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3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3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3部分阅读
魏小侯爷瞪眼道:“为我打架?!哪次打架不是因为你招惹了不该惹的人,然后强迫我充当你的小弟,和你一起并肩作战?!”我撇嘴道:“你还好意思说?你打了这么多年架,始终就是那一招——踢裆脚!”魏小侯爷站起身,“怎么?你觉得我的绝招不好使?要不,试试?”丹青凑过来,问:“试试什么?带我一个好么?”我和魏小侯爷一起吼道:“滚一边去!”这时,突然有人喊道:“警察来了!”我下意识地喊了声“快跑”,然后和魏小侯爷驾起已经喝醉了的大姐,撒腿就跑。我们这一堆人里,有三张假身份,经不起查啊!宁非白拉住我的手腕,用下巴示意我看向右手边,说:“从那里走,有个偏僻的小后门。”我应了声,立刻带着小部队撤退。“兰桂坊”里的客人在知道警察临检时都略显慌张,但很快便镇定了下来。毕竟,能开得了“兰桂坊”的宁非白,和能来“兰桂坊”玩的客人,都不可小觑。再者,“兰桂坊”里虽然有坐台“小姐”和“少爷”,但这里并不买摇头丸和白粉。总体说来,还算是一个干净的地方。即使警察临检,也问题不大。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隔天便传出消息说,“兰桂坊”被查封了!其原因是,昨晚警察临检时,从“兰桂坊”中翻出了白粉和摇头丸。宁非白被直接请入了警局,去协助调查。听到这个消息,我整个人都呆住了。我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个消息,更不敢相信变故为何来得如此之快?如果是两年前,宁非白那个十分牛掰的老子在世,谁又敢动宁少爷一根毫毛?如今人走茶凉,宁非白一旦有个闪失,变成了落水狗,谁都想痛打他一顿。他这个人向来以自我为中心,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黑道老大,但凡看不顺眼,一律不给面子。如今他落难,绝对是墙倒众人推。我坐立难安,像只无头苍蝇一般,在屋子里乱转。我不相信宁非白会在自己的店里卖白粉和摇头丸,很想帮他一把,揪出陷害他的那个人,却不知道要从哪里着手开始调查。我想见到宁非白,想从他的口中了解一些内幕,想知道他得罪了谁,却苦于没有门路。我很纠结,很郁闷,很恼火,很……气愤!我不管不顾地往屋外冲,想要去找宁非白,却被霍去病拦下,让我冷静冷静。这时,有人敲响了我的房门。我如同愤怒的猫般,张牙舞爪地拉开房门,口气十分冲地吼了一句,“谁啊?!”门外站着一位身穿一身铁灰色运动装的男人。他的脸上戴着一副墨镜,手里还提着一个帆布包。他被我吓了一跳,似乎有些想要离去的意思。但只是犹豫了那么两秒,便冲着我点了点头,说:“元小姐,我们可以谈谈么?”我现在哪里有心情和他谈?于是口气十分不好地回道:“没时间!”随手就要关门。他忙说:“元小姐,我不会耽搁你很长时间的,但这件事情对于我而言,却是十分重要。”这时,霍去病走到我的身后,说:“让他进来吧。这几天,就是他在跟踪我们。”我本想扬起拳头大刑伺候,逼问他为什么跟踪我们,可转念一想,人家既然已经找上门了,自然会有所交代,于是向后退开一步,示意他进来说话。客厅里的沙发,已经被丹青等人占据了。我踢出一把塑料椅子,示意他坐在对面。而我和霍去病,则是分别坐在沙发两边的扶手上。在我们齐刷刷地打量目光中,那名男子显得有些拘谨。他悄悄地吸了一口气,酝酿了一下情绪后,这才取下脸上的墨镜,冲着我们礼貌地笑了笑,自我介绍道:“我叫李青榕,今天来找诸位,是有件事情想要麻烦大家。”他见我们都没有搭话,便又继续道:“这件事儿办成之后,我会拿出五十万,作为酬劳。如果各位有兴趣,我们就详谈一下。”仍旧无人回应。李青榕略显不自然地挪了挪身子,似乎在犹豫着什么,略微思索了一会儿后,便咬牙道:“我的妻子遭遇了强暴,但却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指证那两个禽兽!我想让你们帮帮我,就算……就算找不到证据,也要让那两个禽兽付出代价!”沉默,依旧是沉默。李青榕忍不住吼道:“你们倒是说个话啊?!”我想了想,开口道:“我们只是普通老百姓,并不是罗宾汉。如果你想复仇,就应该自己出马,不要指望别人。”李青榕将挺直的背脊弯下,双手抚额,痛苦道:“你以为我不想?我只是……无力。他们是混黑道的,我打不过,也……惹不起。我怕自己被发现,遭遇报复。因为……因为我还想和小娅过好日子。我想给她幸福。我知道自己很胆小,很无能,不像一个男人,但是,我恨啊!我想报复!我想声张正义!”他瞬间抬起头,用充满希望的目光看向我们,“你们一定奇怪,我为什么会找到你们吧?”魏小侯爷说:“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一定是看到了我们的视频,然后找到了家居广场,查到了我们的送货地址。”第二十一章:宁非白(三)李青榕微微一愣,喃喃道:“对,你说得对。我通过送货地址找到了你们,然后偷偷地跟踪你们。我想了解你们的为人,想知道你们会不会帮我。”我问:“结果呢?”李青榕摇了摇头,回道:“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帮我。你们有好的身手,有智慧的头脑,有打击犯罪的资本。但你们的行径,看起来却又像是一伙诈骗犯。让我疑惑的是,无论你们的行径多么卑鄙,但你们给我的感觉,却又像是在声张正义。然而,无论如何我都要赌一把。请你们帮帮我,我不会让各位白忙活的。”五十万,我确实有些动心。但一想到要和黑社会打交道,我就犯难。毕竟,他们是一群很不好惹的群体。我不知道,当我对那两名强奸犯下手时,会引起怎样的激烈对抗。死伤,也许难免,但却是我最不想看见的一幕。再者,宁非白的事情一天没解决,我哪里有心情管别人的事?思及此,我只能对李青榕说:“抱歉。我有一个朋友,最近出了点儿事,我想全心全意帮他,怕是无法分心帮你这个忙了。”李青榕面色惨白,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只是站起身,递给我一张名片,说:“请你们再认真考虑一下,我是真的很需要你们的帮助。”送走了李青榕之后,霍去病说:“他言语不详,眼神闪躲,应该是将一些事情隐瞒了。”我点了点头,不欲多谈。……我开始四处奔走,想见见宁非白,想问问他得罪了谁,想问问我能帮上什么忙?结果,两天下来,我已经憔悴得不成人形,却仍旧找不到庙门。我想为宁非白请个律师,然后听听他的意见,但又怕找个二百五,害了宁非白。我很痛苦,很茫然,大半夜地坐在院子里,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着烟。大姐由屋里走了出来,将一包东西塞给我,说:“妹子,这些钱你拿着,去打点一下,没准儿能找到门路。我没啥能耐,帮不了你,你自己悠着点儿,别熬坏了身体,早点儿休息吧。”说完,就要走回屋里。我打开那一包东西,发现报纸里面赫然躺着五十捆钱!每捆价值一万,一共是五十万!我惊呆了,忙叫住大姐,“大姐,这可是五十万啊?!”大姐笑道:“瞧你那傻样!如果没有你,姐姐我现在早就吊死在梨树下了。上哪儿找负心人报仇?上哪儿讨要回来自己拼死拼活积攒下的钱?钱这玩意儿,虽说是个好东西,但死过一回的人,就能看透,啥都没有人和人之间的感情重要。以后啊,咱姐俩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就甭分你我了。”我眼睛一红,落下了眼泪。大姐拍了拍我的肩膀,进屋去了。过了一会儿,丹青推开了大门,抱着一个包裹走了过来。当他看清楚我手中捧着的五十万后,立刻抱紧了包裹,又回屋去了。我怎么觉得,丹青怀中抱着的那个包裹有些眼熟呢?好像是他用来包着金元宝的那个包裹吧?!我捶胸顿足啊捶胸顿足!我后悔不已啊后悔不已!我……哭笑不得啊哭笑不得!也不知道丹青做了多久的思想斗争,这才抱出了自己的“嫁妆”,结果在看见我捧着五十万的时候,立刻就反悔了。早知道他会有此举动,我一定先将大姐给我的五十万藏起来。悔之晚矣啊。不多时,魏小侯爷走了出来,用脚踢了踢我的藤椅,说:“别要死不活的,我已经让我爸找关系了,没准儿过几天就有消息了。”说完,立刻转身离开。他前脚刚走,霍去病便来了。他坐在我身边,说:“我有一个主意。”我眼睛立刻一亮,问:“什么主意?”霍去病目光一凛,霸气十足地说:“劫法场!”我……嘴角抽搐了。其实,我是想笑,但却没好意思。你看人家霍去病如此严阵以待,我却笑场了,多不好。忍吧,我早晚有一天会成为忍者神龟的。这时,丹青……哦,不对,是卫玠走了出来。他扔给我一个黑色物体,然后转身就要往屋里走。我忙叫住他,问:“这是什么?”卫玠淡淡地回道:“手机。”我一拍额头说:“我是问你为什么给我手机?”卫玠回道:“手机拍摄到了一些东西,也许会有用。”我眼睛一亮,立刻打开了手机,找到那段在“兰桂坊”里拍摄的录像,仔细观看了起来。看完之后,我不得不说,卫玠很有拍恐怖片的潜质。不但能将好好儿的一张人脸,拍摄得十分扭曲变形,还能将纸醉金迷的“兰桂坊”,拍摄得跟闹鬼现场似的。因为“兰桂坊”里的光线幽暗,所以拍摄出来的画面都不够清晰。我攥着手机进去,去找魏小侯爷。魏小侯爷不但精通古玩,而且还是个电脑高手。我将那段视频录像交给他处理,争取能从中找到一些线索。魏小侯爷拿着手机,回家去了。他的家里有一台超级牛掰的电脑,以及很多令人闻所未闻的精密仪器。两天后,魏小侯爷顶着两只熊猫眼来交稿。他指着电脑屏幕上那张被放大了很多倍的超级模糊人脸问:“你们觉不觉的,这个人有些熟悉?”我仔细辩认了两眼,压根儿就没看出来那人是谁。魏小侯爷又敲开一张图片,问:“这回呢?”我很诚实地摇头,还没看出那个人是谁。魏小侯爷用一种接近愤怒的目光瞪着我,吼道:“上次在锦绣公墓的外面,就是他扒掉了我的裤子!”嗖嗖……嗖嗖……嗖嗖 ……霍去病等人一起看向魏小侯爷。魏小侯爷脸一红,怒吼道:“看什么看?!只是扒掉了裤子而已!”我一巴掌排在桌子上,怒喝道:“一定是乔老三那个王八蛋记仇!找人陷害宁非白!他妈地!有能耐冲着我来啊!我杀了他个狗日的!”霍去病说:“我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宁非白那边,一定出了内鬼。”我咬牙道:“等我抓住那个内鬼,一定把他绑来,给魏小侯爷练习踢裆脚!”丹青问:“妻主,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呢?”大姐说:“妹子你就安排吧,有什么事儿,我们一起扛着!”我一脚踩在椅子上,怒声道:“我们得先找个能为我们使上全力的律师,通过他联系上宁非白。然后,找出屏幕上的那个人,严刑逼供,揪出内鬼认罪!”魏小侯爷十指如飞,在前盘上噼里啪啦地敲打着,从网上搜寻着什么。不一会儿的功夫,他说:“你们来看看,这是本市比较有名气的律师名单,咱们可以研究一下,选出一个擅长打这类官司的人。”我们一同探头去看,集体将目光锁定在一个人的名字上——李青榕!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