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6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6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6部分阅读
等人的身份容易曝光,第二,新住户和旧住户之间会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第三,宁非白明显不怀好意。宁非白勾唇一笑用暧昧的眼神儿扫了扫我身下的大床。我非常淡定的说:“如果你不怕睡到半夜被人分尸,现在就可以爬上来。”宁非白飞出一记媚眼,“我还不想成为你的邻居。”转身,向屋外走去,“你先换上衣服,我四处转转,总能找到一处栖身之所。”我望着宁非白的背影,觉得他此刻的行为,十分有示威的嫌疑,外加凑热闹的成分。我匆忙套上了T恤和短裤,趿拉着拖鞋跑到客厅,正好看见宁非白转悠到了小屋门口,于是忙充当起解说员,“这间屋子里住着丹……卫青玠,他睡下铺,霍豹住上铺。”宁非白疑惑地扫了我一眼,又转头看向客厅里的上下铺。我立刻解说道:“下铺是魏小侯爷,上铺是魏贤。我和大姐住大屋。”宁非白看向堆放在沙发上的被褥,问:“这里呢?”客厅里边的鸦雀无声,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宁非白走到沙发上,坐在了霍去病和丹青中间,十分自然的说:“这个位置不错。我下午买张沙发床,以后就住这儿了。魏忠贤立刻说道:“这沙发是老夫的。”宁非白看向魏小侯爷,狐狸样的笑道:“那以后我们就是上下铺了。”魏小侯爷十分不给面子的骂道:“一边凉快去!小爷我可不喜欢你在我上面。”宁非白说:“你想在我下面?也不是不可以。”听着这十分恶搞的对话,我忍不住邪恶的笑了。”魏小侯爷冲着我吼道:“你笑个屁?!”我回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就是笑个屁。”魏小侯爷呲出了犬牙,眼看就要向我扑来。就在这时,门被敲响了。我趿拉着拖鞋,屁颠颠地跑去开门。第二十六章 男人斗艳妆(二)门外,站着李青榕和另一个我并不认识的男人。那个男人大约有四十多岁,全身上下都是响当当的名牌,看起来就是一个款爷。我虽然有些纳闷二人来此的目的,但还是冲着李青榕点了点头,示意他们进来说话。狭小的客厅里,仍然是人满为患。除了宁非白穿着一身十分得体的名牌之外,我们这些人悉数穿着宽松肥大的廉价睡衣,如同宅男宅女般无所事事的闲置在家。李青榕比较了解我们的待客之道,所以干脆自己动手,从客厅的角落里拎出两把塑料凳,放到沙发前面,招呼那个男人坐下。我想,李青榕在领着那个男人来之前,一定给他打过了预防针,所以那个男人才会表现的相对镇定。但是,当他看见身穿廉价睡衣的我们,完全无视一身名牌的他的时候,终于有些不淡定了。他皱了皱眉,不肯坐到塑料凳上,怕折辱了身份。对此,我真的无计可施。客厅的沙发上,坐着骠骑将军和慈国的殿下,以及向来不将任何人看在眼中的大少爷宁非白,床上,坐着魏小侯爷《奇》和杨贵妃。九千岁这样《书》的大人物,只能斜倚在《网》床的一边,连个座位都没混上。我坐在沙发的扶手上,硌的屁股生疼。你丫的来到这里,有把塑料凳坐,就已经是国家领导人的待遇了,知道不?!很显然,他不知道。男人刚要开口说话,就被李青榕硬拉着坐到了塑料凳上。李青榕先跟我们闲话家常,然后用眼睛若有若无的扫了宁非白,似乎在向我询问,有些话是否可以当着宁非白的面讲。我相信李青榕可以拿捏讲话的分寸,于是点了点头。李青榕直接步入正题,“我的这位朋友,是金融界的名家,方岩国方先生。他这次来,是想拜托各位一件事情。”李青榕环视一周,见我们无人搭话,便接着说道,“方先生想追讨一笔债务。这笔债务一共是一千万。事成之后,他会按照江湖规矩,拿出一百万,给大家当酬劳。”李青榕见我们仍然保持着沉默是金的风格,只好再次将目光锁定在我的身上,用十分诚恳的态度询问道:“元宝,你意下如何?”我懒洋洋的眯起了眼睛,回道:“不怕讨债的是英雄,就怕欠债的是真穷。”“扑哧……”一屋子的人,除了方岩国之外,都笑了。方方岩国似乎有些恼火,但却可以压制着。他试图用比较平缓的语气说:“我听青榕说,在座的各位都是身患绝技的能人。今日突然拜访,确实有些唐突。然而,大家在这个社会上走动,总有相互打交道的时候。互相帮帮忙,应该是一件愉快的事。我们合作,互惠互利。”沉默,仍然是沉默。方岩国尴尬了。李青榕合起双手,冲着我拜了拜,苦哈哈地说:“元宝,你给个话吧,接还是不接这个活儿?”我探头看向坐在我身旁的霍去病,丫却干脆没鸟我。我看向宁非白,丫送给我一个“你自己做主”的眼神。看向丹青,哦,不对,从我走进客厅开始,丹青便躲了起来,此刻坐在宁非白旁边的人,是卫玠!看向卫玠,卫玠压根儿就无视我!转回头,看向魏小侯爷和大姐,前者是瞪我一眼,后者忙着拆洗枕套。轻叹一声,看向九千岁魏忠贤。丫还算上道,在我锐利的目光下,摸了摸自己那根本就不存在的胡须,老神在在地对方岩国说:“此等催讨债务的小事,应该不需要阁下亲自登门拜访我们“金诏书”。如果你做不到坦白,那就请回吧。”我心里咯噔一下,暗道:“幸好征求了一下魏忠贤这个老贼的意见,否则就得跳进方岩国的圈套里去。九千岁,果然老奸巨猾!方岩国见我们齐刷刷地看向他,只能十分不情愿的坦白道:“其实,一千万对我而言,并不是一个多么大的数字。但是,我不想继续被他们敲诈!”我一听有内幕,立刻来了精神头,示意他继续往下说。方岩国轻叹一声,说:“他们对我使用美人计,设计陷害我拍了一些照片。如果这些照片被我老婆知道,她会和我离婚,至少会分走一半的家产。更何况,我是过错方,如果走法律程序,我得到的会更少。最重要的是,我老婆家的势力实在不容小觑。我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却是,如果她恨我,想报复我,我将会身败名裂。我不想离婚,不想让老婆知道这件事,却也不甘心总是受他们的敲诈!不久前,他们从我这里敲诈走了五千万。紧接着,又要走了五百万。昨天,他们打电话过来,让我再给他们一千万。我厌恶这种永无止境的敲诈!我想给他们一个教训。即使要不回那一千万,我也不想继续遭受他们的敲诈和勒索!如果你们能帮我找回那些照片,并且交给我全部销毁,我会多给你们一百万。”这时,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卫玠竟然开口说:“其一,如果他们有钱,他们不会敲诈你。很显然,那一千万不可能全部都收的回来。其二,你说你不在乎那一千万,想拿回照片,不让你的老婆与你离婚,这才是真正的目的。那么你给我们多加一百万,与你即将遭受的损失一比,实在不值得一提。”卫玠的一番话,让让方岩国愣住了。估计,丫绝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那个看起来十分柔弱的卫玠给训斥的哑口无言。好半天,他才回过味儿来,心虚的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卫玠用看笨蛋的目光,轻轻地扫了一眼方岩国,没有回话。方岩国颇受打击地看向李青榕,李青榕却将求救的目光转向了我。我只能做出捻钱的手势,说:“他的意思呢,很简单,就是说你给的钱太少了,不值得我们出手一回。”方岩国大概没有想到,像我们这群穿着睡衣懒散在家的男女老少们,竟然还敢嫌弃他给的钱少?!丫,被雷到了。我站起身,踱步走进小屋,抱出那块小块墓碑,对方岩国说:“从你的表情中,我看到了不信任。虽然我们合作不成,但来者便是客,“我们金诏书”还是要送二位一个见面礼的。”掂了掂手中的小块墓碑,“这是我们这儿的特产。你们一人一半吧。”说完,将小块墓碑递给了霍去病。霍去病拿着小块墓碑,像是掰蛋糕似的,十分轻松地一掰,将其一分为二。我将两半的小块墓碑分别递给李国荣和方岩国。李青榕看向方岩国,方岩国立刻表态道:“只要各位能将我的照片悉数拿回,销毁,你们能讨回多少万,我方某人全部赠送给各位!”要知道,听到这话之后,我用了多大的意志力,才没有跳起来大声欢呼!此刻,我的眼前好像飞过了无数的金元宝。它们裂开了诱人的小嘴,冲着我甜甜的娇笑着。我好像陷入到世界上最美好的幻境之中,简直无法自拔。第二十六章 男人斗艳妆(三)等我回过神儿的时候,方岩国和李青榕已经走了。我眨了眨眼睛,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在屋子里乱窜着,口中还碎碎念叨着,“快快,我们得动作快点儿,争取拿回一千万!哇咔咔……一千万啊,那是多少的肉包子啊?!有了一千万,我要怎么花呢?买下一家包子铺?还是找个师傅,专门负责给我蒸包子?完了完了,我混乱了。行动,行动,赶快行动!”我。我这边又是着急,又兴奋,差点一溜烟跑出屋子,去抓那几个敲诈犯。结果,一回头,却发现大家都十分淡定地收拾着碗筷,准备吃午饭呢。我攥紧拳头,大吼道:“都给我住手!事出紧急,我们的赶紧行动!”魏小侯爷双手端着盘子,用脚踢了我一下,喝道:“一边去!别挡道儿。”我向右退开两步,十分成功地将自己挤进了角落里,然后……然后小声问:“你们不觉得,咱们应该马上行动吗?”卫玠回过头,用一句话就搞定了我。他说:“资料没拿到手,你想去对付谁?”我撇了撇嘴,耷拉着脑袋,倚在角落里。宁非白笑不可支的站起身,将我从角落里拉了出去,伸手揉了揉我的脑袋,打趣道:“早知道你是个财迷,没想到竟然是这个财疯。”我轻叹一口气,说:“你不知道,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要为中华而奋发图强!”宁非白诧异道:“没想到,你还是一个这么爱国的人。”我推开他,走向饭桌,“你不懂。一包中华,很贵的。”宁非白笑惨了,差点儿没背过气儿去等他笑过了,走到餐桌旁,却发现这里压根儿就没有他的座位。等我为他搬来一把塑料凳的时候,又发现没人为他准备碗筷。等我为他拿来碗筷的时候,再次发现,每个人的碗里都有一个大馒头,却偏偏找不出第七个馒头来拿给宁非白吃。我愤怒了!先不说宁非白和他们的交情如何,就说宁非白是我的客人,他们也不能这么蔑视它的存在,挑衅我一家之主的面子吧?!我瞪着眼,环视一周。却十分杯具的发现,那五个人吃得十分嗨皮,压根儿就无视我那极具穿透力的愤怒目光。最后,我只能冲着做饭的卫玠开炮,“你怎么搞的,就不能多蒸一个馒头?”卫玠十分爽快的回了两个字,“不能。”我气的险些动粗!我告诉自己要淡定,要!淡!定!深吸一口气,问:“为什么不能?”卫玠再次回了我两个字,“不想。”我拔高声音,吼道:“为什么不想?!”卫玠冷眼一扫,不悦道:“不想就是不想,那里有那么多的为什么》你想知道那么多的为什么,为什么不去看《十万个为什么》?等你看完了《十万个为什么》,如果还能问出为什么,那你再来问我为什么?!”我立刻瘪茄子了。丫的,算你狠!气呼呼地抓起馒头,分了一半给宁非白。魏小侯爷咬着筷子,不紧不慢的重复道:“元宝没洗手,没洗手,没洗手……抠完脚丫没洗手,擦完眼屎没洗手……没洗手,没洗手……”wωw奇Qìsuu書còm网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