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_尝欢掠爱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
    覃韬带着黎芷儿到宫里一条守卫森严由水晶铺成的密道里头,才刚踏入,黎芷儿便觉得这里光采耀眼极了,就算是夜晚,这里还是灯火通明。

    “这是哪里啊?”黎芷儿问道。

    黎芷儿真的是爱极了这个地方了,自从到了这里之后,覃韬几乎一有空闲就带着她到处逛,让她每日都觉得很快乐。

    “这里是天阙宫的密道,除了我和祈圣,没有人知道。”因为信任黎芷儿,所以他让黎芷儿知道这里。

    “真的吗?那我不就是第三个知道的?”黎芷儿一听到覃韬的话感到很讶异又很兴奋,“连你们左护法苏诗都不知道吗?”

    “是!”覃韬宠溺的看着她点点头。

    对于黎芷儿他真的是爱恋极了。祈圣是从小与他一同长大的,所以他信任他,至于苏诗虽然是爬到了左护法这个地位,但她太擅长耍手段、心思太过深沉,而且他发现苏诗似乎有了贰心,根本不值得他再信任她。

    “这个密道除了可以通往关外之外,还藏着我们天阙宫的宝藏。”

    “是吗?”黎芷儿眼睛睁得大大的,“有什么宝藏呢?”

    她不是贪图这些宝藏,只是十分好奇天阙宫到底还拥有什么实力,竟然可以这么有把握、有能力来逐鹿中原。

    毕竟和覃韬相处了一段时日,对于他的个性,她也了解了七、八成,他从来不避讳在她的面前谈论天阙宫里头的三门十二舵,而这同时也让她见识到天阙宫的实力。

    她甚至相信,只要是覃韬想要的话,取下武林盟主的地位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只是他做事向来只看自己的心意,人不犯他、他就毋须犯人!

    只是她不解,为何这样的天阙宫,武林各大派竟想围剿它?

    当她将这疑虑告诉覃韬时,覃韬听完只是似笑非笑的告诉她,天阙宫太强大了,名门正派怕无法控制天阙宫,所以才打算联手围剿它。

    “宝藏在这里。”他牵着黎芷儿的手,走到了一旁,仔细叮咛着,“你得跟着我踩步伐知道吗?”他叮咛的说道。

    “知道!”黎芷儿点点头,她发觉覃韬带着她踩过了几个五行障法,那错综复杂的步伐要是只有她一个人肯定是踩不出来的。

    就在踏上了最后一步后——

    “低头!”他的手快速地压下了黎芷儿的头部。

    黎芷儿低下头,数十支染有剧毒的箭由她的头顶上疾射而出,在水晶墙上留下了一些黑印子。

    “这……”黎芷儿吓的说不出话来。

    “这是避免有叛徒闯入,才设下的机关。”他说道。

    “原来如此。”黎芷儿点点头,果然没多久,一面水晶门移动了,几千箱的金银珠宝在她眼前展现。

    “啧啧……天阙宫真的可以算是富可敌国!”她觉得自己压根就没有说错。原本在天阙宫里看到的稀奇古玩,在她们黎湘山庄都见不到了,更遑论是这里的宝藏。

    “喜欢吗?”

    “这……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虽然是这样,但是黎芷儿对这些金银珠宝并没有多大的兴趣,“这里除了这些就没有其他了吗?”她好奇的问道。

    “没有。”覃韬摇着头。

    “没有的话,那我们回去吧!”说完,黎芷儿便想转身离去。

    “你不拿吗?”

    “我为什么要拿?”这是属于天阙宫的,不是她黎芷儿的,而且她对于这些也没兴趣。

    “要是喜欢,你可以拿走。”换成是一般的姑娘早就拿了不少了。

    “这不是我的啊!”

    “是吗?”覃韬搂紧了黎芷儿,“真的不要?”他再次问道,眼神则是紧紧的盯着黎芷儿。

    “不要。”黎芷儿用着澄澈无伪的目光看着他。

    “嫁给我,和我一起留在天阙宫里,为了你,我可以打消逐鹿中原的打算。”覃韬暗哑的说道,双手紧扣着黎芷儿的手臂。“为了你,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终生留在天阙宫里?”听到他的话,她的心里头是雀跃的,只是一想到无法再见到黎湘山庄的人,她就有些淡淡的失落感,但是喜悦的心情终究是冲淡了那种感觉。

    不过,有件事她真的很想知道,“你……覃大哥,你爱我吗?”她结巴的问道。

    “你说呢?”他反问。

    “可是我——”黎芷儿的内心挣扎万分。

    她父兄虽然利用她的成分居大,但是从小也是宠着她、爱着她的。

    在她心里头,她仍是很重视黎湘山庄的一切。

    但,现在她竟然爱上了天阙宫的主人,这个在她父兄眼中就像眼中钉一样的人。

    她闭上眼,想点头答应他的要求,但是又顾及到黎湘山庄……

    两边都是她所爱的,她难两全啊!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真的好为难啊……

    但是,她想和覃韬在一起,她爱他,不愿离开他的身旁,就算是会遭到父兄的斥骂,她也甘愿啊……

    因为她真的在乎他!

    可,要是黎湘山庄真的率人来围剿天阙宫的话,该怎么办?

    两方人马若真的起了冲突,到底要怎么办啊……

    她该怎么做?

    没多久,脑中浮现了答案……

    她宁可对不起黎湘山庄,也不能失去覃韬,她愿选择为他而死!

    “不准你拒绝!要是你敢离开天阙宫的话,哪怕是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要追到你!”

    覃韬虽然没有正面回答黎芷儿的话,但是他霸道的宣誓也算是说明了一切。

    因了解覃韬的个性,黎芷儿霎时觉得xiōng中溢满了感动,一向高高在上的他竟会对她说这些话,真的足够了,也够多了。

    “我愿意此生留在你的身旁,誓死不离开天阙宫一步。”

    “我很高兴听到你说这些话。”覃韬激动的紧搂住黎芷儿。

    “我可以为你而死,相信我。”

    “芷儿,我知道这太委屈你了……”是啊,她这么一个合该生活在阳光下的姑娘,要她与他这么一辈子都待在天阙宫里,真的是太委屈了。

    “不会,我一点也不觉得委屈,在这里我很高兴,而且也很快乐。”

    ? ? ?

    一个月后,天阙宫里张灯结彩,所有人全为了覃韬及黎芷儿的亲事在做准备。

    由于黎芷儿并没有通知黎湘山庄的人来,所以她这方面全由宫里的老仆妇为她打理,而儿及珠儿则是高兴的看着黎芷儿即将要嫁给覃韬。

    “黎姑娘,之后我们都不能这么唤你了,可要唤你宫主夫人了呢!”儿甜笑着。

    “贫嘴的丫头!”黎芷儿娇斥着,她头上披着头盖,就等着喜娘由喜房将她迎出去。

    “宫主夫人,你别这么取笑我们了。”

    没多久,珠儿及喜娘走入了喜房。

    “夫人,喜娘来了。”儿连忙将黎芷儿给扶了起来,让喜娘扶着她走出去。

    原本冷清的圣殿里头,四处都贴上了喜字,同时也挤满了天阙宫的弟兄,及各个支点的副舵主。

    宫主成亲这等大事原是需要十二舵的舵主同时到达天阙宫里祝贺,但是为了安全起见,祈圣传达各个支点派出副舵主,舵主则留守以防各大门派的偷袭。

    “新嫁娘出来了、新嫁娘出来了……”整个天阙宫全都沉浸在办喜事的喜悦当中。

    见到黎芷儿穿着一身大红嫁衣走了出来,覃韬的眼神瞬间放柔了。

    她……他一生中惟一挚爱的女子啊!

    覃韬牵着黎芷儿的手,他们正打算拜堂之时,一阵打斗声由朱雀大道传入,接着大队人马由圣殿的大门涌入,令众人措手不及。

    一听到打斗的声音,覃韬立即将黎芷儿给护在身后,而祈圣则是拔出了剑。

    “你们——”覃韬震怒地眯起了眼,而在圣殿里头的弟兄也全面戒备。

    “芷儿,是爹啊……”为首的人正是黎邑霸。

    听到这个声音,黎芷儿连忙扯下喜帕,看着在场的人,“你们……”

    “爹来救你了!你在这里真是受委屈了。”黎邑霸虚情假意的说道。

    他在看到了黎允武交给他的密函之后,便决定牺牲黎芷儿拿下天阙宫,让所有的名门正派全都臣服在他脚下。

    “爹,我没事啊!你们回去吧!”看到这个情势,黎芷儿也知道这些名门正派是要来围剿天阙宫的,“女儿要留在这里。”

    她坚定的视线扫过天阙宫里头的众人。

    她早就决定要待在这里直至老死了,她话已说出口,这一辈子绝是不会后悔的。

    “芷儿,你在说什么浑话?爹爹已经接到你的密函了啊,要不是你将天阙宫的五行八卦阵画的很清楚的话,我们又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的就找到这个地方呢?”黎邑霸说道。

    “什么五行八卦阵!?”

    不是覃韬不愿相信黎芷儿,是这些事情真的是太巧合了。

    虽然他希望黎芷儿终生留在天阙宫里,但是他曾带她走过朱雀大道外围的五行八卦阵,这令覃韬不得不怀疑黎芷儿了。

    “我不知道……”黎芷儿看着覃韬摇了摇头。

    她不知道啊……她哪有达什么密函给黎湘山庄,她一直以来都是在天阙宫里头。

    “你真的不知道吗?”覃韬冷冷的说道。

    他冰冷的话语,几乎将黎芷儿给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中!

    “相信我!韬……”

    “黎老,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你的千金帮你拿到天阙宫正确的位署图吗?你不是告诉我们,你宣称黎姑娘失踪只是个幌子而已,真正的内情是你安排她进入天阙宫里当探子的。”一旁名门正派的掌门人对黎邑霸产生了质疑。

    “爹,我没有,你为何要这么说!?”看到这里,黎芷儿真的心痛死了,黎邑霸竟然话了他自己的私利打算牺牲她!

    “女儿,你有啊,你忘了吗?”黎邑霸转而看向各路人马斥喝了声,“现在已经到天阙宫了,你们还傻愣愣的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取下覃韬的人头!”

    黎邑霸一声令下,各路人马开始与天阙宫里的人展开厮杀,那刀剑相交的声音以及哀嚎声,让黎芷儿看傻眼了。

    “住手、住手啊——”

    虽然天阙宫里头的人个个武艺高强,但是各大门派的人数众多,双拳难敌四掌啊,双方不停缠斗的结果,天阙宫越来越屈居劣势了。

    眼见一名又一名的天阙宫弟兄在她的面前倒下,黎芷儿只是睁大了双眼,动弹不得。

    “儿、珠儿,带着夫人先走!”祈圣眼见情势危急,连忙的唤道。

    “是。”儿及珠儿立刻护着黎芷儿,打算送她离开,但在她们一转身,便口吐鲜血,瘫倒在地上。

    “儿、珠儿……”黎芷儿蹲下身子,却看到她们两人整个背部划过了刀痕,让她愤恨不已。

    这算什么名门正派,竟然对手无缚**之力的妇孺出手!

    “儿……儿……”她的泪水扑簌簌的流了下来,“你们……”

    儿缓缓的睁开了眼,靠着最后一丝气力,她握紧了黎芷儿的手。

    “夫人,我相信你没有背叛我们……你快逃……”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儿的手无力的垂下。

    突地,不知道是哪来的大火,在天阙宫里蔓延开来,熊熊的燃烧着,眼见天阙宫的弟兄一个个倒下,而覃韬身上也负了许多刀伤,黎芷儿十分的自责。

    她的视线缓缓地移到了覃韬身上,此时覃韬却以嫌恶的眼神回视她。

    “你是我见过最虚伪的女人,而我竟然败在你的手里……哈哈哈……好一堆名门正派啊……”他压下心痛、失望的情绪,放声大笑。

    “不!我没有,覃大哥你要相信我,我没有……”覃韬的每句话都像是在凌迟她一般,她的心就如同针在扎、在刺,眼泪狂肆的奔流。

    “没有?我们天阙宫就要毁在你手中了。”他恨恨的说。

    “你要相信我啊!”

    忽然,站在覃韬身后的黎允武拔出剑,打算暗杀覃韬。

    黎芷儿见着了,不顾一切的推开了他,然后以自己的身子挡住了黎允武的剑,她的手紧握住黎允武的手,不让他将剑给拔出。

    看到这个情形,覃韬原本被愤怒冲昏的脑袋霎时清醒了。

    “芷儿……”他喃喃的唤着。

    “我用生命来……爱你……覃大哥相信我,我……没有出卖天阙宫……你们快走……”黎芷儿不停的吐着气,困难的说出每个字,而在她说话的同时,口中也不停的冒出鲜血。

    “芷儿……”

    她嘴角流下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视线,覃韬无法相信她就要在他的面前香消玉殒了,她是他一生中最钟爱的人儿啊……

    看着她紧紧的抓住黎允武的手,他几乎无法呼吸了。

    “祈大哥快带覃大哥走,走啊!”她费尽全力地喊道。

    “我不走!”

    “夫人……”祈圣朝黎芷儿点点头,丢下了几颗烟雾弹,便拉着覃韬由密道逃出。

    ? ? ?

    黎芷儿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她所熟悉的一切,娘坐她的床榻旁,而喜鹊也如同往常一般的忙碌。

    “娘……”她吞了口口水说道。

    “芷儿……芷儿你终于醒了,我可怜的芷儿啊……”章绣娘搂着黎芷儿不停的哭泣。“你爹爹已经找大夫帮你医治身上的伤了,你在天阙宫里所发生的事,娘全都知道了。”章绣娘心疼的说道。

    一听到天阙宫,黎芷儿立刻激动了起来。

    “那……天阙宫怎么了?那里到底怎么了?”她问道。

    “娘也不晓得,只是刚才听允武在说,才会知道这些事,不过允武似乎有说天阙宫已被他们给烧成废墟了。”章绣娘将自己所知道的事,全都告诉黎芷儿。

    而黎芷儿听到之后,身子不禁颤抖了起来。

    怎么可能?天阙宫成了废墟了……

    他会恨她吗?想到覃韬有可能会恨她,她全身就不停的发抖。

    怎么会这样……那天阙宫上上下下的人呢?全都死了吗?

    她的眼眶红了,泪水也滴落了下来,悲痛过度的她已没有力气放声大哭,仅是抽抽噎噎的哭泣着。

    他有事吗?他应该会没事才对啊……

    她努力的回想着她闭上眼前所见着的景象,她记得她拼了命、用尽气力叫他们逃的,那他可真的逃走了吗?

    要是他有个什么万一,她也不能独活下去了……

    她宁可他一辈子恨她,也不愿他发生什么不幸呐……

    要她怎么独活!?失去他的她……要她怎么活下去呢?

    她发了誓的,一辈子她不出天阙宫的,现在的她可否算是背弃了两人的誓言呢?

    越想,她的心越疼,那种心疼的程度,就如同她身上的肉,被一片片的用利刃给剜下来一般。

    “小姐,你没事吧?”一旁的喜鹊注意到黎芷儿已然清醒,遂拿了碗黑色的药汁,走到了黎芷儿的身旁。

    可当这碗菜汁一交到黎芷儿的手中时,那又腥又嗯的味道让黎芷儿差点吐了出来。

    “这是什么?”黎芷儿看着喜鹊问道,可一看到她那不口口在的神情,她就知道这碗一定不是帮她调养生息的药,“喜鹊……告诉我,你不要骗我,这是什么!”她质问道。

    她的话语声严厉极了,她从未对喜鹊大声说过话,而现在情绪已濒临失控的她却做了。

    “这……”喜鹊害怕的看着章绣娘,又看看黎芷儿,仍是支支吾吾的。

    “说!”

    “小姐……你不要逼喜鹊好吗?”看到黎芷儿这样,喜鹊双膝一屈跪下了,“请你不要问这是什么,将这碗药给喝下去吧。”喜鹊哭泣着。

    一见到钟爱的小姐变成这样,她也心疼啊!在这个府里头,对她最好的,莫过于小姐了,她现在却变成这样……她想帮她却无从帮起啊……

    “芷儿,你别再逼问喜鹊了,听娘的话,乖乖的将这碗药喝下去就没事了。”虽然疼惜自己的女儿,但是丈夫说的话,她又怎么可以抗拒呢?

    而且黎邑霸说的也没错,打掉了这个杂种,说不定芷儿还有嫁个好人家的希望,依照现在黎湘山庄在江湖上无可动摇的地位,多的是权贵甚至于江湖人士想娶芷儿,以求攀上一点关系,可不打了这个杂种的话,说不定她一辈子就别想嫁了。

    “不……”黎芷儿戒慎的看着两人,“你们若不告诉我这是什么药,休想我会喝下去!”

    黎芷儿的态度也十分强硬,她冷眼看着自己的娘亲,知道她会这么懦弱,全都是因为被黎邑霸给忽略太久了,积极的想讨好他所以才会这么做。

    她不禁开始质怀她在她爹娘的心中到底算什么!

    “好吧,若是芷儿你一定要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章绣娘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这碗是什么药?”黎芷儿急切的想知道答案。

    “打胎药!”章绣娘说道。

    “你只要忍着喝下它,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你爹依旧会好好的疼你,现在你爹可以算是将你给疼入骨子里了,要不是你的话,他的声势怎么可能如日中天,被各大门派给推选为下一任的武林盟主呢?所以他说了……要是你乖乖的喝下这药的话,他会将你风风光光嫁出去的。”

    “不,我不要……”一听到自己腹中有覃韬的骨肉,她誓死都要保有他。

    她的手抚着自己的腹部,身子不停的往后头缩去,见着了一旁章绣娘用来削水果的刀子,她拿起了它。

    “娘……喜鹊,你们不要逼我,不然我就死给你们看!”谁要是敢伤害她肚子里的孩子,那她宁可死。

    双手拿着刀子的黎芷儿,眼神坚定的看着两人,而此时黎芷儿厢房的门也被人给推开了——

    “怎么了?事情处理好了没?”黎邑霸看起来红光满面的,他一脸笑容的走入黎芷儿的厢房里。

    他的样子虽然看起来十分的和蔼,但是黎芷儿现在看他已经不是这样了。

    在她的心中,黎邑霸已经由一个疼爱她的爹爹,变成了一个刽子手!

    “你们现在是怎么回事?”见到这种情形,黎邑霸很是震怒,“芷儿,放下你的刀子!”他低啸着。

    “不……爹,我不会让你打掉我腹中的孩子的,若是你执意这么做,那我就死给你们看,我想你们现在应该不在乎我的死活了吧?因为我对你们再也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了。”她冷笑,笑的凄凉而悲哀。

    她什么都失去了,现在只剩肚子里头的孩子而已,她一定要保住!

    手中的刀子往自己的咽喉压下,那白皙的颈项立即划出了一道鲜红的血痕。

    “芷儿,难道你当真爱上了天阙宫的那个覃韬了,是吗?”黎邑霸愤怒的问道。

    “是,我爱他!”

    “你——你别不识好歹,只要你喝下这碗药,我可以帮你找门更好的亲事!”

    “我不要,我发过誓,一生只爱覃韬一个。”

    是啊!她发过誓的,一生只守着他一个啊!

    听到黎芷儿的话,黎邑霸大笑出声,“情爱算什么?有利用价值才是最重要的,你懂不懂?”

    “爹……你真的太恐怖了,我心目中的爹爹不是像你这样的……”

    “混帐!”他盛怒的对黎芷儿出手,迅速一挥,打掉黎芷儿手中的刀子,从喜鹊的手中接过了药,扣住她的下颚,强迫她张开口。

    虽然黎芷儿一直要闭上嘴,但是黎邑霸还是强迫她开了口。

    一股温热又嗯心的汁液流人了她的口中,她的头部不停的转动、挣扎着。

    “不!不……”黎芷儿不停的摇着头。

    任凭药水由她的嘴角落下,他的手仍是握住她的下颚不放,强行将药灌入了她的口中,直到装着药的碗空了,他才将碗摔到了地上。

    “芷儿,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他啐道。

    “爹你真的是对我失望吗?还是我对你已经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了!”黎芷儿的话说到这里止住了,她在床榻上不停的翻动着身子,她的腹部就像火在烧一样,疼的她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啊……”

    “利用价值吗?”黎邑霸的眼倏地眯了起来,“你要知道,若不是清风的话,我又怎么可能把你当成宝?不过清风道长说的对,你可真是我们黎湘山庄的福星啊,要不是你,我又怎么可能这么轻而易举的坐上武林盟主的位置?”

    听到丈夫这么说,章绣娘偏过头,不想看见丈夫无情的脸庞。

    “哈……哈……”他每说一句话,都让黎芷儿的腹痛更加剧烈,“人说虎毒不食子啊!要是……清风道长真的……说的对的话……那你……你们这么利用我……是不是注定黎湘山庄合该要败亡啊!”她见着了铺着被子的床榻殷红一片,她的笑满是悲切。

    “你这个贱丫头,说这什么浑话!”黎邑霸动手猛力掴了黎芷儿一个耳光,打的她嘴角都沁出了血丝。

    “老爷……够了,你不要这么对芷儿。”章绣娘跪下求情着。

    “看你教出了什么样的好女儿!”他恼怒的说道。

    其实黎邑霸不单单只是愤怒而已,他还带了一些恐惧,清风的话验证一半了,要是清风真是那么铁口直断,那他这么对黎芷儿,就不算是善待她了。

    他们黎湘山庄真的会败亡吗?

    不……这是不可能的,他们黎湘山庄会永保百年基业、兴盛不衰的!

    “老爷……”

    “我已经帮你相中了一门好亲事,你准备准备,就等着嫁人吧!”

    “不,我不嫁!”黎芷儿用力的摇着头,她的双手按住了自己翻绞疼痛的腹部。

    “你不嫁也得嫁,免得丢我们黎湘山庄的脸。”他忿忿的说道。

    “我已经嫁给覃大哥了,我是覃大哥的人!”因为剧痛而昏迷之前,她清楚的听见自己是这么同她爹说的。

    “你非嫁不可,我看你能怎么反抗!”黎邑霸早已经利欲薰心了,在他的眼中,黎芷儿就只是一颗棋而已,如今这颗棋已经完全没有利用价值了,是该丢了。

    “你们给我看好她,千万别出岔子!”他对着章绣娘及喜鹊说完之后,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

    ? ? ?

    “爹……我听说芷儿一直不愿意披嫁裳是吗?”黎理商对着黎邑霸问道。

    “ ……说到这个,芷儿还真是令我失望,果然!那个女人生的就同她那德性一般。”一说到黎芷儿,黎邑霸原本不错的心情就全变糟了。

    今日喜鹊又来告诉他,黎芷儿整日不吃不喝的,让他十分烦心。

    他不是烦心黎芷儿会因此饿死还是怎么样,他只是担心黎湘山庄会因此引来灾难。

    “爹,我这里有朋友给我的药草,名唤失忆草,据说只要服用一株,即可忘却三个月来的事情,而服用超过三株的话,就会什么都不记得,整日疯疯癫癫的了。”黎理商说道。

    “真的有这种东西?”黎邑霸不可思议的问道。

    “是的!传言还十分好用……许多人有银两还不儿得可以拿到,而我可以拿到这失忆草,其实也是托爹的福,要不是你是下届武林盟主的话,哪有人会卖这个面子给我呢?”黎理商笑道。

    他们原先也都看不起黎芷儿,但是在黎邑霸的殷殷告诫之下,才装出一副很疼爱她的模样,变成黎芷儿心目中的好兄长。

    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他爹爹都这么对芷儿了,他们这些兄弟自然也不用对她太好。

    “这要怎么用?”黎邑霸好奇的问道。

    “将它捣成粉末,然后冲水就行了。”黎理商说道,“不过依芷儿那倔强的个性,她一定不会乖乖的喝下这碗药的,所以我们就将失忆草的药量下重一点,哪怕她只喝这么一点,她也会将三个月内的事情全都忘光。”

    “好!做的好。”对于理商这种毒辣的手段,黎邑霸很是嘉许,毕竟无毒不丈夫,要成就大事就要会耍一些手段,“但要是药剂下多了呢?那芷儿不就疯癫了吗?”黎邑霸问道。

    “疯癫也总比现在好吧,大不了就是送她进道院,花一点银两让道姑照顾她一生,我们黎湘山庄又不是出不起这点钱!”黎理商笑的得意。

    “对!你说的好极了,这事情就交给你去办了。”对于他三个儿子他是完全的信任,他相信他们一定可以将他托付的事情办得很好的。

    “是的,爹!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