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部分阅读_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部分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人甭穿了(全文完结)第2部分阅读
崴档诙弧4舐栉艺庖槐沧樱桓晒裁淳於氐拇笫露褪鞘滞飞嫌心敲窗偈春诺娜嗣樟恕Q就罚愫煤枚胂氚伞!大妈说完这话,并没有在我的眼前消失,而是弯下腰,伸出手,一把抽走了我攥在右手的最后十块钱,揣进了自己的裤兜里,美其名曰:“老了,腿脚不好使了,得打个车回家喽。”我的眼中流露出凄惨的神色,身子前扑,抱住大妈的大腿,嚎叫道:“大妈,你不能将我最后的十块钱也拿走啊!这事儿如果说出去,让我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啊?!”大妈推开我,冲大爷打了个响指,“走!”大爷十分厚待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看似想要安慰我,实则却是将那空空如也的塑料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然后也背着走,跟在大妈的身边,走了。二人迎着晚霞,渐行渐远。风中,飘来二人那饱含深度的话。大爷对大妈说:“你不是说要打车走么?”大妈说:“有那十块钱,干什么不好?打车,浪费!”我忽然有种想要嚎啕大哭的冲动!我到底是遇见了高人,还是遇见了神棍啊?啊!啊!啊!我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坑人的鼻祖了,没想到,今天还真让我遇见了两个完全不要脸的老东西!竟然连坑人鼻祖的钱,也敢坑!其行为,简直令人发指啊!我吸了吸鼻子,从地上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头也不回地向着与二人相反的方向走去。走出大约五十来步之后,我从袖口里掏出一款最新上市的苹果手机,手法利索地拔出手机卡,扔到路边,然后将手机拿在手中把玩着。嘿!你还别说,这新款就是不一样!不但功能全,而且样子就是漂亮!大妈都一把年纪了,拿着这个好东西也是糟蹋了。哎……可惜的是,如果不是大爷上来拍我肩膀一巴掌,我一准儿能从大妈的裤兜里掏回自己的钱。掂量了一下手中的手机,我咧嘴一笑,算了,我就不和大爷大妈一般计较了。这款手机啊,送到贼六那里去,最少能帮我当成新家伙卖出去。初步估计,少不了六千!我一路哼哼着自己改编的《我不做大哥很多年》,渐行渐远,“我不做扒手很多年,我不爱冰冷的床沿。不要逼我动怒,不要逼我下手,哦我会翻脸……”第三章:谁与我生死与共?!(一)我现在住得地方十分特别。它远离闹市的喧哗,位于风景秀丽的郊区。这里有大片的绿化面积和成群的巴洛克风格建筑。住在我周围的邻居,都是非富即贵的有钱人。我所住的房子,在此片小区中,是占地面积最大,最高,最抢眼的一间!按理说,能住在这么高档的小区,我也应该是个有钱人。但实际上,我确实就是个穷痞子。说到这里,你应该猜到我住在什么地方了吧?怎么,还没猜到?如果还没想到,那么我就只能明确地告诉你,我现在居住的地方,正是——锦绣公墓!呵呵,特注,我既不是鬼,也不是这里的守墓人,而是……钉子户!知道什么叫做钉子户么?就是不畏强权,不畏生死,不畏恶势力,勇于和开发商做阶级斗争的人!其实,我爷爷才是正宗的老一辈钉子户。而我,只不过是继承了爷爷的固执,继续守着自己的独家小院而已。我的独家小院坐落在锦绣公墓的正中间,总共占地面积约为二百多平方米。其中包括一间八十多平的房子,和一百二十多平的院子。爷爷在世的时候,那院子里种满了蔬菜。现在,院子里长满了杂草,看起来十分适合拍摄恐怖片。我的房子属于那种老式的结构,勉强算得上是两室一厅一卫吧。大卧室没有门,直接与客厅相通。客厅里摆放着一套老旧的沙发和一套实木餐桌。那套餐桌由一张桌子和六把椅子组成,很结实,是爷爷亲手做的。客厅里还有一台在市面上很难找到的老旧电视,是我用来打发时间的工具。爷爷在世的时候,大屋是爷爷住的,我住在小屋。爷爷去世后,我住在了大屋,小屋则是改成了杂物间。这套房子虽然老旧,但如果放在市里,那就值钱了。即使它坐落在锦绣公墓的院里,也是价值不菲的。眼下,我除了它,一无所有。然而,即使在我饿肚子的时候,我也从未想过要卖掉它。这里,不但是我的家。还见证了爷爷的固执与智慧。想当初,锦绣公墓到这里搞开发,周围的几个邻居都在拿到钱后搬走了。而爷爷却说:“活人凭什么要给死人让地方?两个字,不搬!”断水啊,不要紧,我们家有口井。掐电啊,更不要紧,那走电字儿的东西,忒浪费钱了,关了更省心!至于截煤气管道?呵呵……不好意思,我家还没安装上那么先进的东西,一直都是灌液化气罐地。爷爷的固执让开发商傻了眼,却奈何不了这个干瘪瘦弱的老头子。他们也曾找来地痞流氓恐吓爷爷,爷爷却说:“你们最好动手推我一下,让我这个老头子死了算了。这样,保险公司还能多赔给我家里人一些钱。”由此可见,我的痞子行径,完全遗传至爷爷。后来,锦绣公墓建成后,爷爷就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一边听着喜气的二人转,一边喝着茶水,看着死者家属哭丧。有一次,当一位官员的棺材正要往墓地里下葬时,爷爷的小录音机里正好播放着《猪八戒拱地》。“哧溜溜他拱开了头垄地呀,八戒我这脸上露了笑容。哧溜溜他拱开了两垄地呀,八戒我这心里头真轻松。哧溜溜他拱开了三垄地呀,留着给大嫂种点大葱。哧溜溜他拱开了四垄地呀,栽点地瓜再种点花生啊。哧溜溜他拱开了五垄地呀,拱得八戒鼻子疼啊……”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所谓的黑色幽默,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再后来,开放商找到爷爷,雇佣他为守墓人。每个月给八百块钱,啥活儿都不用干,只要消停一些,别在白天放《猪八戒拱地》,晚上放《秦雪梅吊孝》,就成了。爷爷同意了。以后,白天放《秦雪梅吊孝》,晚上放《猪八戒拱地》,不但照常自娱自乐,还能每个月拿八百块钱。半年前,爷爷去世,我按照他吩咐的,将他的骨灰埋在了后山。爷爷临终之前让我发誓,要祖祖辈辈守在这里,永远都不可以搬走。我发誓要守在这里。因为,这是我的家,唯一的家。现在,我独自一个人住在锦绣公墓里面,每个月都有八百块的收入,小日子倒也逍遥快活。我四周的邻居不是暴发户有钱人,就是位高权重的官员。虽然他们不是人,但我们也算是相处愉快,从未发生过口角。呵呵……很好。魏小侯爷曾经问过我怕不怕鬼?我记得我是这么回答的,“如果有鬼敢吓我,我就抛刨开他的坟,取出他的大腿骨,炖汤喝!”虽说有明文规定,人死后必须火化,但是很多的有钱人,并不喜欢自己在死后变成骨头渣子,所以总能想到办法,将自己完整地土葬。对于他们的这些不想变成骨头渣子的想法,我表示理解。毕竟,有些人生前就是人渣,死后自然不想变成骨头渣子。魏小侯爷听完我的话后,在好长的一段时间里,一看到猪的腿棒骨就吐。其状,惨不忍睹。想到魏小侯爷的那个怂样,我忍不住咧嘴一笑,脚步轻快不少。眼见着即将走到锦绣公墓的门口,眼前却突然窜出五条人影!我脚步微顿,偷偷地瞄眼背后,果然,我的身后又多出了五个条人影,封住了我的去路。一对十,打不过,静观其变。我在快速而冷静地分析了一下彼此的优劣势之后,扬起了漫不经心的笑脸,对堵住我去路的人说:“乔老三,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我的地盘上瞎转悠什么啊?”乔老三一脸横肉,杀气腾腾地说:“元宝,你架子很大啊。我乔老三请你过去喝茶,你竟敢放我鸽子?!不得已,我只好亲自来请你喽。”我这个人向来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于是赔笑道:“喝茶就不必了,我不好那口。你要是有心,就请我吃火锅吧。”第三章:谁与我生死与共?!(二)乔老三见我如此配合,脸色稍缓,抬手就要摸我的脸,“不错,挺上道。”我将头一偏,躲开他那只腥臭的大手。乔老三不悦道:“怎么,不给摸?你真当自己是镶了金边的?我告诉你,我乔老三想要上的人,无论他是男人还是女人,没一个跑得掉!今天,你是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伸手将站在他身边的女人推出,淫笑道,“元宝,你命好,我妹子看中你了。你自个儿选,今天晚上是陪我,还是让我妹妹玩死你?!”乔老三那妹妹叫乔莉,和她哥一样,一脸横肉,是个下作的东西。二人是我们这里出了名的“雌雄淫兽”。我见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也没啥不能说的了,于是挑眉道:“乔老三,你对你妹妹可真够好的啊。我寻思着,你妹妹是不是应该跟你叫爸啊?”乔老三和乔莉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在寻思过味后,气得脸都扭曲变形了。就在我准备动手的当口,一个身影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一步步来到我的面前,瞪着不满的杏眼,埋怨道:“元宝,你怎么总是招猫逗狗的?”我最不想看见的,就是将魏小侯爷扯进这些乱七八糟的破事儿中来!结果,每次打架的时候,几乎都有他。我十分怀疑,他在我的身上装了一个卫星定位仪。事已至此,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顺着魏小侯爷的话说:“这大半夜的,公狗母猫要发情,我有啥办法?难道让我将它们逮住,公狗敲了?母猫缝了?”乔老三和乔莉的脸已经扭曲成了麻花,看起来怪渗人的。魏小侯爷咧嘴一笑,那小样子是如此的天真美好,但出口的话却非常值得人深思。他说:“那就敲了呗。”话音未落,但见魏小侯爷一脚踢出,正中乔老三的裤裆!乔老三那扭成麻花的脸瞬间归位,整个人如同雕刻一般变得静止不动。在魏小侯爷踢出飞脚的同时,我一拳头轰在了乔莉的脸上!在她那杀猪般的嚎叫声中,与魏小侯爷一起拔腿就跑!所谓的心有灵犀,无外乎如此。说实话,我和魏小侯爷的逃跑神功已经练到了九成,奈何敌人拥有一辆二手小面包,不多时便追上了我们,将我俩堵截在了墙角。这个时候,已经不用说什么废话了。拳头,飞脚,你来我往。若不玩命,就得被他们玩死!所幸,乔老三他们觉得对付我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女流氓,是不需要动刀动棍的。所以,今天他们来堵我,并都没带家伙。否则,我命休矣。拳打脚踢中,我和魏小侯爷终究不敌,被按倒在地。我吐掉口中的血水,看向鼻青脸肿的魏小侯爷,见他并没有什么大碍后,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对乔老三说:“乔老三,你丫地一点儿都不懂情调!女人在前面跑,你就在后面追,追到了也不能拳脚相向啊!”乔老三捂住裤裆,呲牙裂嘴地吼道:“臭!你给我他妈地闭嘴!老子今天非干残废你们不可!”乔莉捂着血流不止的鼻子,尖声嚎叫道:“干死她!干死她!”我知道,这个时候必须拖时间,想办法,于是冲着乔莉眨了眨眼睛,说:“莉莉啊,看来你不是真心喜欢姐姐啊。”乔莉气极,踩着高跟鞋,快步走到我身边,照着我的后腰就是一脚!嗷……妈地!痛死我也!乔老三冲着他旁边的一个男人吼道:“妈地!扒了那的裤子,你们轮番上!”魏小侯爷忙扭着身子喊道:“别上她,别上她,她有病!”乔莉一脚踩在魏小侯爷的屁股上,使劲儿捻了捻,喝道:“你骗谁呢?!”魏小侯爷冲着乔莉嫣然一笑,如同小猫般喵喵地叫道:“姐姐,我没病。”我一听这话,就知道魏小侯爷打得什么算盘,当即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魏小侯,你敢?!”魏小侯爷冲着我瞪起了眼睛,吼道:“我怎么不敢?你就是有病!”我这个气啊,当即回吼道:“你他妈地才有病!你有痔疮!”魏小侯爷鼓起了腮帮子,刚要回击,就被乔老三打断了。乔老三吼道:“都他妈给我闭嘴!”随即指挥道,“把那小子的裤子扒了,老子就来看看,他到底有没有痔疮!”眼见着魏小侯爷的裤子被扒掉,我的眼睛瞬间红了!不是因为想要哭,而是因为愤怒!魏小侯爷将脑袋转向一边,不让我看见他此刻的表情。我心如刀绞,恨不得杀人!就在乔老三将那两只腥臭的大手,伸向魏小侯爷的时候,我长腿一扫,将乔莉摔倒在地!紧接着,我挣脱开按住我的两只手,扑到乔莉的身上,脱下她的一只高跟鞋,将那锋利的鞋跟对准乔莉的眼睛,厉声喝道:“放开他!否则我刺穿你妹妹的狗眼!”乔老三没想到我会来这一手,立刻停止了对魏小侯爷的侵犯。第1页结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