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_尝欢掠爱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
    “覃大哥,真的是对不住!你们在讨论事情吗?”黎芷儿一踏入圣殿,就看到覃韬坐在躺椅上头,祈圣则站在覃韬身后,而她所要找的球就在覃韬手中。

    “我和宫主刚谈完事情而已,黎姑娘,好久不见了!”祈圣对黎芷儿露出了一个潇洒的笑容,“你还记得我吗?”他问道。

    “你……”任凭黎芷儿绞尽脑汁,她还是记不得到底曾在哪里见过祈圣。

    “记不起来吗?”

    “很抱歉!我真的是记不起来曾在哪里见过你,但是我若是见过你的话,我一定会有印象的。”她有些懊恼。

    黎芷儿一向认为自己认人的功夫还算不错,虽然不是过目不忘,至少也会有印象,但是现在会对祈圣没有任何印象,真的是让她不解。

    “我想也是。”看到黎芷儿的表情,祈圣一点都不觉得讶异。

    “为什么呢?”

    “因为我见到你的时候你是昏迷的,你对我没有印象也是应该的。”祈圣缓缓的说道。

    当祈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黎芷儿差一点觉得自己要吐血了。

    她是这么认真的想着中自己到底是在哪里见过他,而他到最后竟然告诉她这样的答案,这不是摆明在整她吗?真是太恶劣了。

    “这位公子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耍我!”黎芷儿故意板了个脸说道。

    “叫公子就太客气了,我姓祈,祈圣。”看到黎芷儿的脸色变得难看,祈圣也紧张了,“黎姑娘,你该不会生气了吧?”

    “是啊,气极了!”

    “祈圣,你先下去。”不想见到祈圣与黎芷儿这种打情骂俏的斗嘴样子,覃韬冷冷地开口说道。

    “是的,宫主。”祈圣点了点头,对黎芷儿露出个笑容之后便离去了。

    “覃大哥,很抱歉!我们在踢球玩耍,结果不小心将球踢到圣殿里头了,请你将草球还给我。”黎芷儿的态度十分客气,完全不同于与祈圣相处的样子,这今覃韬看起来碍眼极了。

    其实以黎芷儿的个性来说,她根本很少会表现出很客气的样子,但是一堆宫女对她的交代,她又不能不放在心上,所以就变成这种尴尬的样子。

    “为什么我要将这个还给你?”覃韬问道。

    “覃大哥,这是我的草球,你怎么可以将它给抢过去!”黎芷儿瞪着覃韬说道。

    “我没抢,只是捡到而已。”

    “但那也还是我的东西,你捡到不代表是你的。”

    现在是要比谁比较会说话是吗?好吧,反正她也很久没有和人抬杠了,她就不信会讲轮覃韬。

    “这里是我的地盘,你该知道吧?”覃韬注视着她的面容,发现玩耍过后的她,双颊红润,令她看起来更加的耀眼。

    “是没错。”她点头。“但是你手中的东西却还是我的啊……还是覃大哥你想与我们一起踢球?”

    一定是他想要和她们一起玩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所以才一直不将球还给她的,黎芷儿在心里头想道。

    “和你们一起玩?”笑话,他和她们几个姑娘踢球玩耍?

    “是啊……反正大家一起玩嘛,又没有什么关系!我在黎湘山庄的时候也都是和家丁、婢女一起玩。我知道覃大哥你一定没有和姑娘踢过球,所以有些难为情,不过日子久了,你就会习惯啦!”是啊,第一次总是比较困难的。

    “我不和你们一起玩,你过来这里!”覃韬对黎芷儿招了招手。

    看到覃韬对她招手,黎芷儿有些不解,她皱着眉看他。“过去做什么?”

    “你过来!”覃韬又说了一次。

    听到他再说了这句话,黎芷儿心里就有些害怕了。

    难不成他真的就如同婢女所说的那样吗?心里虽有个小小的声音告诉她,应该是不会吧,但她还是会感觉到惧怕。

    脚步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此刻她连草球也不想要了,那种东西再编就好了,若为了这个惹毛他,真的是太得不偿失了。

    于是她一个利落的转身,就想冲出圣殿,但是手却被覃韬给扣住了。

    “你……”黎芷儿感到很惊讶,她怎么才一转身,他就在她的身旁了。

    覃韬霸气的扣住了黎芷儿的手腕,“怎么看了我就想跑?”他冷言的问道。

    “我没有见到你就跑啊!”他的话对她来说真的是太重了一点,她只是看到时机不对,马上脚底抹油而已,根本就不是看到覃韬就跑啊。

    “那你怎么连草球都不要,就想离开了?”

    他是不想去见黎芷儿没错,但现在是她主动出现在他面前,这对他来说情形又不同了。

    是她自己要踏入他的地盘、他的领域的,与他无关。

    “呃……”黎芷儿讪笑了几声,“覃大哥,你要不要照照铜镜看看你刚才是什么表情,在这样的表情之下,我若没有跑的话,我才是笨蛋呢!”要是被他动手给杀了,那她不是太可怜了吗?

    为了一颗球就葬身在天阙宫,要是被人知道,说不定会被人给笑死呢!

    “我是什么表情?”

    “反正是比你原先的表情,还难看一点就是了。”

    站在圣殿里头,黎芷儿又忍不住的观察起这圣殿的布置了,四根铜柱上分别嵌有大如拳头的夜明珠,颗颗价值连城,就算是夜晚整个圣殿还是十分明亮。

    而圣殿里头除了铜柱及夜明珠之外,还有许多稀奇的古玩,让黎芷儿看的几乎无法移开目光,但是虽然如此,她还是觉得少了些什么,那种感觉就像是她的厢房一般,豪华却少了生气。

    生气!?

    现在,她不想让这个圣殿给她那种讨厌的冰冷感觉,所以她要在这上头花点工夫。

    “是吗?还是你比较习惯与祈圣交谈?”覃韬问话的声音虽然轻柔,但是却掺杂了一些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妒意。

    “覃大哥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说错了吗?”

    “当然错了啊……”

    是咩,不只是错还错到底了,她今日是第一次见到祈圣,怎么会说她比较习惯与祈圣交谈呢?不过要是祈圣愿意带一些新奇的东西给她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看着覃韬手中的草球,她再次问道:“覃大哥,你要不要将草球还给我啊,儿及珠儿她们都还在等我,要是不还的话,那我也得快点回去告诉她们。”

    她可没有忘了自己向儿她们开玩笑的话,说一刻钟要是还没有自这里出去,就是自己已经遭到不测了。

    “你有想过要回去黎湘山庄吗?”覃韬将球扔到了一旁,拉着黎芷儿的手臂就这么坐到一旁的躺椅上,并且半强迫性的让她坐在他的腿上。

    “可以回去吗?”说到黎湘山庄,黎芷儿的双眼都亮了起来。

    来到这儿这么久没回去,她也挺想念家人的,也许她应该回去看看才是。

    “你这么想回去吗?”黎芷儿一听到黎湘山庄时,眼神散发的雀跃光芒是他不愿意看见的,他希望她可以留在天阙宫,永远不要回去。

    “是啊……因为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我待在这里已经十来天了,能玩的也都玩遍了,而且我这么久没有回去,我爹娘一定会很担心我的安危……”黎芷儿低下头说道。

    “是因为没有什么好玩的才想回去?”覃韬轻声的问道,手抚着她的长发。

    “嗯。”

    “那你在这里玩过什么了?我有空可以带你四处去玩。”覃韬这句话一脱口,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他竟然用宠爱的语气和黎芷儿说要带她四处去玩!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第一次是在湖畔时,而第二次是现在。

    他竟然一而再的对她用这种宠爱的语气说话,难道她在他的心里头真的是特别的吗?

    特别!?

    当这个想法窜入他的脑海时,他并未感到厌恶。

    也许,这么宠着她的感觉也不错吧,覃韬在心里想着。

    “真的吗?”

    “是的,那你是不是比较不会那么想家了?”

    “对!”黎芷儿用力的点点头。

    “好吧,有空的时候我就带你去。”

    “真的吗?”黎芷儿兴奋的在他的腿上挪动着,“真的可以吗?覃大哥你不忙吗?”

    “可以。”

    “谢谢你,车大哥你根本就不如外传的那样,其实你这个人只是冷漠了一些而已,不然人还挺好的。”

    真的很好呢,还愿意带她出去玩!

    哪像她那些兄长,都要她吵闹才要带她出去。

    “你觉得我是个好人?”

    第一次有人对他说这种话,虽然整日都处在天阙宫里,但是天阙宫分布的据点及探子这么多,覃韬多少也知道江湖上是怎么传他的,不过他也不怎么在意就是了。

    “是的。”要不是个好人的话,以他的身份地位根本不用与她在这里瞎耗,大可以随随便便找个什么人打发她就好了。

    “为什么这么肯定?你不怕我是为了利用你,将你当成手中的一颗棋子吗?”他轻声的说道。

    覃韬知道黎芷儿不笨,她只是太天真而已,才会这么简简单单就相信一个人,虽然被她完全信赖的感觉很好,但不是每个人都像他这样,不屑去利用一个姑娘家的。

    “覃大哥,你会吗?”听到覃韬的话,黎芷儿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他。

    “你觉得我会吗?”

    “不会!”

    “为什么?”

    “第一、整个武林现在不是我爹爹在作主,我爹爹在江湖上虽然有”定的影响力,但还不是武林盟主。第二、我爹爹一直有当武林盟主的打算,就算我再怎么受宠、他再怎么疼爱我、视我为掌上明珠,但毕竟他的野心太大了,若是利益发生冲突的话,两者取其重,我应该是会被牺牲的那一方。”

    她承认爹是真的很疼爱她,而她娘也母凭女贵的在黎湘山庄有了地位,但是和爹相处十几年了,她怎么可能不了解他的个性呢?

    “你是这么看待你爹的?”覃韬根本就不曾与人这么坐下来谈过事情,现在他发觉这种感觉还挺不错的。

    “是的,而且……”说到这里她的话停顿了下来,那种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在犹豫着,该不该将心里的事告诉覃韬。

    “说!不要将事情藏在心里。”直觉的,覃韬不喜欢黎芷儿有心事瞒着他。

    “好吧……覃大哥你有听过清风道长吗?”她问道。

    “铁口直断的清风吗?”这个人他多少有点耳闻,据传要见他一面是难如登天,就算是散尽家财,也可能没有任何希望,不过那些话他都只是听听而已。

    “是的,在我出生的那一日他到过黎湘山庄说了几句话,我想也是因为他的话,所以造就了我在黎湘山庄那种至高无上的地位吧!”在黎湘山庄里头,就达她几个兄长都得让她几分,甚至连他爹也是。

    覃韬没有出声,手仍是把玩着她乌黑如瀑的发丝,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清风道长说我是福星转世,还要爹爹善待我,否则黎湘山庄在二十年内必亡,反之……”黎芷儿将清风道长的话悉数说给覃韬听。

    “而你的手臂刚好有个月牙形的标志,所以你就是黎湘山庄的福星了?”笑话,只是个装神弄鬼的道长说的话,他覃韬根本就不信这些。

    “是的。”霍地,黎芷儿觉得有一点很奇怪,“覃大哥你怎么知道我有月牙形的胎记?”

    “你那日昏迷,我撕碎你的衣袖见到的。”

    “你——”黎芷儿登时脸上红成一片。

    他……他竟然撕碎了她的衣袖,那除了这个,他还看见了什么吗?她在心里头羞赧地想着。

    黎芷儿的心事全都写在脸上,她不说覃韬也知道她要问什么,而且他一向是很敏锐的人,这些细微的小动作全都逃不过他的眼,“放心,我什么都没看。”

    “咦……”黎芷儿愣了下,“覃大哥……”

    “所以你的意思是指,虽然你是氏清风口中黎湘山庄的福星,可若是在利益冲突之下,你还是会被黎邑霸牺牲掉?”他淡淡的问。

    啧啧……人说虎毒不食子,看来名门正派可是比他们残忍多了。

    “嗯。”

    “既然这样,你就不要回去了,待在这里就行了。”他也不希望她回去。“你喜欢这里吗?”

    “喜欢!”黎芷儿点头。

    “别回去了,我可以让你修书一封,要人快马加鞭的送到黎湘山庄里头。”

    “好。”待在这里的感觉很好,她喜欢这样。

    虽然黎湘山庄上上下下都待她很好,但她总觉得那种好有些太刻意、太不真切了,好到甚至要让她起疑,而且待在这里也不错,她真的喜欢这里呢!

    ? ? ?

    “宫主……”当祈圣一跨入圣殿,赫然发觉圣殿里的布置变了,里头多了许多大大小小插满各种颜色花朵的花瓶,看起来真的是让圣殿多了些生气。

    原本覃韬都是待在圣殿里头,但是他这次却没有在圣殿里看到他,他不禁感到有些纳闷,于是便走出了圣殿寻找,看到一名守卫便问,“宫主呢?”

    “宫主和黎姑娘出去了。”守卫恭敬的回答道。

    “和黎姑娘出去?”祈圣皱起了眉。

    他发现这几次来找宫主,他几乎每次都不在,似乎都和黎芷儿出去了,而他们两人的感情似乎也不错,若是这样发展下去,他倒也乐见其成。

    “宫主有没有说什么时候会回来?”

    “没有!宫主只是交代右护法若有事找他,明日再来。”守卫说道。

    “我了解了。”祈圣点头后离去了。

    ? ? ?

    “覃大哥,你说你这次要带我来看什么?”

    由覃韬带着她在圣殿里头逛就是不一样,因为她每个地方都可以去,原本让儿及珠儿带着,结果遇到很多天阙宫的禁地都没有办法进去。

    现在就不一样了,而且和覃韬一同走着与她们带着她走的感觉差很多,她喜欢这样。

    “看前面。”覃韬搂着黎芷儿,手指着前方不远处,那边是个天然的瀑布,而在瀑布下方有一道彩虹,“这里是我们天阙宫净身的地方。”

    “好美……”当她的视线顺着覃韬的手指往上看之时,她几乎都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那湍急的水流冲泄而下,形成了一道瀑布,而瀑布四周的岩壁似乎又与一般的石头不同,会闪着亮光。

    黎芷儿蹲下了身子,手探了探水温,冰冷的很,登时让她打了个冷颤。“好冷!”

    “嗯……”覃韬点点头,“是很冷没错,我们称这里叫冰泉,一年当中都会有特定的日子要过来这里浸泡冰泉。”他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子啊!”黎芷儿站起了身,转头看着覃韬,发现他似乎在专注的看着她,“覃大哥,你在看什么?”她不解的问道。

    “你喜欢天阙宫吗?”他将她小小的身躯给搂入了怀里,低声的问道。

    “喜欢啊……怎么了?覃大哥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呢?”

    “那你喜欢我吗?”要是不见到黎芷儿、不与她相处的话,他感觉还不会这么的强烈,但是一与她有所交集后,所有的事情似乎就全都不同了。

    他的目光常紧锁着她的身影,根本就没有办法移开,希望她可以随时在他的身旁。

    “喜欢啊……”当她这么一回答,黎芷儿便发觉自己的双颊红了起来,整个小脸就像是火在烧一般,“我喜欢覃大哥……”那种喜欢她也不会分辨,似乎是比喜欢喜鹊、儿她们更加的喜欢。

    “真的?”听到她这么回答,覃韬高兴极了,他紧紧的搂着她。

    黎芷儿感觉到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像快要被他给揉进身体里了。

    “覃大哥、车大哥……我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她困难地说道。

    “嗯!”覃韬闻言放开了她,看着一池的冰泉,“你想不想下去浸泡看看?”

    “可以吗?”

    “可以。”

    虽然覃韬说她可以下去浸泡冰泉她十分高兴,但是一想到得在覃韬的面前解下外衣,她实在是做不到。

    “可是我……”

    “你怎么了?”覃韬看到她低下头,将视线移到她身上所穿的衣服,他就知道她在顾忌些什么了,“你是不想在我面前解开衣裳吗?”“嗯……”她羞赧的点点头。

    “这里就只有我和你而已,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他的大手抚过了她的小脸,看着她美丽的脸庞忍不住的低下了头,印上了她嫣红的唇瓣。

    他的舌窜入了她的唇与她的小舌相互交缠,手也在她的身上不停的抚摸着。

    黎芷儿感觉到自己全身热了起来,一股又一股莫名的热力催化着她所有的感官神经,“嗯……覃大哥……”

    “叫我韬!”覃韬霸气的说道,手绕到她的后脑勺轻压住她,避免她避开。

    “嗯……韬……”当他的唇舌离开她的之际,她不停的喘着气。

    “喜欢这样吗?”覃韬的唇舌移到了她的小耳垂不停的舔弄、吸吮着。

    “啊……嗯……嗯……”黎芷儿的口中发出了无意识的呻吟声,他的举动让她的耳根一阵发麻,甚至还觉得有些发热。

    那种又热又麻的感觉,她从来就没有过,几乎要让她站不住,要不是覃韬扶着她的话,她相信自己此刻已跌坐在地。

    “这样舒服吗?”他的唇舌移到她的耳后,灵巧的舌头不停的在那里轻逗着。

    当那湿热的舌尖轻划过她敏感的肌肤,她几乎要尖叫出声。

    她的小手紧抓着覃韬的衣襟,在他的挑逗下不停的呻吟着。

    就这么的逗弄着她,覃韬发觉这似乎也是在凌迟自己,对自己的自制力向来有把握的他,这次竟然失控了。

    他的大手拉开了她的腰带,手窜入了她的中衣里头,在她的身子上游移抚摸。

    “啊……嗯……”那大手的轻抚揉捏,让她不禁发出了类似疼痛却又似欢愉的呻吟声。

    她的小手连忙覆住了他的手,阻止他大手的进占,“不……韬……”

    “为什么不?”他的唇舌由她的耳根往下移去,在她白皙的颈项上不停的吮咬着,大手也扯去了她的外衣。

    “啊……嗯嗯……啊……”黎芷儿全身虚软无力的偎在覃韬怀里,眼神迷蒙的看着他。

    当她洁白的肌肤及姣好的身段在覃韬面前完全呈现之时,他的呼吸声显得越来越浓重。

    “你好美……”

    “韬……”当肌肤碰触到冰冷空气的刹那,黎芷儿的理智重回到她的脑袋里。

    她害怕的望着他,并环顾着四周,深怕有人会来到这个地方。

    “怕吗?”

    “嗯……”黎芷儿不停的点头。

    “这里不会有人来的,你放心好了。”将她身上的衣物完全褪去,他打横的抱起她,一步步的靠近冰泉,“刚下水的时候会有些不适应。”他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入冰泉里头,随后也脱下了外衣,踏入里头。

    当她全身坐在冰泉内时,沁寒的水温几乎要让她全身结冻了,黎芷儿不停的打着冷颤。

    “好冷……覃大哥,这里好冷……”她虽被覃韬给搂在怀里,却还是感觉到蚀骨寒冷。

    “等一下就不会了。”覃韬掬起了一些水,由她的肌肤上头往下浇淋。

    一滴滴的水由她的肩部缓缓下滑之时,她全身开始颤栗起来。

    “这座冰泉的奇妙功效就在这里,你只要放轻松,不消一刻钟全身就会暖和起来。”

    “真的吗?”黎芷儿虽然有些不信,但还是听话的放轻松、闭上眼。

    果然,没多久,就如同覃韬所说的,这冰泉的温度开始慢慢上升,已经不似刚才那么冰冷了。

    “覃大哥,你说的没错,已经不冷了呢!”而且这样的水温刚好,让她觉得很温暖。

    身子才暖和了一些,黎芷儿就开始贪玩了,她的手挥到了水面下,然后掬起了水泼向覃韬。

    对于她这种小孩子脾气的心性,覃韬也只是扬了扬眉,什么都没有说。

    黎芷儿怀疑的看着覃韬,发觉他没什么反应,就更加的调皮了。

    她的手不停的掬满水,往覃韬的身上泼去,起初覃韬也觉得无所谓,但是当她的动作一直持续时,覃韬便抓住了她,“你很皮唷……”

    听到覃韬说出这四个字,黎芷儿的笑容只是更加的灿烂。

    “是啊、是啊、我最爱玩了。”看到他这样,黎芷儿也觉得很高兴,因为他看起来多了一点“人性”,而不是像以前那样皮笑向不笑的。

    她喜欢看他这一面,这样才不会让她感觉他是难以亲近的。

    “最爱玩吗?”覃韬扬起了眉,细薄的唇瓣扬起了一抹邪恶的笑容。

    “是啊、是啊!”黎芷儿不怕死的用力点着头,“我都是这么玩的。”

    “你若是喜欢,我就陪你玩吧!只不过不是那种小孩子玩的小把戏。”覃韬的话语才落,他的头便低了下来,再度覆上了她的唇,舌头与她的相互嬉戏、交缠着。

    “啊……嗯……”她的小手紧攀着他的颈项,眼神也微眯了起来。“韬……”

    他的唇不停的在她的唇瓣上吸吮着,汲取她口中的蜜津。

    “啊……不……”黎芷儿的小手不停的抗拒着,但是却被覃韬以单手给扣住了。

    “是你自己挑起的,你没有权利拒绝。”

    “啊……啊……”

    “这样舒服吗?”他的手放开了扣住她的手,双手盈握住她浑圆的xiōng脯,在那上头不停的施加压力。

    “痛……痛……”她难受的摇晃着头,长发在水波上划出了一圈又一圈的弧度。

    “习惯就不会痛了。”他的手缓缓的往下移,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轻划了几下,看到她全身不停的颤抖之后,朝她的双腿间移去。

    “啊……不……”

    黎芷儿害怕的夹紧了双腿,阻止他进一步的进犯。

    覃韬只是微笑的将她给抱起来,让她坐在岸边,然后轻轻的推倒她。

    “啊……不……不要……”

    “为什么不要?”他黝暗的眼眸则是紧紧的看着黎芷儿的反应。

    黎芷儿反射性的想阖上自己的双腿,却被他的大手拉得更开。

    “不准阖上。”

    “可是……可是……”她害怕的说不出话来了。

    他原本就没有打算在这个地方要她,只是她在他的身旁,让他的欲望勃发,忍不住的情况下,才会在这里爱抚黎芷儿。

    这里,不是他要她的好地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