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7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7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7部分阅读
卫少儿说:“我是骠骑将军的家人,请通融一下。”士兵面无表情地回道:“将军有令,闲杂人等一概不许进!”卫少儿急得直跺脚,却也无计可施。我吐掉口中的沙土,上前两步,将霍去病送给我的腰牌拿出来,在那士兵的眼前晃了晃,趾高气昂道:“看见没?看见没?”士兵被我晃花了眼,好半天后,才吭哧憋肚地说:“不……不认字。”靠之!我气呼呼地吼道:“这是你们骠骑将军亲自送给我的腰牌!去!找个认识这东西的人出来见我!”士兵不敢怠慢,双手接过我手中的腰牌,撒腿向军营里跑去。不一会儿的功夫,那士兵便引着一位将领来到了军营门口。巧合的是,那名将领我认识。虽然叫不出他的名字,但确实在教场里见过这个人。双方客套了两句后,立刻直奔正题。我问他骑将军在哪里。那名将领显然很谨慎,含含糊糊地就是不肯说霍去病去了哪里。卫少儿走到那名将领的面前,对他如此这般那般地耳语了一番。我听那话的意思,大概就是说,她是霍去病的母亲,有急事找他。那名将领神色一凛,立刻就坦白从宽了。原来,霍去病带领了一百人,出去侦查匈奴人的行踪了。卫少儿的脸色一变,慌慌张张地跳上马背,就要去追霍去病。我拉住她的缰绳,说:“这地方你不熟,别乱跑。万一遇见匈奴人可怎么办?如果你被抓,他必然要去救你。到时候,你反倒会害了他。”那名将领也劝道:“是啊,夫人,想在这里找人,那简直是大海捞针。如果我们一干…人等贸然出去找将军,反倒会引起匈奴人的注意,届时,将军的处境就会变得十分危险。”卫少儿急道:“那可如何是好?”我想了想,说:“这样吧,我去。”卫少儿和那名将领异口同声道:“不行!”我笑嘻嘻地说:“怎么不行?反正我就一个人,目标也不大,既不会引起匈奴人的注意,也方便随时隐身藏起来。”攥住卫少儿的手,认真道,“你放心,即使我遇见匈奴人,也不会有事儿。如果真得发生了什么,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会活得很精彩!”我这话说得隐晦,但卫少儿却明白了我的意思。卫少儿的眼睛红了,豆大的眼泪儿顺着眼角滑落。她的嘴唇颤动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却只是用力攥紧了我的手。我的心中发酸,忙抽出自己的手,翻身上马,狂奔而去。第十二章:救红尘(三)我告诉自己,就算大妈让大爷用那四十四号的大脚丫子猛踩我的脸,我也要保住霍去病的命!这种执着,不关乎爱情,而是源于对卫少儿的尊重!当然,想要救下霍去病的动力,却源于我的一点儿私心。这么好的男人,如果就此英年早逝了,对于广大女性而言,简直就是致命的打击啊!再者,我还指望霍去病帮我去踢残乔老三的两条狗腿,踩爆乔莉那一对儿*咧!妈…地!如果我的胸部是平的,一定要把乔莉的胸部踩成凹的!若非如此,难解我心头只恨!我一路胡思乱想着,从早晨寻找到夕阳西下。眺望着远处那红彤彤的火烧云,我的心开始变得有些惶恐不安,生怕自己来不及攥住霍去病的手!对于一个从小就习惯了都市喧嚣的我而言,在初次面对这样广阔无垠的苍茫大地时,确实产生过一种从未有过的豪迈。然而,当我一整天都面对这种荒无人烟的景色时,心里难免产生一种被世界遗弃的孤单和茫然无措。这种感觉很可怕,与先前追在霍去病的军队后面完全不一样。那时候,我也是一个人。但是,却十分明确一点,霍去病的军队就在前面!只要我继续前行,就一定能找到那个男人!眼下,面对这片荒芜,我有些畏惧了。策马来到一处断壁上,掏出“时空路由器”,在手中把玩着。这个“时空路由器”虽然能让我从一个空间跨越到另一个空间,但却不能任由我在其中任何一个空间里乱窜。而且,它还有一个弊端,不能在短时间内故地重游。否则,我早就先回到现代,然后在将登陆西汉的地点,设定在距离霍去病的三步之内了。哎……科技有待完善啊!冷硬的风在脸颊上呼呼刮过,将远处的狼啸送至耳边。我有些害怕,忙设定好返航程序,暗自安抚自己说:“不要紧,不要怕,你一定可以找到霍去病!就算遇到危险,你大可以从这里跳下去,先返回到现代再说。”这么想着,我的情绪便稳定多了。四处转了转,捡了些柴火,在悬崖旁边的一个小…洞…穴中生起了火。然后掏出干粮和水袋,狼吞虎咽了几口后,便依偎在了飞度的身上,准备睡觉了。后半夜三点左右,我突然听见了一阵马蹄声。我不知道来者是霍去病还是匈奴人,所以不敢轻易出去打招呼。我先是熄灭了篝火,然后才出去查看一二。然而,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那伙人的动作十分迅速,我刚一走出小…洞…穴,便被他们的战马围了起来。黑暗中,我分辨不出他们来了多少人,但却十分能肯定一点——来者是匈奴人!他们的腰间佩戴着随时夺取人性命的弯刀,他们的身上或多或少地装饰着一些兽皮,他们冲着我吼叫着什么,我却一句也没听懂。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我的脚开始悄悄地往断壁上移动。此刻,我被恐惧包围着,脑中的那根弦绷得死紧,生怕对方一个不爽,挥刀就砍!我的小动作被匈奴人发现了,他们立刻吼叫着摇起了绳子,估计是想将我像牲口一样套住。这个场景我很熟悉。以前看电视的时候,每次看到这个场景,我都在想,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套不住?结果,还真让我想到了!我就地一滚,不给他们套住我脑袋的机会!我的机灵劲儿让那些匈奴人有些诧异,但并不会因此就产生惺惺相惜的感觉。他们见我在地上滚来滚去,立刻策马上前,想用马蹄子踩我。我知道在劫难逃,却不甘心就这样死于马下!我从地上跳了起来,撒腿就向悬崖边上跑。然而,我的奋力一搏却只是将自己的死亡时间推后了一点点儿而已。匈奴人的铁骑很快便将我再次包围了起来。我眼见着有人拔出弯刀,照着我的肩膀砍来!我下意识地闭紧了眼睛,按下了手中的“时空路由器”。结果可想而知,我并没有回到现代,但让人十分意外的是,我也并没有死。提刀砍我的那个匈奴人,被人一箭射死了。我想,能在这种时间地点,救我性命的人,除了霍去病,还真找不出第二个。我借着两军混战,再次向悬崖边靠去。当我靠近悬崖,准备纵身一跃的时候,脑海中闪现出了霍去病的脸。我咬了咬牙,转回身,蹲在了一块半人高的石头后面,偷偷地寻找着霍去病的身影。天边放出一丝曙光,我终于在已经大获全胜的西汉军队里,找到了霍去病的身影!我这个开心啊,忙站起身,喊道:“霍去病!霍去病!我在这里!”霍去病转过头,冲着我弯唇一笑,便大步向我走来。我刚准备从石头后面跑出去,却见石头的侧面,突然冒出一颗匈奴人的脑袋!我本想说:你看,既然我们都志同道合地藏身在这里,就说明我们有着相同的聪明脑瓜。不如,我们惺惺相惜吧。但是,非常不幸的是,那个匈奴人并没有给我沟通的机会,便扬起弯刀,向我砍来!我赶忙向后退去,却因为躲闪不及时,被他一刀砍掉了我那装着四锭金元宝的钱袋。哎……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偷回送给碧河的那两锭金元宝了。我痛心疾首啊痛心疾首!匈奴人将那弯刀抡得跟电风扇似的,压根儿就不给我捡起钱袋的机会。我迫不得已,向后退去,一脚踩空,从悬崖边上跌落了下去。紧接着,我看见另一个黑色物体,从我坠落的地方飞身跃下!霍!去!病!没错,就是霍去病!他的手臂上缠绕着一根绳子,整个人就像是一只雄鹰般向着我扑来。他的眼睛紧紧地锁着我的眼睛,向我传递着十分坚定的意志——他一定会救我!这一刻,我那塞满了花花草草的小心脏仿佛遭遇到了小流量的电击,酥酥麻麻,蹦跶得欢实。…眼见着霍去病即将抓到我,而我眼前的事物却开始变换起了场景,我的那颗小心脏立刻抽…搐起来,生怕彼此的时空就此交错。我也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功力,竟然在空气上猛蹬了一脚,愣是让自己向上蹿了那么一巴掌的距离,然后一把抓住了霍去病的大手!紧紧的,不放!第十三章:将军,真tm牛掰!(一)眨眼间,我们回到了现代,降落在大屋的那张大床上。霍去病很淡定,既没有环顾四周,也没有惊慌失措。他自始至终都攥着我的手指,直视着我的眼睛。诡异的气氛中,我们对视着。一秒,两秒,三秒……数秒过后,霍去病的眼睛向左移动了一下,然后呆住,凝视数秒。又是数秒过后,他的眼睛又向右移动一下,然后继续呆住,凝视数秒。不过,最后这刻凝视要比第一次凝视的时间短了很多。最后,他又将那双黑漆漆的眸子转向我,继续凝视着我的眼睛,不说话。我想对他笑笑,活跃一下气氛,然后在开始对他讲述关于这个时空的概况。然而,我发觉,我脸上的肌肉有些僵硬,压根儿就笑不出来!我在心里狠根地鄙视了自已一把,然后使劲儿咽了一口口水,说:“这是我的家,你以后就住这儿了。”我万万没有想到啊,霍去病来到现代的第一句,不是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是问那些对于他而言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更不是脸红脖子粗地喊着要回去,而是问了一句,“你夫君呢?”我被自已的口水呛到,咳嗽得险些去见阎王爷。霍去病拍了拍我的后背,帮我顺了顺气儿。事已至此,我便不再隐瞒他。从床头柜上摸出一包阿诗玛,取出一根点燃后,这才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翘着二郎腿和他说起了事情的始末。这其中包括关于他的那段儿历史,以及我这次去西汉的任务,还有卫少儿的身份。并慎重其事的告诉他,别想着再回西汉当他的骠骑将军,因为……那个人,已死。霍去病这个人的头脑不容小觑,在我粗略地讲完了整件事件的经过后,竟然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我睁大眼睛,问:“大哥,你真的都明白了?不认为我在忽悠你?”霍去病神色如常地回道:“坠崖不死,来到这里,早已说明了一切。”我赞道:“人才啊!”霍去病负手而立,又说了一句让我无比敬仰地话。他说:“准备饭吧。我饿了。”我刚想吼两句,让他自己做吃的去,却马上想到,丫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燃气灶。好吧,我承认,我对那东西也不太熟悉。与其花时间研究燃气灶,莫不如去买几斤包子。我走进小屋,拉开衣柜,脱下身上的汉服,换上了一条破了两个洞的牛仔短裤和一件皱皱巴巴的白体恤。走出小屋,看向霍去病,本想提醒他在家里呆着别乱跑,却发现他的脸红了!我“靠”了一声,问:“你脸红什么?我又没全裸!等我买完包子回来,带你出去转转,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凉快’!”霍去病一把拉住我的手,从怀里摸出一物,塞进我的手里,皱眉道:“这玉佩你先拿去换些银两,然后买些衣物,莫要再穿那些漏洞的东西了。”我低头看了看自己那破了两个洞的牛仔短裤,咧嘴一笑,十分自然地收走了霍去病的玉佩后,这才说道:“在我们这儿,这就是流行!流行懂不懂?就是每个人都认为这种穿衣方式很美。”霍去病满眼疑惑地看着我,见我不像是在说谎后,终于发出了这样的感慨,“真是一个艰苦朴素的民族!”艰苦扑素?我差点儿笑喷了!要是他知道,如果我这条破破烂烂的牛仔短裤价值不菲,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说咱是个艰苦朴素的民族?摇了摇头,笑嘻嘻地出去买包子喽!买完包子回来,我发现了一件十分惊恐的事儿!我家里的电视,被某人给拍碎了!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