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_尝欢掠爱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章
    “黎姑娘,我叫儿,是来这里伺候你的。”

    一名年约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身着粉红色的罗裙出现在黎芷儿的厢房里头,而正专心玩着蛐蛐儿的黎芷儿一见到有个小姑娘到来,连忙站起身。

    “你叫儿吗?”黎芷儿兴奋的说。

    原本以为她是得绝望了!

    因为自从那日见到覃韬后,也三、四天过去了,这几天覃韬没有再来看过她,除了晚上沐浴更衣时,会有仆妇扛着浴桶出现之外,根本没有半个人会理她。

    不……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她还是见不到半个人影。

    “呃……是、是的!”儿连忙的点点头,见到有人这么亲切,儿有些吓到了。

    在天阙宫里头,每个人几乎都是战战兢兢的。

    他们只须管好自己的事,其他的就全都不用管,免得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小命给送掉了。

    “怎么了?你不要这么害怕啊……还是我吓着你了呢?”

    一见到这个服侍自己的小姑娘这么诚惶诚恐的,黎芷儿也跟着不安起来了。

    “你不要这么的紧张嘛,放轻松一点……”

    “我……黎姑娘我……”

    黎芷儿走到了儿的身旁,牵着她的手走坐到了案桌前,“坐啊!”

    “是、是的。”

    “你说你叫儿是不是?”黎芷儿再次问道,“我们聊聊可以吗?”

    “可……可以,可是我不知道要和黎姑娘聊些什么?”

    她们在天阙宫,一向只须做事就行了,不需要太多话,若是太多话,就得小心自己的人头落地。

    “聊些什么?”对啊,这可考倒她了,她要和这个小姑娘聊些什么呢?“不然这样好了,就聊聊这个地方。你告诉我这里是哪里,我们先从这里聊起。”也好,这是她最需要知道的一点,她总得知道这里是哪里吧!

    “这里啊……”儿有些害怕的左右张望着。

    “怎么了?你的样子怎么好像在担心什么似的,有什么事吗?你不用这么担心的。”黎芷儿连忙安抚着儿。

    “黎姑娘,其实在这里是不能乱说话的。”儿小心翼翼的回道,她的声音压得很小声,就怕被其他人给听儿了。

    “为什么?”黎芷儿不解的问道。

    “黎姑娘你有听过‘天阙宫’吗?”

    “天阙宫?”黎芷儿听到了儿的话,整个眉头都皱了起来,“我如果没有听错,儿你是在告诉我这里是天阙宫吗?”

    关于天阙宫的事情,她也曾经听她几个兄长及爹爹提起,但是他们所提及的,不外乎天阙宫是多么十恶不赦的邪魔歪道,是一个神秘极了的邪教组织。

    她二哥黎允武甚至还告诉她,天阙宫的主人覃韬是个嗜血之人!

    据说他喜欢吃生肉、喝人血,若是一个不留意得罪了他,他会拿刀子活生生的将对方身上的肉一片片的刨下来,然后在对方的身上挖个孔、插上一根细竹筒引血到桶里头饮用……

    她那时听到这些话还觉得十分恐惧,但是现在一知道这里是天阙宫,而她见到的覃韬即是天阙宫的主人时,她就不再骇怕,也觉得应该不是这么回事。

    虽然她和覃韬不熟,他看起来也很邪气没错,但是她直觉的就是相信他,她不信他真的会吃人肉、喝人血。

    “是的。”儿点点头。

    “可是若这里是天阙宫,那我怎么会在这里呢?天阙宫不是武林中最神秘的一个组织吗?”

    而且上次江湖豪杰到他们黎湘山庄开武林大会时,她走到大厅里去,还听到各大名门正派有意要联合起来剿平天阙宫。

    “是这样没错,小的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姑娘你是被左护法给带回来的。”儿诚惶诚恐的回道。

    “左护法?那又是谁啊?”这里的一切都给她好混乱的感觉。

    “就是第一名妓苏姑娘啊!”

    “啊?”听到苏诗是天阙宫的左护法,其实黎芷儿并没有太过讶异,只是愣了一下,“苏诗是天阙宫的左护法?”

    “嗯,小的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她在天阙宫待十二年了,打从出生就在天阙宫里头,但是对于天阙宫这复杂又精密的组织,她还是不怎么了解。

    而且她在天阙宫的地位就像是下等人一般,有什么事情他们这些奴仆根本就不会知道,他们一向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

    “谢谢。”

    从儿的眼神当中,黎芷儿可以知道儿并没有骗她,要是儿有意要骗她,根本就没有必要和她说这么多。

    “不客气。”

    “你们宫主真的会吃人肉、喝人血吗?”虽然她不太信二哥的话,但她还是忍不住想问一下。

    “吃人肉、喝人血!?”儿愣了下,“黎姑娘你为何这么说呢?我们宫主是有点残忍没错,但他不会做这种事的。”

    “这就好。”那她就放心了,最起码若是真的不小心葬身在这里的话,也不用让人将身上的肉一片片的刮下来。

    “怎么了?是不是黎姑娘你听到外头的人说我们天阙宫什么了?那些全都是骗人的。”儿连忙说道,“像右护法人就很好,常常教我念书、习字什么的,他告诉我们天阙宫才不是如外传的那样呢!”

    “我现在相信了。”

    “真的吗?”

    “是啊。”黎芷儿笑着点点头,“要是真如外传的,是个这么恐怖的地方,那怎么可能会有像你这么可爱的姑娘?呵呵……”

    最起码儿给她的感觉就很善良,真正活在残暴的地方的人,是不可能拥有这种个性的。

    听到黎芷儿的话,儿露出了一个腼腆笑容。

    “谢谢黎姑娘,黎姑娘你饿了吗?我去帮你准备晚膳,”

    儿从案桌前起身,正准备走出黎芷儿所住的厢房之际,却被她给握住了手。

    “我还不饿,如果你不是很忙的话,就陪我去院子里头抓几只蛐蛐儿来逗逗吧!我今天抓的这两只都挺大的,不过似乎怎么逗都逗不太起来的样子,我想再找几只来逗。”

    是啊,她每日都是这么的无聊,无聊到只能关在厢房里头逗蛐蛐儿,差一点要疯了。

    “呃……什么叫逗蛐蛐儿?”儿不解的问道。

    “喏,你看好!就是这样。”黎芷儿拿了根芦草然后逗弄着两只蛐蛐儿,“这样你懂了吗?”

    “懂。”她点点头。

    “那你来玩玩看,学学怎么逗蛐蛐儿吧!”黎芷儿将芦草递给了儿。

    “真的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喏,拿着吧……”

    ? ? ?

    四、五天没见到黎芷儿了,覃韬对于黎芷儿在天阙宫里头的一切事情,全都是由右护法祈圣口里听来的。

    他得知黎芷儿在儿一到她身旁后,便整日在宫里头玩耍,儿甚至还找了许多婢女与她们一同玩耍,是以在黎芷儿所住的院落里,每日都是欢笑声不断。

    “宫主,这是各地的探子所打听到的情报。”祈圣递上了一封密函给覃韬。

    覃韬随意的看了那封密函几眼后,便叫祈圣拆了它,“你念给我听就行了!”

    他坐在躺椅上头,前襟敞开,一旁坐了三、四名姑娘服侍着。

    “是的。”祈圣点点头,取回了密函,拆了它。

    “宫主,据小的调查,黎湘山庄真的有位千金名唤黎芷儿,她在黎湘山庄不管事,庄里头大大小小皆非常疼爱她,现下黎姑娘已失踪数日,黎湘山庄为此几乎要人仰马翻了,庄主黎邑霸甚至提出悬赏,只要知道黎姑娘下落的就赏金千两……”

    “看来黎芷儿被我们请过来,似乎是意料之外的事吧?”覃韬冷笑着。

    “是的。”祈圣温文的笑着,他点了点头。“这样的话,我们大可以放心黎姑娘不是混进天阙宫里头当奸细的。”

    “你以为我怕她混进来当奸细吗?”

    覃韬漫不经心的表情,让人看不清他隐身于这张yīn邪脸庞之下的真正想法。

    “属下当然不是这个意思。”祈圣急忙说道。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他对身旁的姑娘弹了弹手指,美艳的姑娘立即送上已经剥好皮的鲜美葡萄。

    突地,圣殿的外头传来了吵杂声,让覃韬的眼睛眯了起来。

    见到覃韬不悦的脸色,祈圣连忙开口:“属下去看看外头发生了什么事情!”

    “嗯。”

    就在祈圣还没踏出圣殿之时,一颗用竹草编制而成的草球就这么滚入了圣殿里,还滚到了覃韬的身旁。

    覃韬弯下身,将那颗草球拿在一手把玩着,另一手则是朝几名姑娘挥了下,众姑娘看到他的手势之后,躬身完便退下。

    “宫主……”

    祈圣想接过覃韬手中的草球,但是他却没有意思要将球给他,仍是拿在手中把玩着。

    “你觉得这会是谁的杰作?”覃韬的嘴角弯出了一个弧度问道。

    那拉开的薄唇,似笑非笑的,将他全身yīn邪的气质表露无遗。

    “相信宫主你也知道是谁的杰作,这种事为何还问小的呢?”祈圣也露出了个笑容。

    看覃韬的表情及举动,他可以判断他的心情还不恶。

    “说的好!那你觉得等会儿来捡这颗草球的人会是谁?”覃韬再次的明知故问。

    虽然几天没有见到黎芷儿了,但他的脑海里偶尔会浮现她的身影。

    不想去见她是因为不愿让她干扰他的情绪,他自小接受的教导是不允许他做出这样的事情。

    虽然是这样,但她那甜甜的笑靥在他闭上眼的时刻,还是会清晰的呈现。

    “宫主,这你可真考倒我了,那容许祈圣问一句,你希望会是谁来捡这颗草球?”

    一句话,祈圣便道破了覃韬的心思,覃韬不怒反笑了。

    “你这是在问我话吗?右护法?”

    “属下不敢!”

    “不敢就莫再提,知道吗?”覃韬的话语虽然轻柔,但是警告的意味却十分的浓厚。

    “是!”祈圣点头,退到一旁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轻巧的足音由远而近的传入了众人耳朵里头,没多久一个小小的身影也映入了两人的眼帘。

    一见到那个娇小身影,覃韬坐起身,手中仍是握着那颗草球。

    ? ? ?

    “儿,你看这回怎么办啊,你将球踢到圣殿里头去了,若宫主怪罪下来的话,我们的小命都会不保的。”

    与黎芷儿及儿一同踢球的几名宫女,一见到儿将球结踢入了圣殿,冷汗就开始由额际冒出来了。

    而将草球踢入圣殿的儿则是快要哭出来了,她小小的个子站在原地焦急的不停打转着,眼眶则是蓄满了泪水,显然是真的惊吓过度了。

    看到这个情形,黎芷儿有些不忍。

    “儿,只不过是球滚到圣殿里头而已,大不了就到圣殿里头将球给拿出来,这样不就好了吗?”她走到了儿的身旁安慰着她。

    “可是宫主的脾气向来yīn晴不定,谁将球给踢入圣殿谁就去捡,我们不敢去!”

    几个宫女全都吓死了,就怕覃韬一生起气来,连她们几个无辜的人都得人头落地。

    “黎姑娘……”儿抱着黎芷儿不停的哭泣。

    “不过是一颗草球咩,你们不要将覃大哥的心眼想的这么的小嘛,我去捡球可以了吧,别再这么责骂儿了。”黎芷儿说道。

    为了一颗草球,就要人的一条命?

    那也真的是太恐怖了吧!

    “可是黎姑娘,我们宫主脾气很……”

    宫女儿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黎芷儿给打断了。

    “很如何?我之前就见过他了啊,他也没有朝我发过什么脾气,有什么好怕的。”

    黎芷儿可不像她们几个小宫女一般,她根本不觉得有啥恐怖的,只要覃韬没有吃人肉、喝人血的癖好,那她都不怕。

    反正,她现在头顶着覃韬的天、脚踩着覃韬的地,她知道只要他看她不顺眼,一只手指头就可以将她给捏死了,不过,他又没说看她不顺眼,所以她也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可是我们宫主真的……”儿忍不住的还是开口提醒黎芷儿。

    “儿,我知道你现在是担心我,但是你也不用将你们宫主想的就像是豺狼虎豹一般,还是你要代替我去将草球给捡回来?”知道儿自己也吓的要死,黎芷儿故意说道。

    “不……黎姑娘,你就行行好,别吓我们几个了。”

    儿一听到黎芷儿的话,脸色登时大变,说话也开始结巴了起来,那仓皇的神情就像是又受到更大的惊吓般。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你就别吓我了好吗?让我心平气和的去和覃大哥赔个不是,将球给要回来。”黎芷儿笑着说道。

    “那黎姑娘你千万要小心,别和我们宫主起冲突,说话的态度要好一些,否则我们宫主会动怒的。”

    “知道、知道。”黎芷儿不停的点着头,“从刚才被你们几个这么耳提面命下来,我怎么可能会不记得你们宫主的脾气很坏呢?就算他很好,我也会小心翼翼的注意自己说辞的。”她玩笑似的说道。

    “那就好!”听到黎芷儿这种半开玩笑、半带着保证的话,大家才都放下心来。

    “你们几个就在这里等我吧,从这里到圣殿还不近呢!儿你的腿力真的是不错,可以将草球给踢到这么远的地方去,你们就等我一刻钟吧,若是一刻钟之内我还没有出来的话,那你们几个别忘了快点拔腿就跑,因为我可能遭受到你们残忍宫主的毒手了。”黎芷儿突然用认真的语气说道。

    她那认真的话让几个人倏地全都安静了下来,“黎姑娘……”

    “我开玩笑的……哈哈哈……”在发出了几声爆笑后,她踩着轻快的脚步离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