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5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5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5部分阅读
我轻轻地扫他一眼,阴深深地笑道:“你怎么好意思拿你父母的血汗钱养我?”魏小侯爷得意一笑,说:“笨蛋!你知道不知道,小爷我早就自力更生了!”我眼睛一亮,忙问:“说说,你去哪里出卖色相了?”魏小侯爷冲着我磨牙道:“元宝!”我呵呵一笑,“说吧。怎么赚的钱?”魏小侯爷神秘一笑,回道:“我接了些私活,帮别人鉴定了一些古董字画。”我鄙视道:“你就吹吧!即使你有那份能耐,谁能相信你一个十七岁的小屁孩啊?”魏小侯爷说:“你都要笨死了!你以为谁会拿着古董,让我来鉴定真伪?那些人,都是来找我爸的!我骗他们我爸在书房里,但正在研究古董,不方便见客。然后捧着那些人带来的古玩,走进书房,自己关上门鉴赏完毕后,再还给他们。我把自己的鉴赏结果告诉给他们,却让他们误以为那些话是我爸说的。这样,钱自然就落入到了我的腰包。”我咋舌道:“这也行?!厉害!不过,你悠着点!万一让你爸知道了,还不扒了你的皮!”魏小侯爷无所谓地说:“他敢扒我一层皮,我妈就能卸掉他两根大腿骨。这事儿,我妈早就知道了。她还表扬我说,‘很有头脑,很有前途,是个当绝世小受的料。’。”我对于妈妈的敬仰,再次升华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既然后顾之忧没了,我立刻关心起了实际问题,将胳膊搭在他的脖子上,问:“说说,赚了多少?”魏小侯爷将小下巴一抬,牛哄哄地不看我。我将一个包子塞进他的嘴里,冲着他挤了挤眼睛,大有讨好的意思。魏小侯爷咬着包子,颇为不爽地哼哼道:“你没洗手!”说完,将包子咬碎,吞进了肚子里去。他见我又拿起一个包子准备喂他,忙道:“多少钱你不用管,总之够你吃三年全肉馅大包子的了。这只是刚起步,以后我会赚更多的钱!”我用胳膊抱紧他的脖子,笑吟吟地说:“既然你兜里有钱了,那就拿出来一些,权当江湖救急吧。”魏小侯爷冲着我眨了眨他那双看似非常纯洁无辜的大眼睛,说:“元宝,像你这种女人,兜里是不适合揣钱的。”我挑眉,“什么意思?”魏小侯爷撅起嘴巴,吹了吹我额前的发丝,然后站起身,笑吟吟地说:“你有钱了,就会变得更野了,到时候,我上哪里找你去啊?”我想踹他一脚,又怕扯痛了我的伤口。于是,我将身子一扭,倒头便睡。魏小侯爷误以为我生气了,试探性地推了推我。我一把抓住他的手,将其拖到床上,压在身下,照着他的脸就是一顿猛咬!魏小侯爷嗷嗷叫着,一会儿叫骂,一会儿求饶。最后,他以两千块钱为代价,终于从我这口锋利的小白牙下,救回了自己的脸。我吧嗒吧嗒嘴,大骂魏小侯爷的脸不值钱。第九章:倨傲男子(一)大妈没想到我完成任务如此神速,除了口头嘉奖外,还给我买了一只雪糕。在这里需要特别说明一下的是,大妈给我买得那只雪糕,其价值是五角钱。说实话,我挺佩服她的。五毛钱的奶油雪糕,就算是在农村,估计都不好找了。我在小屋里养了七八天后,又接到了第三个任务。这次的任务有些棘手,要刺杀的人名叫卫少儿。说卫少儿这个名字,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但如果说霍去病他老妈,估计每个人都会点头表示明白。卫少儿原本是平阳公主的侍女,与平阳县小吏霍仲孺私通后,生下的霍去病。卫少儿的妹妹是西汉的皇后卫子夫,弟弟是西汉的将军卫青,儿子更是“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霍去病!她的背景虽然很强大,但却不是让我觉得棘手的根本问题。其根本问题是,丫竟然是身体穿越!而且,据大妈得到的可靠消息说,她已经在西汉生活了很多年,不但低调得令人无所察觉出她就是身体穿越者,而且还生出了大汉的冠军侯——霍去病!这次,她之所以会暴露身份,是为了她的儿子。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骠骑将军霍去病,年仅二十四岁的英年早逝了。身体穿越者卫少儿熟悉历史,知道霍去病难逃一死,但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英年早逝。所以,她开始着手改变历史,想要让霍去病活下去!大妈给的资料不详细,其中并没有提到身体穿越者卫少儿为什么会成为了卫子夫的姐姐。对于这个问题,大妈给的答案是:“网上能搜索到的资料我都可以给你。网络上没有的,那我就无能为力了。”我真想一鞋底抽在她那张皱皱巴巴的老脸上!真想看看能不能从她脸上抽下来几层脸皮?!当然,我也就只敢在心里想想。毕竟大爷的功夫深不可测,我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就断送掉了自己的小命。收拾收拾行囊,我准备上路了。呃……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呢?我拍了拍有些不安的心脏,告诉自己没事儿的。打开大衣柜,换上西汉时期的普通粗布女装。我发现,以柔弱女子的身份出现,更容易降低别人的防备心,从而更容易达成我的目的。将“时空路由器”的降落地点设定在距离卫少儿五千米开外的无人地方。这回,我不想突然出现,杀了人就跑,而是想找个机会和她接触一下,然后再决定要如何去做。一切准备就绪后,我给魏小侯爷发了一个短信,告诉他我要出门拍外景了,大概需要几天时间才会回来。然后,关机,走人。到达西汉时,我凭空出现在阳光明媚的午后,然后望着连绵起伏的群山峻岭开始发呆。妈了个腿的,这是哪里啊?!我向左转,向右转,向前看,向后看,视觉所到之处,皆是此起彼伏的绵延山脉。我纠结了。抿了抿唇,我做出一个十分明智的决定——向东走!当我翻过那座挡在眼前的小山,赫然发现,不远处竟然有一座寺庙!目测一下距离,大概也就五千米。看来,卫少儿正在那座寺庙里烧香拜佛咧。不知道她是不是正在为霍去病求平安符呢?说实话,我挺佩服她的。能在大妈那精确的扫描仪下躲过这么多年,却为了儿子闹得东窗事发,这样的母爱,挺感人的。如果能不杀她,最好。如果她非要改变历史,我也只能下一回黑手了。哎……我加快脚步,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冲进那座寺庙,然后寻个机会将卫少儿堵在一间禅房里,和她好好儿谈一谈。山路很不好走,看似短短的五千米路,却总是走不到头。我怕迟则生变,于是甩开膀子,撒腿开跑。我就像是一只灵活的猴子,在山间穿越,跑得那叫一个畅快琳琳!跑着跑着,我好像绊在了某个较为柔软的东西上面,身子瞬间失去平衡,向前扑去,砰地一声摔倒在地,啃了一嘴的草!我呸呸两口吐出口中的草,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带着好奇重新返回到了将我绊倒的那个东西面前。蹲下,伸手掀开几片大叶子,赫然看见一个直挺挺的男人,就那么紧闭着双眼躺在那里!那个男人身穿一身银灰色的盔甲,脚蹬一双已经看不清颜色的战靴,一头灰扑扑的长发就那么乱糟糟地披散在身后,一张黑不溜丢的脏脸上还蹭了些绿色的叶子汁。他紧闭着双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起来……就像……就像是死了一样!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果然……没有气!我一向奉行小心驶得万年船,于是又摸了摸他的脉搏。这一摸不要紧,我发现他的脉搏已经停止了跳动,但身体还有体温!我蹲在他的身边,歪个脑袋看着他,然后用手拍了怕他的脸,说:“没死就吭一声,死了就算了。”见他没有吭声,我稍微纠结了一下,再次说道:“我觉得你好像没太死透,可以死马当活马医。这样吧,如果我能从你身上翻出一锭金元宝,姐姐我就小小地牺牲一下,给你做一次人工呼吸。”说完,我立刻伸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结果大失所望,别说金元宝了,就连一个铜板儿都没找到!我轻叹一声,十分扼腕地说:“不是我不救你,是我们没有缘分啊。”刚要站起身,就觉得有人在我的后背上踢了一脚,导致我的身体前扑,好巧不巧地扑倒在那个男人的身上,嘴巴触碰到了一片柔软。那个男人瞬间睁开了眼睛,吓得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深邃,黝黑,冰冷,坚韧!就像是两柄被收藏入刀鞘里的宝剑,只等着有朝一日露锋芒,大杀四方!我的身子有些发抖,嘴唇也有些哆嗦,就那么与他对视着,直到确定他不会突然跳起来掐住我的脖子,我这才暂时将心放回到肚子里,然后缓缓地直起腰,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见他仍旧毫无反应,这才狠狠地嘘了一口,骂道:“姑奶奶我好久没吃人肉了,你丫再敢作怪,小心我就地取材,点起火堆烤了你!”说完,想起刚才身后好像有个东西踢了我一脚,立刻吓得我汗毛直立。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回头去看。这一看不要紧,再次吓得我跌坐到了地上。妈妈咪啊,好大一张……马脸!谁能想到,我的身后竟然悄无声息地站着一匹马?!它低着头,与我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然后突然大了一个响鼻,喷了我一脸鼻涕!我愤怒了,狠狠地抹了一把脸后,一个高从地上蹿起,张牙舞爪地跳到马背上,与其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人马对抗赛。我不懂得驯马,但我却知道,要紧紧地缠住它,绝对不能让它将我扔地上去。我用双腿夹着它的腰身,用两只手臂紧紧地抱着它的脖子,但凡它想要将我甩下去,我就会张开嘴巴,狠狠地咬它的后脖子!当我将它的后脖子毛咬秃了好几块之后,它终于消停了下来,垂头丧气地耷拉着脑袋,看样子是委屈至极。我狠狠地吐掉口中的马毛,骂道:“你个牲口,再敢甩我下马,我就割了你的马鞭!”“它是母马。”有个低沉性感的声音说。我猖狂一笑,说:“那就一辈子不让它享受当母马的权利!”说完这话,我微微一愣,随即顺着声音看去,但见那个“已经死掉的男人”正斜倚在树干上,目光炯炯地看着我。我的小心肝颤了又颤儿,身子微微前倾,小声问:“不是诈尸吧?”那名男子只是看着我,不说话。那眼神儿,还别说,真他妈地酷毕了!第九章:倨傲男子(二)我奉送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突然大喝一声“驾!”,策马狂奔而去。那个男人不但被我踩了一脚,还被我从头到脚摸了一遍,却始终装死,不肯说话。我不知道他打得什么注意,所以还是走为上策。像那种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咱惹不起,还躲不起么?事实证明,有些人你还真是躲不起。我这边策马狂奔,他那边撒腿就追。人家也不喊什么“你别跑,停下!”之类的傻话。他就只像一只捕猎的黑豹那样,悄然无声地奔跑,跳跃,追逐……每当我回过头,都能看见他那双黑漆漆的眼眸紧紧地盯着我看,使我产生了一种逃不掉的错觉。好吧。我承认,是直觉。女人的直觉你千万别小瞧,这不,我还没跑出多远,就被他追上,拦住了去路。我看着他一步步地向我走来,动作是那么的轻盈,简直可以说是毫无声音。但是,他每踏出一步,你就会在心里产生一种畏惧感,甚至有种仓皇而逃的冲动。我以为他会一巴掌将我掴下马。但实际上,他只是摸了摸马头,然后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我胯…下的马儿,很温柔地嘶叫了一声后,就那么乖乖地跟在了他的身后,任我是如何拍它的马屁股,它都不肯再次帮我逃跑。我在心里骂了一声“畜生”,然后扬起笑脸,冲着走前前面的那人喊道:“喂,这位……这位大哥,我家中还有急事,就不陪你在山间漫步了。”我勒紧缰绳,跳下大马,刚要转身离开,却看见那个男人一声不响地挡住了我的去路。就这样,我们“含情脉脉”地凝视着彼此,直到一阵微风刮过,我终于轻启朱唇,情真意切道:“大哥,你该洗洗澡了。”在男子愣神儿的当口,我已经快步离开,向着卫少儿所在的寺庙奔去。当我跑到地方,得到的答案却是,那位女施主早已离去。我向小和尚问清了下山的路后,便悻悻然地离开了。下山的路很漫长,我走着走着就饿了。我有些后悔没有背一袋子包子出来,更后悔没有在寺庙里讨要一碗斋饭。眼见着现在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早点儿吃得难比登天。我低垂着脑袋,期待着某只笨兔子能撞到我的脚边。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