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6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6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6部分阅读
霍去病站起身,对卫少儿说:“不劳母亲费心,我带她下去就可以了。”卫少儿笑容璀璨,连连点头道:“好好好,你们去吧。”我估计,卫少儿见他儿子二十四了还没收过一个小妾,也怀疑他是否不举。今天,她见霍去病说我是他的小妾,虽然未必相信。,但也乐意通过我来测试一下他儿子的性…能…力。我这个倒霉蛋,就这么撞抢口上了!还真应了那句话——祸从口出啊!第十章:大哥举不举?(三)霍去病直接将我扔进了一间浴室里,简明扼要地说:“沐浴。”我冲着他挥了挥爪子,然后将门一关,就准备想办法逃跑。不想,霍去病竟然又一掌拍开了木门,然后大步向我走来。我眨了眨眼睛,问:“你……你也要沐浴?”霍去病伸出手,再次攥住了我的手腕。我立刻紧张起来,磕巴道:“你……你给我个思想准备,让……让我自己洗,成不?”霍去病缓缓地勾唇一笑,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实话实说,“元宝。”霍去病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了。我低头看了看自己那空空如也的手腕,只觉得脑门被炮轰了,整个人终于爆发了!冲着霍去病的背影骂道:“你个挨千刀的,还我鸡蛋!”丫地,竟然又拿走了我的“时空路由器”!霍去病这人,看似冷漠、倨傲,但实则心思细腻,奸诈无比!丫地看出了“时空路由器”对于我的重要性,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夺我宝贝!这领兵打仗的人,真他…妈不好对付!我愤愤不平地脱下衣裙,抬腿迈进浴池里,舒服地闭上了眼睛。我的身子很放松,但脑中却飞快地思考着,如何才能接近卫少儿,怎样才能夺回“时空路由器”。思来想去,我还是觉得,应该先拿回“时空路由器”,为自己留条退路。万一我先找到卫少儿,讲明白我的意图,丫没准儿狗急跳墙,先让人灭了我。“时空路由器”啊“时空路由器”,怎么才能拿回来呢?硬抢?不行。偷?更不行!色…诱?也许……大概……没准能有用?低头看了看我胸前那两只极其期盼着二次发育的小肉蛋,我打从心底感觉到了无奈。色…诱,还是算了。如果我估计得不错,霍去病胸口那两块肌肉,都比我有看头。想了很多,却也没想到一个可行性的法子。轻叹一声,从水中站起身。整理好自己后,推开了浴室的木门。月光中,霍去病背着手,站在一棵桂花树下。他的背影如同一棵笔直的青松,傲然地站立于天地间。他的肩膀上落着两片桂花花瓣,使他的铮铮铁骨染上了一丝轻柔,很淡,很醉人。我没想到他会一直在门口等我,所以有些不太自然地走到他的身边,也学着他的样子凝视着月光。看了半天后,我觉得有些无聊,所以率先开口道:“嫦娥姐姐是白天睡觉,晚上工作。这个时候,无论你怎么眺望,也等不到她轻解衣衫。不如,早晨再来?”霍去病看了我一眼后,忽然颤抖着肩膀,笑出了声。我可以非常中肯地说,他的声音很性感,不去做声优可惜了。他的体型很完美,不去拍些少儿不宜的东西,实在对不起那么多如饥似渴的怀春少女。霍去病在我三分下流、七分*的目光中,终于有些扛不住了,轻轻地说了句,“睡觉吧。”我的心咯噔一下,立刻澄清道:“你别看我眼神儿挺下流的,但其实我是个挺纯洁的女人,不会想那些*的事儿。”霍去病微微一挑眉梢,再一次抓住我的手腕,将我拉进他的怀中,用低柔的语气说:“不怕,我们有一整晚的时间,可以让你慢慢想。”我萌了,我蒙了,我开始挣扎了。霍去病收紧手臂,环抱住我的腰肢,在我的耳边低语道:“别动,母亲派人看着呢。”我的耳朵十分敏感,但凡谁冲着我的耳朵吹一口气儿,我都得哆嗦两下。可想而知,当霍去病对我耳语时,我的身子便会不由自主地轻颤起来。霍去病问:“冷?”我顺水推舟,点了点头,“有点儿。”打死我我也不会告诉他我的弱点。霍去病双臂一揽,将我打横抱起,大步走向他的房间,轻轻放到床上。我从床上坐起身,笑吟吟地说:“你是英雄,不能强行霸占民女!”霍去病不语,再次将我推倒在床上。我一弹而起,恐吓道:“你要注意自己的行为,否则我找一群说书的,编几段‘精彩’的小故事,让你遗臭万年!”霍去病再次将我推倒在了床上。我气极,一捶床铺,坐起身,吼道:“我告诉你,姐姐我睡觉的时候会咬人!甭管什么长条状的物体,但凡触碰到我的身体,姐姐我就会把他咬下来!你信不信?不信,你就上来!”霍去病的目光不善,如同一匹愤怒的黑豹般,紧紧地盯着我。我有些胆怯,赔笑道:“你睡、你睡,甭和我客气哈。就当是自己人,随便睡。”霍去病深吸了一口气,说:“我只是想帮你盖上被子而已。”我当即狠狠地嘘了一口气,骂道:“你说你,什么人啊?!盖被子就说盖被子呗,你一个劲儿地往床上推我做什么?亏得我身子骨结实,要不然还不得让你推散架子了?去去去,外边睡去!”霍去病冲着我扬起了下巴,攥紧了拳头。我立刻眨了眨无辜的眼睛,小声问:“人民的英雄啊,您不会对小女子动粗吧?”霍去病慢慢将拳头放开,缓缓地摇了摇头。我的身子后仰,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吊儿郎当地说:“天晚了,睡觉去吧。”霍去病站在我的床边不走,非要阐述一个事实,“这是我的床。”我斜眼瞪他,“那就换一个!我可跟你说,我虽然不是男女通吃,但绝对是男女通打。你要是惹毛了我,我可不管你是不是骠骑将……啊……”霍去病突然扑到到我的身上,压住我的手脚,直视着我的眼睛,用低沉性感的声音说了句:“你这个女人……”我满眼挑衅地看着他,“我这个女人怎么?如果你想强…奸我呢,就请先撕烂我的衣服;如果你想打我呢,就要先甩开膀子;如果你想恐吓我呢,那就对不起了,我对于一个已经承诺自己不打女人的男人,是压根儿不会怕地。”霍去病的眸子缩了又缩,选择了沉默。我承认,论排兵布阵我比不过他,但要是论耍无赖,谁敢和我比啊?我得意地笑道:“我知道你看着我闹心,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不如,你把那枚木鸡蛋还给我,我立马走人,保证以后都不在你眼前晃悠。如违此誓,让我从悬崖上……”霍去病冷哼一声,放开我,站起身,断然道:“不可能!”我立刻扯住他的袖子,问:“你要那枚木鸡蛋也没有用,为什么就不能还给我?”霍去病冲着我笑露一口白牙,说:“因为……我不愿意!”转身,走向外间,躺在了床榻上。我望着他的背影,非常“深情”地吼出了两个字,“我…操!”第十一章:你是我的妾(一)后半夜三点左后,我偷偷摸摸爬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靠近霍去病,在他身上翻找着“时空路由器”。霍去病张开眼睛,很平静地问我:“你找什么?”我也非常平静地回道:“关你什么事儿?闭上眼,接着睡觉!”霍去病闭上了眼睛,我又在他身上很系统地摸了一遍,却始终找不到“时空路由器”。我气极,用手指头戳了戳他的胸口,凶巴巴地问:“喂,你到底将东西放哪里了?是不是故意塞裤裆里,等着我去翻?”霍去病的唇角抽动了两下,沉默了大约七八秒之后,沉声道:“我睡觉了。”我磨了磨牙,低吼道:“霍去病,你再不交出我的蛋,我就碎了你的蛋!”霍去病忽然睁开眼睛,冷飕飕地扫了我一眼,说:“我确实从来不打女人。但凡有女人令我不快,其尸骨便会被丢弃在乱坟岗!”我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咧嘴一笑,赞道:“好!果然是个爷们!晚安。”转身,撒腿跑回到里间,吱溜一声钻进被子里,闭眼睡觉。凌晨四点左右,我再次爬了起来,不死心地摸向外间,来到了霍去病的窗前,然后小心翼翼地伸出手……霍去病突然张开眼睛,就那么看着我,啥话也没说。我十分温柔地一笑,将盖在他身上的被子向上提了提,柔声道:“别蹬被子哦。”转身,回里屋。早晨五点左右,我一咬牙,干脆抱着被子来到霍去病的床上,蹬掉鞋子,往他身边一躺,可怜巴巴地说:“天太黑,我不敢一个人睡。”霍去病坐起身,走下床,说:“既然睡不着,就和我一起出去操练一番吧。”于是,我顶着两只熊猫眼,陪着他绕着府邸跑了三十多圈!最后,终是因为一夜未眠,体力匮乏,昨晚没吃晚饭和今早没吃早餐等一系列原因,呈现出暂时性的……假昏。霍去病一掌拍在我的左胸口,为我运功疗伤。我本想等偷到“时空路由器”后,在悠悠转醒,奈何左胸口处的温度越来越高,让我不禁开始担心,怕是不消一会儿的功夫,我那聊胜于无的小肉蛋就会变成十成熟的小鹌鹑蛋。为了不成为“独乳流氓大姐头”,我立刻睁开了眼睛,冲着仍旧在不停运功的霍去病说:“大哥,停手吧,我都快被你蒸熟了。”霍去病微微皱眉,问:“你装昏?”我睁眼说瞎话,“没有,我是真昏。”霍去病说:“你休息一会儿,然后随我去练兵。”我立刻做出头昏的样子,虚弱道:“不成,我有些头晕眼花,得躺一会儿。”霍去病看了看我,断言道:“你底子太差,应该多加训练。从今天起,你就跟在我的身边,操练一下吧。”我瞪大眼睛,问:“大哥,军队里不是不能有女人嘛?”霍去病一本正经地说:“你穿上盔甲后,应该看不出是个女人。”我咬牙切齿道:“你就不怕我是敌国派来的奸细?!”霍去病勾唇一笑,自负道:“如果敌国派出这么笨的奸细,那么敌国简直不堪一击。”我捂住胸口,哀号道:“大哥,你这话很伤人自尊心呐!”霍去病并不理会我的哀号,而是站起身,将大手伸给我,“起来,带你去军营。”我赖在地上不肯动,“不去,我还没吃早饭呢!”霍去病说:“带你去街上吃。”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街上有很多小吃……的吧?”我满脑门黑线。感情儿这哥们并不知道街上有什么小吃,而是想亲自去体验一下啊。不过,我是不打算和他一同出去的。我得留在府中,接近卫少儿。于是,我装出贤良淑德的样子,说:“我就不和你去了,我得去给婆婆敬杯茶。”霍去病的笑容在脸上点点儿扩大,就好像是碧波上荡起轻柔的涟漪,挺让人觉得心旷神怡的。他说:“母亲一早儿便去观音庙了。”我立刻表态道:“那我也去观音庙。”霍去病别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后,说:“以后再去也不迟。”我说:“不行!我很急的!”霍去病的耳垂竟然泛起了酒红色的光泽。他错开我的目光,说:“母亲是去求送子观音。”我立刻接口,“我也去求送子……”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霍去病问:“还去吗?”我耷拉着肩膀回道:“不去了。不过,我可以在家等婆婆。”霍去病问:“真不和我去练兵?”我将脖子一扬,“不去!打死也不去!”话锋一转,“不过,你要是将那枚木头鸡蛋还给我,我没准儿会和……啊……霍去病,你放我下来!”任我叫破喉咙,霍去病就当听不见。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