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2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2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2部分阅读
魏小侯爷耸肩道:“他会看说明书。看不懂的简体字,就来问我。”我感慨道:“天才啊!”魏小侯爷笑骂道:“蠢货!快去洗脸!”我拍了拍霍去病的手,示意他和我一起去洗漱,然后抱着被子就往屋里跑,在客厅里与卫玠走了个顶头碰。我有些不好意思,想要说些什么,但见他神色淡然,压根儿就没看我一眼。我无法,只能作罢。低着头,灰溜溜地跑进卫生间里去洗漱一番。当我和霍去病返回到院子里,端起饭碗准备吸溜大米粥的时候,赫然发现了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 —— 大米粥竟然是红色的!我在众人的注视下,鼓起勇气,喝了一口,立刻感觉到了一个字——辣!我强行将口中的大米粥咽下,忍不住问卫玠:“大米粥为什么是辣的?”卫玠很自然地回道:“昨天吃过酸辣粉后,我觉得味道不错,所以改良了大米粥的做法。”我抚额道:“没想到,你还是个创作型人才。”伸手抓起一张面饼,送到魏小侯爷的嘴巴下面,“来,咬一口,尝尝啥味儿。”魏小侯爷很配合的一口咬下,然后咀嚼了两口,咽下。我奇怪道:“嘿,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魏小侯爷回道:“笨蛋!那面饼我早就尝过了。很正常,没怪味,还挺好吃的。”我疑惑地看向卫玠,问:“这面饼怎么不是酸的?”既然是根据酸辣粉改造的早点,那么大米粥能做成辣的,面饼就应该做成酸的。卫玠十分直接地回道:“你家没有醋了。”我拍着胸脯笑道:“幸好调料不全啊。”卫玠淡淡地扫我一眼,说:“以后,我会负责做饭。”我微微一愣,问:“为什么?”卫玠微微垂下眼睑,回道:“我不想出去找工作。”我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转头看向魏小侯爷,魏小侯爷十分配合的解释道:“昨天晚上,新闻频道播放了招聘会的现场。”我想到历史上记载的“看杀卫玠”的典故,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卫玠的两只耳朵微微颤抖了两下,然后渐渐变成了可爱的粉红色。我忍住笑,点头应道:“好,那你以后就在家里做饭吧。”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搞创作可以,但得照顾大众的口感,不能再做这么辣的大米粥了。”卫玠抬起头,飞快地看了我一眼。那眼中,有着掩不住的喜悦之色。我刚想借机和他沟通一下感情,他却又低下了头,开始喝粥。那样子,明显是不想和我继续交流。我撇了撇嘴,开始啃手中的面饼。我们这边吃得正欢,锦绣公墓里又住进来一位业主。大姐问:“这是谁啊?排场这么大?”我随便扫了一眼,便回道:“领导……他爸。”大姐诧异地问:“你怎么知道?”我不屑道:“如果是领导死了,排场不会这么大。”人走茶凉,这个道理谁都懂。大姐点了点头,眼神一黯,说:“也不知道我的尸体被葬到哪里去了?也许,也就是一把火,烧了个干净。”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别难过。要不,等找到你的骨灰后,咱也搬这里来?”大姐抖了一下,问:“你让我天天对着自己的骨灰?不不不,还是算了。”我弯唇一笑,不再说话。吃完饭后,我给杨环和卫玠分别点了两千块钱,让他们收好,当做日常开销。然后抓起仅剩的那锭金元宝,冲到大妈家,孝敬了她老人家。不是我懂得尊老爱幼,也不是我懂得喝水不忘打井人,而是……我怕东窗事发,没人挺我啊!试想,我是执法者,却网开一面,将霍去病他们带到了这个时空。这本身就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我不知道这件事儿被捅破后,自己会落得怎样一个下场。但最起码,我得先做足功课,溜须好大妈。大妈掂量着金元宝,笑得不见眼球。第一次主动留我吃饭,还声称要抄两盘硬菜。吃过之后才知道,大妈是说一不二的人。说抄两个菜,就只是两个菜。说抄两盘硬菜,果然就是两盘硬菜——一盘是素炒土豆条,一盘是素炒菜花。两个菜,都没做熟,十分的“硬”!我有些心酸,问道:“您老为了历史的正常运转操劳了一辈子,平时吃的两道硬菜就是这东西啊?”大妈轻叹一声,摇头感慨道:“清廉啊。”我扫了一眼被她攥在手里的金元宝,无语哽咽了。离开时,我听见大妈对大爷说:“老头子,去饭店叫两个毛菜吃吧。”大爷问:“想吃什么?”大妈回道:“随便弄两个就好。我最近胃口不好。要不,先来两碗鱼翅顺顺气,然后再叫一碗‘东坡肉’和一盘‘五彩鳝丝’吧。”我仰头望天,泪流满面,真他妈清廉啊!出了大妈家,我本想直接回锦绣公墓,和杨环研究一下报仇计划,但脚步却不由自主地溜达到了科技城。犹豫再三后,我还是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和无线网卡,办理了上网手续,交足了一年的费用。一切搞定后,我拎着电脑来到盗版书摊,花了三十块钱,买了五本菜谱和一本超厚的大字典,然后屁颠颠地回到了锦绣公墓。丹青看见电脑时,眼睛都直了!颤巍巍地伸出双手,抱住电脑,绕梁三日地唤了一声,“妻主……”我这一身的铜皮铁骨呦,再次酥掉了。丹青的双颊因为激动泛着粉红色的诱人光泽,他情意绵绵地望着我,缓缓地低下头我心里这个挣扎啊!你说,我们“男未嫁,女未娶”的,如果他非要投怀送抱,我可这么办才好?是忽视霍去病那如芒刺背的目光,顶着压力上?还是……稍微推拒一下,做做样子,然后再欣然接受?在我的极度为难中,丹青略显羞涩地微微一笑,柔声问:“妻主,网呢?”我微愣,问:“啥网?”丹青回道:“魏哥哥说,电脑要连在网上,才能博览古今。”脸一红,问,“妻主,那个网是不是特别贵啊?”我的嘴角开始抽一搐,险些变成面瘫。伸手揉了揉严重扭曲的嘴脸,让一切恢复正常,然后一把夺过丹青手中的电脑,放到桌子上,掀开盖子,按下开机按钮,再然后…看向魏小侯爷,说:“来,你给他演示演示,这东西怎么上网。”魏小侯爷牛哄哄地走了过来,一把将我推开,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我将那五本书和一本大字典塞进丹青的怀里,丹青的目光有所变化,卫玠的灵魂重新占领了身体,但他却没对我说什么。我有些无趣,见大姐郁郁寡欢地坐在沙发上,便走了过去,将手搭在她的脖子上,说:“来,咱姐俩研究研究,怎么收拾那俩王八蛋!大姐,你就说吧,你想怎样报复他?”大姐攥拳道:“那个家,是我拼死拼活置办的!我不但要夺回自己的家,还要让他净身出户!”我皱眉道:“这个…  怕是有些难度啊。”大姐轻叹一声,说:“我也知道这个想法难以实现。这么说,不过是想痛快痛快嘴儿。妹子,我是气不过啊!凭什么我辛苦一辈子,攒下来的钱,要给他用来娶小老婆?我从小便是孤儿,没有娘家人为我撑腰,所有事情都要靠自己。那李大延黑了心肝,我尸骨未寒他就要娶田燕子。如果我有娘家人,谁会轻饶了他?!”我一拍胸脯,大声道:“大姐,从今后,我就是你的娘家人!李大延那个王八蛋,我非得让他净身出户不可!”转头,冲着霍去病等人大吼一声,“别看电脑,通通过来,我们研究一下如何惩治黑心肝的李大延!以及他的姘头——田燕子!兄弟们,对付敌人,我们绝不能手软!不折磨得他精神恍惚,面部肌肉变形,他老妈必须化验DNA才知道他是谁,我们就不算成功!”众人齐聚过来,如此这番那般地讨论着。卫玠抱着书,一页一页地翻看着。当他翻完一本书的时候,这才抬起头,看向我,问:“这是给我买的?”我正和众人商量着这么拾掇王大延,冷不丁地被他这么一问,竟然一时间摸不清头脑,只能呆愣地点了点头。卫玠又开始低头翻看下一本菜谱。我见他没说什么,就继续和大家商讨这个计划。过了一会儿,卫玠再次抬头,对我说:“我很喜欢。”我的嘴角抽搐了两下,不知道应该怎么回话才好。美男的脑袋构造有些异于常人,幸好我现在记忆力不错,要是再过两年,没准儿就无法将他前后两句话的意思联系到一块儿了。尴尬地对视了一会儿后,我问:“你说完了么?我们可以继续讨论刚才那个话题了么?”卫玠的目光闪烁了一下,然后抱着书,走进了小屋。看样子,是打算好好儿读一读书上的内容。我们刚打算继续讨论拾掇李大延的计划,丹青又屁颠颠地跑了出来。我忙问:“卫玠不是要看书么?”【奇书网﹕www。shubao2。com】丹青气呼呼地说:“他看什么书啊?他是嫌现在的枕头太软,睡得不舒服,所以将那些书统统枕在了头下,准备睡觉呢!”我茫然了魏小侯爷推了推我,说:“别发呆了,继续商量作战方案吧。”我恍然回神,僵硬地点了点头。至此,一个邪恶的计划,诞生了!第二十章:整死谁,甭客气(一)想整死一个人,其过程还是很丰富多彩的。首先,由我到贼六那里拿来几张外地的卡号。然后由魏小侯爷负责印一盒超级精美的名片。名片上的名字是刘晓婉,职位是万海有限公司的采购经理。至于万海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自然就是我们虚构的人物,刘晓婉的丈夫王海。此后,杀猪大姐杨环化名为刘晓婉,亲自去敲自家的房门,并声称自己是来寻找失散多年的妹妹杨环。在得知杨环已死的消息后,要柔弱地倒入李大延的怀里,惹人怜爱地静静垂泪。我相信,以杀猪大姐现在的姿色,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动心的!接下来,刘晓婉,也就是大姐杨环,她会邀请李大延共进晚餐。在晚餐中,她会逐渐将心事说出来。请注意,这……便是我们这次策划的点睛之笔!浪漫的烛光晚餐中,刘晓婉会娓娓道出这样一个故事:刘晓婉的丈夫王海性无能,二人尝试过很多办法,都没能怀上孩子。王海怀疑自己的精子和刘晓婉的卵子不合适,所以想找另一个女人代导。刘晓婉怕其他女人怀上孩子后,会取代她现在的地位,所以花了大价钱清了私家侦探,找到了自己那失散多年的妹妹杨环,想请她帮个忙。不想,当她不远万里赶来之后,却与杨环阴阳两隔了。这番话其实并没有说透,但身为一个男人的李大延,一定会发挥正常的联想。例如,刘晓婉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例如,刘晓婉的老公很有钱,但却是个性无能。再例如,刘晓婉需要一个孩子。如此这番例如下来,一个龌龊的念头便会产生。这就好比是一个圈套,将人硬推进去,那是蛮干。让人自己心甘情愿地踩进去,那才是高手!李大延虽然会怀疑,为毛刘晓婉和杨环长得一点儿都不像。这时,大姐便会拿出魏小侯爷以后的照片,让李大延相信,刘晓婉的长相随妈妈,而杨环更像爸爸。我们眼见着李大延即将踏入圈套,自然要推波助澜一下,让他将隐藏在心里的野兽释放出来才好。毕竟,这是一个充满了欺骗的时代,谁都有几分防骗的警戒心理。当刘晓婉泪眼婆娑地讲完自己的心事后,霍去病会以他老公的身份给她打个电话,问她现在在哪里,让地马上回家去。刘晓婉自然谎称自己在逛街,然后声称晚点儿会回去。放下电话后,刘晓婉牵强地勾唇一笑,然后随手掏出一张金卡,付款,走人。果然不出我们所料,两天后,李大延忍不住了,给刘晓婉所在的公司打过去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自然是我,在彬彬有礼的客气中,我告诉她刘经理正在开会,让他等会儿再打来。李大延并没有再往同一个电话上打,而是过了十多分后,开始往刘晓婉的手机上打。为了玩好欲擒故纵这个游戏,霍去病没让大姐去接电话,而是直接挂掉。如此这般,李大延又打了两次,都被大姐直接挂掉了。等到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大姐给李大延打回了个电话,并声称白天开会很忙,挂了他的电话很不好意思。而且她老公对于异性打来的电话十分敏感,诸他不要介意。并问李大延找她有什么事儿?李大延自然会说,她的太阳镜放在了餐桌上,忘记拿走了。于是,两个人开始用语言勾搭彼此。这样一来二去后,李大延终于按捺不住,想要邀清刘晓婉吃饭。刘晓婉稍微犹豫一下,便将约会时间定在了两天后。两天后,刘晓婉来到与李大延约会的地方,两个人眉目传情一番,看得我浑身直掉鸡皮疙瘩。刘晓婉说羡慕杨环能找到这样一个好男人。李大延借机献媚,对刘晓婉越发温柔体贴。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