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_尝欢掠爱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
    “宫主,属下探查到黎姑娘在哪儿了!”祈圣疾行入天阙宫里。经过半年的整治,原本焦黑一片的天阙宫现在就如同半年前一般这么的金碧辉煌,甚至更加的壮观。

    “在哪,快说!”覃韬的眼神眯了起来,想起了半年前的那个夜晚,他就不禁紧握成拳,手指关节还发出了咯咯的声响。

    火,几乎烧毁了天阙宫的一切,所谓的名门正派联合围剿他这个“邪魔歪道”,让天阙宫气数几乎尽了。

    而他竟然还怀疑这些全都是她的杰作,直到黎允武那把锐利的剑刺向他,而她推开了他,在他的眼前被利剑给刺穿过了身子……

    在她口吐鲜血昏厥过去的瞬间,她还开口要他快逃,他才知道错怪了她。

    费尽了心思,他半年来一直找人追查她的下落,但是黎湘山庄似乎将黎芷儿给藏起来了,让他连找都找不着,好不容易今日祈圣终于查到她的下落了。

    “可是……”

    “可是什么?”

    “黎姑娘似乎不太记得属下了。”祈圣的用字十分婉转,在盛怒的覃韬面前,他根本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她会记得我的!”覃韬自信满满的回道。

    黎芷儿记不得祈圣,一定会记得他的,因为他是她用生命去爱的人,他记得她告诉过他,她会用自己的一切来爱他!

    “这……恐怕……”

    “恐怕什么?”

    “宫主,属下还是带您去看吧!”

    ? ? ?

    “这里吗?”

    当覃韬的眼望进了这杂草丛生,似乎早已没人居住的地方时,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她怎么可能在这里?这里已荒芜成一片了,而且只要有黎芷儿在的地方,就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记得她常告诉她,他的寝宫太过于冰冷了,看起来压根就没什么人气……为此,她还亲自到花园摘了许多花来帮他装饰寝宫,因为她觉得这样才有一些生气。

    而现在……这里的一切,在他眼中所看到的一切,不应该是这样的。

    “是的!”

    “芷儿不会在这里的。”

    “宫主,你错了!黎姑娘就在这里,当初黎邑霸就是将她送到这里,还让两个道姑看守着她。”

    “是吗?”覃韬注视着不远处的小茅屋,“那芷儿是住在里头吗?”

    “是。”

    覃韬迈开了脚步,缓缓的走到了茅屋旁。

    透过窗子,他见着了案桌上放着几碟小菜,但味道却难闻无比,他站在这都已嗅闻到了,一看便晓得那些饭菜早已经馊掉了,而他惦记的人儿则是捧着一个碗,一头乌黑的长发早已被剪的凌乱不堪,头上还插着几朵野花。

    “芷……”覃韬看到这个情形,心痛的就像是有人拿着利刃在剜割着一般,难受无比。

    砰的一声,碗打破了,一旁穿着道袍的女尼一见到这个情形,便一巴掌掴向了她。

    顿时,她那张没什么血色的脸上浮起了一个鲜明的红手印。

    “不……不要打我……不要……不要……”她小小的身子不停的往床榻里头缩,无神的大眼中净是恐惧及无助。

    “哼!要不是收了你爹的银两,我们才不要来照顾你这个疯子!”另一名道姑用脚大力地踹着黎芷儿。

    “是啊,谁不知道黎邑霸将女儿送来时,黎芷儿早就昏厥过去了!据说是失忆草的药下太重了,而且他们还要人拿了她腹部的一块肉……”

    “呵呵……是啊,这可是黎湘山庄的耻辱,黎庄主可是尽力要掩盖住这个事实呢!”

    “反正我们也收了他的银两,只好帮他照顾这个失心疯的女儿了。”道姑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破碗及发馊的饭,“给我吃下去!”

    “不……不要……”黎芷儿不停的摇着头,恐惧的看着她们,“饭……臭臭,我……我不要……”

    “要照顾你这个疯子我们已经很勉强了,你竟然还敢嫌我们的饭,我叫你吃,你就给我吃下去!”说完,道姑拿着馊饭便往黎芷儿的口中硬塞。

    “唔……不……唔……”黎芷儿不停的挥舞着小手、摇着头,企图挥开那两个道姑。

    “小贱人,你竟然敢反抗!”

    她动手又给了黎芷儿一个耳光,打得黎芷儿的嘴角泛出了血丝。

    “宫主……”祈圣看到这个情形已经不忍心再看下去了,他望向站在他身旁一言不发的覃韬。“是不是要——”

    覃韬依旧一动也不动,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幕,脑海中浮现道姑的话——

    是啊,谁不知道黎巴霸将女儿送来时,黎芷儿早就昏厥过去了!据说是失忆草的药下太重了,而且他们还要人拿了她腹部的一块肉……

    要照顾你这个疯子我已经很勉强了,你竟然还敢嫌我们的饭,我叫你吃,你就给我吃下去!

    霍地——

    “你们两个该死,黎湘山庄的人我也会让他们一个都不留!”覃韬冷冷的开口说道。

    如鬼魅的冰冷音调惊动了两个道姑,两人将视线望向声音来源,这才发觉离她们几尺处,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两个陌生男子。

    “你……你们是什么人?”两个道姑见着了杀气腾腾,俊美却带着七分邪气的覃韬,全都说不出话来。

    他……她们刚才转头之时,他还在茅草屋外头的,而现在竟然已经在她们两人面前了。

    “要你们命的人,呵……敢这么对待我的女人,你们两个是死定了。”

    “你……你们要做什么?”她们两人瑟缩在一旁发着抖。“我们只是照顾她而已……”

    “有什么话你们两个就去和阎王说吧!”说完,眨眼间,覃韬已弹出了两颗如红豆大的小石子,分别印在两人的眉心,“就当我好心,让我送你们一程吧……”他冷笑着。

    两人在被小石子击中眉心之时,全身颤抖了下,随后缓缓的倒下,嘴角淌出了鲜血。

    看到这种情形,黎芷儿似乎也受到了惊吓,只见她放声的大叫、大喊着。

    “啊……不要……不要过来……韬……韬……”她不停的叫着覃韬的名字,那样子看起来就像是溺水之人想找到一块浮木一般。

    “芷儿,我来接你了。”覃韬走到她的面前,却发觉她越来越往床榻内缩去,“你不记得我了吗?”他痛彻心肺的问道。

    “不……不要……”黎芷儿仍是不停的摇着头,“韬……”

    覃韬沉痛的闭上了眼,手点了黎芷儿的穴道。

    “睡吧,等你醒来后,你就什么事情都会忘了。”

    黎芷儿闭上了眼,覃韬抱着她走出了茅屋。

    ? ? ?

    火正在黎湘山庄里头熊熊的燃烧着,在一夕之间黎湘山庄的男子皆死在残忍至极的刀法之下。

    黎邑霸一家全躺在黎湘山庄的大厅里,一旁则是瑟缩着黎湘山庄的几名女眷,没有人敢对眼前这几十个黑衣人说什么,她们只是不停的发着抖。

    “谁是黎姑娘的娘亲?”一名黑衣人突然问道,他的目光扫过了一群女眷,看到一个苍老的身影站起了身子。

    经过半年了,章绣娘显得苍老了许多,她因为思念黎芷儿成疾,也因话内疚及自责,身子已经越来越差了。

    “我就是……”她有气无力的说。

    “我是天阙宫的右护法祈圣。”祈圣拉下了覆面的布巾,一张俊逸的脸庞在众人面前呈现出来。

    一听到是天阙宫,喜鹊从最角落的地方爬了出来。

    “你们是天阙宫的人吗?那你们知道小姐在哪里吗?我是喜鹊啊……从小与小姐一同长大的喜鹊,我好想见小姐啊……”她隐隐啜泣着。

    那日当黎理商要将失忆草的菜汁灌入黎芷儿的口中时,她曾在一旁奋力阻止,要求他们不要这么做,但却无用,且也因为这逾矩的举动,让她挨了二十大板,但是她不后悔啊……

    在挨了板子后,她从黎芷儿的厢房外爬进去,怎料只见着了疯疯癫癫的黎芷儿。

    她不知道庄主及少爷们究竟对小姐下了多重的毒手,她惟一能做的就是抱着黎芷儿痛哭。

    没多久……她最钟爱的小姐便被送到了道观,至今她也有半年没见到小姐了。

    “只要你们可以让我见小姐一面,喜鹊就算死,也心甘情愿啊……”说到这里,她已泪流满面了。

    “你是黎姑娘的女婢吗?”

    “是的!”喜鹊不停的拭着泪水,并且猛点着头。

    “将她带过来。”祈圣向一旁的黑衣人命令道,“其余的人将黎湘山庄所有的金银财宝送给穷人,至于这些人,除了黎湘山庄的长工、仆妇外,凡与黎邑霸有关的全都送到青楼去!”

    “不!”几名姨太太听到祈圣的话后皆频频求饶,害怕的直摇着头,“不要啊……”

    “这是你们对待我们夫人的代价,至于夫人的娘亲,我们宫主准备了一座院落,让你在那儿安养天年。”这些事全都是覃韬交代的,他只是照办而已。

    “我……我可以知道……芷儿现在好吗?”章绣娘一提及黎芷儿,眼眶忍不住泛出泪光。

    “夫人因为失忆草的药量下得太重,疯了!”

    ? ? ?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为什么往外头跑,那里没有蝴蝶啊。”喜鹊连忙跟在黎芷儿的身后追着。

    跟着祈圣回到天阙宫后,喜鹊便开始了照顾黎芷儿的工作。

    她头发乱了就帮她梳理,脸脏了就帮她擦拭……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喜鹊感到心酸极了。

    “有啊……有啊……我有看到蝴蝶耶,蝴蝶飞飞飞……外头有花……韬喜欢花……”黎芷儿的头上插了几朵花,长发如同黑瀑般披散在她的身后。

    “可是宫主现在不在啊,还是我们等宫主回来之后,再摘花给宫主,这样好吗?”

    “韬吗?”黎芷儿无神的双眼看着喜鹊,“韬回来了吗?”

    “宫主还没有回……”喜鹊还没有说完,就看到黎芷儿站起身,朝不远处飞奔而去。“小姐小心啊!”喜鹊看到这种情形,连忙跟着站起身追上黎芷儿。

    “韬、韬你回来了……韬……”一见到覃韬,黎芷儿就扑进他怀里。

    覃韬的眼底满是温柔,伸手搂住了她的腰,宠怜的问道:“你今日做了什么了?”

    覃韬完全不因黎芷儿已经疯癫而不理会她,反倒更加的疼爱她。

    “我……抓蝴蝶……和喜鹊抓蝴蝶……”说到这里黎芷儿拿下了耳旁的那朵山茶花儿,“韬,给你!这样很漂亮……”黎芷儿笑嘻嘻的说道。

    “是很漂亮。”覃韬点点头。

    “抱抱,要抱抱……韬要抱。”黎芷儿伸出了手,而覃韬则是轻易的抱起了她。

    “这样对吗?”他的大手上下移动着,而黎芷儿就如同孩子般开心的笑咧了嘴。

    看到这个情形,喜鹊真的好心酸。

    为什么”个好好的小姐,会被庄主及少爷给折磨成这个样子……酸意在心头不停的翻腾着,她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宫主……”站在一旁的祈圣唤道,“属下派人找到了会治夫人病症的人。”

    “让他进来。”

    这两个月里头,覃韬为了黎芷儿寻遍天下的名医,可每次都失败了,经过这么多次的挫败后,他也看开了,要是黎芷儿一辈子都这样的话,那他就一辈子这样陪着她。

    他与她有的是时间,他可以重新的教导她,让她重新认识他!

    他相信这并不困难,而且,她也只需要记住他就行了。

    像他这两个月来慢慢的教她,她不就已经记得了他就是她口中的韬吗?

    当她开口唤他韬时,对他来说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啊……她一点一滴的在进步了!

    “是的,宫主。”祈圣衔命退了出去。

    没多久一个约莫五十的老翁进入了圣殿,一见到“天阙宫”这三个字,两腿便开始发软。

    据说黎湘山庄上上下下数百条人命,全都是天阙宫所杀,他一想到,就不禁头冒冷汗。

    “覃宫主,老夫略懂一些有关失忆草的医术,若是夫人被下的药不重,那老夫还有六成的把握,可以治好她的病。”大夫小心翼翼的说道。

    “不……韬……不要大夫……芷儿不吃药药……”一见到大夫接近,黎芷儿的身子就猛往覃韬的怀里缩去。“不吃药药……不吃……”

    她猛摇着头,那恐惧的眼神让覃韬感到一阵阵心疼。

    覃韬紧搂着黎芷儿,将她抱上了一旁的躺椅,柔声的诱哄她,“好!不吃药药,只是让大夫看看好吗?”

    “真的吗?”黎芷儿仍是恐惧的看着覃韬,“真的不吃药药吗?”

    “芷儿不相信我吗?”一早韬问道,“你相不相信我?”

    黎芷儿像是在思索什么一样,”会儿低头、一会儿偏头,最后终于笑着点点头,“相信韬,芷儿最喜欢韬了!”

    “所以了,芷儿生病了,就应该要看大夫对吗?”

    他对大夫招了招手,大夫立即毕恭毕敬的走到了黎芷儿的身旁。

    “你看看这病你能不能医?”他淡淡的说。

    其实对于黎芷儿的失忆,覃韬已经不再抱太大的希望了。

    “是的。”大夫连忙点头。

    在帮黎芷儿把脉之后,他又用拇指撑开了她的眼皮细瞧着,最后摇了摇头,叹道:“夫人所中的失忆草的毒真是太深了,恕老夫无能为力,不过虽然我不会解,小足我知道有个人一定能解,就看他愿不愿意拿出那颗由千年灵芝所提炼出来的火红丹药了。只要有那颗丹药的话,虽说夫人的毒可能无法被完全解开,但是最少可以恢复八成的记忆力。”

    “拥有那颗丹药的人是谁?”听到黎芷儿还是能治愈,覃韬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快告诉我,我去找。”

    “并不是老夫在戏耍宫主,只是你们可能也没有办法找到拥有丹药的人。”大夫摇了摇头。

    “为何?我不信天下有我覃韬做不到的事。”覃韬不可一世的说道。

    “覃宫主,话不是这么说的,因为拥有那颗火红丹药的人经年云游四海,要找他真的是难如登天。”大夫边说边背起了药箱。

    “那个人是谁?”草韬问道,“我一定会找出拥有那颗丹药的人。”

    “宫主,因为那颗火红丹药可以治百病,而且世上可能就只有这么一颗哪,就算现在丹药在我的身上,我也狠不下心来割爱啊……”

    是啊,不是他这个大夫心狠,实在是这么珍贵的药材,就算在他身上,他也拿不出来啊……

    “许大夫,你就告诉我们拥有那颗丹药的人是谁,这样不就好了吗?”祈圣笑着。

    “清风道长。现在应该用不着老夫了吧,那老夫先行一步了。”大夫说完之后便告辞了。

    “祈圣,送大夫出去。”没有人带的话,平常人根本无法在天阙宫走动的。

    在送大夫出圣殿之后,祈圣踅了回来,一进殿就看到覃韬的怀里偎靠着黎芷儿,她仿佛玩累了在休息一般。

    “宫主,现在怎么办?真的要找清风道长吗?据闻清风道长来无影去无踪,十分的难寻……”

    “找,一定要找到他!”许大夫的话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他一定要找到氏清风。

    ? ? ?

    小姐,你要到哪里去啊?”喜鹊见到黎芷儿自己走出了天阙宫,也紧跟在她身后。

    说也奇怪,黎芷儿虽然中了失忆草的毒,但是她对天阙宫的五行八卦阵走法却了若指掌,不管怎么走都不会迷路,也不会被困在阵法当中,这一点是最令他们啧啧称奇的。

    “花……有花……芷儿要去摘……”

    黎芷儿不停的往前走着,茫然无神的大眼扫过了一大片的森林,在她看到一个身穿道袍、手拿拂尘、蓄着一脸白胡子的老道长时,她停下脚步。

    “小姐,你不要过去啊!”见着前方有个道士,怕黎芷儿会发生什么危险,喜鹊的脚步也踩得更急了,“等一会儿啊……”

    “你……”黎芷儿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那名老道士,“你是谁?”她偏头问道。

    老道士看了黎芷儿一眼,对她露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这里是天阙宫吗?”

    “天阙宫?”黎芷儿再度偏头想了一会儿,“是……天阙宫……天阙宫……”她笑咪咪的说道。

    “小姑娘,可不可以麻烦你带贫道入天阙宫一趟?”老道士说道。

    “要进天阙宫吗?白胡子公公要进去吗?”黎芷儿指着天阙宫的方向问道。

    “是的。”老道士点点头,“你可以带我进去吗?”

    此时,喜鹊也赶到了,“小姐不行,要是他是个歹人那怎么办,”她将黎芷儿护卫在身后,气喘吁吁的说道。

    喜鹊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老道士,虽说他长得一脸慈眉善目,一看就令人觉得他应该是个好人,但是喜鹊自从黎芷儿变成这个样子之后,她可也是知道要防人了。

    在覃韬的视线之外,保护黎芷儿就变成了她喜鹊的责任了。

    “小姑娘,你此言差矣!”老道士看着喜鹊笑着摇头,“非也、非也……”

    “我管你此言差不差,老道士我告诉你,你若敢对我们家小姐不利的话,天阙宫是不会放过你的!”喜鹊警告的说道。

    “啧啧……小姑娘,你的火气毋须这么大,贫道这次来是因为知道天阙宫在找贫道解失忆草的毒,所以贫道才会不远千里的来到这个地方。”老道士对喜鹊解释道。

    喜鹊听了很是纳闷,但是见到小姐竟不怕生的在老道士身旁转来转去,一点都不害怕,她不禁感到诧异极了。

    一般来说,黎芷儿很少愿意亲近外人,除了覃韬之外,她几乎是看到每个人就躲,更遑论是个陌生人。

    “我们宫主现在是在找人,解我们家小姐所中的失忆草之毒没错。”

    喜鹊仔细的想了下,但是他们贴出布告悬赏的人是……她这才恍然大悟,抬头看着仍是笑容可掬的老道长。

    “难道你是清风道长?”

    他若真的是氏清风,那她不就太失礼了吗?幸亏他没有因为她的出言不逊就离开了。

    “是的,正是贫道。”清风道长抚着白胡子笑道。

    一听到是氏清风,喜鹊连忙跪下,鼻头一酸,“清风道长,刚才喜鹊无礼,希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请您救救我们家小姐吧!”她哭着说道。

    “小姑娘你别这么哭哭啼啼的,有什么事情先带我进天阙宫再说吧,贫道已经在这林子里头走了一个多时辰,但是却始终在原地打转,你赶快扶着你们小姐,我们进去吧!”

    “是的。”

    ? ? ?

    一得知喜鹊找到了清风,覃韬及祈圣连忙赶回天阙宫里头。

    坐在首位上,覃韬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人称铁口直断的老道长。

    “清风道长是吗?”他问道。

    “正是贫道。”清风道长也看了下覃韬,打量这传闻中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覃宫主,幸会。”清风道长朝覃韬点点头。

    “道长请坐。”覃韬走下了首位,说道。

    “谢谢!”他在一旁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贫道知道你找我来,最主要是想解失忆草的毒,而贫道也可以告诉覃宫主,贫道确实有把握可以完全解开这个毒,不过……”

    “不过什么?”覃韬激动的说道,只要可以解开失忆草的毒,他什么都愿意答应。

    “贫道看覃宫主气宇不凡,乃人中之龙,但惟一的缺点就是……戾气太重,贫道希望覃宫主可以戒杀戮,赈贫民。”

    “可以!”毫不犹豫的,覃韬点头应允。“还有吗?”他问道。

    “贫道要知道黎姑娘在你心目中是不是真的那么重要,所以,贫道要你卸下天阙宫宫主的位置。”

    一听到这个要求,覃韬沉默了。

    “宫主,万万不可,你要三思而后行啊……”祈圣着急的说道。

    “若是黎姑娘在你心中真有这么重要的话,那为她舍弃名利,又算得了什么?”清风道长完全不以为自己是给覃韬出了个难题,他仍是一脸笑意。

    “可以!”覃韬沉声说道,“新一任的天阙宫宫主就由祈圣你接任!”

    天阙宫发生了这么多的事,覃韬也倦了,现在他只想要和芷儿安静的过一生。

    他看着祈圣,“天阙宫的一切往后就交给你了。”

    “宫主,这万万不可!”祈圣推拒着,“属下能力不足……”

    “得我信任至此的你,又怎么可能能力不足,我信得过你!祈圣,若你还唤我一声宫主的话,就听我的命令接下天阙宫的一切!”覃韬强势的说道。

    “是。”虽然内心百般的不愿、万分的惶恐,但是听到覃韬这么说,祈圣也只能听命接下新任宫主的职位。

    “十个月后在朱雀大道行交接之礼,三门十二舵的门主及舵主全都得在朱雀大道上出现,见证新任的天阙宫宫主。”覃韬看着清风道长,“还有吗?”

    清风道长笑着摇头,“无权无利,平淡的生活才是最可贵的,我欣赏覃宫主的非人,介贫道将丹药送入黎姑娘的口中之后,还希望覃宫主帮一点忙,输一些内力给黎姑娘,让药效快速的在她体内运行。”

    覃韬点了点头,即领着清风道长,朝黎芷儿的厢房快步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