储了林基越的手机号,并告诉他,明天会随时联系他,让他们动作快点儿,别惹我不痛快。第二天中午,我给林基越打了一个电话,约他在一家快餐店里见面。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那四人组出现在快餐店的门口。我冲着他们摇了摇手臂,示意他们过来。那四个人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把他们折腾得险些和人间说拜拜的人,竟然是一位眉清目秀的年轻女子。从他们的表情中,我可以看得出,他们遭受到的打击,很大,很大。我客套地问:“你们想吃点儿什么?”不等他们回道,便又开口道;“我想,你们一定很上火,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刘军和胡彻对我怒目而视。我挑眉道:“怎么?不爽?想行凶么?如果你们没带凶器出来,我建议你们去快餐店的后厨房里找找,没准儿能拎出来一把崭新瓦亮的菜刀。”刘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大姐,我们认栽了。”王依依盯着我看了半天,最后竟然说了一句,“我怎么看着你有点儿眼熟呢?”我摸了摸自己脸,感慨道:“我知道,我和很多的大腕明星都长得有几分神似。如果咱不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那就是因为我有一张明星脸。”王依依十分肯定地说:“不是亲属。”我打趣儿道:“不是就好。要是亲属,我还真有点儿下不去手呢。”用手敲了敲桌面,示意林基越上钱。林基越耸拉着脑袋,将那个厚厚的文件夹递到我的面前,“那一千万,我们买了一栋小别墅和两套房子,以及一辆跑车和两台哈雷。剩下的钱,我们花了一些。最后还剩下二百六十万,一起都给你了。下午,我们可以去办个手续,将所有东西都过户到你的名下。”抬起头,恳求道,“能不能将我们的。罪证,还给我们?”我笑得格外璀璨,“等办完了手续,自然会换给你。你看看我,像是不讲信誉度的人么?”捧起大碗,将吃完牛肉面剩下的汤水一口气喝干,然后心满意足的吧嗒了一下嘴。下午,办理完了一切手续后,我将那段肇事逃逸录像给了他们。林基越怀疑地问:“你。不会留下一份吧?”我教训道:“我留你那破录像有什么用?你以为自己长得上镜啊?还是你认为,自己是个款爷,值得我对你进行长期的勒索和敲诈?赠送你一句,以后做事,要三思而行,适可而止,别以为往自己的脑袋上扣个灯管,你就是万能的耶稣。”林基越的背脊,弯了。我挥手与众人告别,王依依却拉住我的手,问:“那。那个人,真的,死了?”我想了想,回道:“没死。”王依依立刻嘘了一口气,笑道:“没死就好。我也算是安心了。这些日子,拿着敲诈来的钱,四处挥霍,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我又细细地打量了王依依两眼,发现她虽然美艳,但却看不出任何风尘的味道,想必,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方岩国才会着了她的道。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并不坏。人类在面对金钱的诱惑时,丑陋的欲望大多数都会撕碎善良的表面,狰狞地嚎叫着,想要吞噬一切,让自己迅速膨胀起来,用以填满那颗虚伪贪婪的心。王依依和林基越他们,也只不过是挣扎在社会的底层,在困难中扭曲了心中的善良。我不是一个好人,一直以来都不是。所以,我很理解林基越他们的行为,但却不支持他们的做法。眼见着王依依与我挥手告别,我叫住她,塞给了她五十万块钱。王依依一脸不解地看着我,不明白我意欲何为。我说:“拿着吧,离开这个城市,到外地去做个小买卖。方岩国不是善类,你们敲诈了他,现在手头又没有了可以威胁他的照片,难免他不会对你们下黑手。”王依依的眼睛一红,眼泪开始在眼圈里打转。我挥挥手,转身离开。其实,有一句心里话我没说。说了怕王依依会挠我。因为,那句话就是——你陪了方岩国一晚,怎么也不能白陪啊!因此,在将那一千万送还给了方岩国的时候,我只给了他九百九十五万。理由,同上。方岩国脑门上的青筋开始跳舞,可跳着跳着就没劲儿了。这件事儿彻底完结以后,我给李青榕送去了二十万,算是答谢他帮我我们招揽生意。剩下的二百四十万,我打算平均分配。但众人表示,每个人给个二十万就可以了。剩下的,都给我,连同那些房子,一同归我。我笑得合不拢嘴儿,幸福得差点儿死掉。我感动道:“我知道,你们是在以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对我的感激。”魏小侯爷率先发难,“感激个屁?!瞧你财迷的那副德行!”丹青说:“妻主,丹青的零花钱够用了。你要多攒些钱,好。好提亲啊。”霍去病说:“你喜欢就好。”大姐说:“钱这个东西,多则人分,少则人聚,够花就成。”魏忠贤说:“环环说得对。”我狂抖了一个!第二十八章:款姐的男人们(一)现在,我是款姐了!不但拥有四处房产,还拥有一辆越野和一台跑车,还拥有两台超酷的哈雷。我见霍去病很喜欢那辆黑色的哈雷,便送给了他。霍去病十分嗨皮,骑上哈雷,瞬间就没影了。见大姐来来回回地抚摸着跑车的车身,便主动上缴了车钥匙。大姐接过车钥匙,十分欢快地说:“这回好了,我再去买菜,就可以开车去了!”我的唇角抽动了两下,没挤出一句话来。魏忠贤十分献媚地对大姐说:“不如,我们也出去转转?”大姐为难道:“可是我不会开啊。”魏忠贤立刻挺起了胸膛,说:“我来试试吧。”眼见着车被魏忠贤开走,我心中是无限感慨啊。不得不说,魏忠贤确实不愧为一代宦官。昨天晚上,我看见他讨好丹青,求丹青都他开车。今天,不但有了用武之地,还在大姐面前露了脸。真够滑头的。丹青扯了扯我的衣袖,先是扫了一眼我的红色哈雷,然后看向了那辆越野车,语调轻揉地问:“妻主,你以后是不是要骑哈雷啊?”'网罗电子书:www。shubao2。com'我一咬牙,将越野车的钥匙交了出去。丹青欢呼一声,跳上越野车,一脚油门跑得无影无踪了。魏小侯爷双手插兜,别扭地不肯看我。我捏了捏他的脸蛋,说:“走,姐请你吃糖去!”魏小侯爷瞪起了潋滟的杏眼,不爽地吼道:“糖?你自己去吃!撑死你!”我无赖似的笑道:“你不是说,没吃过我一块糖么?”魏小侯爷一扭头,不屑再和我交流。我伸手捅了捅他的腰眼,“好了,别生气了,你马上就要开学了,那里离我们这儿挺远,不可能天天赶回来。喏,我现在有套房子在那边,钥匙给你,你就是它的主人了。”魏小侯爷别扭道:“我不要。”我塞进他的手里,“乖,拿着。”魏小侯爷瞪我一眼,喊道:“我不要!”我纠结了,问道:“那你想要什么?”魏小侯爷说:“你每个星期五,都要来接我。有集体活动时,也要通知我。”我笑着应道:“好,没问题。”刚要收回钥匙,却被魏小侯爷一把夺走,揣进了裤兜里。我打趣道:“你不是不要么?”魏小侯爷脸一红,狡辩道:“我是说不要糖!”我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魏小侯爷一把抓住我的手,在我的手背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这时,他的手机响 起。挂正电话后,魏小侯爷对我说:“我爸回来了,我妈让咱俩回去一趟。”我刚想答应,自己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我一看是大妈的来电,就知道又有工作了。阳光很好的午后,我和魏小侯爷兵分两路,我穿越去了西夏,而他刚是回到了自己的家。这次的工作比较顺利,我当天晚上便往返回到了现代,正好赶上了卫玠做得晚饭。吃过晚饭后,我美美地睡了一觉。隔天早晨,还没等我从被窝里爬起来,就看见宁非白那张勾魂夺魄的笑脸,还有他手中捧着的那个打着蝴蝶结的漂亮包裹。我欢呼一声,打开包裹,见米色的包装盒里静静地躺着一套咖啡色的内衣。胸罩的样式十分简洁大方,但剪裁上却十分大胆,性感得令人咋舌,一看就知道出自名家之手,价值不菲。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