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9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9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9部分阅读
中槲薄我摸着金元宝坐起身,完全控制不住嘴角上扬的弧度,好心情地冲着那大眼瞪小眼的两男一女打声招呼,“大家起得真早啊。”三个人非常默契地保持着沉默。我吧嗒了一下嘴,说:“我想,我这里的具体情况你们也应该心里有数了。我的工作呢,就是负责刺杀穿越者,不让历史扭曲。按照历史而言,霍去病和杨贵妃必须死,但是,姐妹我不想心理扭曲,所以冒着被……被不知道怎么处置的危险,将二位带回到了现代。二位以后呢,就先暂时在我这里住下。等你们有能力独立面对这个社会的时候,就可以搬出去住了。但是,请谨记一点,你们只是普通人,不再是历史中的风云人物。当然,我相信二位在现代也一样会活得十分精彩!掌声,谢谢。”没人搭理我。我挑了挑眉梢,喊道:“喂,你们好歹给个表情啊?!”霍去病走到我的身边,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放心吧。”杨环大姐用力抱住我,说:“谢谢你,妹子。”魏小侯爷环住我的腰,将脸贴在了我的后脖子上,像猫咪一样蹭了蹭。我觉得,我此刻的象形一定光芒万丈!……魏小侯爷对古董有着十分狂热的感情,此刻见家里来了两位古董级别的大人物,自然要把玩一下他们带来的饰品和穿着的衣服,并不时地闻一闻,摸一摸,捎带着还得发出几声惊讶的感叹。我见他那副老学着的模样特好笑,便拎出一物让他辨认。魏小侯爷看了看,闻了闻,最后断言道:“这是西汉时期的袜子!”我点头,称赞道:“太对了!这就是霍去病脱下来的袜子!你说,这个能值多少钱?”魏小侯爷变了脸,呲牙要咬我。我忙说:“别闹了。咱还是先解决民生问题。你去买几斤包子吧。”魏小侯爷走后,我冲了一个简单的热水澡,将自己打理干净后,只觉得神清气爽,心情闪亮。我先换好了衣服,然后从衣柜里找出了一件大T恤,又和霍去病要了一条沙滩短裤,塞给大姐,让她进小屋换上。当我和霍去病咬着魏小侯爷买回来的包子时,杨环大姐拉开了小屋的房门,走了出来。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嘴巴里咬着的包子啪嚓一声掉到了脚面上。我那最大号的T恤,穿在杨环大姐的身上,被撑成了性感的紧身衣。因为没有内衣的束缚和遮挡,她那超级丰满的胸部隐隐乍现,并且随着她的走动,呈现出波涛汹涌状。香肩、玉手,酥胸,纤手,明眸善睐,嫣红樱唇,所谓的尤物,一定就是大姐这幅模样了。我忽然觉得有些呼吸困难。忙收敛心神,看向霍去病。但见他正垂着眼,专心致志地吃饭。我刚想对他竖起大拇指,夸奖他定力非凡。却发现,丫藏在裤裆里的某物,竟然先我的手指一步,竖立了起来!我鄙视地哼了一声,转头看向魏小侯爷。但见魏小侯爷咬着半个包子,两眼胶在了杨环大姐的胸脯上,随着那两团肉的波动而吞咽着口水。我刚想要开骂,杨环却先我一步,照着魏小侯爷的脑袋就是一巴掌,然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破口大骂道:“看你妈个看?!想吃奶子,回家找你妈去!”魏小侯爷闹了个大红脸,忙转头看向我。我耸了耸肩膀,打趣道:“看我干什么?我是既生不出你这么大的儿子,也没奶给你喝。”魏小侯爷求饶道:“元宝,我错了,你就别埋汰我了,成不?”我无所谓地说:“只要大姐不介意,你随便看,我自个儿也喜欢盯着美男,咱理解万岁。”说到美男,我忽然想起了卫玠。都说红颜多薄命,没想到蓝颜也这么薄命。而且薄命薄得令人啼笑皆非。中国十大美男之一的卫玠,竟然是被人给活活儿看死的。从大妈发来的短信上,我了解到,这个卫玠有“卫璧人”的美称,于其同游,会有种明珠在侧,朗然照人的感觉。这个美男子,死得非常浪漫。据说是他上街游玩,结果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围观,回家后就病倒了,然后一命呜呼。因此,就有了“看杀卫玠”的典故。一想到美男子,我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当即抓起两个肉包子塞进嘴里,然后钻进小屋,翻找出从大妈那里拿来的一堆衣服,从中找到标有魏晋南北朝字样的女装,换上。打理好自己后,我冲出小屋,又抓起两个大肉包子,一边往嘴里塞,一边口吃不清地说:“我走了。”魏小侯爷忙抓住我,问:“这次去哪?”我指了指身上的衣裙,“你猜呢?”魏小侯爷最精通这个,当即眼睛一亮,说:“魏晋南北朝?”我点了点头,又抓起两个包子,往自己嘴里塞。魏小侯爷问:“这次,你要去杀谁?”我呵呵一笑,表情十分猥亵地说:“卫玠!”魏小侯爷微微一愣,问:“那个‘珠玉在侧,觉我形秽’的卫玠?”我拍了拍魏小侯爷的肩膀,笑吟吟地说:“历史学得不错么。”我的历史知识,都是大妈通过短信发给我的。可以说,最近恶补的严重。魏小侯爷皱了皱眉,先是看了一眼霍去病,然后转回头对我说:“元宝,你瞧你,去了趟西汉,就成了人家的小妾。这回要去魏晋南北朝,可不行再勾搭其他男人了。要不然,咱家里都养不下了。”魏小侯爷这话有着明显暗示的味道。他的意思很明显,是在告诉霍去病,这个家里,他才是男主人,而霍去病只是一个客人。霍去病并不是善茬,但对于魏小侯爷的话,却根本找不到可以反驳的话。但见他站起身,走到我的面前,伸手为我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勾唇一笑,柔声道:“早去早回,我等你。”我真想为霍去病叫一声好!看看,看看,人家这才是当大房的范儿啊!当然,前提是我能搞定这两个男人的基础上。女人其实和男人一样,有信奉“一辈子,一双人”的,但毕竟凤毛麟角。很多时候,人类的贪婪才是本性。对于这点,我可以毫不隐晦地说,我本人就是一个想多拿多占的主儿。我既喜欢魏小侯爷,也喜欢霍去病。这些喜欢,让我们彼此之间有种微妙的感觉,可以靠近,可因信赖,甚至可以随时yy一下未来。但是,这些喜欢还都不是爱情。这些喜欢,就像是女人对于奢侈品的喜爱,每一种款式和类型,都让人爱不释手,恨不得统统占为己有。但是,真到了最后抉择的时候,没准儿只能忍痛割爱,选一款。毕竟,兜里的钱不够,想多拿多占,也不成。至于宁非白,他却是我迄今为止唯一的一个执念。他是我最特别的存在。尽管他生性风流,多情薄爱,但他却是我心中的一片净土,给予我生活下去的勇气,和幻想着可以在那片净土中种植幸福的甜蜜。然而,我和他却总是失之交臂。我心有凄然,冲着霍去病点了点头,抬腿就要走。杨环大姐却叫住了我,说:“妹子,我想回家一趟,去看看我家那口子。”我想了想,回道:“去吧。不过小心一些,先别和他相认,一切等我回来再说。”转头对魏小侯爷说,“你先领着大姐去贼六那里弄张身份证,然后提点儿钱给大姐用。”魏小侯爷先是扫了眼霍去病,然后大包大揽道:“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们的。”我笑而不语,挥了挥手,闪人了。第十五章:美男,这厮!(一)来到魏晋南北朝,横空出现在一处僻静优雅的小院子里。小院子里布满了绿意悠悠的杂草,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花,引来了五彩缤纷的蝴蝶在其上翩翩起舞。这里的一草一木都看不出人为修剪过的痕迹,反而更像是随手洒下了一些种子,然后任由它们自由生长。我甚至怀疑,这里的主人卫玠,都不曾给这些花花草草的浇过水。这里静得出奇,连一个奴婢的影子都没看。当然,这点并不奇怪。据说卫玠此人非常喜欢一个人独处,不喜欢别人扰他清净。我抬头环视了一圈周围,见满院子的花花草草,竟然没有留出一条套通往小竹屋的路。不得已,我只能提着裙子,在花丛中趟过,向着那间十分风雅的小竹屋走去。走着走着,隐约听见了水被拨弄的声音。我快走两步,来到一间房门紧闭的小屋门口,伸出食指,捅开窗户纸,向里面望去。这一望不要紧,险些被吸去了我的三魂七魄。水汽袅袅中,一个如同花一般娇嫩的男子,就好似一只出水芙蓉般,缓缓地从浴桶中站起身。清透的水珠沿着他那完美到极致的皮肤滑落,在那白皙中泛着粉嫩色泽的肌肤上散落出一层晶莹别透的水晶。他的四肢修长,腰肢纤细,臀部挺翘,举手投足之间有着一种弱不禁风的雅致,甚是让人怜惜。他的五官之美已经超越了性别。眉如远山,眸如盈盈秋水,唇似两片花瓣,发似上好的绸煅。如果让我来形容这个男人,就算将我肚子里的那点儿墨水掏空了,也找不出一个准确的形容词。总之一句话,他是我这辈子看过最好看的人!无论是人还是物,美到极致时,都容易让人一见倾心。所以,我这颗躁动的小心肝啊,就那么华丽丽地栽了进去。我如痴如醉地盯着他看,看着他跨出浴桶,看着他拧干了长发,看着他擦拭着身上的水珠,看着他拿起一条长长的布带,看着他……将其缠绕在了自己的脚上,然后……勒紧!我……傻……了难道说,这个灵魂穿越者,是某某朝的小女人?!我靠!今天她能拿布条缠足,明天没准儿就能挥刀自宫,然后含羞带怯地去勾搭男人呢!像卫玠这样的极品,虽说眼下只剩下一个躯壳,但我也要好好儿保护他!我暴怒了,一脚踹开房门,挥舞着西瓜刀吼道:“你他妈地在干什么吗?!”盗版卫玠在呆愣了几秒后,发出一声极其短暂的惊呼,然后捂着自己的小毛象,嗖地一声跳进浴桶中,整个人都钻进了水里,不肯探头出来。我再次傻了。呆愣了片刻后,才认识到,再不捞出盗版卫玠,丫就的被自己给活活儿憋死!我燃烧着愤怒的小宇宙,两三步窜到浴桶前,将手深入水中,一把攥住他的胳膊,向上一拉!呃……没拉住。那厮的肌肤太嫩滑了,竟然从我的手中又出溜进了水里。我再接再厉,终于一鼓作气将他扯出了水面。盗版卫玠一边大口喘息着,一边往浴桶里缩。我吼道:“不许动!”盗版卫玠的身子一僵,伸出颤巍巍地手,护住自己胸前那两颗粉嫩嫩的果实,然后红着脸,微垂着眼睑,颤声求饶道:“姑……姑娘,莫喊。你……你可否让我先……先穿上衣衫?”我深吸了一口气,恶声问:“说,你是打哪儿来的?!”盗版卫玠抬起水润的眼眸飞速地扫了我一眼后,又将身子往水里缩了缩,嘴唇动了动,却没说话。我等了半天,也不见他回话,当即吼道:“你给我说话!”盗版卫玠立刻抬起头,可怜巴巴地望着我,然后颤了颤嘴唇,扭开了脸。我脑门的青筋瞬间蹦起了老高!说实话,我最不待见这样的男人!好吧,也许这个穿越者是个女人。但无论你是男是女,你好歹说个话啊!动不动就楚楚可怜地扫我一眼,你当我会读心术呢?我这个人的脾气向来不好,但绝对不会没事儿就发飙。今天,这个穿越者算是踢我铁扳上了。我脸一沉,杀气腾腾地说:“穿越者,你听好了!无论你是因为车祸、坠崖、落水,错杀,还是因为配偶背叛、吃东西噎死、佩戴了某块儿古玉,或者是因为坐上了时光穿梭机等等原因导致的穿越,都请丫地闭嘴,乖乖上缴出你的珠宝玉器黄金美男等一系列身外物,然后痛痛快快儿地让我一刀捅死!拒不合作者,鄙人将把西瓜刀换成指甲刀,然后继续捅,直到捅死拉倒!”这段话,是我在完成了多次工作后,想到的。我认为,但凡举刀杀人,得给人一个说法。不然,谁死都觉得冤枉。我这一段话讲完,估计是个人就能明白我意欲何为。但是,今天这话有些不适合盗版卫玠。于是,我想了想,又重新开口道:“穿越者,你听好了!无论你是因为车祸、坠崖、落水,错杀,还是因为配偶背叛、吃东西噎死、佩戴了某块儿古玉,或者是因为坐上了时光穿梭机等等原因导致的穿越,都请丫地闭嘴,乖乖上缴出你的珠宝玉器黄金美男等一系列身外物,然后滚出卫玠的身体!拒不合作者,鄙人将你捆绑起来,然后用牛毛细的钢针扎你,直到将你扎成刺猬,让你坐不成,躺不得,活活儿折磨死拉倒!”我觉得,我这一番话已经够狠了,没想到,盗版卫玠的思想和正常人不太一样,丫竟然一边用眼睛偷瞥着我,一边喃喃地说:“你……你这次说的,和上次说的,有些不一样。”我忍住一巴掌拍死他的冲动,阴沉沉地笑道:“怎么不一样啊?”盗版卫玠竟然红了脸,微垂着眼睑,用十分悦耳的声音说:“姑……姑娘休要如此看人。”我狂抖了一个,向后退开一步,暗道:丫不是“蕾丝”吧?盗版卫玠见我向后退去,忙转过身,背对着我说:“姑娘先出去,容我换件衣衫,可好?”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