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1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1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11部分阅读
我州要点头,就听见丹青好似遭受到非礼一般尖叫一声,继而大声喊道:“妻主,妻主!”我一溜烟跑了去,忙问道:“怎么了?”丹青捂住胸口,指着那个女导购员,红着脸,羞愤道:“她……她……她竟然解我的衣服!”我见那女导购员一脸的茫然和无措,有些想笑,却又怕丹青闹情绪,所以只能抿着唇,仰望棚顶,忍笑。丹青见我那样,委屈地一扭头,不说话了。我强忍住笑意,对那个受到刺激的女导购员说:“你再给他找几件合适的衣服吧。”女导购员如获大赦,将两件衣服往我手中一塞,立刻撒丫子跑了。我伸手去解丹青的腰带,丹青垂下眼睑,颤抖着睫毛,羞赧地喊了一声,“别……“这一声“别”,差点儿酥掉我的骨头!我刚想调笑两句,却见霍去病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我的身旁。我的手一抖,一把拉开了丹青的腰带。眼见着丹青要暴露春光,我一掌拍开了试衣间的门,将其推了进去,并将手中抱着两件新衣服丢给丹青,这才转回头,冲着霍去病呲牙一笑。霍去病勾唇一笑,提着手中的衣服,进了第二间试衣间。我转身寻找沙发,准备坐一会儿。不想,魏小侯爷突然出现,冲着我飞起一脚。我下意识地加紧了双腿,护住了自己的裤裆。结果,魏小侯爷那一脚并不是踢裆,而是踢在了我的小腿骨上。我痛得“哎呦”一声,抱住小腿,跌坐到沙发上,并冲着魏小侯爷吼道:“你他妈怎么不踢裆了?”魏小侯爷冲着我呲了呲犬牙,不屑道:“踢裆?你有那玩应儿让我踢么?”我骂道:“龟孙子!”眼见着魏小侯爷又要动脚,我忙捂住了自己的胸部。魏小侯爷毒舌道:“别捂了。就你那两个小东西,我都找不准地方下手。”我这个恨啊!刚想要以武力解决问题,就见丹青从第一个试衣间里探出了头,并对着我小声叫道:“妻主,你来。”我和魏小侯爷斗气,心中不爽,自然不会搭理丹青,所以直接吼道:“出来!”丹青被我吓到,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看我和魏小侯爷,然后犹豫再三,还是走出了试衣间。当看清楚他的样子后,我傻了首先要声明一点,我并不是没见过美男,但是……绝对没见过这样的美男!再次声明一点,即使见过这样的美男,也没见过眼前这样的美男。好吧,我承认,我在刻意耽搁时间,想总结一下自己看到的男色。丹青身穿一件浅紫色的格子衬衫,下配一条青白色的薄棉休闲裤,脚蹬……一双黑布鞋。鞋子还没去买,所以咱可以暂时忽略这种不搭调的穿衣风格。但是,你却不能忽视那两个字——薄棉!是啊,薄棉。大家懂薄棉是个什么东西吧?就是那种透明度可达百分之五十的东西!那些走在时尚前沿的人,会勇于在上半身穿上透视装,而咱家丹青,直接将透视的部分改换到下面去了,简直就是穿出了时尚的最高境界——  有衣胜无衣!第十八章:争艳(二)兴许是因为试衣间内的光线比较幽暗,所以丹青并没有察觉到他裤子的透明度。此刻,他顺着我那赤裸裸的目光看去,立刻石化了。三秒钟过后,丹青站着没动。十秒钟过去,他仍日站着没动。三十秒过去后,我忽然认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我快步走到丹青面前,小声问:“丹青,你没事儿吧?”丹青抬头看我一眼,很镇定地摇了摇头。然后,他又低下头,去看自己的那呈现半透明的私处。紧接着,他又抬头看我一眼,问:“你们这里都穿这种半透明的衣服么?”我突然觉得,此刻站在我眼前的人,不是丹青,而是…卫玠!我试探性地问:“你是……卫玠?”卫玠点了点头,然后又问了一遍,“你们这里都穿这种半透明的衣服么?”我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最后解释道:“我们这里都这么穿,但裤子里面,还得穿内裤。”卫玠很镇定地转回身,非常淡定地走进了试衣间,从容地关上门,然后……试衣间里突然传出了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我没想到,卫玠竟然有暴力倾向!过了一会儿,试衣间里平静了下来。又过了一会儿,试衣间里传出某人可怜兮兮的声音,“妻主……妻主……痛……”我推开试衣间的门,但见丹青像只受了伤的小猫咪一般,窝在试衣间的一角,一边吸着鼻子,一边揉着自己的脚。我走进去,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问:“卫玠揍你了?”丹青回道:“他踢打墙面,让我痛。”我问:“那他不痛么?”丹青回道:“痛啊。所以我自己也往墙上捶了一拳,让他痛。”我无语了。我真的不知道,和卫青相处时间长了,我会不会也变得少根筋?然后让两只手拉锯,如果左手输了,我就用右手操起一把菜刀,将左手剁了!美其名曰:我让你给我丢脸!算了算了,不能想了。我想将丹青拉出试衣间,丹青却不肯出去。我脑筋一动,说:“好,你等着,我让人给你拿内裤去。”丹青却仍旧拉着我的手不放。我问:“怎么了?”丹青像一株水草般,轻轻柔柔地靠近我,问:“妻主,你会不要丹青么?”我诧异道:“怎么会?”丹青的脸上绽放出幸福的笑颜,那样子就好似月中仙子,十分明艳动人。奇怪的是,面对此等诱人犯罪的好时机,我竟然没扑上去,而是在心里萦绕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那肿感觉好像混杂了责任和负担,疑问和迷茫。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带给丹青幸福。而丹青,是否需要我给予的幸福?当他了解了这个时代:当他知道有人敢赤身裸体地躺在沙滩上;当他知道男人并不是女人的附属品;当他知道被一个女人看光身体止不过是个小插曲,他会如何定义他的幸福?是否还会认为我会给他幸福?我想,答案显而易见。虽然我们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不得不说,缘分本身就是一个妙不可言的东西。我想,我开始在乎这个来自女尊国的娇柔少年了。无论他以后如何定义幸福,但我都会帮助他追求自己的幸福。因为,我曾经与他的幸福拉过钩钩。走出试衣间,让女营业员为丹青取来内裤和鞋子,然后鼓励丹青重新换上衣服走出来,让大家欣赏一下美男。丹青在我那热情的口哨声中红了脸,怯怯地问:“妻主,好看么?”我点头,“好看!”丹青弯唇一笑,看起来十分开心。接下来,我发现自己杯具了。丹青来了兴致,开始满商场转悠。但凡看中的衣服,就要试一试。然后会略显羞赧地问我:“妻主,好看么?”我若说“好看”,他必然会将那身衣服小心地折叠起来,放我的手中,示意我帮他拿着。如此这般,我很快便淹没在了他的衣服堆里。我原本是想鼓励鼓励丹青,让他变得活力四射,没想到,丫竟然是一个超级购物狂!我真想将他挑选的那些衣服悄悄地放回原处,但丹青的一句话,却打消了我的这个念头。因为丹青曾趴在我的耳边,耳语道:“妻主,这些漂亮的衣服是不是很贵?等会儿我只选一件就好。”我咬了咬牙,回道:“不贵!你妻主是个款姐!你尽管选!”丹青轻呼一声,快乐的像只小鸟。他说:“妻主对丹青真好,从来没有人送过丹青这么多美丽的衣服呢。”我硬着头皮,一挺到底!眼见着丹青开始试穿各种各样的皮鞋,我忙将手中捧着的一大推衣服扔给女营业员,让她开票,打包。自己则是跑去找杨环,想看看她都选了些什么。杨环在女装区闲逛着,看样子似乎是在选衣服,实际上却毫无目的性地溜达着。我小跑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咧嘴一笑,问:“大姐,有看中的没?”杨环恍然回神,摇了摇头,回道:“我再逛逛。”一直跟在她旁边的女导购员适时插话道:“依我看,这位大姐穿旗袍一定好看。你看她的气质,多像艳压群芳的牡丹啊。而且,这位大姐的身材这么丰满诱人,不穿旗袍,可惜了。”我想想也是,便示意大姐过去看看。结果,这一看吓了我一跳!那旗袍的价格啊,真他妈地吓人呐!我指着上面的价格对女营业员说:“这里不是品牌折扣店么?这旗袍打完折后,怎么还一千多一件咧?”女营业员很自然地回道:“这已经打了两折了。要不然,得七千多一件呢。”我哑然了。杨环拉拉我的手,说:“算了,买些其他衣服也是一样的。我以前,就在批发一条街买衣服。要不然,咱还是去那儿吧。”我刚想点头,又立刻摇头道:“不行!咱多少辈子才能投胎成个娘娘?这是天大的缘分,不能糟蹋了。再说,就算不为了你,我也得招待好贵妃娘娘不是?”杨环哈哈大笑了起来,点头道:“对对对,我他妈都忘了,自己还是个娘娘咧。”我俩相视一笑,笑得女导购员直打哆嗦,误以为遇见两个神经病。我狠了狠心,给杨环选了两件旗袍和几套比较有味道的打折女装,以及一些内衣内裤和女性用品。为杨环购买完衣物后,我俩向男装区走去。路过一个品牌专柜时,我看见一个男人正坐在椅子上,低头翻看着杂志。他身穿一件黑色带有镂空盘龙图案的黑色鹿皮绒衬衫,下配一条黑色的水磨牛仔裤,脚蹬一双亮漆皮的黑色休闲鞋。那衬衫的质地十分柔软,轻轻地帖服在他的身上,勾勒出充满男人阳刚之美的身姿。衬衫的领口和袖口都随意地敞开着,露出他古铜色的性感肌肤,在商场的灯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我忍不住吹了一声流氓哨。那个翻看着杂志的男人放下了挡着面部的杂志,冲着我勾出一笑,吐出了三个十分精辟的字 —— “买单吧。”我眼看着霍去病站起身,将一叠需要付款的票据拍进我的手心,然后随手从展示架上取走一个太阳镜,戴上。那动作十分流畅,百分潇洒,千分优雅,万分拉风!我拿着票据的手开始颤抖,忍不住捏了又捏,捏了再捏。一直用眼神儿监视着我的女导购员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别捏了,再捏也少不了一张。”我用仇视的目光瞪着女导购员,咬牙道:“你……”女导购员吓得后退一步,问:“你想干什么?我跟你说,你头上有摄像!”我立刻咧嘴一笑,姐俩好似的拉住她的小手,柔声问:“美人,能再打折的基础上,再给打个折不?”女导购员哭丧着脸说:“大姐啊,你就别让我再打折了!你带来的那几个朋友,都已经将折扣压到最低了!”我诧异地问:“怎么说?”女营业员回道:“那位叫丹青的客人,指着‘买一赠一’的pop广告牌对我说,他买一件衣服,我就应该赠送他一条裤子,而不是一双袜子。这当然不行啦。见我不同意,那位选了几身黑衣服的酷哥直接让我去找这栋大楼的负责人来见他。那架势,就好像今天不给他一个说法,就要砸店似的。我没办法,就去找来了楼层经理。楼层经理既无法解决这个‘买一赠一’的问题,又摆不平那二位,所以只能去找总经理。总经理来了后,也搞不定啊。只有去清示老总。老总来了后,见到了那位姓魏的顾客,说他看中一样宝贝,想请他的父亲帮忙鉴定一下真伪。那位姓魏的顾客表示,把‘买一赠一’的问题解决掉后,他可以帮忙找到他的父亲,帮老总鉴定一下宝贝的真假。老总当即就说,要将所有东西送给姓魏的顾客。但那位穿黑衣的酷哥却说,他只要‘买一赠一’。后来,老总批了条子,但凡你们购买的衣服,一律买衣服,赠送裤子。结果,那位叫丹青的顾客又说,买鞋子也应该买一只赠送一只。现在,你们所购买的鞋子,都是折扣后,又打了个五折。”第十八章:争艳(三)我听得热血沸腾,差点儿化身为狼人,嗷嗷叫上两声。我早就觉得商场中那些“买一赠一”的把戏令人厌恶,却奈何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能忍下这口气。这回好了,我看他们还敢不敢用语言勾引消费者!这种行为,是可耻地!就好比一个人站在一家电影院门口吆喝:“脱了,脱了!快来看啊!一线女明星脱了!”等你交完钱,冲进电影院后,才发现,人家一线女明星只是脱掉了大衣而已!不是咱想法龌龊,是丫地误导样众,不厚道啊!今日我终于得偿所愿,狠狠地反攻了商场一把,小心情变得无比闪亮。我屁颠颠地来到收银台,在女导购员对收银员亮出老总的批条后,掏出了三万块钱,气势如同地往收银台上一拍,挑着眼眉,斜着眼睛,用大财主似的语气问:“多钱呐?”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