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_尝欢掠爱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
    “好华丽的画舫啊……”看到张灯结彩的大红画舫停在河畔时,黎芷儿有些傻眼了。

    在打发喜鹊之后,她一个人就这么慢慢的走着、看着,一遇到什么新奇的东西就停下来把玩一番,等走到画舫之时,太阳都已经下山了。

    夜色暗了,若不是在这里等待的人有人提着灯笼的话,根本就看不清前方的路。

    “好多人唷……”黎芷儿兴奋的说道,再瞧瞧一旁穿着锦衣玉袍的几个男子,一看就知道是富家公子,想必是特地来一睹名妓苏诗倾国容颜的。

    “小哥,你是第一次来吗?”站在离她最近的一名男子问道。

    “是啊……据闻天下第一名妓苏诗长的倾城倾国,我就是来看看她到底美到什么地步,有没有比我家里头的那几个妾还漂亮。”黎芷儿随口胡诌着。

    她哪有什么妾啊,她所指的是她二娘、三娘。

    由于她娘貌不惊人,所以她爹爹再娶的二娘、三娘都是当今数一、数二的大美人,二十年过去,虽然是老了,但还是风韵犹存。

    “这位小哥,原来你娶妾了啊?娶了几个啊?”一旁的几个男子好奇的问道。

    “不多啦……”黎芷儿低下头来数着,“二十几个而已。”她将黎湘山庄里头上上下下的丫环全都加起来,差不多就是这个数目了。一听到黎芷儿说她有二十几个妾,所有人一片哗然。

    没想到他长的瘦瘦小小的,但是却“能力过人”。

    “小哥,你这样行吗?”有人暧昧的问道。

    “行?”不懂对方在问什么,她直觉的反应就是用力的点头,“当然行了,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呢?”

    “可是二十几个妾要如何摆平呢?小哥你这样身体不会太过虚弱吗?”对方窃笑着。

    “笑话!”黎芷儿板起了脸,“让我娶来了,就得乖乖的听本大爷的话,若太过骄纵,本大爷就将她给休了,哪来这么多话可以让她说。”

    她的脸昂得半天高,虽然对这种论调她不是很能接受,但是,现在她是处于一堆男子的包围中,当然得说几句中听的话了。

    她这个人什么都不会,就是这张嘴巳厉害,说话最甜了。

    “真的吗?”众男子羡慕的问道,“这个小哥你还真的是很有福气,那苏姑娘就让给我们好了。”

    “不成、不成。”黎芷儿拿着扇子拍了拍手,摇头拒绝,“我大老远的跑来这里,就是要见苏姑娘一面,怎么能无功而返呢?好歹也要让本大爷亲她一个,这样本大爷才甘心啊!哈哈……”说到这里她还故意露出一副色狼的脸。

    “这……也对啦!呵呵……”

    “不过,这艘画舫虽大,但我们有这么多人,这样谁先谁后啊?”黎芷儿看了众人一眼问道。

    “这我们也不晓得,听说苏姑娘不是每个人想见就可以见到的,还要苏姑娘看的顺眼才行。”

    “这样啊……”也不过是个青楼女子,这么大的排场啊!“那各位大哥若是无缘见到苏姑娘的话,这可怎么着?”

    “所以了,见不到苏姑娘这朵名花,也可与画舫内的姑娘同欢啊,据说里头的每个姑娘都美如天仙……”其中一名男子答道,边说还边搓着自己的双手,口水就像要滴下来一般。

    “这位大哥你等不及了是吗?”黎芷儿取笑道。

    “是啊!谁不想早一点见到苏姑娘呢?”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发出了声音,“别吵了、别吵了,画舫里有人出来放桥了。”

    “放桥?”好奇怪,那是什么鬼东东啊……不过,她今夜要是没有见到苏诗的话,她黎芷儿三个字就倒过来写,她发誓。

    “黎芷儿一变“儿芷黎”?天……难听死了,为了不想让自己的名字真的倒过来写,她更加坚定了自己一定要见到苏诗姑娘本人的决心。

    “小哥,你到底是不是‘性情中人’啊,怎么可能连这个都不晓得?流连在花丛间的每个人都知道,苏姑娘有一个习惯,就是画舫停在河畔后,时间1到,她就会命人放桥,让众人可以踩着红桥而过,而苏姑娘同时也在里头看着,看哪位公子是她所属意的,这样就有机会可以看到她了。”

    好麻烦啊……听到对方的话,她的小脸皱了起来,怎么这么多规矩啊……

    更奇怪的是,这么多的规矩,这一大票的人竟然还每个都乖乖遵守!

    好吧,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她也照做好了,免得被人围殴。

    “真是对不住了,这位大哥!在下一时没想起这些。”

    “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嘛!想见到苏姑娘一定得将所有的规矩全都搞懂,不然可是会被踹下画舫的。”

    “踹下画舫?”这可有趣了,不守规矩的人还得被踹下画舫喝几口水?真是有趣极了,她对苏诗越来越感兴趣了。

    “是啊,先前就有人因为想强行见到苏姑娘,而被一旁的人给踹了下去。”一旁的人立刻接话。

    可是,青楼的姑娘一旁有武功高强的护卫不是很奇怪吗?

    嘿……她真的得弄懂这些,才不要让这些人这么装神弄鬼下去呢,

    “原来是这样。不过这样一来才刺激啊,令大伙儿更想见到苏姑娘不是吗?”

    黎芷儿说的这句话可真是说到了大伙儿的心坎里头去了,众人皆是一阵窃笑。

    “小哥,这种事大家就心照不宣了……”

    “是啊,那大家得互相勉励,看看谁能见到那位名满天下的苏姑娘了。”

    “小哥你说的是……”

    ? ? ?

    登上了画舫,黎芷儿才发现这艘画舫上头的姑娘都极美,虽然还未能比得上她,但是却也胜过一般的姑娘三分。

    突地,一名姑娘出现在她的身旁。

    “姑娘有事吗?”黎芷儿不解的看着她拿着一只金钗交给了她。

    “公子,请收下,这是我们苏姑娘送公子的。”

    “这样啊……”她发现众人全都用欣羡的目光看着她,“那我收下好了。”

    奇怪,她都已经收下了,怎么这位小姑娘还不走呢?

    “公子请随我来,我们苏姑娘想见你。”

    原来不是对方奇怪啊,是自己雀屏中选了还不知道,

    黎芷儿骨碌碌的双眼转了一圈,然后跟着送金钗的小姑娘,一起走入了一个厢房里头。

    “苏姑娘就在里头。”

    “好。”她跨入了厢房里,看到一名姑娘正低着头抚琴,“这位应该就是名满天下的苏诗苏姑娘了是吗?”她笑咪咪的说道。

    对于能见到第一名妓,她心里头可是乐呆了,她打算回到黎湘山庄之后,再同二哥炫耀这件事。

    “是的,公子请坐。”苏诗微微的欠身,并且掀开了自己的面纱。

    当一张倾城倾国的脸在黎芷儿眼前展现时,她也不禁看呆了。

    真的好美,而且美的好艳,同为姑娘家的她都会被她的容貌所迷住,更何况是一般的富家公子。

    难怪有人会为了她一掷千金,因为她真的是值得。

    “苏姑娘果然是貌若牡丹、犹赛天仙啊!”她坐着说道。

    “公子过奖了。”苏诗帮黎芷儿倒了杯酒,“公子请用。”

    “谢谢,我自己来就行了。”完了、完了,是酒耶……这可怎么办才好!

    黎芷儿从小就不碰酒,因为只要沾上一丁点,她就会昏昏沉沉的睡去。

    “奴家为公子弹一首曲子可好?”

    “好。”

    苏诗听到黎芷儿说好,便一边弹起了古筝,一边用轻柔的嗓音唱着小曲。

    曲毕,只见到黎芷儿不停的拍着手,“好歌艺,真是好歌艺。”

    “谢谢公子的夸奖,还未请教公子的大名?”苏诗娇柔的笑道,会选上他,她自己也感到奇怪,只隐约的感觉他应该不像一般来寻欢作乐的男子而已。

    “我姓黎。”

    黎?一听到姓黎,苏诗的脑海中倏地闪过了黎湘山庄的黎邑霸,有可能是他的儿子吗?

    “是啊……”黎芷儿笑咪咪的,“黎湘山庄的黎邑霸是我爹,我是黎湘山庄的四少爷,黎止。”

    一听到黎湘山庄的四少爷,苏诗立刻警戒了起来,她露出了微笑,“原来是黎湘山庄的四少爷。”

    “是啊,今日耳闻苏姑娘的画舫将在此地停留,便想来见苏姑娘一面,在下能见到苏姑娘真是感到万分荣幸。”

    “黎公子你言重了,要是奴家知道在岸边等待的人是黎公子,又岂会让黎公子在外头等候?”她端起了酒杯,“奴家敬你一杯。”

    “这……”黎芷儿看着案桌上的酒杯,眉头深锁着,“在下不胜酒力。”

    “既然黎公子不胜酒力,那奴家也就不勉强了,但就一杯好吗?当给奴家一个面子。”

    “这个样子啊……”既然她都这么说了,不将这杯酒喝下去,似乎真的是很不给面子。

    她勉为其难的点点头,端起酒杯轻啜了口,烈酒即刻让她感到有些热辣,热流在脑中作祟。

    “公子,你没事吧?”见着了黎芷儿满脸通红,苏诗问道。

    “没事、没事,我只要一沾到酒就是这样,不打紧的。”她摇了摇手。

    “那就好,奴家就放心了。”

    岂料这句“没事”才一说完,黎芷儿便趴在案桌上沉沉睡去。

    看到这个情形苏诗感到讶异极了,原本她还在想要如何将他带回天阙宫,但现在看来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她得为自己先前的办事不力将功折罪才行,否则难保宫主在震怒之下,不会将她贬为舵主。

    轻拍了手,几个大汉由暗门走出来,“小心的将他带回天阙宫,他是黎湘山庄的四公子黎止。”

    “是的,左护法。”他们拿了个麻袋,将黎芷儿小小的身躯装入里头,轻易的扛起。“属下先告辞了。”

    “嗯。”苏诗点了点头。

    扛着麻袋的男子,趁着众人皆沉迷于声色当中,悄声离去。

    ? ? ?

    圣殿

    覃韬坐在卧榻上,看着手下扛着麻袋走了进来,“这是什么?”

    “回宫主的话,这是左护法所拿下的黎湘山庄四公子。”

    “黎湘山庄四公子?”覃韬眼睛眯了起来,“苏诗将黎邑霸的四子给绑来给我?”有趣,他也知道苏诗极力的在讨好他,深怕触怒了他。

    但是她的作为却是他不屑做的。

    他覃韬有必要去绑一个黎湘山庄的四公子吗?真是笑话!

    “是的。”

    “退下!”

    当圣殿里只剩他与右护法祈圣之时,他要祈圣动手解开麻布袋。

    没想到黎芷儿的发髻散了,霎时,一张清丽无比的娇颜呈现在两人面前。

    “好美……啧啧……”祈圣在见到黎芷儿绝美的脸蛋时,忍不住赞叹出声。

    纵使黎芷儿现在处于熟睡的状态,但以她甜美的睡容,任谁也猜得到,她张开双眼之后,拥有的会是如何灵动的一双眸子。

    听到祈圣的话,覃韬缓缓的转过头。

    黎芷儿那张无邪的睡颜立时触动了覃韬冰冷的心,他注视了她良久,才缓缓地移开了脸。

    “宫主觉得是左护法美,还是这位黎湘山庄的四公子美?”祈圣蹲下身,手按住了黎芷儿的下颚,“原本只听说黎湘山庄的四公子黎止俊美无俦,没想到竟会美到这种程度,若是宋玉在世,也许可以比比看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男长女相。”

    “男长女相吗?哼!”

    “怎么?宫主我说错了吗?”祈圣不以为自己的话有任何的错。

    “不只错,还错的离谱。”覃韬嗤道,“将她抱起来。”

    她一看就知道是个姑娘家,怎么可能是什么黎湘山庄的四公子?

    真是可笑,难道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骗得过他?

    祈圣依言将黎芷儿抱了起来,她柔若无骨的轻盈身子及身上那股淡淡的芬芳,让祈圣不得不佩服自己的主子。

    只须瞧上这么一眼就能辨出男女,真是厉害。

    就连左护法都不能辨识出黎止是个姑娘家,而他们主子竟然办到了。

    要是苏诗知道她带给宫主的根本不是什么黎湘山庄的四公子,而是个千金,岂不呕死!

    一想到这个情形,祈圣就不禁感到有些莞尔,嘴角也不禁勾起了个笑容。

    “笑什么?”覃韬冷冷的问道。

    “只是在想,左护法要是知道她送了个姑娘给宫主,会有什么表情而已。”

    “你希望见到她有什么表情?”覃韬走到了一旁,拆下了一旁的兰花,“你以为她在我的面前能有什么表情?”他冷笑。

    就算是他视之如左右手的左护法,只要她蹄越了该守的分际,下场就如这朵兰花一般,他的眼会连眨也不眨一下的便折下它。

    在他覃韬眼中,人命就如同蝼蚁一般,他要他生、他就生,反正,他若是看不顺眼,一指即可送他升天。

    “宫主,这一点我当然知道,只是人总会好奇。”

    “好奇?”覃韬走近了黎芷儿的身旁,端详着她的容貌,“啧……倾城倾国。”

    这一句话虽是覃韬随口所说,可祈圣跟在他身旁这么久,虽然他的个性不易捉摸,但是祈圣多少还可以抓住其中所透露出来的讯息。

    宫主的意思是说,对黎家的千金有意思吗?那可真是有趣极了!

    而且,又是在他们宫主有意思想将中原武林的势力各个击破、一一瓦解之际。

    以他那残忍、嗜血、做事只依自己喜好的个性来说,他真的很好奇,宫主会怎么做?

    “是长的倾城倾国,只是不知有没有赛过当年的昭君……”

    听到祈圣的话,覃韬大笑,“呵……昭君是客死异乡,你认为她的命运也会同王墙一般吗?”

    “这……属下不知。”

    “不知?”覃韬扬眉。“有什么事情是你这个军师不知的?”

    “像这种问题我就不知道了,而且会不会同昭君一般的命运,不是由我来决定的,而是……”祈圣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

    “而是什么?”知道祈圣会说什么,覃韬轻声问道。

    越仔细端详她的五官,他愈加觉得她清丽不可方物。

    苏诗是艳,而她不同。

    比起苏诗,她更加的吸引他!

    “取决在宫主的手上。”

    “说得好!我一向就喜爱将人命玩弄在手中,我要她是王嫱,她就会是王嫱;要她是我的爱妾,她的命运就会胜过王婶。跟着我的女人毋须再去取悦别的男人,就算是我死了也是一样。”话语一落,他伸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撕下了她的衣袖。

    衣袖一撕开,露出了她白皙的臂膀,而令人感觉到醒目的是她手臂上那如豆子般大小的嫣红。

    守宫砂!

    看到这颗守宫砂之时,他嘴角的笑意渐渐加深,但眼底却仍是覆着一层冰霜。

    “宫主……”

    “找间厢房让她休息。”

    “是!”

    ? ? ?

    黎芷儿感觉到全身酸疼,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映入眼底的,却是自己陌生的一切,她揉了揉双眼,然后缓缓坐起。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

    她看着这间厢房里头的布置,确定这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地方,而是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她皱着眉头,回想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她记得……她一杯黄汤下肚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其实黎芷儿知道她的酒量不算是差,她只是很少喝酒而已,若是”杯黄汤下肚,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的话,那就代表酒有问题。

    被人下药了吗?黎芷儿心里头起了个疑问。

    该死的!她怎么会忘了注意这么一层呢?她有些懊恼的想着。

    仔细回想着人画舫的一切,似乎是从她无意间透露出她是黎湘山庄的四公子后,才会被人给下药的。

    她真的是太不小心了。

    坐起身,她下了床榻,发现这厢房里头的布置精致极了,几乎所有的一切全都是用水晶制成的,而一旁的一个大花瓶则是前朝的古董。

    这间房子的主人一定大有来头,黎芷儿跨出了内室,走出了花厅,看到蜿蜒的回廊及美丽的人工造景,当下就喜欢上这个地方了。

    花木扶疏、小桥流水,一旁还种植了几株柳树,就算是他们黎湘山庄恐怕也没有这么大手笔。

    走到了湖畔,她蹲下身子看着湖里头逍遥自在游着的鱼,她的视线开始左右的转动着。

    “好!没人!”一发现没人,她美丽的唇办扬起了一抹笑容。

    姑已不论她在哪里,有道是“既来之、则安之”,她决定在这里玩上一段时间,顺便等拥有这里的主人自动现身。

    她去找了一根树枝,然后找到了线,缠绑后即坐在湖畔钓起鱼来了。

    说也奇怪,不晓得是她的运气好还是怎么样,她坐没多久,几条鱼就这么接连让她给钓上了,让她忍不住在心里头骂这些鱼笨,要不是她没有要将它们给烤来吃的打算,现在她早准备要升火了……

    突然间,一阵极为轻缓的脚步声由她身后传来。

    虽然黎芷儿的武功造诣不怎么样,但好歹也练过,知道是有人来了,她没有转过头,仅是仔细的用耳朵听着,判断对方至少还离她有二十尺的距离吧!

    就在她这么想之际,对方出声了。

    “这里好玩吗?”

    他的声音着实吓着了黎芷儿,她怎么想也没想到,对方竟然只在她的身后而已。

    黎芷儿告诉自己要镇定,她缓缓的转过了身,注视着对方。

    当一张俊美、yīn邪的脸映入她的眼帘时,她被深深震慑住了。

    他……好俊美,俊美的不似一般人,而且浑身散发出yīn柔邪气,只消看一眼心魂就会被摄去。

    忍不住的,她伸出手想摸摸看对方是不是真人,但才一出手便被对方给格开了。

    从她一走出厢房,覃韬就知道了。

    他一直站在离这里几十尺的地方,将自己隐身于树丛后注视着她,观看她打算在他的天阙宫里头做些什么事情,而他没想到……她竟找了根树枝钓鱼……

    她的举动,让他思索了许久,终于忍不住的走到了她的身后。

    “好疼……”没料到他会有这种举动,黎芷儿可怜兮兮的用左手握住被他的手一挥而发红的右手腕,“你怎么这样啊,我又没有做什么事!”

    “没有?”覃韬冷眼的看着她,“哼……若是没有,你伸出手要做什么?”不就是打算趁他不备暗算他吗?

    “我只是想摸摸你而已。”她哀怨的说道。

    她只是对于他那张俊美的不似真人的脸庞感到好奇而已,加上他的穿着也令她感觉到有些奇异,所以才会忍不住想碰碰他,没想到换来的竟然是手腕上的剧痛,他这个人真是太狠了。

    “想摸我?”覃韬眯起了眼。

    哼……没有任何女人可以这么做,就算是她也不例外。

    “是啊,借我摸一下可以吗?”虽然她的右手腕已经受了重伤,她还是忍不住的想摸摸看。

    “可以。”

    “真的吗?”黎芷儿兴奋的张大了眼,“那我要摸了唷……”

    正当她打算再次伸出手之时,覃韬接下来的话让她的手顿时停在半空中。

    “代价是你的一双玉手。”覃韬的眼眨也不眨地,说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话。

    “要我的手?”黎芷儿愣了下。

    她只是摸一下他的脸而已,这样就要她的一双手,他这个人也太嗜血了吧?

    要是她就这么失去了她的一双手,那代价也真的是太大了点!

    “是。”

    覃韬不经意的眼光扫过了她。

    果然如他所料的,这双眼睁开后,是多么的晶灿动人,就像充满了过人的热力一般,与他是全然不同的。

    她与他,就像是光与黑一般,她的明亮明显的区分出他们两人的差异。

    “可不可以不要我的手?”黎芷儿咬紧下唇,眼神还是忍不住朝他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庞望去。

    也不是她爱这么乱摸、乱碰的,她还是第一次有这个冲动,想去摸一个男子的脸。

    虽然她在黎湘山庄一直以来都十分的随意、十分的自在,也没有人会管她,但是基于自小的教导,她也知道一个大姑娘家对一个男子有这种举动是逾矩了,可她就是忍不住嘛。

    他那一头黑发不羁的散乱在身后,俊美的脸带着邪气,而一双单凤眼将他的脸衬托得更加出色,直挺的鼻梁及细薄的唇,是那么的完美。

    而他身上穿了一件黑色滚金边的袍子,敞开的襟口及上头用金线所绣出的蛟龙,让他更加显得落拓不羁,就算是看过各路美男子的黎芷儿也会忍不住呆滞。

    “那你拿什么来换?”

    “拿什么啊……”他的话让黎芷儿开始努力的思考着。

    她可以拿什么来换呢?

    手换手指头?这不成吧!还不是一样会见血!

    不然这样好了……嘿嘿,她真的是想到方法了。

    “想到了没?”

    她多变的表情既活泼又逗趣,让覃韬就这么紧紧的将视线定在她身上,无法移开……

    她很美,不似苏诗那冶艳的美,也不是那种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美,而是浑身散发着活力、生气的美,而在他拥有的无数美人里,没有一个像她这样的。

    “想到了。”黎芷儿点点头。

    “拿什么来换?”他好奇她到底会拿出什么。

    “这个……”只见黎芷儿从身上东摸摸、西找找,一下子就找到了一个玉佩。

    那个玉佩呈圆形状,中间有个方形的洞,正面刻了“吉祥如意”四个大字,背面则是刻了“天佑芷儿”。

    毫不考虑的,她将手中的玉佩递给了覃韬。

    “喀……就是这个了,你别看这么小小一块,它可是值不少银两的,当然了!我会交给你就是要给你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将这个拿去当铺当掉。”

    这块玉佩是她十岁时,清风道长过门拜访时送给她的,对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覃韬伸手接过了玉佩,晶莹剔透的玉石一看就知道是块上好的玉,而仔细一瞧,便可发现这块玉佩在夜晚还会隐隐透出亮光。

    当他将玉佩翻过来看到背面的字时,他便知道她的闺名了。

    “你叫芷儿?”

    “是啊!”黎芷儿点点头,虽然不认识覃韬,但直觉的,就将他当成好人。

    “我是黎湘山庄的千金,黎芷儿。”说到这里她还对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甜甜的笑容。

    “黎芷儿?我知道了。”

    “对!”她更加用力的点点头,注视着他,看起来就像是在巳望什么一般。

    “看什么?”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啊!我既然告诉你我的名字,你就应该礼尚往来的也告诉我你的名字才对,因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朋友?”覃韬啐了声,“我不需要那种东西。”

    笑话,在天阙宫里头,多的是见到他得下跪叩首的人。

    更何况他做事向来只凭自己的喜好,要不是名门正派先犯到他,要不是他在等时机成熟准备击破各大帮派,他是不会与他们有什么瓜葛的。

    覃韬自小就被教导要做没有任何的“七情六欲”的人,一切只以血腥杀戮为主,根本就不需要任何朋友,那对他来说是多余的。

    所以黎芷儿的话只让他觉得“可笑”而已!

    “你不需要朋友?哈哈哈……”黎芷儿就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大笑出声,“怎么可能?每个人都需要朋友的,像我啊,我就最喜欢交朋友了,就连我的婢女喜鹊都是我的好朋友呢!”

    是啊,没有朋友的人太孤单了!

    “那是你,不要将每个人都和你混为一谈。”覃韬冷言道。

    “不要这样嘛,反正你也没有朋友,不然这样好了,我当你的第一个朋友,好不好?你觉得怎么样?”黎芷儿兴奋的说道。

    “不需要。”

    “你别说不需要,你一定会需要的,只是你还没有察觉到而已。”黎芷儿仍旧不死心的劝说,要她死、竹简直比登天还难。

    看到黎芷儿这种触怒他的举动,覃韬大可一根手指就将黎芷儿的小命结束掉,但他却没有这么做。

    个性yīn柔、残暴的他,向来是不允许有人在他面前放肆的,但是今日却让黎芷儿在他面前持虎须,他对她似乎是太过于宽容了。

    才第二次见面,他甚至还让她在他面前说这些话,他自己也感到十分不解。

    “你给我住嘴!”

    “为什么?我为什么不能说话呢?”黎芷儿毫不畏惧地往前走近一步,小脸在覃韬的面前摇晃着。

    “每个人都可以说话的啊,为什么我不行?”

    笑话!她怎么可能不能说话呢?她可是黎湘山庄里头的宝贝呢!她不仅要说,还要说的比覃韬大声。

    “注意你的行为!”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若是你还想留下一条小命的话。”覃韬的眼神眯了起来。

    “我的小命当然要留下来啊,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黎芷儿又将话题拉回。

    她还是很“坚持”的想知道他到底叫什么名字,毕竟他可以算得上是在这个地方第一个与她说话的人。

    若是在这里没有什么人可以与她聊聊的话,她真的会觉得很乏味、无趣,根本就没有办法再待在这个地方。

    “覃韬。”

    “叫覃韬啊。”不错耶,他有进步了!竟然愿意告诉她他的本名。

    “嗯。”覃韬点点头。

    “那我要叫你什么比较好呢?叫阿韬好,还是覃大哥好?”

    为了这一点,她又有些烦恼了。

    基本上,看他的样子最少也比她大上七、八岁,那这样的话,叫阿韬似乎是有些不礼貌,也许叫覃大哥还合适一些。

    “这样好了,我就叫你覃大哥,你觉得如何?”好不容易心里头有了决定,黎芷儿觉得高兴极了。

    “随便你。”

    “你不要这么说嘛,好像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呢!”

    叫覃大哥不是很亲切吗?他怎么一副似乎是很委屈的样子呢?黎芷儿左瞧瞧、右看看,她还是觉得没有什么可以让覃韬好委屈的啊!

    “你说够了没?”

    “还没。”黎芷儿一派认真的摇头,“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问你。对了!你是这间山庄的什么人?你们是请我来作客的吗?咦……也不对,我应该是被下药然后带过来的,所以应该不是来作客而是被绑来的啊!”

    “我是这间山庄的什么人?”哼,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天阙宫被她说得像名不见经传的小山庄一样,让覃韬心里头有些不悦。

    “对啊,你是这里的守卫吗?”黎芷儿的小头颅又忍不住开始左右张望着。

    “我怎么在这里都没有看到半个人呢?怎么好像空空的……”

    是啊,她好歹也清醒了一、两个时辰了,竟然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看到,顶多也只看到覃韬一个人而已,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人经过这个地方了。

    “守卫?我看起来像吗?”覃韬对黎芷儿的话感觉到有些嗤之以鼻。

    “是不像啦!”黎芷儿仔细的思考着,“以你的外表、长相、穿着来看,你是没有半点像守卫的样子,但是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是不是这里的守卫呢?说不定你们这里的守卫就穿这样子呢!”

    是啊,她说的也没错啊,她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耶,人生地不熟的,她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啊……

    不过,说真的!他的样子真的不像是守卫,因为他浑身散发出的那种气势,倒蛮有王者之风的。

    “我不是这里的守卫,你需要有守卫在这里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有人在这里的话,感觉就不会这么奇怪了。”

    是啊……感觉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冷冰冰的,像来到了千年冰窖一般。

    “你要女婢服侍吗?”

    哼,她难道不知道自己是阶下囚吗?竟然还这么的大胆!也许她是打算分散他的注意力;也许黎湘山庄早就知道苏诗化身为第一名妓刺探情报的事情,所以故意让黎芷儿中计,再将计就计的让黎芷儿“直捣龙穴”?

    哼……若是这样的话,那他覃韬也只能说他们的如意算盘打的真是太好了。

    要在他的身旁玩花样、耍把戏,最好一次就成功,否则他可是会将他们身上的肉一片片削下来配酒的。

    “女婢?”不错耶,来这里还有女婢服侍她,似乎也很好。

    “是。”

    “你要派几个女婢给我?”

    “你要很多吗?”他反问。

    “不用吧,其实我也很少在使唤婢女,我只想找一、两个人陪我聊聊天而已。”说到这里,她的声音止住了,认真的看着覃韬,“你们这里是谁管事的?”

    “有什么事情?”不知道她又在玩什么把戏,覃韬一双黝黑的眸子黯了下来。

    “我想直接找你们管事的谈。”

    “和我说就行。”

    看他那个样子是真的有点像下决策的人,“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可以请问一下,我还要在这个地方待多久?喜鹊还在等我耶!”

    是啊,要是不赶快回去的话,喜鹊身上的皮就会被剥掉一层,由喜鹊变成烤小鸟了。

    “你想走!?”他的地方怎么可能,任人就这么随随便便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不是想走,只是想知道要在这里待多久而已,至少也要让我知道我在这里会住多久吧!”

    “是吗?”

    “不是吗?快告诉我,我得在这里住多久吧!”

    她真的是急着想知道答案!

    “到我高兴为止。”是的,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得听他的命令行事。

    “到你高兴为止?这是什么意思?”黎芷儿真的不解,为何覃韬会说这种话。

    “我就是这里的主人,覃韬。”覃韬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的真正身份。

    闻言,黎芷儿只是愕然的直盯着他,说不出一句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